天才医生

第429章、流血!

第429章、流血!

海水微凉,却不刺骨。

虽然秦洛最近几天和苏子郎情妾意,他的天阳之脉被冲和了不少。但是,体内的血气仍然要比常人充盈一些,体温也要比别人高上不少。

所以,这种程度的寒冷对他来说没什么危险。

倒是毫无防备的米紫安在落海之后咕咚咕咚的喝了好几口咸水,然后双手和双脚四处乱抓乱踢,拼命的想向上浮起。

她不会游泳。

秦洛怕她被水灌着,又怕枪手在上面还没有走,只得拖着她的身体往刚刚停泊在岸边还没来得及离开的渡轮侧面游过去。

呼-----

靠在了渡轮侧壁,秦洛这才把米紫安从海水里面捞起来,喊道:“米紫安----米紫安----你怎么样?”

米紫安来不及回答,她只是拼命的去抱着秦洛的身体,然后一声一声的干呕着。这腥咸的海水填饱了她的肚子,刺激着她的胃蕾,让她吐的撕心裂肺。

“你没事吧?没事吧?”秦洛一只手扶着船壁,避免两人又落入深海,一只手搂着她的身体,担心的问道。

“我----没事。”米紫安虚弱的回答道。

“没事就好。”秦洛说道。“我们得想办法脱险。”

话未说完,‘嗖’的一声枪响打在两人浮飘的海面上,溅起一小朵浪花。

“凶手还没走。”秦洛喊道。“快深呼吸。”

秦洛也不顾忌米紫安的挣扎,按着她的脑袋便钻进了海水里。然后自己也深吸了一口气,带着她的身体往轮渡底上钻过去。

从刚才子弹的落点可以看出来,杀手现在应该在他们头顶上这艘渡轮上。

第一击偷袭不中,他竟然没有就此放弃任务,还上船追杀。可见杀手对他们的必杀之心以及肆无忌惮的凶残。

咕咚-----

咕咚------

不会游泳的人对水有着天生的畏惧,米紫安一沉下去,便因为紧张而张开了嘴巴,然后又一个劲儿的猛灌海水。

她的身体更加猛烈的挣扎着,拳打脚踢,仿佛跟秦洛有深仇大恨似的,谁跟阻挡我浮出海面,我就要和谁拼命的架势。

空气。

她急需空气。

秦洛不能确定枪手有没有离开,让她这个时候浮出去,危险性是极高的。枪手居高临下,只要看到哪儿有水波荡漾,几发子弹打过去,就是两条鲜活的生命消逝-----

求生欲望极强的米紫安劲道惊人,秦洛使劲儿的抱着她的身体,不让她的脑袋浮起来。在这过程中,他的脸被米紫安抓了好几道,肚子和小腿更是不知道被她踢了多少次。

看到她不断的摇晃着脑袋,一幅不堪忍受的模样,秦洛心中一急,赶紧的把自己的脑袋凑了过去,寻找到她的嘴巴,把它的樱桃小嘴给死死的含在自己的大嘴中。

然后,把自己口腔里的一点点气体给渡了过去。

这样一来,米紫安果然变的安静了许多。

一直潜在深水里面也不是办法,不说这股气能让米紫安缓和多久,就是秦洛自己也扛不住啊。

他稍微推开米紫安的身体,想和她保持一段距离。没想到米紫安像是担心秦洛要抛弃她似的,又很快的黏了上来,紧紧的搂着秦洛,一刻也不愿意分开。

秦洛苦笑,在深海里很费劲儿的脱掉了自己身上的长袍,然后拖着米紫安往渡轮边缘游过去。

他没有先露头,而是把长袍给高高的举起,任由它出现在海平面上。

砰!

一声闷响传来,一颗子弹打在了衣服上。接着,又是连续两颗子弹打在同样的位置。如果那件衣服是秦洛本人的话,身体都被它给打穿了。

秦洛急的快哭了,这货怎么还没走啊?

韩国警方的反应速度实在是太慢了,怎么还没有人过来救援?

