蔑世录

第二十九章 小麻烦

“那么,这是你第一次出幻森吗?”

一路之上,继续着之前的谈论,在卢斯卡兰,众人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那辆快要散架的破马车换成了一辆非常高级的马车,当然,费用方面是由卡穆负担的。

不愧花了一百金币,整个马车的内部实在是非常的豪华,细细软质的座位,脚下铺着高级的毯子。动起来都感觉不到任何的颠簸。

卡连和雷玛自然而然的被委派成为车夫,不过看他们的样子,似乎对这个决定颇为高兴,在托古,那辆残破的马车根本载不下所有人,弄得雷玛和卡连只能找到一匹马同乘一骑。据雷玛交代,这是他十多年来最痛苦的一段旅程。

有了这样的环境,最开心的还是雨辰,因为曦儿终于可以免受颠簸之苦了。他轻轻捋着曦儿柔软的发丝,雨辰多么希望妹妹能够早点醒过来,可是一路之上,雨辰用尽前世所能知晓的各种方法,就差中医的针灸没用上了,曦儿的状态依然没有任何起色。

好在亏得拉达每日维系着曦儿的生命力,少了玛丽的帮忙,拉达每天要为曦儿输送两次生命的力量,这让她颇有些吃不消,每次输送过后,拉达都是面色苍白,满头大汗。

雨辰对拉达,更多的,只有感谢与歉疚。他知道这位少女为什么要这么拼命,她还是没有走出上次事件的阴影,虽然口上不说,她还是想以这样的方式来赎罪。但是雨辰不好点破,一来这样未免让拉达难堪,二来曦儿也的确少不了拉达的照顾。

雨辰能做的,只有每天默默的陪着曦儿,然后对拉达表示感谢,并尽量在周遭小事上力所能及的为拉达帮忙。

一路倒是相安无事,而且,通过路上的交谈,雨辰已经对幻森了解了个大概。

其实所谓幻森,不过是精灵们对自己国度的一个称呼而已。

根据拉达的描述,幻森事实上是被一个巨大的结界包裹在内的,外部无法干涉到内部,无法察觉到内部的存在,唯一不同的,是内部可以随时从里面出来。

据说上古时代的精灵族因为全都生得俊美无比,常常被外族抢作奴仆姬妾,这段黑暗的历史中,精灵族都是以被凌辱的身份出现的。

直到一位上古之神实在看不下去精灵族悲惨的命运,他降下神恩,赐予了精灵族强大的精神力魔法,并将精灵族的城市包裹入了一个巨大的结界之中,以此保护精灵族的人民。

这个结界便是幻森,而那个上古之神,被精灵族尊称为父神,世代膜拜。

听到如此,雨辰不禁咋咋称奇,还真有那么强大的人存在吗?

当然,作为无神论者,神这个字眼,是不存在雨辰的词典之中的,雨辰认为,神只不过是一部分人对另外一些拥有强大实力的人的敬畏称呼而已,毕竟在这个世界之中,强者为尊,强到极限,移山填海,焚城逆流也无不可。

不过这样的强者在历史的长河之中也不过是屈指可数而已,自古有云,十年强者百年尊。普通的强者,只需要努力锻炼便能产生,可是真正无比强大的尊者,则是万中无一,百年难遇。

上一个达到大贤水准的魔法师,便是几百年之前被称作现代法师之父的罗曼,亚历克斯。而在他之前,历史上只出现过四位大贤。

而那四位,便是传说之中,创立哈兰的大贤雷曼兄弟,和继承他们意志的光芒卢比奥斯,剩下的那一名,便是刚多开国皇帝,圣王兰帕德·刚多。

西尔托柔和的晨风轻抚着人们的面庞,不知不觉的,托里斯塔的骑兵队已经离开了卢斯卡兰的地界,进入了艾格兰平原,帝国首都,莫雷格,就坐落在平原中心。

沿着北黄金之路的轨迹前进,众人甚至能隐隐感道,帝都之下的繁荣。越临近莫雷格,来往的商队,熙熙攘攘的人群,无不在表述着这里的繁荣,这里是商业之路,是经济的枢纽,整个帝国南北最主要的商贸线。

“商人就是商人,我看就算是到了世界末日,他们都不可能停下赚钱的步伐。”雨辰一语中的,引得伙伴纷纷点头。

作为帝国最大的商业枢纽,黄金之路贯南北走向穿了整个刚多帝国,再加上沿途丰富的物产,整条大道,蕴藏着无限的商机。黄金之名,也是由此而来。

“可是,我讨厌拥挤的地方。”雷玛无力的靠在车厢上,显得有气无力。这也难怪,黄金之路人来人往,一些商贩干脆就地摆摊,也省了不少时间,整条大道仿佛一座巨大的集市一般,到处都只听见讨价还价之声,好不热闹。

“雷玛,避开一点。”无视了雷玛的牢骚,翻身跃下马车,雨辰自顾自的跑到一处摊前。由于人流拥挤,纵然人们看到托里斯塔的骑兵队,纷纷避让,但队伍仍然是以龟速前进着。

回头看了看伙伴们,雨辰嘴角隐隐泛起一丝笑容,他高声道:“喂,雷玛,卡连,想要珠宝首饰小玩意儿什么的吗?这里好多啊!”

