蔑世录

第十二章 死亡呼吸!

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传遍了整条街道,引得路人纷纷侧目,只见一名粉红色的少女就这么穿梭在街道两侧,她曼妙的身姿旋转着,欢快得如同林中的小鹿。她左顾右盼,似乎所有的东西都是那么的新鲜,那么的神奇。

“真是有趣的地方,每个地方都那么有趣。”她嘟起水晶般嘴唇,喃喃自语道,那可爱俏皮的模样,瞬间让路边的雄性神魂颠倒,尾随她的人整整挤满了半条街。

美得颠覆众生的她,就这么出现在这座小城的街道上,突兀,而又神奇。

原本喧闹的人群,因为她的到来,变得安静无比。她是一件艺术品,完美的艺术品,看到她的人无不感叹造物的神奇。

在她的前方,数人围拢,挡住了道路。

为首的一个流里流气,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他晃了晃手中明晃晃的匕首,额头一挑,丝毫不掩饰眼中那股**邪之意,轻浮的说道:“嘿小妞儿,哪来的?不知道这是爷的地盘吗?既然来了,那就别想走了。”

那家伙声音好似破锣,嘎吱嘎吱,再加上他手下一干小弟嘿嘿的**笑,活似一群被赶下水的鸭子。

不过看起来他在这一带还是有一些威慑力的,见闻此人到来,起初尾随少女的人群一哄而散,那么的迅速,美女虽好,也得有命消受,这是他们的信条。

那家伙显然很满意这样的情况,他歪了歪嘴,笑道:“怎么样?看见爷的威风了没?跟着爷,保证你在这座城里吃香的喝辣的。”

“我们老大可是托古城的三少爷,跟着老大走,准没错!”见到老大的威风,手下的小弟自然免不了跟着起哄。

少女眨了眨眼,她侧着头看着那个家伙,活似在看一群傻瓜。

她朱唇轻启,淡淡的开口,那声音如同天籁,似乎瞬间便会将人融化殆尽。

“我还要去其他地方看看,现在,你给我滚开。”

“咕。”那人费力的吞了一口唾沫,似乎没听清楚,他贴近少女,咧开了嘴巴,露出满口发黄的牙齿,恶狠狠道,“你刚才什么?再说一遍?”

少女摸了摸鼻尖,青葱般的玉指轻轻在那人眉心一点,道:“叫你滚就滚,哪那么多废话。”

咕咚,那人直接跪倒在地上,眼泪鼻涕口水似乎开了闸一般流出,他浑身颤抖着,很快,这种颤抖便成为了一种有节奏的抽搐。他倒在地上,浑身上下乱颤,下身一片腥臭,显然已经失禁。

“臭死了臭死了。”少女捂着鼻子,轻轻一脚踢在了那人扭曲的面容上。

只见那人直接飞了起来,横撞到身后的几名小弟身上,那势头竟然不止,却是直接推着几人飞退。如同被一只无形的手推着一般,这群可怜的家伙生生被弹到了墙壁上,直接撞得七晕八素,不省人事。

“哼,没用的男人。”少女厌恶的皱了皱眉,也不理会围观人群的惊叫,转身便要离开。

“拉达妹妹?”人群中,却有人高声唤道。

听闻声音,少女面上瞬间绽放出了欢快的笑容,她转身对着声音的方向大声道:“玛丽姐姐,你来啦?”

来人便是玛丽等人,此时,玛丽身着一身轻便的皮甲,看起来颇有英姿飒爽的味道,而跟在他身后的曦儿,乖巧的看着眼前的拉达,一双美丽的眼睛一眨一眨的,似乎快要渗出水来。

眼见眼前活色生香,两名极品美少女站在一起,风情万种更是各有千秋,纵是背后充当行李搬运工的雷玛和卡连,都张大了嘴巴,哈喇子似乎随时都要淌出来。

曦儿的纯美,拉达的可爱,看的两名少年心驰神往,一时间呆住了。

“好了臭小子,过来和你拉达阿姨问好。”玛丽用力敲了雷玛和自己的儿子脑袋一下,命令道。

“不是吧?阿姨?”此刻于两名少年的内心,充分的印证了那句泛大陆著名话剧的台词:“人生大起大落得太快,实在太刺激了。”瞬间石化当场,看起来,甚至比刚才被拉达踢飞的混混还要凄凉。

雨辰再一次端起手中的那柄利剑,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男子,眼前的人,竟然是传说中的那位颠覆世界的魔王,这让雨辰思路有点转不过来。

而这位自称格林邦顿的家伙,却是一点没有做魔王的自觉,他似乎从刚才陈述这件事的阴影中走了出来,大咧咧的拍了拍雨辰的肩膀。

那大股的力量瞬间刷下,拍的雨辰一个踉跄差点跌倒。见状如此,格林邦顿抱歉的打了个哈哈,道:“抱歉抱歉,太久没有一个让我摸不透的家伙来到这里,我有些得意忘形了。”

“同志?我和你可不是同志。”撇撇嘴,雨辰却是只对格林邦顿道:“格林邦顿或者是魔,都不重要,现在,你能告诉我怎么用这股力量吗?”

