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医生

第1284章、入痴!

第1284章、入痴!

气血像是烧开了的水,在他的身体里面流窜。他感觉的到自己的肺火极重,嘴巴里都有了血腥味。

身体越来越热,也越来越难受。衣服黏在身上,恨不得把它们全部撕掉出去裸奔。

心脏跳的激烈,砰砰砰地震地耳膜都生痛-----

更糟糕的是,他的脑袋也开始变得朦胧。混沌不堪,找不着‘入神之境’,也没办法睁开眼睛-----就在这半昏迷半清醒之间游荡,生不如死。

秦洛的表情变得狰狞,这让旁观的顾百贤李子仁翻译小玲霍恩斯以及金发女人大惊失色。

“啊-----”金发女人的嘴巴张了张,大步向外面跑去。

“怎么回事儿?”顾百贤着急地说道。“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秦洛这是怎么了?”李子仁要上前去抓秦洛一把,被顾百贤给挡了下来。“别动他。他入了痴。”

“入痴?”李子仁不解地问道。

“你没读过清代金陵医客写的《梦谈奇技》?”顾百贤脸色凝重地说道。“书中记载过这种情况。说凡是专注者必心神俱全,心在,神在,才能做到入神。如果心神同时失守的话,就会入痴-----所发症状和秦洛此时一般无二。”

“那怎么解啊?”李子仁急道。“要不要我给他扎一针?”

“无解。”顾百贤说道。“只能靠他自己。”

然后,他转身对小玲说道:“小玲,你快去找来一碗凉水-----不,一壶。从入痴状态中回来,身体需要补充大量的水份。不然的话,他的身体会被烧开。”

“好。”小玲大步跑了出去。小姑娘提着一大瓶矿泉水进来,问道:“顾老师,如果秦大哥没办法从入痴状态中回来------那会怎么样?”

“回不来的话------”顾百贤的表情比哭还难看。“就烧成了傻子。”

“傻子?”李子仁和小玲都懵了。

秦洛变成了傻子?这怎么可能?

无论如何,他们都没办法接受这样的事实。

那么好的一个人,那么优秀的一个人,因为给人看病却让自己变成了傻子,这不是-----不是坑爹吗?

霍恩斯也急啊,他发现了秦洛的异常,也看到顾百贤李子仁等人的脸色不对,却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到底发生了什么?秦怎么了?他会不会有事?哦,上帝,他一定不会有事的对不对?你们快告诉我,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情况?我看到秦的表情很痛苦-----”

他一个人在哪儿唧哩呱啦地说一大堆,却没有一个人回应。就连担任翻译员的小玲此时也没心情去给他讲解啊。并且,她也是一知半懂。

“要不要去请林姐姐过来?”小玲问道。

“先等等吧。”顾百贤阻止。他知道林浣溪出了什么事情,这段时间她大门不出,一直在楼上自己的房间里。现在再跑去告诉她秦洛也出事了,这不是把人往死里逼吗?

“我相信秦洛可以扛过去的。”顾百贤说道。“他是有福之人。”

“是啊。”李子仁焦灼地点头。然后又补充了一句:“但愿如此。”

秦洛还保持着清醒,或者说,他保持着一部份的清醒。

他知道自己现在的状况很危险,他很想改变。可是,他的手不能动,眼不能睁,全身软绵绵的,就像是连续熬了几个通宵刚刚睡着又被人叫醒一般-----

他觉得自己好累好累,很想就此躺在地上好好地睡一觉。

可是,他知道这样是不行的。

他是医生,他在治病。

而且,他不知道这种状态的后果是什么。他不敢轻易尝试。

如果可以的话,他真想狠狠地掐自己一把或者抽自己几耳光。

可是,他做不到。

“怎么办?”秦洛想道。

突兀地,他想到了自己那个便宜师父,想起了老道士-----

想起他一剑劈开眼前飞舞的苍蝇,然后告诉自己这就是道。

“这就是道。”

“这就是道。”

“这就是道-----”