其实这也怪不得韩国警方,从秦洛遭遇袭击滚落大海到现在还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只是因为他们在海水里面泡着,身边还有一个完全不会游泳的米紫安拖累着,这让秦洛觉得时间实在是太过漫长,每一秒对他们来说都是种煎熬。

枪手不走,米紫安坚持不过,秦洛想等待救援的希望落空了。

他抱着又开始挣扎的米紫安,飞快的向远处游过去。

游了有几十米左右,他拉着快要窒息的米紫安出来露了个头,大口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后,又一次把她拖着潜了下去。

连续换气好几次,两人再次冒出头的时候,已经游到了一处孤岛附近。

这座小岛和济州岛紧紧挨着,就像是公鸡头上的一头似的。只是公鸡的脖颈部位断开,所以又显得有些孤立。

秦洛把已经被自己折腾的奄奄一息的米紫安给拖出来,然后自己也一屁股坐在一块平坦大石上大口大口喘气。

现在,他们俩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血。”米紫安声音微弱的说道。

“什么?你流血了?”秦洛紧张的问道,努力的想爬起来,可是身体一丝力气都没有,仿佛当初给龙王使用入神之境治疗身体一般的脱力状态。

“是你流血了。”米紫安指着秦洛躺下的位置,哪儿正有血水蔓延,染红了那块光滑如玉的石头。

--------

-------

啪!

李承铭把手里的厚厚一叠资料砸在桌子上,怒喝着说道:“一个人挑战一个国家?他以为他是谁?Superman?钢铁侠?奥特曼?这人的脑袋有病吗?如果没病的话,怎么会做出这么无礼狂妄的事情?”

助手在旁边小心翼翼的解释道:“是媒体这样报道的,我也觉得实在是太夸张了。只是赢了几场比赛而已----”

“我倒是没想到,原来他就是那个秦洛呢。这样的话,我对他实在是太有礼貌了。”李承铭冷笑着说道。

“是的。”助手出声附和。“我们不应该让他进入晚宴同场。要知道,现在整个韩国都对他讨厌之极。他是最不受欢迎的人物。”

“既然这样,为什么你不早些提醒我他的身份?我不知道他的来历,难道你不清楚吗?”李承铭瞪着自己的助手说道。他的身体里一直憋着一股子邪气。这股气不发泄出来,他的心情也就一直好不起来。

“这----”助手很为难的说道:“他是米小姐的朋友。而且,我以为他得到了少爷的邀请-----”

啪!

李承铭抓起桌子上的烟灰缸就朝助手砸了过去,骂道:“你是猪脑袋吗?我会邀请这样没有品味的人来破坏我的晚宴?你是怎么做助手的?看来这份工作已经不适合你了。你准备去养猪吧。”

“少爷,是我失职。请原谅。以后不会出现这样的错误了。”助手没有躲闪,任由那烟灰缸砸在自己的脑袋上。

一声闷哼后,他的额头便渗出了殷红的血水。

李承铭看到那鲜血流出来,他满腔的怒气仿佛在这一刻得到了解脱,心情也一下子释然起来。

他从木盒里取了一根雪茄,用银色的剪刀精心的修剪着,说道:“如果他死在韩国,一定是件大快人心的事情吧?”

“我想----是的。”助手说道。“大家一定会把那一天当做节日来庆祝的。”

李承铭抬起头看向助手,说道:“那么,你能想办法带给大家这份喜悦。不是吗?”

“是的。我会努力。”助手说道。

“他们现在到哪里了?”

“我们的人一直在后面监视着,他们去了济州岛。”

“哦。济州岛啊。那就暂时不要动手。公司正在和济州岛洽谈一个项目,不要在这个时候增加政府谈判的筹码----”

“是。我明白。”

这时,助手口袋里的手机响了。

他向李承铭说了声抱歉,得到了示意后,便在旁边接听了电话。

很快的,他的脸色便严肃起来。

“发生了什么事?”李承铭问道。

“他和米紫安小姐在抵达济州岛的时候遭遇枪击。”

“安安有没有事?”李承铭一下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暂时生死不明。”

李承铭的脸色变的铁青,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所有人都以为是我主使的。对吗?”

“是的。”助手不得不诚实的回答少爷的这个问题。今天晚上,所有参加宴会的人都看到李承铭和秦洛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矛盾。秦洛刚刚离开,就遭遇枪击,那么,第一个嫌疑人自然就是李承铭了。

“我确实想要这么做。”李承铭说道。“但是,这不是我做的。我不希望被人冤枉的感觉。”

李承铭捏着那把剪刀,一脸凶恶的对助手说道:“我们被人利用了。去查。去把那些鼠辈给我查出来。”

“是。少爷。”助手答应了一声,匆匆离开。

等到助手走后,李承铭点燃了雪茄,一股带着奇异香味的烟雾弥漫开来。

“是谁?他们的目的是什么?他们的对手是自己----还是他?”

(PS:你们那么**的做到了,我也不会说话不算数的。如果今天到了六千红票,一定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