格林邦顿点了点头,开始娓娓道来:“所谓煞气,是和每个人的心境有很大的关系,纵然是天资聪颖,若是没有杀心,依然无法使出这股力量。”

”这又是怎么回事?”

“打个简单的比方,就像做梦一样,有的时候我们知道我们在做梦,那个时候我们就能改变我们的梦境,比如说梦见站在悬崖边,当意识到这是梦的话跳下去,便可以走出梦境来。”

顿了顿,格林邦顿继续道:“但是如果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梦的话,任何一个正常人,我想都不可能往下跳的吧。”

“那你的意思是,我有可能察觉到这股力量而能把这股力量拽出来使用,反之如果我察觉不到这股力量的话,纵然如何,也是不出来吧?”

“没错!”格林邦顿打了个响指,“这就需要锻炼自己的杀心了,只有有杀心,才能引导出煞气,一样的道理,如果心中无杀,那便无法使用煞气。煞气本来就是用来杀戮的,如果没有杀意,又何须杀戮。”

雨辰静静陷入了沉思,杀心吗?不对,这应该是更加深层次的东西,而这大概连格林邦顿本人自己也没理解清楚。

雨辰回想起刚才,他并无意杀掉另一个自己,只是巨大的想要斩断过去的念头让他瞬间爆发出了这股力量,难道,执念也是杀心的一种吗?

看来这种力量还有更多未知的地方,等待自己慢慢摸索。

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绝非一朝一夕。

暂时雨辰不想深究这个问题,因为过度深究反而显得有点罗嗦,车到山前必有路,他只能一步一步走下去了。

“而这柄剑,便是你煞气与我的力量聚合后的产物,他能引导你的力量,甚至能令你使用一些特别的力量,这就看你个人的天分如何了。”指着雨辰手中的剑,格林邦顿继续说道,“不过,这柄剑毕竟有我的一部分力量,是否能掌控得了他,还得你自己努力。”

“被力量掌控还是掌控力量,这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现在,他是你的了,试着和他交流,然后给他取个名字吧,就是现在,一旦为他取了名字,就意味着你将会和他相伴一生,也意味着,你将真正的进入这道门。

进入这道逆天之门。

说话间,格林邦顿右手一扬,那柄剑便瞬间扭曲,收缩,直接飞向了雨辰。

接触之时,瞬间便融入了雨辰的身体,没有一丝停留的融入。雨辰只发觉右臂一痒,他忙转头看向右臂,只见右臂之上,渐渐浮现出一个复杂的魔法阵式,之一眨眼,便又再次消失不见。

“一个简单的灵魂契约而已,将他和你融合在一起,只要你需要他的时候,便可以随时抽出他来,不过具体操作方法得你自己多加练习。”

对于格林邦顿的力量,雨辰早已见怪不怪了,能创造出这么巨大的一个空间,能紧紧靠力量便能凝结成兵器,还有什么不可能呢?雨辰心中充满了兴奋,就在刚才,他似乎感到内心深处似乎多了什么一般,而且似乎随时能取出来。

“我很喜欢这种如同呼吸一般的协同感,从今天开始,便叫它做死亡呼吸吧,正如你所说的,用杀戮之力来拯救,这才是这力量存在的意义。”

默默感受着那种玄妙的感觉,雨辰猛地右手在虚空中一拉。那柄幽蓝色的锋锐再次出现在他的手中,死亡呼吸,自己亲自命名的利剑,此刻似乎在向自己炫耀他的力量,整个剑身都散发出了一层蓝色的光芒。

“死亡呼吸吗?好名字。”点了点头,格林邦顿右手一扬,一道惨白的光芒刷的一*入了死亡呼吸,瞬间便融合在一起。再看死亡呼吸,剑身之上,多了一段复杂难懂的符文。

“剩下的,只有靠你自己摸索了雨辰。”

格林邦顿淡淡笑了笑,他的身影渐渐模糊,似乎在融化。

“我的力量,只能送你到此,以后的路,只有靠你自己去走,送你一句话。”

“失败和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失去自己的心!”格林邦顿的身体,化为点点星光,四散消失,而整个空间,如同崩塌一般,开始支离破碎。

四周再次陷入了黑暗,完全的黑暗,雨辰置身于黑暗之中,似乎悬浮在天空之中,四周没有一点触感,终于,眼前出现了一道亮光,顺着那光芒的方向,辰大步跨了出去。

……………………………………

……………………………………

“这里便是托古吗?”英伟异常的男子负手立在山崖之上,俯视着远方那座小小的城池。

“传令下去,待到亚斯基大师到来,四面合围托古,这次的行动,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在他身后,数十名身着黑甲的战士负剑而立,庄严而肃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