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医生

第618章、神针续根!

第618章、神针续根!

“还有救吗?”王九九趴在秦洛的怀里,可怜兮兮的看着他,说道:“他毕竟是王家的人,这次也是因为帮我们才背叛皇千重的。你的医术那么厉害,连闻人牧月的蛊毒都能治好,能不能也帮忙治好他的——那个?”

秦洛惊讶的看着王九九,说道:“你连闻人牧月中蛊的事儿都知道?”

“当然了。”王九九说道。“燕京有什么事能够瞒住我啊?”

秦洛心想也是,以王家的情报网自然会对秦白闻人三家进行重点关注。当时自己抱着闻人牧月离开并且大骂闻人空等人的事情早已经传遍燕京,一些消息灵通人士自然知道闻人牧月身患重症。但是,能够知道闻人牧月是身中蛊毒的却少之又少。

秦洛松开王九九,走过去扣住雷耀阳的脉息,说道:“他的下体处并不是彻底的阉割,而是以暴力手段给踢烂的。所以,也并不是完全没有治愈的机会。当然——就是怕睾*丸组织损伤过于严重。那样的话,就很难复原了。”

“那你快看看,那个组织有没有损伤太严重?”王九九催道。看的出来,她确实是希望雷耀阳能够康复的。即便她之前十分的不喜欢他,也不愿意他受到这么重的惩罚。

“你先出去吧。”秦洛对王九九说道。

王九九知道秦洛他们要去检查雷耀阳身上那处少儿和陌生女人都不宜查看的地方,于是她乖巧的点头离开。

“剪开他的裤子。”秦洛说道。

孙少方是军医,而且是有一定级别的军医。平时也是一个挺骄傲的人物,但是却不得不对秦洛的话有着足够的重视。他刚才可是亲眼看到过王大小姐趴在他怀里的情景啊。

王九九是什么人?疗养院院长见到她都得卑恭曲膝小心侍候着。知不知道秦洛是什么身份,还重要么?

听了秦洛的话后,他赶紧吩咐道:“把他的裤子剪开。”

小护士点头会意,立即遵从主治医师的意见。拿医用剪刀剪开了雷耀阳身上的睡裤。

秦洛走过去把裤子向两边撕开,这样使雷耀阳的整个下体都**在众人的视线下面。

哪儿血肉模糊一片,看起来像是一堆烂肉。这个位置不比其它,甚至都没办法包扎或者打石膏。

你见过哪个医生把病人的小弟弟打石膏的?

上面涂抹着绿色的药膏,看来医生已经做过消毒和治愈工作。

“这种药膏是做什么用的?”秦洛问道。

“活血化淤,能够快速促进伤口愈合。”孙少方解释着说道。“送来的时候,哪儿还在滴血。这处伤口是新伤,看起来是送来之前才临时补上去的。”

秦洛心里暗怒。

肯定是皇千重逼迫自己道歉被拒绝,他怀恨在心又无可奈何,只好把这笔帐计在了雷耀阳身上。虽然答应了闻人牧月放人,可还是在他身上用了重刑。

秦洛点了点头,从袖子里抽出一根银针,让护士拿了酒精棉消毒后,一针扎在他睾*丸下面的藏精穴上。

没有任何反应。

看到那堆烂肉动也不动,秦洛心里有些难过。

他抽出银针,然后再次用酒精棉消毒。

这一次,他没有扎藏精穴。而是运用了太乙神针的观音手针法去针刺他腹部的小丹田穴。

烂肉任何没有动静。

不过秦洛并不着急,也没有立即抽针。而是继续把体内的元神之力通过银针给渡进去。

观音手没有烧山火那么灼热霸道,也没有透心凉那样的冰冷彻骨,它就像是观音的手一样温和随意,润物无声。

这种针看起来平静无声,可却最是耗费力气。通过秦洛的数次使用,发现使用观音手时所需要用到的力气是透心凉和烧山火的两倍。是鬼敲门的一点五倍左右。

他不知道这是针法技巧使然,还是其它的什么原因。但是太乙神针的五针,每一针都比前面一针所需要耗费更多的精气神却是事实。

秦洛现在掌握了太乙神针的第一针烧山火,第二针透心凉,第三针鬼敲门,第四针观音手。至于《针书》和《太乙神针》扉页所写的有起死回生之效的第五针太乙针却还没有掌握。甚至他都不知道第五针是什么样的行针路线。

他所持有的秘本只有前四针的介绍和详解,第五针只有介绍,却没有运针路线和详解。有时候他也怀疑是不是就像是周星星电影《武状元苏乞儿》里面的降龙十八掌一样,第五针是前四针的总和——但是,针灸不比武术,他又如何能够把前四针给总和了?

