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医生

第887章、植皮!

第887章、植皮!

投入了大批量人员和设备的救援,甚至连武警官兵都出现了,才在第二天的中午把大火扑灭。

这把山火震惊了整个燕京,官方暂时没有对事件进行定性,所有人都缄默不言。

就像是暴风雨前的宁静,黑云压城城欲摧,无数的人在这种诡异的安静中觉得自己呼吸不畅,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忙活了一天一夜,吕含烟有种心力被抽空了的感觉。双腿灌了铅一般的沉重,每走一步都十分的吃力。

她这个美国名校毕业的优秀生服务过世界最豪华会所对精英社交礼仪理解到骨子里的小姿女人完全没有形象的跌坐在地上,双腿不合时宜的张开,甚至还露出了一抹黑色的内裤边角也没有发现。

她真的太累了。

身累,心更累。

花田跑马场遭遇火灾,厉倾城被大火围困,救援出来的时候已经因为缺氧而晕倒过去,闻人牧月不适合在这种场合露面,秦洛这个情种冒着大火跑进去救自己的女人结果自己也干脆利落的昏迷不醒——所以,所有的压力全都系在她这一个明面上的管理者身上。

原本山青水绿的美丽风景已经不见,那个可以在蓝天白云下跑马猎鹿的私家会所被一场大火夷为平地。

看着满目疮痍黑如焦碳一样的花田,吕含烟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就这么毁了。”吕含烟痛苦的喃喃道。

说实话,她对花田的感情不弱于其它任何一个人。

她是在花田筹备初期被厉倾城邀请回来的,那个时候花田除了半座山头之外一无所有。

厉倾城当时就站在她此时坐着的位置,说道:“半年之后,我要这儿出现一个狩猎场。”

于是,她开始做花田的前期筹备工作。园区的建设规划、娱乐项目的规划、会员卡的设定和服务类别、员工培训——从零到有,从有到精,所有的一切都和她有着密切的关系。

闻人牧月和厉倾城这两个投资大老板都不愿意站出来见人,于是,她又成了花田的最高负责人。

可是,这个运作还不到一年的跑马场就这么毁了。因为一场无名的大火——

“那些人都应该下地狱。”吕含烟恶狠狠的说道。

许琪远远地偷瞄了吕含烟几眼,然后小心翼翼的走过来,表情严肃的说道:“吕经理,所有的着火点都已经扑灭,我们的人还对整座山进行了排查,基本杜决再次起火的可能性——”

“什么叫做基本杜决?”吕含烟柳眉倒须,怒声喝道:“我要百分之两百的没有再次发生火灾的可能性。难道这种事情是可以含糊其词的吗?你们可以拿人命来开玩笑吗?”

“是是。”许琪心里暗骂,心想,这个小婊子不就是仗着有几分姿色傍了个好男人才敢这么和自己说话吗?有什么了不起的?

当然,这样的话也只能放在心里想想。能做到花田这种会所的经理,随便从她的人脉网中提出来一个人就能够把自己捏死。

“我会亲自带领他们再搜索一次,保证百分之两百没有山火隐患——”

“辛苦了。”吕含烟舔了舔干裂渗出血丝的嘴唇,说道。

许琪刚走,市警察局的刑侦大队长李刚又走了过来,一张胖脸上满是讨好的笑容,说道:“吕经理,经过搜寻和调查认证,我们确定了死者和伤者名单——还有几个人的身份不明,我问过你们的职员,他们都不认识这几个人。所以,会不会他们就是放火凶手?”

“是不是凶手是由你们决定的,你问我我怎么知道?”

他知道,那些不能确定人员名单的人可能是守护在厉倾城身边的保镖和佣人。

他们在藏好厉倾城后都没来得及逃出去,全部都葬身火海。

她知道厉倾城看起来没心没肺的,但是对身边的人非常在乎,她都不知道要怎么样把这个噩耗告诉她。

李刚尴尬的笑笑,接着说道:“死者名单已经统计出来了,你要不要看看?”

