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医生

第1009章、这么小的都不放过!

第1009章、这么小的都不放过!

“何以故?”

“是诸众生无复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无法相、亦无非法相。”

“何以故意?”

“是诸众生若心取相、取为著者、人、众生、寿者、菲取法相,即著我、人、众生、寿者。”

————

听到这虔诚的诵经声,你一定会以为这是一个佛门苦修的和尚或者是一心理佛的居士。

其实不然——

此时的诵经人身体舒适的埋在沙发里,一只脚放在面前的玻璃茶几上,另外一只脚叠在更上面。

他的右手里握着一本华夏语版的《金刚经》,左手则在——摘葡萄吃。

是的,茶几上摆着小半盘子的葡萄。

为什么是小半盘子呢?因为另外的大半盘子已经被他吃掉了。

“金童。”一个金发褐眼的年轻女孩子不耐烦的说道:“你能不能静一静?我受够了你这种蹩脚的华夏语了。”

她说着一口地道的伦敦腔,音调虽然有些僵硬,可是声音却非常的悦耳动听。

女孩子光着脚丫子坐在地板上,牛仔热裤无法遮掩的长腿长长的伸出去。上身是一条宽松的白色衬衣,只扣了中间的两颗钮扣,上身半个浑圆的乳#房和下身漂亮的肚脐便**在空气里。

光线从透明的落地大窗折射进来,在她的身上镶上了一层耀眼的金边。她整个人就像是一块棕色的巧克力,让人情不自禁的想要上去咬上一口。

当然,假如你不怕磕掉几颗牙齿的话。

同样金发褐眼的男人眯着眼睛笑了起来,说道:“玉女,你怎么能指责一个人的信仰呢?佛祖说过,种善根,才能结善果。我在为我的下一辈子积福——当然,如果我心情好的话,也会顺便帮你念几遍祈福心经。”

“你这种宰人就跟宰猪猡一样的屠夫,死后只能下地狱——佛祖是不会要你的。”玉女不屑的说道。

“玉女,无论如何我也是你的哥哥,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呢?当然,如果我亲爱的妹妹是下地狱的话,那我就跟着去保护你好了。”

金童笑起来的样子像是一个迷人的大男孩儿,从外表上看过去,无论如何也不会有人相信他是皇帝的八大战将之一,杀人如杀猪的金童。

“在地狱也能修佛呢。地藏王菩萨就说过,地狱不空,我不成佛——跟着他混应该也很不错。就是不知道地狱里有没有葡萄吃。”

“我只信一个神。”玉女不屑的说道。“死后的世界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活着的时候,他就是神。”

提起那个男人的名字,玉女的情绪不由得有些激动。双腿缩了回来,就像是一只**的小母猫。

“我知道。他是你的神。也是我们的。”金童竟然没有生气,也没有反驳。就像这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似的。“鬼影怎么还没有回来?难道又一次失败了吗?从不失手的鬼影来到华夏竟然连续失败两次——这要是传回去非要被他们笑死不可。”

“金童,你什么时候才能管好自己的嘴巴。”一个男人的声音传了过来,很快的,他就出现在门口,迈步向客厅里走进来。

可是,院子的大门纹丝不动。都不知道他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

如果让秦洛看到的话,他一眼就能够认出来,这个鬼影正是在机场里举起相机要给他们拍照的女生。

可是,她明明长着一张女人脸,说话的声音却强壮有力。乍一听到给人一种很荒谬不协调的感觉。

“啧啧。鬼影,你这样看起来比玉女还要漂亮一些。”金童开玩笑的说道。“我都有点儿喜欢上你了。”

“滚。”鬼影怒声骂道。然后伸手在脸上一阵揉#搓,在耳垂的位置摸索了几下,然后用力的向外拉扯——他的脸就被揭了下来。

这个时候,他变成了一个浓眉大眼的欧洲少年。

金童看着鬼影,说道:“真希望把你脸上的面具全给揭下来——我就不信你会比我长的更帅气。”