“靠!你觉得我一个大老爷们儿要珠宝首饰干嘛呢?”雷玛对雨辰竖起了一根中指。

卡连更干脆,直接将头扭到一边,装作不认识雨辰。

雨辰耸了耸肩,反身跑回队伍,也不理会雷玛等人的嘲笑,自顾自的向队伍前方挤去。

“事情有些不对头。”此时,托里斯塔陷于迷惑,一路过来,他总感觉有些地方不对头,但老是说不出什么原因,“也许是我有些过敏吧?”他自嘲道。

“的确有些不对头。”此时,雨辰已经挤道队伍前方,与托里斯塔并驾齐驱,他看着前方,面无表情道。

托里斯塔奇怪的看了看身边的少年,随即也面向前方,显得面无表情。由于两人靠得很近,彼此听得见说话的声音:“你的意思是别引起注意?你发现了什么吗?”

“这边的粮草车有些多得过分了。”雨辰淡淡道。“现在已经过了收期,再说,黄金大道并不是粮草输送通道。”

“你也这么认为吗?”托里斯塔脸色有点阴沉。

“从进入艾格兰我就觉得有点不对头。”雨辰继续道。“刚才下马观察了下,更坚定了我的判断,当我走近那些粮草车的时候,明显感到了从里面传出的呼吸声。”雨辰轻笑道,“别用这种眼神看我,我对这些事情本来就很敏感,不过幸好我这副模样不会让他们立时暴起,但是这样看来,恐怕我们有麻烦了。”

托里斯塔恍然大悟,他轻道:“似乎进入了艾格兰平原后,人猛的增多了,是啊,没进入艾格兰平原时,我们也是沿着黄金之路行进的,那时候人寥寥无几。”

雨辰接道:“而且进入平原后,似乎有几个‘商队’就跟了上来,我看事情没这么简单,他们似乎是想……”

“赶到某处包围我们。没错,也许前方已经设置好了什么机关也说不定。”托里斯塔眼睛一亮,嘴角扬起了一抹难以抑制的笑意,“带着你的伙伴们到队伍中间来,我的骑兵们会保护他们的。”

“你想干什么?侧面突出逼他们提前下手才是最佳方案。”雨辰皱了皱眉,轻道。

“别小看了帝国最强的骑士,厉害的小子。”托里斯塔转过头来对着雨辰眨了眨眼道,接着,他转身道:“大卫,传下我的命令,转桶阵,将后面的几位朋友保护在中间,二级战备。”

“是,大人。”

命令很快传达,只见原本呈方阵的骑兵队整齐的从中间分成两半。在雨辰的示意下,队伍后面的少年们很快便来到了队伍的中央。对着托里斯塔点了点头,雨辰也随即退后,与伙伴们汇合在一起。很快的,两边的骑兵首尾又合拢在了一起,就像一个巨大的桶,将马车和少年们围在中间前进。

“喂,雨辰,出什么事了。”正迷惑而询问无门的雷玛和卡连齐声问道。

“一点小麻烦。”

“交给托里斯塔吧,没事的。”拉达也淡淡道,不知为何,自从出了卢斯卡兰,拉达便有点有气无力的感觉。

“拉达你没事吧?听起来你好像挺累的,要不要休息会。”雨辰关心道。

拉达笑了笑:“听起来你比我还累呢,你一路来一直在照顾曦儿,都没怎么休息,闭上眼睡一觉吧,反正有托里斯塔和他的骑兵,安全得很,而且曦儿也有我照顾。”

“没错,圆桌骑士的实力,应付这些‘小’麻烦,足够了。”

就在这时,突然听到一声尖锐的呼哨,只听唰唰唰刀兵碰撞之声响起,突然感到马蹄有点打滑的雨辰瞅了瞅地面,“哼,果然如此。”地面上,被涂抹了一层厚厚的油脂,“看来他们就是想把我们赶到这里再下手,果然早有准备。”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几名刚才还在讨价还价的商贩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几个火把,向众人投掷过来。火把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眼看就要落到地面那厚厚的油脂之上。

