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医生

第502章、咄咄逼人!

第502章、咄咄逼人!

拿破仑路,三号公馆。

所有的法国人都知道,这是巴黎市长贝特朗先生的住宅。贝特朗是一个能臣,在任上时解决了巴黎的金融危机和能源使用问题,深受法国人的热爱。他还是明年的总统候选人,是总统宝座的最有力竞争者。

今天,三号公馆的大门敞开,尊贵的市长先生也身穿正装站在大门口,一脸从容的等待着他的贵宾。旁边是他的夫人爱丽娜和女儿盖尔语。

爱丽娜雍容大气,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一看就知道出身很好的家庭。而‘爱丽娜’在古德语中也确实是高贵的意思。

女儿盖尔语却非常激动,显然,她这个年纪的人对帅哥是非常期待的。如果这个帅哥还是一国王子的话,那就更能撩拨她们刚刚发育成熟的胸部触动她们的那颗仍显稚嫩的心灵。

“爹地,是菲利普王子要来了吗?太好了,我们学校的很多同学都喜欢他。我要找他给我签名。”盖尔语小脸兴奋的说道。

贝特朗和蔼的对着女儿笑了笑,表示她说的是正确的。所有人都知道,市长先生最爱他的这个宝贝女儿了。

而市长夫人却拉了一把女儿的手,板着脸说道:“盖尔语,做为一个淑女,你不可以做出这么没有礼貌的事情。你爹地是巴黎市长,你怎么可以做出找王子签名这种事情------这实在是太丢人了。”

“没关系。”市长先生说道:“盖尔语长大了,她可以有自己喜欢的男人。而且,王子是个很有涵养的年轻人,他不会因此而小看我们的。”

“谢谢爹地,你最了解我了。”盖尔语开心的说道。市长夫人很是无奈,却也没有再反驳丈夫的决定。

当一辆豪华之极的劳斯莱斯银魅缓缓的驶了过来,在三号公馆的大门口停了下来后,贝特朗携着妻女快步就迎了上去。

一个黑衣保镖跑过去打开车门,金发蓝眼俊朗斯文的菲利普王子抬步走了出来。

贝特朗主动和菲利普王子握手,笑着说道:“欢迎菲利普王子光临,我们全家感到万分荣幸。我想,你一定认识我的妻子爱丽娜,这是我的女儿盖尔语,她和她的同学都是你的铁杆粉丝。如果菲利普王子能够给她一份签名的话,她一定会高兴的整晚睡不着觉。

“爱丽娜夫人,打扰了。原本应该是由我邀请贝特朗先生和夫人你共进晚餐,但是贝特朗先生盛赞你的厨艺,我便忍不住想来尝试。”菲利普彬彬有礼的和市长夫人打招呼。

“菲利普王子,很荣幸能够见到你。”爱丽娜夫人微笑着说道。

“盖尔语小姐,也很荣幸能够见到你。至于签名的话-----你确定一份够吗?”

“啊?还可以签很多份吗?如果有的话,我可以拿去送给我的同学。我想她们一定会非常开心的。”盖尔语纯真烂漫的说道。

“当然。假如你不觉得我是在浪费你的纸张的话。”菲利普耸耸肩膀说道。姿态优雅,动作迷人,实在是个很有魅力的男人。

西装革履身体站的笔直的银发老人卡莱沉默的站在菲利普的身后,没有任何动作和表情来表示自己的存在,像是一块人形的石头。在没有必要的时候,他从来没会主动抢女人的风头。

“菲利普王子,请进屋坐。我们可以边吃边谈。”贝特朗邀请着说道。

“哦。非常荣幸。”菲利普笑着说道。

宾主又在餐桌上客套了几句,问候了自己所熟悉的对方的长辈和亲人后,便开始进入了正题。

菲利普王子用洁白的餐巾擦拭嘴角,说道:“这次来,一为看望贝特朗先生,祝明年大选获胜。另外,还有一件事请求贝特朗先生帮忙。”

“谢谢王子记挂。只是尽力而为。”贝特朗感激的说道,却没有立即答应菲利普王子请求的事情。因为他很清楚,瑞典王室的力量解决不了的问题,也不是他一句话就能够解决的。“不知道王子所说的是什么事情?”

菲利普王子笑道:“其实也是我受一个很好的朋友委托,所以才来麻烦贝特朗先生。她是个华夏人,而她这次来巴黎是为解决中医药在欧洲的合法使用权利------我想,如果市长先生肯在中间帮忙的话,一定能够推动这条法案的出台。不是吗?”