“你可以试试。”鬼影冷笑。传说他的脸上有三层面具,但是他每次只会揭开一层或者两层,从来不会揭开第三层——所以,直到现在,都没有人知道他的真正长相。

“会有机会的。”金童笑笑。他不是不想揭,而是——他没办法追上鬼影的速度。

皇帝八大战将当中,鬼影以速度闻名。没有人能够追上他的速度,包括身手仅次于皇帝的伯爵大人。

“她来了吗?”鬼影问道。

“在没有好消息之前,她是不会出现的——鬼影,你带回来好消息了吗?说实话,站在我个人的立场上,你的失败才是我的好消息。”

“如你所愿。”鬼影的脸阴森森的说道。“他竟然看穿了我的伪装提前一步躲开。”

“哦。”金童虽然很期待听到同伴的失败消息,可是那个男人竟然能够看穿鬼影的伪装还是让他相当的意外。“这怎么可能?连皇帝都看不穿你的伪装。”

“那是皇帝不屑。”玉女插嘴说道。她不允许任何人贬低或者侮辱皇帝,即便那个人是自己的亲哥哥也不行。

“好吧好吧。是我错了。”金童向自己的妹妹投降。“鬼影,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我已经说过。他看穿我的伪装,在我发动攻击前避开了——在那样的场合我只有一次出手的机会。”

“哦。真是遗憾啊。”金童笑眯眯的说道。“这样的话,是不是轮到我出手了?幸好有《金刚经》陪伴,不然的话,华夏之旅还真是有些无聊呢。”

“我也想去会会他。”玉女从地板上站了起来。“一个低武目标,竟然会让无所不能的鬼影连续两次失手——还真是有意思的男人呢。”

“不要怪我没有提醒你们。”鬼影说道。“他身边有高手保镖。如果不是我当时反应过快的话,可能就会被他们给跟上。”

“是吗?”金童和王女眼里的神采更加的夺目。“我有些迫不及待了呢。”

————

————

耶稣和离虽然没有贴身保护着秦洛,但是他们一直在外围警戒着。

或许在杀手混进代表团队伍里面的时候他们没有发现,但是杀手攻击之后,他们是全场最先反应过来的。

也是他们最近跟踪上去,想要把杀手给留下来。

秦洛对他们的实力很有信心,即便没有留下杀手,至少能够寻找到一些蛛丝马迹吧?

连续两次的被袭已经彻底的激怒了秦洛,无论如何,这次他都要和他们纠缠到底了。

“我跟丢了。”耶稣笑着说道,一点儿也不觉得这是一件多么丢脸的事情。

“我也是。”离闷声说道。她的心情有些不愉快。她不喜欢失败,更不喜欢在秦洛面前失败。

“连你们都跟不上?”秦洛不得不再次吃惊。在他心里,耶稣和离已经是非常厉害的人了,比瑞典来的那些皇家卫队成员强了一大截——可是,他们竟然都跟丢了,连杀手的面都没有看着。

自己这么单纯善良英俊可爱,怎么就招惹了那样的变态啊?

想不通。秦洛同学真的想不通。

耶稣看到秦洛忧虑的神色,笑着说道:“追不上也有追不上的收获。”

“什么收获?”

“至少我们可以确定杀手的身份。”

“鬼影?”

“是鬼影。”耶稣说道。

秦洛怒了,说道:“就算知道是鬼影又怎么样?他神出鬼没的,挡不住捉不着——”

秦洛转身看向离,问道:“军师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离说道。

秦洛非常的失望,问道:“现在怎么办?”

“等。”耶稣说道。

“等到什么时候?”

耶稣耸耸肩膀,说道:“杀人的都不急,被杀的着急什么?”

“————”秦洛真想一拳把耶稣的脸给打毁容。可惜他知道自己不是耶稣的对手。

秦洛看着趴在他怀里不肯下来的嘉宝,咬了咬牙,说道:“显而易见,他们的目标是我——只要我在,就不怕他不会出现。我就当回靶子,把这只孤魂野鬼给引出来吧。”

无论如何,都不能让这野鬼再兴风作浪了。每次自己受伤也就算了,还总是连累身边的女人和女孩儿——这是秦洛不能忍受的。

以自身作饵,要让他们有来无回。

耶稣一脸苦笑,当初秦洛就是以自己作饵引他上钩被擒的。这小子看起来斯斯文文,发起狠来也有股子不要脸不要命的风范。

离看到秦洛看了一眼怀里的嘉宝后就做出这样牺牲自己的决定,心里颇有些不是滋味。

撇了撇嘴,说道:“这么小的都不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