“圆壁阵!地裂刺!”托里斯塔大喝一声,舞动手中的长剑。霎时间,狂风大作,原本飞向众人的火把,瞬间被切成粉末一般,随着狂风,飘散空中。

众骑兵纷纷圆形排开,将雨辰等人保护在身后,只见他们高高扬起了手中的骑枪,然后猛地刺向地面。轰轰数声过后,骑兵身前的地面被轰出一个个近半米的坑,一个接一个,犹如一条战壕一般,将油脂阻断开来。

“可恶的泰瑞斯的走狗们!纳命来!”一直跟随着众人的几支商队,纷纷显露出自己的真实面目,他们恶狠狠的抽出一把把利刃,狂吼着向骑兵们扑过来。

而路旁早就准备好的粮草车内,一伙伙凶神恶煞的汉子跳将出来,一面顺手点燃了车上覆盖的粮草,便将燃烧的车向众人方向推了过来。

“哼,叛乱吗?但是……”托里斯塔倒是显得很冷静,他挥舞着手中的长剑,命令道:“举!”

随着托里斯塔一声令下,骑兵们纷纷挺起了自己的骑枪。

“拒!”

不间断的强力突刺,融合在一起的气势,竟然直接将冲向众人的火车直接掀飞,燃烧的粮草车落入*的人群中,火焰瞬间爆开,场面一下子变得混乱无比。

“启!”伴随着托里斯塔一声令下,骑兵们纷纷大喝着四面向外冲出。“让他们失去战斗力就可以。”言毕,托里斯塔也冲了出去。

伴随着巨大的冲击力,一些试图阻挡骑兵们步伐的可怜虫们直接被冲飞出数十丈之远,摔在地上动弹不得。纵然是人数占多,但围攻的敌人却是显得没有一点反抗之力,只见托里斯塔的骑兵们灵活的挥舞着手中的骑枪,每一次突刺,都会让一个敌人失去战斗力倒下而不致死亡。

差距是在太大,完全是一边倒的收割,很快的,地面上横七竖八的躺下了上百个敌人,他们无一例外的双腿被刺穿,完全失去了活动能力。

从头到尾,甚至没有一名骑士受伤的,就这么一边倒的收割,犹如狮子搏兔,一点机会都没给对方留下。

“真厉害。”完全被骑兵们所表现出的强大实力所折服的雨辰几人,纷纷由衷赞叹道。

这就是帝国引以为傲的十二骑阵的威力吗?早有耳闻帝国十二骑阵,所向披靡,没想到,仅仅五十人便有如此威力,那要是多个十倍百倍,该是何等的壮观与强大。

战毕,清扫了一下战场,对着眼前的数百名战俘,托里斯塔紧皱眉头,思索着什么。看到这个情况,雨辰便走上前去,微笑着站到了托里斯塔身旁。

“恩,厉害的小子,快帮我想个办法,找出他们中带头的家伙,一次带这么多俘虏,我可受不了,要是能找到他们中间管事的家伙,就方便多了,抓一个回去慢慢审总比一次审这几百个人简单得多。”托里斯塔一口气说完,笑盈盈的看着雨辰。

“觉得不方便就都杀了好了,反正也没什么人看见,既然找不到他们的头目,你又嫌麻烦,也只有这个办法了。”雨辰冷冷道。

战俘们**起来,他们有人摇着头,有人愤怒的想起身拼命,但腿上的伤势,让他们移动都很困难,更别说战斗了。而更多的人,却同时面向了一个地方。

雨辰笑了笑,走到一个光头男子的身边,那男子看到雨辰在自己身边停下,身体不自觉的抖动了一下。“就是你了朋友,出来吧。”雨辰笑道。

“喂喂,这样也行啊?我还以为能叛乱的都是硬骨头呢,想不到这么容易便找到了。”托里斯塔撇了撇嘴,道。

雨辰笑着摇了摇头,道:“我说,看他们的样子就不像正儿八经的叛军了,你还真指望他们有多硬的骨头啊?硬的话还会这么安静的在这里心甘情愿的当俘虏?”

“好了!”托里斯塔长出了一口气,接着指着光头男高声道,“你留下,理查,你带十个人,做一下善后工作。”

“我说,没问题吧?虽然不正经,也是叛军啊?”

“没问题的。”托里斯塔伸了一个懒腰,突然笑道:“他们已经被我的骑兵刺穿了双腿,留下十个骑兵,加上通知地方守备,完全可以搞定一切了。”

“真有你的。”

言毕,众人转向萎缩在一边的光头男子,托里斯塔笑道:“好了,现在我们再重新打次招呼,我是帝国十二圆桌骑士之一的托里斯塔,请问您贵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