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医生

第798章、初步怀疑:脆骨病!

第798章、初步怀疑:脆骨病!

果然,因为是否由秦洛继续为小公主嘉宝治疗而在瑞典皇室发生了一场争执。

菲利普让人送走秦洛后,就再次回到了嘉宝所住的那处院子。

他实在是对这个妹妹喜欢的不得了,想要再次好好的看看她。

刚才想要伸手握一握她的手,被玛德利王后大声的吆喝停止了。所以,心中难免会有些遗憾。

如果可能的话,他还想和她说会儿话——即便她不会说话。看到她的大眼睛在自己身上注视着时,他也会觉得开心。

“她是自己的妹妹。骨血相连的亲妹妹。”菲利普高兴的想道。自己又多了一个亲人了。

玛德利站在窗前,正一脸深情的看着用毯子把自己紧紧包裹着的嘉宝,她太胆怯了,不愿意让任何人靠近。连她的亲生母亲也不例外。

当然,她也不知道面前这个女人就是她的母亲。或许,她根本就不知道‘母亲’这个词语代表着什么样的意义。

“明天就不要让他来了。”玛德利王后保持着原来倨傲而孤独的站姿,头也不回的说道。她知道她会回来。她太了解自己这个儿子了。

“我不同意。”菲利普拒绝着说道。“如果有人能够治疗嘉宝的病的话,那个人一定是秦洛。我对他很有信心。”

玛德利王后突然间变的很愤怒,转过脸盯着菲利普,压抑着声音喝道:“你难道没有看到吗?刚才他差点儿害死了嘉宝。而且——他竟然用针来扎嘉宝。这太恐怖了。他们的治疗手段太落后了。也是不科学的。我不能拿嘉宝给她做实验品。”

“难道所有我们看不明白的东西就不符合科学原理吗?你案头上摆的那些世界奇闻报告,又有几件是可以用科学来解释的?可是,他们不是确实存在着?”

“这是他们的治疗方法,他们已经使用了数千年——在华夏,在韩国,在巴黎,我也亲眼见过他们治病救人的奇迹。连那些骄傲的法国人都被他的医术折服,你为什么要怀疑?为什么要放弃治愈嘉宝的机会?”

“他治不好的。我知道。”玛德利王后摇头说道。

说出这样的结果,她的心情非常的不好。

这样的疾病,连他们的宫廷医师和皇家医院最高明的医生都没办法治疗。那个华夏人——他怎么可能成功?

“当初自己怎么会想到让那个华夏人来治病呢?”玛德利王后在心里想道。“或许,自己只是想为她做些事情吧。这样,自己的愧疚感就会减弱一些。”

“他可以。我了解他,如果他觉得自己不行的话,他会拒绝接受。”菲利普固执的说道。“他不是王室成员,但是——他的骄傲不比我们逊色。”

“或许,他和我们一样只是想尝试一次呢?”玛德利王后出声反驳。“好了。菲利普,我知道你和他是很好的朋友。我同意你帮他在瑞典推广中医——即便我不认为这样能够取得多么大的成果。但是,我不允许他再来给嘉宝治病。”

“我已经和他约定。明天下午三点我会去接他。”

“菲利普,我已经决定了。”玛德利王后突然间提高了声音,对着自己的儿子吼道。

“我也决定了。”菲利普毫不示弱的说道。“嘉宝是你的女儿,也是我的妹妹。你放弃了她那么多年,现在,轮到我来接手照顾她的责任了——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放弃。”

“菲利普,你在违抗我的命令?”

“我正要这么做。”菲利普硬声说道。“我不仅仅是你的王子,我还是你的儿子。”

“————”

———

———

秦洛平时很少上网,林浣溪帮他建的那个‘中医圣手唐寅’的Q号也长时间没有登陆。

为了查找一些有关小公主病情的资料,秦洛起床后就打开了房间里面配置的电脑。

可是,进入操作界面后他就傻眼了。全是瑞典文——他根本就看不明白那些图标代表什么意思。

“那到底是什么病呢?”秦洛有些头痛。

想了半天,仍然没有一点儿头绪。

“怎么想到要用电脑?”苏子睁开眼睛,从**坐直身体,问道。

“要查一些资料。”秦洛笑着说道。“醒了?怎么不多睡一会儿?”

“睡好了。”苏子笑着说道。“资料查到了吗?”

“没有。全是瑞典文。看不懂。”

“要不要找小娜过来帮你翻译?”

