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医生

第470章、叫妈!

第470章、叫妈!

智公子秦纵横、狂人白破局、京城第一美女闻人牧月,这三人被好事者称为燕京三杰。按照排名的名次顺序,秦纵横第一,白破局第二,闻人牧月是个女人,屈居第三。

如果说在这个华夏有人能够匹配闻人牧月的话,所有的人都会认为是秦纵横或者白破局。一个细密严谨,一个粗中带柔,都是难得一见的将才。

可是,今天却有个人当着秦纵横的面说他配不上闻人牧月。

**裸的打脸!

秦纵横看着秦洛,秦洛也看着秦纵横。两人的脸上都带着莫名的笑意,像是刚才谁讲了一个好听的笑话似的。

“理由?”秦纵横问道。

“女人选择男人,会重视那几方面的因素?”秦洛反问道。

“那要看什么样的女人了。”秦纵横抿了口茶,笑着说道。

“大多数女人。”秦洛说道。“大多数女人喜欢上一个男人,无非有以下几个方面的因素。一为人品,二为样貌,三为家世才华,四为感觉”

“愿闻其详。”秦纵横很有兴趣的说道。他倒是想听听这土鳖能讲出什么爱情的宏篇大论出来。

“我们先说人品。大少自认为自己是诚实可靠人品无双的男人吗?”

“商战之道,虚虚实实。诚实可靠四字实不敢当。”秦纵横说道:“但是,如若牧月有问,我绝无一字隐瞒。再说,像她这样的女人,你觉得说谎对她有意义吗?”

秦洛点了点头,说道:“二为样貌。这一条,大少算是过关了。”

“不敢当。”秦纵横举了举杯表示自己的感谢。能够从这家伙嘴里听到一句好听的话,实在是不容易的事情。

“三为家世才华。”秦洛看着秦纵横,说道:“论家世,大少出身豪门巨阀。论才华,智公子之名响遍全城。除了狂人白破局,其它人都难以和你匹敌。”

秦纵横眯着眼睛笑了起来,说道:“听你这么一解释,我和牧月实为天作之合。为什么你又认为我配不上她呢?”

“这就要提到第四条了。”秦洛说道。“感觉。感觉才是最重要的。如果牧月对你有感觉,你没办法满足前三条,她仍然喜欢你。如果她对你没感觉,你就算把那前三条给凑足了。这也没有任何意义。”

“那么,你到底想说什么呢?”秦纵横说道。他被这家伙兜了一圈又转回原地,心里有种很不爽快的感觉。

“我是想告诉你要学会自己辨别真相认清事实。不要以为别人说你和闻人牧月是天生一对,你就认为你们确实是天生一对。你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你不知道吗?”

“比如?”

“牧月漂亮吗?”

“漂亮。”

“聪明吗?”

“聪明。”

“有钱吗?”

“有钱。”

“这就对了。”秦洛说道。“你有的她全有。你没有的,她也有。她为什么要听从别人的话来安排自己的人生?”

秦纵横笑着说道:“我只是诚心追求,并没有刻意的要去安排她的命运。”

“你已经有那样的苗头了。”秦洛像是个爱情宗师似的,很是耐心的解释着说道,一点儿也没有不耐烦的表情。“别的男人追求牧月,你会不会生气?要实话实说,说出你内心最真实的想法。或者这么说吧。如果不用顾忌风度面子什么的问题,你会不会想冲上去踹他几脚?”

“会?”秦纵横仰起脸认真的想了想,回答道。

“你看到我从牧月的办公室里面走出来,你会不会气愤?”

“会。”秦纵横这次回答的很利落。

“这就是问题了。”秦洛说道。“牧月是一个有着独立人格和思想的人,也是一个控制欲极强的女人。我愿意相信她会主动追求一个男人,但是,我不相信她会被动的接受一个男人。你虽然表现的不够明显,但是已经在以牧月的正牌男友自居。甚至认为她如果嫁人的话,一定只能嫁给你-----这就给了她极强的排斥心理。”

秦纵横眼睛一亮,一脸钦佩的说道:“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这些东西是从哪儿学来的?”

“无聊的时候,翻过几本心理学书籍。恰好有一本书讲到女性心理学这一块。”秦洛笑着说道。他也确实是从心理学书籍到学到这些知识的,当然,只是略懂皮毛而已。

天下间,有几个男人敢放言了解女性心理?有几个算几个,不是傻子就是白痴。

秦纵横了解的点了点头,说道:“如果我当年学医的话,再来追求牧月会不会更有希望一些?”

