蔑世录

第十三章 宿命隔点

就在这里,为什么,为什么。

琳达无法转过头去,汹涌而上的眩晕感笼罩住了她的全身,痛苦吗?突入其来的痛苦与她来说,根本不算什么,让她绝望的是,递出这柄剑的那个男人。

死于亲近之人的手下,真的是自己的宿命吗?还是?

“卡穆。”她吃力的开口,始终不肯相信这个事实。

身后的人没有回答她,只是更直接的将刀刃推出了一点。

“呃……”琳达咬紧牙关,拼命让自己不叫出来,大口大口呕这鲜血,她几乎无法呼吸,缺氧的眩晕让她随时都有可能倒下,心中当机立断,她单手握住了从自己胸前突出的剑锋,瞬间,锋利的剑刃便将她柔嫩的双手划得鲜血淋漓。

松开了卡妙,琳达用尽全力对着卡妙喝道:“走!快走!保护好玛丽。”一面嘶吼着,再次从口中哇的喷出鲜血,染红了卡妙的半张面庞。

卡妙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丽人,就在刚才,这个丽人还想将自己置于死地,可就在瞬间,情势完全颠倒过来。

他自己也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完全不明白为什么逃脱升天的卡穆要反戈刺杀琳达。可是当他听到玛丽这个名字的时候,他的心神瞬间稳定下来。

自己已经被主人卖了,卖的非常彻底,他心中已经做出了明确的判断。

既然还有必须做到的事,那我就不能在这里死。

重重对着琳达点了点头,卡妙跳起来转身就跑,没有一丝犹豫,就这么飞快的离开了众人的视线。

而背后的卡穆看着卡妙越跑越远,恶狠狠的想将贯穿琳达身体的剑刃从琳达身体中抽出,一次,两次,琳达握得那么的紧,每抽出一寸,鲜血便从掌中爆出一次。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

而观战的两个少年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了,从来没有想到过事情会这样的发展,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偏偏这不可能却清清楚楚的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为什么?为什么彼此熟悉的人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他们不懂,他们不明白,当回过身时,卡妙已经开始向后飞逃去,而琳达,只见卡穆在琳达身后气急败坏的拉扯着穿刺而过的剑刃,无论他怎么用力,却是再也无法抽出一分一毫。

琳达胸口鲜血淋漓,右手紧紧扯住了从自己胸前突出的剑锋,左手努力的拉住自己的断苍。看着卡妙渐渐脱离视野,她嘴角渐渐露出一丝笑意。

一道白色的光华猛然从琳达身体中绽放开来,包裹住了她的全身,却在下一刻猛地收缩不见,还没等任何人反映过来,只听哗的一声,只见一道白光闪过,血肉飞溅,琳达身后,卡穆捂着扭曲的右手跪倒在地上,像野兽一般喘着粗气,他气急败坏的瞪着眼前的琳达。

琳达的后背完全一片血肉模糊,就在刚才,琳达暴散了全身的斗气,巨大的力量从她的身体中涌出,生生撞实在卡穆身上。

此时,琳达的后背已经被扯开了一个非常可怕的伤痕,透过血肉,甚至能看到底下森森的脊椎,鲜血就如流水一般哗哗流下。她双手握着剑柄,努力支撑着自己的身体。

对着已经奄奄一息的琳达,看上去气急败坏的卡穆跳将起来,左手再次不知从何抽出一柄短刀,直刺琳达后脑。

“混账!”雷玛双目通红,嘶吼着暴起,他发疯一般的冲了过来,如同一枚炮弹一般直接撞到了卡穆身上。瞬间,只听咔咔两声,卡穆被直接撞得飞了出去,他的胸口似乎凹陷进去了一块,赫然已经被撞断了肋骨。

跟在雷玛身后的卡连下意识的伸出了手,但是猛地看到一旁奄奄一息的琳达,卡连又缩回了手。完全不明白,完全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父亲会对自己敬爱的师娘下毒手,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卡连脑中一片混乱,只能痴痴的看着这浑身是血的两边,一动不动。

“混蛋呐!”雷玛狂吼着,再次冲向卡穆,他脚下呼呼生风,握紧了拳头,直直一拳轰向卡穆脑门。

“哼!”卡穆哼了一声,他右手已废,肋骨其断,已经没有战斗能力,似乎已经无法避开。只见他要破左手食指,左手飞快的在身前比划了几下,空气之中,就这样悬空淡淡透出了一行淡蓝色的文字,瞬息之间,那生涩难懂的文字渐渐清晰,颜色,也随之转变为鲜血一般的红。

“生命炼成阵!血饮归神,避。”随着话音的落下,那蓝光瞬间变得血红,哗得暴散开来,瞬间隔断了整条街道,便如同一道红色的墙壁一下子便将他和雷玛隔开。只见他不慌不忙的站了起来,悠闲的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然后转身大步离开。

雷玛气的七窍生烟,他愤怒的看着前方这堵半透明的血色墙壁,他用尽全力,却是再也攻不过去。

透过墙壁,雷玛隐隐看到卡穆悠然的转身走开,无奈,不甘,雷玛仰天长啸。

“啊!!!!我雷玛竭尽平生之力,势要将你碎尸万段!!”雷玛怒喝着,指着远去的卡穆,“无论走到天涯海角,就算是世界终结!我也要亲手将你斩于剑下!”

