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医生

第1490章、只许胜,不许败!

第1490章、只许胜,不许败!

含嗔宜笑,缥缈若神。

这句话,大抵形容的就是闻人牧月这样的女子吧。

“不说就不说嘛。怎么可以骂人?”秦洛‘气愤’的说道。“好吧。既然你骂我是流氓,我要是不流氓一下,那不是太冤枉了----”

于是,秦洛放下那块‘流氓根雕’,搂着闻人牧月的脖子在她的樱桃小嘴上亲了一口。

闻人牧月没有躲避,只是闭上那双如秋水般的眼睛安静享受。长长的睫毛眨啊眨的,透露出她此时不平静的心境。

香、甜、软,秦洛都不舍得把自己的大嘴从她的小嘴上分开。

不过,正人君子秦洛还是努力的把自己的欲望拉了回来-----

“好吧。这下子我们谁也不欠谁了。”秦洛心虚的替自己找了一个借口。他只是想亲一下闻人牧月而已。

闻人牧月俏脸微红,鼻翼有着细细的汗珠,嘴唇娇艳湿润,就连眼睛也都能滴出水来。

她眼神灼灼地看着秦洛,小声说道:“-----我骂了两次。”

“----------”

秦洛满脸震惊的看向闻人牧月。

然后,这震惊就被身体里面那势不可挡的欲望和**所覆盖。

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猛地扑了过来,把闻人牧月的身体压在身上,大嘴摸索到闻人牧月的小嘴,然后肆意的亲吻和索取------

“这个女人。”秦洛一边摸索一边在心里想道。“可爱的天理难容啊。”

------------

------------

部长大街有一个约定俗成的规矩,就是无论任何人的车子开过来,都不能在街上按喇叭。这是一种极不礼貌的行为,而且会惊扰到这儿居住的一些退休高官或者在职领导,引起别人的反感。

咔------

一辆悍马车在部长大街的门口停了下来,身穿一套黑色西装的白破局推开车门下车,仰起脸打量着这幢他有些日子没有回来的‘老宅’。

裁剪合身的西装,欧洲特质的皮鞋,白色衬衣,打着一条格子条纹的领带。仍然和以前一样留着短寸,但是,整个人的气势却不再像以前那样具备攻击力。现在的白破局看起来不像是一头猛虎,更像是一头-----打瞌睡的雄狮。

看起来毫无伤害,但是,倘若有人敢招惹到他,他就会给人雷霆一击。

他走过去轻轻叩门,门开,露出一张苍老如老橘子皮的脸。

“少爷。”老人微微鞠躬。

“爷爷呢?”白破局对他笑了笑,问道。

“在院子里吃水烟。”老人说道。他不习惯白破局的这种笑脸。

白破局点点头,大步向大院走过去。

温煦的阳光下,一棵足有百年的大枣树下面,一个老人正躺在老藤椅上抽水烟。藤椅被磨得光溜溜的,颜色也变成了淡淡的黄,但是,它看起来仍然那么的结实耐用。

老人的眼睛微闭,不发出任何声息。如果不是鼻孔里冒出来的淡淡烟气,就像是睡着了一般。

“爷爷。”白破局走到老人身边,深深地鞠躬。

老人不应,只是把手上的水烟袋放到嘴边‘巴滋’了几口。

白破局便也不再说话,站在那儿耐心的等待着。

良久。

不知道是老人的水烟抽完了,还是他躺得有些乏了,终于把身体撑了起来。

白破局赶紧走到身后,帮他按摩揉捏着肩膀。

“爷爷,最近的身体还好吧?饭量怎么样?”白破局笑着问道。

“暂时死不了。”老人说出来的话很不中听。

“呵呵,爷爷要活两百岁。”白破局讨好地说道。

“活不了那么久。子孙不争气,早早就得被气死。”

“是我们无能。”白破局愧疚地说道。

啪-------

老人把手里的水烟袋砸了出去。那件陪了他几十年的物品大力撞在墙上,被砸出一个大窟窿。

“这怎么得了。”刚才开门的老管家飞奔过去把水烟袋捡起来抱在怀里,语带哭音地说道:“老爷。破了。这怎么得了?”