“不会。”

“嗯?”

“在这方面,你没天赋。也只能是一个庸医。你觉得牧月会看上一个庸才?”

“------”

秦纵横主动帮秦洛斟满杯子里的茶水,笑着说道:“难怪你的身边总是围绕着那么多性格迥异的红颜知已。兄弟果然是个妙人啊。”

“一般一般。”秦洛谦虚的摆手。

“我想,既然你熟悉女性心理学这门深奥的课程,一定能够轻易解决身边的感情困扰吧?”

“还好。”

“王九九呢?还有苏子?”

“------妈辣逼的。”

秦洛恨恨的想,这王八蛋是故意挑衅。

秦洛正在想着如何反击他的时候,房间的门却被人敲响了。

“进来。”秦纵横说道。

木门推开,站在门口的是一个身穿红色旗袍的侍女。她脸色红润,额头出现细密的汗珠。显然,她刚才跑了好长一段子路。

她微微屈膝福了一礼,对着秦纵横说道:“秦先生,闻人少爷在猎园和人发生矛盾,田螺先生让我来知会你一声。”

“嗯?”秦纵横皱了皱眉,问道:“和谁发生矛盾?”

“和白愁少爷。”女人说道。“您快点儿去看看吧。他们都快打起来了。”

“闻人照?”秦洛问道。

秦纵横点了点头,说道:“这幢府邸的原主子是个败家子,不通文墨,却爱好骑马射箭。后边有一片猎园,是他为自己和他的朋友们建造来春秋打猎用的。可惜,他们没用多久这园子就易主了。现在,就成了不少京城有钱子弟的玩乐场所。”

“我们还是去看看吧。”秦洛说道。闻人照和人发生冲突,他心里还真是有些担心。那小子天生一幅娘娘腔,别人不欺负他欺负谁来着。

而且,听名字的姓氏,好像是姓白的在欺负他?这白家、秦家以及闻人家三家的关系还真是够复杂的。秦洛有时候想想就有些头痛。

秦纵横看了秦洛一眼,笑着说道:“你说我占有欲太强,总是以牧月的正牌男友自居。现在看来,你才更像是她的正牌男友。”

秦洛讪笑着说道:“我和牧月是朋友,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的弟弟挨揍吧?你也知道,闻人照那家伙性子弱身子骨也弱,肯定不是别人的对手。”

秦纵横点了点头,说道:“走吧。我们去看看。”

真正的走过才知道,这园子实在是大的吓人。满清时的那些王公贵族实在是太会享受生活了,也太会搜刮民脂民膏了。

秦洛都不知道穿过多少个拱门,走过多少米的回廊。当他们一路向北,穿过最后一道矮墙时,出现在面前的便是一望无垠的草地和树林。

在靠近篱笆院墙的地方,建造了一个养马场。哪儿正有一群年轻人在争执着什么,一进来就消失没影的田螺坐在廊檐下的桌子上,一只手叼烟,另外一只手正拉着一个小美女的小手给人看手相。也不知道他说了些什么,那小美女被他逗的前仰后合。他的眼睛便盯着人家的颤巍巍的胸部大吃豆腐,一幅很是享受的模样。

闻人照仍然是人美如花,上身是一条白衬衣和一件黑色的西装小外套,下身是一条跨部极其宽松的跑马裤,漂亮的军制马靴,让人一见惊艳,再见依然----这是谁家的小娘子,怎的生得如此美貌?

可是,他现在一脸怒意,双眼凶狠的瞪着面前的几个年轻男女。

“叫啊。闻人照,你快叫啊-----”一个小胖子扯着大嗓门吆喝着喊道。

“你不是说你输了就叫她妈的吗?你难道想耍赖不成?”一个瘦子脸红耳赤的催促着。

“闻人照,我们已经看不起你了,你就不要更加的让我们鄙视吧?愿赌服输,这话可是你说的吧?怎么?输了不认帐了?”这是一个戴着眼镜的女人声音。

“闻人照,你要觉得自己还是个男人,你就叫王慧妈----不叫的话,你就是伪娘,就是人妖,就是个娘们-----娘们都不如---”这是另外一个女人的声音。

一个身材丰满,面貌端庄美艳的女人站在闻人照面前,捂着肚子笑的花枝乱颤。

她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照儿,快叫妈吧。放心,母亲会好好的照顾你的-----哎哟,笑死我了。不行了----不行了。这小子太招人乐了。”

(PS:抱歉,第一更晚了些。但是老柳说到做到。如果到六千票,今天一定写出三章。到一万的话,今晚不睡也会写出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