蔑世录

第二十一章 幻森魅影 元素造体(二)

(晚上还有一更,莫名其妙的违禁词真可怕)

-----------------------------------------

“天璇!”眼见拉雯受到威胁,占据着拉达身体的虚娇叱一声,冲向立于高台之上的天璇。

“堙没,黑暗吞噬。”虚的手中,黑暗之气瞬间扩散开来,像一张网般迅速张开,包裹住了天璇。

一刻不敢停留,虚返身奔向拉雯,拉雯显然是受到了不小的伤害,鲜血从头上淌下,染红了她的半个面庞。

“哼,还真是个难缠的角色。”拉雯挣扎着想要站起来,虚忙过去扶住了她。拉雯对着虚笑了笑,右手按在自己胸口。

“元素聚合,光疗术。”点点光芒聚集在拉雯右手,那光芒似乎有生命一般,化作丝丝细流钻入了拉雯体内。

很神奇的,拉雯的身体随着光芒的进入渐渐镀上了一层光亮的外膜,身上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了愈合。不一会儿,拉雯就像没事儿一般站了起来,和虚并肩而立,盯着被黑暗包裹着的天璇。

啪啪啪,此时,黑暗包裹住的天璇似乎在里面挣扎,随着暴鸣越来越密集,黑暗的外表竟然出现了丝丝裂痕。

裂痕越来越大,眼看黑暗所包裹成的球体支撑不了多久,只听咔咔数声,黑球应声而碎,绿色的光芒冲天而起,如同一束束绿色的箭矢激射而出,所过之处,均是暴鸣不断,尘烟飞扬。一道道绿光就这么如同实质一般充斥了整个空间,无数块大大小小的晶体都被这突然爆溅而出的绿芒刺穿,或粉碎。

而处在边缘的拉雯和虚纷纷祭起法术奋力抵抗着。

“湮没,黑暗之盾!”

“元素聚合,光明之盾!”

一黑一白两道屏障同时竖起,勉强挡住了天璇疯狂般的进攻。

可是天璇的攻击只不过是刚刚开始,从黑暗中走出的天璇,浑身上下散发出凌厉的杀意,她双目碧绿,浑身的绿芒似乎火焰一般燃烧,扩散。

她莲足轻轻一点,巨大磅礴的力量便从她踏处喷涌而出,如同一把巨大的刀,割开了大地,直冲向虚的方向。

虚眼见攻击向自己而来,一刻也不敢停留,奋力跃开,那绿色的光芒直接削过,发出金属割裂般的刺耳声,直接撞上了背后的墙壁。

只见身后的墙壁便像是吞噬一般直接被撕扯开了一个深不见底的大口子,触目惊心。虚惊讶的看着那巨大的伤痕,若是这一下打在身上,后果不堪设想。

“拉达,过来!”眼见如此,拉雯大喝一声,双手交于身前,“元素聚合!究极净化!”

无数道光柱突兀的从顶部穿入,光柱越来越多,密集的插在地面上,交结于天璇身边,将天璇围了个严严实实,而处在中心的天璇却是一点也不惊慌,居然笑了起来。

“哼!”冷哼一声,拉雯双手握拢。

只见那光柱瞬间便张开,纠结在一起,融合,融合,形成了一道巨大的光之围墙,迅速向中心的天璇挤压过去。

“溶解吧!”拉雯眉头一舒,坐倒在地上,刚才这一招显然消耗了她太多的力量,当法术结束,巨大的疲劳感便涌了上来。

“呵呵,呵呵。”就在拉雯以为一击得手的时候,光柱之内,竟然传来了天璇银铃般的笑声。

拉雯瞳孔收缩,满脸惊讶的看着眼前的变故。

自己放出的法术,既然在迅速收缩着,完全不符合逻辑的收缩着范围,越来越小,越来越小,似乎在被什么吸收一般,直到最后,她才看出了些许端倪,白色的光芒触碰到围绕天璇身边的绿色光芒的时候,既然如水【乳】交融一般与之融合在了一起,随着光芒的挤压,越来越多的能量被天璇中和,吸收,直到白色的光芒完全消失,天璇的身上,更是多了一层白色的外膜。如同传说中的神女一般,浑身上下散发出神圣的光芒。

“这究竟是什么力量?”拉雯吃惊的望着天璇的方向,从天璇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力量,已经完全超出了她的估计,虽然有生命本源的支持,但是也不至于那么强大。

“能量载体……”一旁的虚却开口自言自语道。

听闻如此,拉雯一把拉住虚的肩膀,急切问道:“拉达你知道?这到底是什么?”

“早就听说过有一种特殊的体制,天生便有非常强大的精神力,这类人的身体,可以吸收并储存大量的能量,只是找不到方法宣泄出来。”

“就如同一个只进不出的罐子,找不到宣泄的出口,往往能量会越来越强大,这类人……如果无法成为法师的话,一般只有一个出路。”

虚盯着天璇的脸,天璇似乎被触痛了心事,那张稚嫩的脸上,显露出的暴怒之色,像是要将虚生吞了一般。

也不理会天璇暴怒的模样,虚自顾自继续道:“这类人往往会因为力量溢出而被自己的力量吞噬,说简单点就是暴体而亡。而且……”说着,虚瞥了天璇一眼,“这类人的体制是会遗传的,这也就导致了这种连锁式的悲剧性发展。”

“够了!”天璇打断了虚的讲述,她恶狠狠的盯着虚的双眼,怒喝道:“不要给我杀了你的理由。”