贝特朗沉吟不语。

王子也不着急,称赞着爱丽娜夫人的厨艺,又和盖尔语说着一些年轻人拥有的话题。气氛很是融洽。

“菲利普王子,你知道,以我们的交情,如果事情很好解决的话,我一定不会这样犹豫。”贝特朗为难的说道。

“是的。”菲利普点头说道:“也正是因为有这样的交情,所以我才把这件为难的事情拜托给市长先生。”

“我明白。可是,菲利普王子,有关中医药禁止在欧洲使用的条例不是法国一国推行出来的,而是所有的欧盟成员国共同协商的结果。就算我有心帮忙,也是很难促使政策的修改。正如你看到的一样,我只是巴黎的市长,而不是法国总统。”

菲利普王子笑着说道:“贝特朗先生,我为拥有你的友谊而感到骄傲。我想,只要你愿意帮忙,就可以先促使巴黎或者法国放松对中医药的限制政策------只要法国放开了一条口子,允许中医药的合法经营,那么,其它的国家也自然会效仿的。------就算其它的国家不愿意承认中医药的地位,那也是他们应该考虑解决的问题。和贝特朗先生无关。”

贝特朗又是一阵沉默。

良久,才叹了口气,说道:“当初,之所以会出台这条政策,完全是欧洲的几大医药集团在后面推动的-----这是他们最鲜美的肥肉,他们不允许其它的狼过来咬上一口。这是他们不能容忍的事情。如果我想要修改这条法令或者放开口子的话,就会触动他们的利益-----他们不缺钱,他们在法国的能量大的吓人-----我如果想要竞选总统,就一定要得到他们的支持。”

这次,轮到菲利普王子沉默了。

他能够理解贝特朗的心情。政治家需要民众的支持,而民意是块婊子的遮羞布,谁有钱谁就有资格去掀开那块布。选民被那些手握纱票和掌握媒体资源的黑心商人所操纵,他们可以捧你上台,也可以拉你下台。

贝特朗在大选之前和这些人为敌,实属不智。

“没有别的办法吗?”菲利普王子沉声说道。

“爹地,你帮帮菲利普王子吧。”盖尔亚听到父亲和王子的谈话,可怜兮兮的哀求道。

菲利普王子对着盖尔语微笑,感激她的出声帮助。

“我试试吧。”贝特朗无奈的说道。“我会约几家医药集团的老板洽谈,看看他们是什么态度。如果我有一个非修改法案不可的借口,那就更好了。”

菲利普王子点头,说道:“我想,他们会帮忙解决这个问题的。”

菲利普王子喝过饭后红茶,和贝特朗一家告辞。

他们的车子刚刚离开,一辆豪华标志和两辆豪华奔驰联殃而来。像是早就预谋好的,恰好和菲利普王子的到来打了一个时间差。

贝特朗听到佣人的报告,虽然心中不快,但是仍然面带春风的下楼迎接。

“魏赫先生,安特万先生----哦,还有古捷宇先生,你们怎么一起过来了?是不是有什么紧急的事情?”贝特朗主动和这些从车子里下来的男人打招呼。

“贝特朗先生,我们赶来是晚餐,应该还不晚吧?”白白胖胖的魏赫笑呵呵的说道。他是欧洲最大的医药集团赛亚菲公司在巴黎的利益代言人。

“我想,我们一定来的很不是时候。”高高瘦瘦戴着幅深度眼镜,像是个大学教授的安特万先生打趣着说道。“主人正在收拾桌子呢。剩下的残羹冷炙,想来你们是吃不下口的。”

安特万是法国本土的医药巨头联合美华的总裁之子,算是巴黎版的‘太子党’。如能成功继承家业,将会有百亿身家,会成为巴黎最富裕的男人之一。

“市长先生招待客人,怎么也不会用别人吃过的东西来招待我们的。”皮肤呈小麦色,来自丹麦的诺和诺姿公司的副总裁古捷宇一板一眼的说道。

贝特朗笑着请各位客人入座,又吩咐佣人送来他们所需要的饮品后,问道:“几位先生百忙之中赶过来,总不会是到我这儿吃晚餐的。”

安特万点了点头,说道:“不错。我们确实有其它的事情。听说市长先生家里来了一位贵客,有这种事情吗?”

“哈哈,我的家里每天都会来很多贵客------包括在座的三位-----不知道安特万先生说的是哪位?”

“譬如,瑞典的菲利普王子?”安特万笑着说道。

“是的。菲利普王子今天确实来家里做客。他是我亲密的朋友,我们一起进行了愉快的晚餐。”贝特朗身体倚靠在沙发上,笑眯眯的说道。“怎么?几位先生难道连我家里来什么客人都要询问一遍吗?以后家里来客人,是否要先打电话给几位先生报备一下?”

泥菩萨也有三分火气。被这几位拥有强大经济实力的大人物一番冷嘲热讽,巴黎市长贝特朗先生终于忍不住发飚了。

老虎不发威,你还当我是HELLOKIT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