-------

那霸道的一剑劈开了苍蝇,也像是把秦洛给劈成了两半。

把他的身体劈成了两半,把他的脑袋也劈成了两半。

他一下子变得清醒起来,那灼热的、痛苦的、让人不死不活的困境一下子消失不见。就像是从炎热的火炉里一下子转移到了春暧花开的草地上。

脑海一片清明,入神之境再次出现。

嚯------

他的‘眼’前开阔之极,再次出现了那片红海。

而且,经此磨难后,他发现了一个被自己忽略的细节。

之前他连续牵引着两道气机去接触红云,结果全部被红云吞噬,自己失去了掌控。

现在他发现,那些气机并不是完全的消失,而是和那些红云混成了一起。他们之间有细细的线连着,却没办法去操纵它们。

秦洛现在面临的问题就是,如何在气机进入红云后还能继续使用它们-----为什么这些红云可以吞噬它的气机呢?

秦洛的意识在红云的四周四处游荡,却不轻易涉入。他要寻找一个突破口。只需要寻找到一个突破口,就能够把这些红云给驱散。

一圈又一圈地转着,秦洛的大脑也在高速地运转着。

好在他现在意识清晰,不像刚才那样连思考问题的能力都没有。

突然,秦洛的脑海灵光一闪。

“试试吧。”秦洛想道。

如果这次失败,就去告诉杰克逊说还需要治疗几次-----总有一次会成功的吧?反正秦洛也没对他说这次一定可以成功。

于是,秦洛开始聚集元阳之气。

他把体内的元阳之气透过银针一丝一缕的渡进玛瑞太太的脑海,然后把它们丢进那片红云里面。就像是把沙袋丢进江河大堤,任由那些沙袋被洪水吞没。

一遍又一遍,一次又一次-----

那红云里面的气机越来越多,横七竖八,错踪复杂。

然后它们自然汇集,就像是要在红云里面编织出一道蜘蛛网似的。

是的,秦洛的目地就是要编织出这么一道网。

只要他的气机在红云里面有了支撑点,他才可以顺利的对它们动手术。

那道蜘蛛网就是他要的支撑点。

虽然纤细软弱,却也足够使用。

果然,秦洛的苦功没有白费。当那些气机彼此靠拢,并且互相联系时,秦洛就知道自己的‘填海战术’成功了。

他继续往里面渡入气机,直至那蜘蛛网的形态越来越清晰,已经隐隐形成规模,他才停止了这种举动。

他小小地休息两三分钟,再次聚集一根比较粗地气机进来。

那道气机一旦进入就直奔蜘蛛网而去,在蜘蛛网上的丝线上盘旋一圈,为它们的硬度进行加持。

然后,它又在秦洛的掌控下,对蜘蛛网丝线分开的一小块红云进行冲击。

一次,两次,三次------

它每冲击一次,都会有一条红线消失。几十次下去,那小块的红云竟然被冲散干净。

蜘蛛网就像是一个大红盘,而那块被冲散干净的区域则是‘万红中的一片白’,极其的清晰显眼。

“成功了。”如果不是为了保持内心的平和,秦洛都忍不住要欢呼出声。

果然,《太乙神针》是无所不能的。

因为秦洛闭上眼睛,所以他没办法看到外界的反应。

他的表情从极端的狰狞扭曲痛苦难熬变成了平静温和之态,让一直担心着他的顾百贤李子仁小玲等人心中的一块大石放下。

“顾师父,秦大哥是不是出来了?是不是出来了?”小玲端着大瓶矿泉水瓶就要去给秦洛‘补水’。

“还不急。”顾百贤连续阻止。“是出来了。不过他现在应该是进入了入神之境。我们再等等。等到他自己出来吧。”

“吉人天相。吉人天相。”李子仁喃喃说道。

得到妻子报信的杰克逊大步跑了进来,急声问道:“怎么了?怎么了?出了什么事?玛瑞太太有没有事?”

等到他冲到病床前的时候,就看到玛瑞太太的身上一块红一块紫,而她的嘴巴正在呕血。

大滩大滩的鲜血沿着嘴角流敞出来,然后是鼻子、眼睛、耳朵全都渗出血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