眯着眼睛和天璇对视着,感受着天璇身上涌出的澎湃杀意,虚却是一点也不退缩,她直视着天璇的眼睛,缓缓道:“因为体制的特殊性,他们会被一些没有良知的法师关押,抽取法力,更有甚者,会将他们的精神封印,当做牲畜般饲养,甚至用异种与其交【合】,而制造出后代作为供给自己力量的器皿。”

“啊!啊!啊!啊!啊!”天璇捂着头大声嘶吼,那悲怆而又尖锐的喊声回荡在整个洞穴之中,她全身上下的能量似乎沸腾了一般上下翻飞,巨大的力量一波一波的从她体内溢出。

我从小便是被当做牲畜养的,脖子上带着项圈,摇首乞怜的对着主人撒娇,试图换得一口饱饭,而获得的往往是一顿鞭打。

我人生的前十年,如同狗一般的生存着,每天被迫蜷缩在那个冰冷的大铁笼里。我的母亲每天被那个混蛋拖走,抽取出身上的力量,每一天,我的母亲都会拖着浑身是血的身体,回到铁笼中,紧紧的抱着我入眠。

终于有一天,半夜醒来,看到的,只是母亲满身污秽而冰冷的身体。母亲被折磨死了,被那个混蛋生生折磨死了,看着母亲那凸出而惊恐无比的双眼,我不能想象,到底是何等的残忍,将我母亲的生命夺去。

而那个混蛋竟然没事儿一般走了进来,捏住我的下巴,用他那肮脏可恶的口吻告诉了我两句话。

“从今天起,你接替你母亲的事情。”

“不要反抗你的父亲。”

父亲!这个混蛋居然能说出父亲这个词!我跳起来咬向他的手腕,而回报我的,只不过是又一顿拳打脚踢。

我被打得差点断了气,奄奄一息。大概是以为我死了,他像仍垃圾一般将我从那个笼子里拖出,扔到山林里。

我恨,我恨,是这种恨意让我活了下来,我对天发誓,总有一天,我会将这个混蛋千刀万剐,挫骨扬灰。

一个人孤零零的飘荡在森林中,没有一丝方向,而正当我觉得我快挺不住的时候,他突然出现在我眼前。

他救了我,给了我食物和水,不嫌弃浑身肮脏的我睡在他身边。我迫不及待的询问他的名字,而他,没有名字。

我又叫什么名字呢?虽然已经十多岁,但是多年的牢笼生活让我长的和五六岁的孩子没什么区别,我仰望星空,透过树林的细缝,我依稀看到了美丽的北斗星。

“天璇。”从那天起,我给自己起了这样一个名字,因为母亲最喜欢的,便是拥着我喃喃细说七星的故事。

“我七星天璇,不会让你们伤害到天玑,就算豁出性命,也不会让你们伤害天玑!”

“这是我们的约定,不是吗?”

………………………………

………………………………

“咳咳。”雨辰捂着胸口,单手提剑,鲜血从他嘴角不断溢出。他现在已经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危险当中,天玑的攻击模式完全转变,雨辰根本摸不清天玑将会从何处出现,又会从何处消失。

猛地,察觉前方的空气出现一丝波动,雨辰眼疾手快,直接一剑斩了过去。

“上当了!”一剑落空,雨辰心中大惊,这一剑自己着了天玑的道了。脚下一搓,雨辰猛的扭动身体试图抵挡从背后发起的攻击。

可还是慢了一拍,正中右肩的一拳,直接将雨辰打飞,死亡呼吸随即脱手,甩飞到一旁,尖端部分深**入了地面。

雨辰双眼布满了血丝,就在刚才,当死亡呼吸脱手的一瞬间,剧烈的痛感又回归身体。似乎是一次爆发一般,那瞬间涌上的疼痛感让雨辰神经瞬间窒息一般,雨辰长大了嘴巴,他脑中一片空白,喉咙似乎堵住了,喘不上气来。雨辰只觉得意思离自己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许久之后,雨辰哇的吐出一口血,他大声咳嗽着,趴倒在地上,浑身上下抽搐不止。

视力渐渐恢复了一些,透过水雾模糊的双眼,雨辰看到一道声音,正摇摇晃晃的想自己走来。全身上下完全麻痹,连指头都无法再动一动,再这样下去,绝对会死的。脑袋中混乱不堪,时而显现出自己预料当中死亡时的画面,时而映出曦儿那坚强的笑脸。

“曦儿……”

“曦儿……”

“可恶!我怎么可以死在这里!”

“不想死吗?那就让我出来吧。”一片空明之中,一道陌生而熟悉的声音映入脑海。

“元素造体算什么,你已经有了统治这个世界的力量。”

“完美修复算什么,你只需动动手指,便能颠倒因果。”

雨辰挣扎着,那力量从心底涌上,似乎就要取代他对身体的控制,一面努力抗拒着侵蚀,雨辰在心底怒吼道:“你就是煞气的本体!果然不出我所料,你是有思想的,是有灵魂的东西,你果然不是我可以掌握的,你实在太危险!”

“那么你就愿意死在这里吗?”

那道声音气急败坏的喊道,随即,声调落下,变得非常温柔,变成了曦儿的声音,不断蛊惑着雨辰的大脑。

“哥哥,救救我。”

雨辰仿佛又看到了亚斯基那张扭曲的笑脸,仿佛又看到了两行鲜血,从曦儿的双眼中流下。

在那一瞬间,他保持了许久的心理屏障,被击得粉碎。

漆黑的煞气,开始纠结,开始从雨辰体内缓缓涌出,在雨辰身下,收缩,挤压,收缩,挤压。

结束了……都结束了………………天玑没有注意到这一切的异变发生,他气喘吁吁的走到雨辰身前,深深吸了一口气,倒在地上的雨辰似乎已经晕过去了,天玑咬了咬牙,对着雨辰举起了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