吕含烟心里一痛,沉声说道:“拿来吧。”

看着白纸上的那一长串名单,吕含烟的心脏猛地一沉。

“李队长,希望你们市局能够尽快破案,给这些冤死者一个交代。”吕含烟眼睛死死的盯着李刚说道。

“是是。”李刚连连点头。“如果当真是有人故意放火的话,我们一定会找出纵火真凶的。”

吕含烟点了点头,心里却有种无奈感。

她知道,真正寻找凶手的责任还在他们自己身上。或者说,都在秦洛的身上。

一群人快步往这边跑来,一个警察大声喊道:“队长,队长,我们在山脚下发现一个外国人。”

李刚一愣,说道:“怎么还有外国人?”

想了想,李刚大声喊道:“活的死的?”

“还有呼吸和心跳——”

吕含烟和李刚跑过去,看到一个大块头的金发男人被几个警察吃力的抬了过来。

男人的眼睛紧闭,脸上脏兮兮的,还有被什么东西擦伤的痕迹。

他身上的衬衣敞开,露出布满金色绒毛的结实胸膛。胸口上绑着布条,布条上血迹模糊,看起来那儿受伤颇重。

“在哪儿找到的?”李刚高兴的问道。

“在山脚下的一个洞穴里。我们沿着脚印搜索,在哪儿找到了他。”一个警察说道。“还找到了另外一具尸体,我们的人已经保护了现场,正在等待法医过来验证——尸体的脑袋没了,不太好辨认身份。”

警察把一个用白色透明袋子装着的金色手枪递过去,说道:“这是从他身上发现的。”

“吕经理,他可能就是纵火犯,我们会把他带回去好好审问的——”李刚高兴的说道。

“他不是凶手。他是秦洛先生的保镖。”吕含烟没好气的说道。

一直紧闭着眼睛的耶稣突然间睁开眼睛,咧开大嘴对着吕含烟微笑,说道:“你们亲近神,神就必亲近你们。我原本以为上帝已经遗弃我了呢——原来他早就派了个美丽的天使在这儿等我。”

耶稣和幽灵一场恶战,幽灵战死,耶稣胸口中枪——也吸进了那个圆盘里喷射出来的毒气。

原本幽灵的打算是先把耶稣给毒倒,即便那返身一枪落空,也可以在他的动作延缓后继续攻击。

没想到的是,耶稣的反击过于凶猛。竟然能够一枪爆头——

耶稣中枪后,他担心幽灵会有帮手赶来,立即找了一个隐蔽的位置给自己做了一个简单的包扎——刚刚包扎完,还没来得及把衣服的钮扣给扣上就毒性发作,一头栽倒在地上。

当警察找上他的时候,他其实已经恢复了清醒。但是他觉得自己醒过来也不见得能够把这些事情说清楚,干脆就装死昏睡。

他知道,会有人帮他解决这些事情的。

“我不是天使。”吕含烟说道。

“或许在别人眼中你不是,在我眼中你就是。上帝在这个时候把你送过来见我,你就是我们的天使。”耶稣一脸认真的说道。

吕含烟笑笑,指了指他的胸口,说道:“又流血了。”

“没关系,我感觉不到任何疼痛。”

吕含烟说道:“送医院吧。让护士帮你包扎止血,天使可不会这个。”

“她们只能治疗我的身体,你可以治疗我的心灵。”

吕含烟摆了摆手,说道:“送走。”

————

————

“情况怎么样?”秦洛问道。

“手部、脸部、胸部特别是背部皮肤大面积杀伤——有些地方的皮肤组织已经脱落。”离面无表情的说道,好像在说着和自己不相干的事情。

如果你不深入的走进去,你永远都没办法理解这一群人的感情。

大头是她的朋友,是他们的战友,是在战场上可以把后背托付的‘兄弟’,他被这把妖火烧伤,难道离的心里就不愤怒吗?

她知道,现在还不是愤怒的时候。至少,和杀人相比,他们首先要做的事情是救人。

“还有没有其它的问题?”秦洛不放心的问道。“譬如——”

“没有。”离直截了当的说道。“做为一名优秀的军人,他知道如何保护自己的重要部位不受伤害。因为疼痛导致他现在还昏迷不醒——”

“医生怎么说?”

“医生建议植皮。”

“那怎么还没动手术?”秦洛问道。

“在等你。”离说道。

秦洛知道离的意思是自己有金蛹养肌粉,可以用这种养肌粉来给大头做皮肤复原。

可是,这么大面积的烧伤,金蛹养肌粉能够有效吗?

而且,这需要大量的药引,他到哪儿找那么多金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