蔑世录

第二十四章 冥火吞噬

似乎是为了回应雨辰的话,就在这时,兽人部队的后方,顿时喧闹起来。

山口之处,赫然突出一队银光,荣耀的骑士们,此时,来到了这片战场

“是西人的军队!”当兽人们看到奔向自己的骑兵们,双目顿时变得通红。他们嘶吼着,直接迎了上去。

带着强大的冲击之力,骑兵们冲进了兽人的队伍中,一时间,只听见铿锵的金属撞击声和咔嚓咔嚓的骨裂之声,兽人部队的阵型还未齐整,此刻立时被冲得四散开来,立马便有十数名兽人武士被乱蹄践踏而亡。

眼见后方乱成一团,塔戈萨咬紧了牙关,他愤愤的看了雨辰等人,情势完全逆转,他对着亚斯基说道:“大师,您看……”

亚斯基闭上眼睛,对着塔戈萨点了点头,得到答复后,塔戈萨将亚斯基轻轻放下,旋即站了起来,仰天长喝一声:“聚拢!保护亚斯基大师!”然后提起一把战刀飞身便向队伍后方赶去,看也不看雨辰等人一眼。

哗哗哗,兽人部队迅速靠拢,黑压压一片,密密麻麻前方一干兽人,便将亚斯基围绕其中,只是警惕的盯着雨辰等人,却不进攻。

在中心,亚斯基盘腿而坐,颤颤巍巍的身躯似乎随时面临油尽灯枯的危险,他不断咳嗽着,不时咳出丝丝鲜血。

可是他的双手却不停的在周围的土地上刻画着什么,直接用手指在粗糙的地面上刻画,不多时,指甲直接掀掉,指尖磨得血肉模糊。亚斯基似乎对流淌而出的鲜血视而不见,他口中喃喃低语,刻画的速度确实愈发加快了,双手在大地上不停刻画,咯吱咯吱的响声不绝于耳,光是听闻这种声音便足够令人毛骨悚然。

而另一边,赶到后方的塔戈萨,立马便找到了一干骑士的夹击。在密集的攻击之下,塔戈萨显得甚为狼狈。他左突右闪,靠着自己过人的速度闪开了绝大多数的攻击,但这些骑士显然训练有素。他们列着整齐的阵法,一批批从各个角度封锁着塔戈萨的行动。

毕竟在之前消耗过巨,左臂也被自废掉,只不过胡乱用布缠住了而已。纵然是塔戈萨的强横,也支持不住如此的进攻。不多时,左肩创口崩裂,鲜血再次喷溅而出,就在他一失神的时间,身上也随之出现了数道伤口。

残存的兽人们看到主将受伤,立时纷纷怒吼起来,他们咆哮着,甩开了身上的甲胄。

眼见如此,塔戈萨高声阻止道:“不可!”

“现在就是我们为剑圣大人出力的时候了!”也不理会塔戈萨的劝阻,一名首先脱去黑甲的兽人大喝一声,便冲向了骑兵部队。

“吼!”

一名一名的兽人跟着脱去了甲胄,只见这些脱去黑甲的兽人仿佛被施了魔法一般,速度提高了数倍。他们如出笼的猛虎,恶狠狠的扑向离自己最近的骑兵。

快,实在太快,骑兵们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便有数人从马上被拉下,甚至来不及哼一声,就被切成数段。

“不要慌!”一名身着华丽铠甲的骑士高举着手中的长剑,一下子撂倒了一名冲向自己的兽人。

只见他举起手中的剑,大声命令道:“列阵,用铁壁阵阻击他们。”

骑兵们收到命令,迅速靠拢在一起,整齐的退后数米,严阵以待。

兽人武士可不管这么多,他们咆哮着再次冲了过来。

“启!”一声令下。骑兵们飞快的扬起了骑枪,那闪着寒光的枪尖直凛凛的伸向前方,构成一道锋锐的铁壁。

速度太快了,数名兽人武士完全收不住前冲的势头,就这么撞上了骑士们的枪尖。霎时间,血光飞溅,几名兽人武士完全被贯穿,惨死当场。

“该死,全员集中,不要贸然进攻!”眼见如此,塔戈萨果断下令,他恶狠狠的盯着眼前的骑阵,这种强大的防御阵型,对己方完全不利,他似乎听到风声之中传来了阵阵马蹄之声,心头大苦。塔戈萨咬牙切齿的看着眼前如铁壁一般的骑阵,过度的消耗已经让他汗如雨下,左肩的创口已经毫无知觉,右手也已经开始麻木。

而且看样子西人的大部队马上就要赶到了,亚斯基大师,还没好吗?

失血过多的他眼睛渐渐有些模糊了,强撑着自己的身体,他立于部队前方,大声喝问道:“主将何人?出列与我一战!”