要知道,烧山火和透心凉根本就是两个极端,一个属火性,一个属水性,两者不相融,又如何能统一?

鬼敲门和观音手一属死门,一属生门,两者的扎针穴位都是非常有讲究的。鬼敲门不能扎生门穴位,观音手不能扎死门穴位。秦洛甚至都不敢轻易的去尝试。

用谁去尝试?用什么去尝试?

不说是用人,就算是拿条狗,要是让网民拍了视频传到网络,那也是要背上一个虐待小动物的千古骂名啊。

随着秦洛体内精力的输入,雷耀阳**出来的腹部微微鼓起,肚子上有一条筋以肉眼可见的方式微微凸现。

那条筋的颜色越来越深,也越来越清晰,最后都变成了紫红色。看起来就像是用碳笔在肚子上划了一条线一样。

孙少方和他的几名女助手对视一眼,眼里都流露出钦佩的神采。

他们都是西医,却没想到中医竟然有如何神奇之处。

扑哧!

那缩成一团都看不到小弟弟在哪儿的烂肉突然间弹了一弹,像是被人拍过一巴掌的果冻在颤动。

“动了。”孙少方惊喜的说道。

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如果他的小弟弟还能动,则证明他的睾*丸和筋络血管都是畅通的。至少,还是有救治希望的。

如果一动也不动,那就真的没有治疗的意义了。

秦洛这才收针,把银针抽了出来后,用酒精棉消毒再次装了回去。

“还是有希望的。”秦洛说道。他对孙少方说道:“把上面的药膏全都清理掉。”

“清理掉?”孙少方有些不解。这到底是救人还是害人呢?

“是的。清理掉。”秦洛再次肯定。他从口袋里摸出装有金蛹养肌粉的瓶子,说道:“我给他涂上这个药粉。这个功效更好一些,外皮的愈合速度也更快一些。这样的话,我们就有更多的时间去帮他续根。”

“用药水清洗。”孙少方不知道秦洛瓶子里装的是什么玩意儿。但是,他让清就清好了。就算到时候真出了什么事,那也和自己没有什么关系不是?

他不傻。总是不会要和秦洛争锋相对的对着干的。这样不是要抢着和别人担责任吗?

等到小护士用药水清洗掉雷耀阳身上的绿色药膏,秦洛便把金蛹养肌粉给倒了上去。一边倒一边心痛,心想,这次一下子就用掉三分之二的份额。剩余的三分之一要帮离治疗胸部上的口子,到时候自己手里又没有货源了——看来还得找离再要一些金蛹磨粉才行。

涂抹均匀后,秦洛收好瓶子,对孙少方说道:“这上面的药不要去掉。也不用换药。让它自己侵入肉体里面去。可能需要两三天的时间愈合,这几天你们就先帮他清理其它位置的伤就行了。这儿就留给我吧——我的意思是说,你们暂时先不用管这个部位的伤口。到时候我会用银针帮他疏通。不过,你们也要提防他萎缩和枯血枯精。那样的话,我也无能为力了。”

“我明白。我会让值班护士二十四小时盯着。我们这个组的医生也会轮流值班,一定不会出现你说的那种问题。”孙少方保证似的说道。

“辛苦你们了。”秦洛主动和孙少方握了握手,感谢的说道。

“太客气了。还没请教如何称呼?”孙少方问道。

“秦洛。秦皇汉武的秦,洛神的洛。”秦洛笑着说道。

“原来是秦少。”孙少方尊敬的说道。

“还是叫我秦洛吧。”秦洛说道。“你这么叫我,有人听到了会不高兴的。”

“哈哈,那怎么行——我就叫你秦先生吧。”孙少方坚持着说道。“秦先生少年英才啊。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刚才那一针可是很有名堂吧?”

“太乙神针的观音手。”秦洛说道。

“太乙神针?”孙少方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说道:“《针经》上的太乙神针?”

“是的。《针经》上的史料篇确实有对它的记载。”秦洛回答道。

“天啊。这真是太神奇了。”孙少方激动的说道。“我前些日子闲来无事才读过《针经》,对里面记载的各种神奇针技叹为观止。没想到今日竟然亲眼得见针王之技——这实在是太神奇了。”

“华夏针技博大精深,我也只是初学而已。”秦洛谦虚的说道。别人若是不夸他,他心里觉得很不自在。别人要是真心夸他,他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

“有秦先生在,他的**算是保住了。”孙少方肯定的说道。“据说太乙针有起死回生功效。死人都能医活,更何况只是——出了这么一点点问题。”

王九九听说雷耀阳的**还有救,抱着秦洛的脸狠狠的亲了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