“不用了。”秦洛拒绝着说道。“估计在网上也找不到。我也就是想试试。”

“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难解的问题?”苏子拉着薄毯遮掩自己上半身**出来的春光,出声问道。

“你也看出来了?”秦洛笑着说道。

苏子嫣然而笑,说道:“昨天下午回来后你就是一幅心事重重的样子。昨天晚上——看你也睡的很不踏实。”

说到这儿,苏子的脸色微微发红。

自从来到瑞典后,秦洛就和苏子住在了一起。打着治病的幌子,秦洛几乎每天晚上都会爬到苏子的身上征伐一两次。

体内的火气得到阴脉的滋润,让他的身体处于一种非常舒适平衡的状态。每次完事之后,他都会睡的特别香甜。

可是,昨天晚上因为想着心事,他就没有做运动的心思。一晚上翻来覆去的,几乎没怎么睡着。

看到苏子流露出来的娇羞表情,秦洛的心神就是一荡。想到自己昨天晚上竟然贻误春宵,心里就有些罪恶感。还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他走过去隔着被子搂着苏子,说道:“你见过这样一种病吗?皮肤很白,非常白。就连指甲和头发也是白的——眉毛也是白的。身体非常娇弱,几乎没有什么力气。皮肤呈透明色,就像是一块塑料薄膜贴在皮肉上一样——”

秦洛索性把自己遇到的难题讲给苏子。

毕竟,菩萨门屹立千年,底蕴丰厚,苏子又博览医书,说不定恰好看到过这样的病例。

“她是个女人?”苏子柔声问道。

秦洛诧异的看了苏子一眼,点头说道:“还是个孩子。”

“真可怜。”苏子感叹着说道。

“是啊。世界上奇奇怪怪的病那么多。每一个遭遇的人都将彻底的改变人生——她十几岁了,还不会讲话。看到生人时身体会紧张的发抖。就算生气——也只会哇哇乱叫。”

“唉。”苏子再次沉重的叹息。“我们也是一样。如果不是遇到你的话,可能我已经活不到现在了。秦洛,你不知道,能够遇到你我有多幸运。”

秦洛握紧苏子的手,看着她光滑如凝脂的俏脸,说道:“是我幸运才多。我以前听人说过,说世界上会有你这样一个人——但是我一直不相信。我觉得这太神奇了。当我第一眼看到你时,我就知道你是我要找的人。那种感觉实在是太奇妙了。”

“这算不算是天定姻缘?”苏子也想到了她和秦洛第一次见面时的场景。她们就那么旁若无人的握起了彼此的手,像是一对久别重逢的情侣——那个时候,周围的人一定很诧异吧?

“一定是。”秦洛笑着说道。“遇到你之后,我觉得这么多年吃的药受的罪也算是有所弥补了。”

“难怪书上说花言巧语是男人天生的能力。”苏子娇嗔着说道。

“我只是实话实说。”

两人手握着手,眼对着眼,憧憬了一番过去,展望了一阵子未来后,这才再次转到了正题。

“你说的这种情况有点儿类似脆骨病。”苏子说道。

“脆骨病?”秦洛疑惑的问。心中却带有惊喜。如果苏子知道这种病的话,那不是证明——她有救了?

想到那个小女孩儿看到生人时受惊的可怜模样,想到她生气时发出的那种不属于人类声音的悲嚎,秦洛就觉得自己的心脏被融化掉了一块。

“它还有一个名字叫做‘玻璃病’,就是骨头很脆,像是玻璃一样,轻轻一碰就会折断,看着很健康,可是不能动,一动不好就折断骨头了。所以这样的病人最好就是不要动他,也不要让他搬动重一些的东西。只能平静的躺着,混吃等死而已。”

秦洛摇了摇头,说道:“她的骨头是很脆弱。可是,她的皮肤是怎么回事儿?怎么会透明的呢?”

苏子也非常的不解,她也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样的疾病。

认真的想了想,不确定的说道:“会不会是因为骨头或者其它器官的病变,然后出现这样的情况呢?”

“我也有过这方面的猜测。可是,当我想用银针去寻找病根时,她突然晕倒了。”秦洛无奈的说道。

“那是她太紧张了。”苏子说道。“你要先获得她的好感才行。如果能够让她接受你的话,治疗起来就事半功倍了。”

“怎么让她接受我?”秦洛问道。

苏子瞥了秦洛一眼,说道:“这不正是你擅长的事情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