“我对伤员不感兴趣。”骑阵分开,从中踱出一名骑着一匹白色的骏马的骑士,随意飘散的金发,俊朗不凡的外表,处处流露出高贵的气质。更夸张的,是那名骑士身上,竟然没有穿戴甲胄,一袭白色的合身礼服,处处标榜着他的不同。无论从什么角度来看,这个人都不像是一个出入沙场的骑士,而是更像一名出游公子哥儿。

眼见此人的行头,塔戈萨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看来你们西人的路也到头了,如此乳臭未干的小子,竟然能统领一军,竟敢做我的对手。”

“很失礼啊。”也不恼,那名男子也跟着笑了起来,他摇了摇头,对着塔戈萨道,“竟然看不出对手的深浅便妄下评论,看来你也不过是一个凡庸之辈而已。”

说罢,从腰间抽出了一把银白色的骑剑,那剑浑身散发出阵阵银芒,就如点点繁星,美轮美奂。

“能不能做你的对手,便试试看好了,虽然我真的不想对一位伤员下手。”言罢男子便从坐骑之上消失。

下一秒,男子竟然已经出现在塔戈萨身前,毫无修饰的一剑探出,直刺塔戈萨心窝。

“来的好!”塔戈萨大笑一声,反手一刀扫下,直接撞上了男子的剑锋。

轰!斗气与斗气的强烈碰撞,卷起狂风,飞沙走石。

眼见远方的斗气碰撞,雨辰心头一舒,看来已经有人和那名叫做塔戈萨的家伙斗上了,这样的话,自己一行人的安全也算有了保障。直到现在,雨辰才发现自己的手心里全是汗,刚才紧握拳头竟是没有发觉。

纵然一切的发展都在自己的预料当中,但是当塔戈萨瞪视自己的时候,雨辰依然觉得似乎有无数把尖刀对准了自己一般,好像下一秒,便能将自己戳个千疮百孔,那种深入骨髓的寒冷杀意,直到现在还让他浑身冷汗直冒。

感受到哥哥手心冰凉,曦儿忙问道:“哥哥,怎么了?”

低头对着曦儿笑了笑,雨辰道:“好了曦儿,大家都安全了,兽人就要撤退了,事情也要告一段落了。”

最后,还有一件事情……

“完成了!”亚斯基长喘了一口气,在他的四周,密密麻麻刻画出了一道无比复杂的法阵,鲜血斑斑,染红了半边沙土。亚斯基满头的大汗,双手无力的耸拉到身侧,几乎是一动也不能动了,不过他的面上,更多的是喜悦。

“终于赶在最后时刻完成了。”亚斯基砸吧砸吧干瘪的嘴巴,他仰头对着天际,高声吟唱道起来。

万壑之垒,

千纵之山。

万物在此连接,

大地母亲的恩赐。

来自灵魂之力,

深入土壤。

引导,

万千之力的融合。

永恒的光芒!

照耀我们的道路!

嗖嗖嗖嗖!

无数条细细的土黄色光柱从亚斯基周围的法阵之中冒起,直冲天际,身下的法阵发出阵阵共鸣之声,地面开始颤抖起来。

“来了!”眼见变化雨辰突然大叫一声,说着直接从空中抽出了死亡呼吸,对着拉达的方向一剑斩了过去。

“咔咔咔咔!”两柄剑碰撞在一起,直擦出阵阵火星。

是塔戈萨!忽然出现的塔戈萨向着完全没防备的拉达伸出了手,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雨辰的剑赶到,直接将他逼开。

直到最后一刻,塔戈萨依然没有放弃对拉达的捕捉,直到最后一刻。

雨辰可没给塔戈萨任何喘息的机会,再次提剑横扫,迫于威势,塔戈萨横刀格挡,两人的剑刃便是如此碰撞在一起!

处在中心的拉达完全懵了,不仅是拉达,其他人也完全懵了。为什么塔戈萨会出现在这个地方,塔戈萨不是在另一边和别人在战斗吗?见过塔戈萨出手的他们,自然能感觉到塔戈萨的气息,便在不远处和人战斗,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不过事实的发展不由得他们多想,玛丽抢步上去,一把将拉达从碰撞的中心拉出,同时,雷玛和卡连纷纷抽出了自己的武器向着雨辰支援过去。

“为什么!”三面夹击,失去一臂的塔戈萨节节后退,脚步踉踉跄跄,再也没有余力捕捉拉达,他愤怒的对着雨辰喝道,满是不甘。

“你以为你妥协我便会放松对你的警惕?”

“你以为我会忘记你们的初衷?”

“你太小看我了。”

连续三句话语落下,雨辰扬起剑指着塔戈萨,满脸的自信。

听到这里,塔戈萨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眼神飘忽不定,见到如此雨辰深深吸了一口气,停下了进攻。

“那就让你输得心服口服,既然知道你们的最终目的,你以为我会天真的认为你们会就此离去吗?”嘲笑般的对着塔戈萨摇了摇手指,雨辰继续道:“你刚才在斩掉自己左臂的时候,运气的斗气带有风属性,你这么高阶的武者,不可能不会元素分身这样的技巧,而且,既然你的斗气是风属性的,那我就必须留个心眼儿。”

“雨辰,这是怎么回事?”一旁的雷玛忍不住发问道。

“战法,疾风瞬步,借由风属性斗气环绕隐藏自己的气息,没错吧。这种战法对于如此强的你来说,应该不成问题。我便想,如果我是你的话,我一定会找个理由和人战斗,造成无法脱身的假象,当然,在那边战斗的应该是你的分身,像你这么强的家伙的话,一定会找一个机会再次发作,抢夺拉达的吧。”

“而那个时间,便是传送大阵开启的时候?”地面颤抖越来越剧烈,一条一条的光柱从地上冒起,每条光柱都包裹住了一名兽人。

“而且传送法术的话,阵眼处是不需要媒介的,我必须时刻防备你们的动作。”

“哼,留你不得!”

一道阴冷的嘶吼从身后传来,听闻声音,雨辰浑身一震。

“冥火吞噬!”随着亚斯基尖锐的吼声,雨辰身后的地面徒然裂开一道口子,其中,黑色的火焰喷涌而出,直向雨辰激射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