“破了就破了,它就是一个水烟袋。”老人一脸怒气的说道。“这个家要是破了,所有的一切都完了。”

“爷爷已经知道了?”白破局沉声说道。

“知道。我能不知道?”老人气的直哆嗦。“你四爷爷的家败了,人被那些小子给抓去了,这么大的事儿我能不知道?白破局,你是怎么做的?你是怎么做的?”

“是我的疏忽。”白破局道歉说道。“我叮嘱过他们,不要轻易和秦洛接触。可是,智慧她------她自作聪明。”

说到这件事情的时候,白破局的脸上流露上浓浓的杀气。

听到何家暴露的消息后,白破局也是暴跳如雷。

他已经警告过那个女人,让她千万千万不要玩火,没想到她还是自作主张的行动了。也正是因为她的愚蠢,把整个何家都给带进了坟墓。

看来,这些年是自己把他们压的太紧了一些。

何家和白家是一脉相承,何家是白家的一个分支。

白家老爷子的父亲白成福当年在外面养了一个情人,情人给他生了一个儿子。因为家里人的反对,那个儿子没办法送进白家。于是,情人就让儿子随母姓姓何。

这件事情非常秘密,知道的人非常少。

后来,白成福逝世的时候,就把这个秘密告诉了白破局的爷爷。白老爷子去和他们联系,暗地里对他们进行扶持。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白老爷子没有让他们认祖归宗‘返回白家’,而是仍然让他们以‘何姓’在外面活动。

按照血缘关系,白破局应该是何智慧的堂哥。而何智慧的爷爷则是白破局的四爷爷。

外人只当白老爷子有三兄弟,却不知道,还有一个四弟‘隐居’在外面。

大家族的关系就是如此复杂混乱,盘根交错,不入局中,难晓迷底。

就是诺大的白家,也只有白老爷子和白破局白残谱两兄弟知晓此事。

何家不仅仅是白家的分支,也是他们的附庸。

因为白老爷子找到何家时,他们正以经营药业为生。

白老爷子也是个智者,生意人的眼光更是长远精准,开始调配资金和人脉帮他们做大做强。

但是,又没有让他们做的太大太强。因为一旦那样,他们就被推到镁光灯下世人的眼前。

他们需要一个契机。

一个一飞冲天,不用在乎任何人眼光的契机。

《金匣药方》就是这个契机的动力。

白家老爷子从何家那里知道秦家有《金匣药方》,便让何家想办法抢夺。

一切资金、人力以及各种消息渠道,都由白家提供。

又因为秦家在羊城地位特殊,有孙贺两家保护,他们没办法强来,只能智取。于是,秦铭的父亲就被送了进去。

只是他们没想到的是,秦铭的父亲在秦家生长多年,竟然被秦老爷子感化。如若不是在关键时刻他突然间醒悟,恐怕秦铮老爷子现在只是一把黄土,那给秦洛带来巨额利润的《金匣药方》也到了白家人手上。

那样的话,有了《金匣药方》的白家将实力大增。能够顺利的吃掉秦家和闻人家,达到一家独大------

这一切的一切,都被何智慧那个愚蠢却又贪婪的女人给毁灭了。

“他们守不住秘密。”白老爷子出声叹息。何家倒了,何家几个重要人物落入秦洛的掌握当中。他们逼供之下,何家人怎么可能不把他们和白家的关系说出来?

那个时候,秦洛必然知道幕后的指使者是白家了。

“也不用再守了。”白破局冷声说道。“守得了一时,守不了一世。白家是时候站出来了。站在他们的对面。如果让他们再次扩张的话,我们迟早会被他们吞并------现在的秦洛,已经不是以前的秦洛了。有他和闻人家族联手,秦家又不肯帮助我们,我们的胜算不大。”

“那就放手一搏吧。”老人说道。“只许胜。不许败。”

“是。爷爷。”白破局再次鞠躬,然后大步向外面走去。

老人仰起脸看天,阳光灿烂,他却突然觉得身上有点儿寒意。

“老了。”他喃喃说道。

(PS:七月结束了。这是老柳今年最开心的一个月。因为,饭饭小朋友出生了。

八月到来,《天才医生》的收尾之月。让我们一起为之努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