“雷玛……”搀扶着琳达,卡连咬紧了牙关,一面是自己过命的兄弟,一面是自己的父亲,现在卡连都觉得自己的位置非常的尴尬,他没有任何理由袒护自己的父亲,但是他又不想看到父亲被自己的好友所杀。

他只能沉默。

“母亲!”回过神来,他只看到雷玛已经扑到琳达怀中放声大哭起来,琳达还有一点意识,她努力支撑住自己的身体,右手徐徐探出,抚摸着雷玛的面庞。

雷玛拼命摇着头,抓紧了母亲的手,他呜咽着,说不出一句话来。

琳达笑了,她对着雷玛露出了一丝慈祥笑意,然后……那只手渐渐滑落,沾满鲜血的手从雷玛脸上划落,一路落下,划过衣领,胸前,无力的垂下。

“母亲?”雷玛难以置信的看着似乎沉沉睡去的母亲,他瞳孔渐渐收缩。怀中的身躯渐渐冰冷,雷玛就这么一动不动的抱着琳达的遗体,一动不动。

渐晨,东方透出了一点白,阴沉的天空,静霭的气氛。雷玛如同死了一般双眼无神的看着前方,双手紧紧抱着琳达的遗体,鲜血已经流干,凝固,怀中的身躯已经完全冰冷。

在他身旁,卡连也是一动不动,只能这么看着,他只能这样看着。

渐渐似乎有围观的人徐徐靠近,不知谁惊恐的喊了一声,出人命了。这尖锐刺耳的声音划破清晨的天空,将沉睡的人们惊醒。

昨夜之事,民众因为恐惧而选择了躲避,而当事情过去,好奇心又将他们聚拢。看着人越来越多,卡连觉得不能再待在这里了,他拉了拉雷玛的袖口,轻轻道:“雷玛你看我们是不是先将师娘安葬了?”

说着,眼泪便从他眼角落下,这么多年来,一直受到了师娘的照顾,甚至在数日之前,师娘还救过自己的性命。

而此时,只剩下冰冷的身躯,似乎在对他进行着无声的控诉。卡连完全没想过能得到雷玛的原谅,这样的惨剧,是由自己的父亲一手造成的,他觉得,自己没有任何理由推脱。

雷玛身躯猛地一颤,他深吸了一口气,将琳达的遗体横抱起来。琳达直到死,依然是带着笑意,这一抹笑意,和她浑身的鲜血,形成了非常巨大的反差,一时之间,卡连甚至无法直视琳达的遗容。

抱着琳达,雷玛握住了断苍的剑柄,那柄剑深深没入地面,雷玛深深吸了一口气。“喝!”雷玛大喝一声,猛一发力,随着断苍被拔起,地面被生生掀起了一块。一手举起了断苍,那巨大无比的剑刃瞬间便消失在空气中,雷玛已经将断苍收入了卢比奥斯之中。

“卡连。”雷玛背对着卡连,道。

“雷玛,我……”卡连欲言又止,不知用什么言语才能安慰雷玛。

“听我说卡连。”雷玛抱着母亲的遗体,抬头仰望着阴沉的天空,“我似乎理解雨辰曾经说过的那句话了,我没有怪你,这一切,我并不怪任何人。”

雷玛看向前方,继续道:“我只怪,我自己没有力量保护自己的母亲。”

温柔的看着母亲的遗容,雷玛咬了咬牙,道:“再见了卡连,我说过的话我一定会将他实现,到那个时候,我不知道你将会做什么决断,但是。”

雷玛顿了顿,“你不要阻止我,因为在我心中,你永远都是我的兄弟。”

言罢,横抱着琳达的雷玛,就这么大步向外走去。

围观的人群似乎是被雷玛的气势所压迫,自觉的为雷玛让出一条道路来。一步一步的,雷玛抱着琳达的遗体,渐渐走出了卡连的视线。

“雷玛。”卡连看着雷玛的背影渐渐被人群淹没,他自言自语道,“你也永远是我的兄弟,但是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杀了我的父亲,我只能用自己的方法来弥补父亲的过错。”

跪倒在地上,向雷玛走去的方向重重的磕了一个响头:“师娘,您走好。”

风中,散布着血腥的味道,空中,传来飞鸟的哀鸣。人们,纷纷围拢过来,试图从这个少年身上知道些什么。

只听呜呜风声大作,整个世界似乎都在哭泣。

混乱渐渐,人群渐散,卡连站了起来,但却没有动一步,就那么站着,任由寒风侵袭着自己的身躯。

也许生者未必安乐,

但是死者必将安息。

仰面迎着冷冽的寒风,卡连不动如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