蔑世录

第二十六章 大乱局,第三方插足

经过了一夜的休息,塔戈萨和多明戈来人,一面伪装着,一面闯过了密密的森林。米迦兰的道路,是大陆出了名的宽敞,为了迎接神圣教会的巡视,每条道路都拓宽到能容纳十辆马车并排而行。

当然这样的宽敞给塔戈萨和多明戈带来的,便不是什么便利了,对于他们来说,为了保证突袭的质量和造成的效果,便不能太早被过多的人发现。所以,他们选择了比较偏远而崎岖的小路前行。

好在塔戈萨实力超群,纵然道路无比崎岖,但是对他的影响相对而言小了许多,而多明戈在这么多年来似乎也没有疏于锻炼,熟悉环境的他走上如迷宫一般的山道简直是比自己的家还熟悉。

“不过话说回来,这么多岔路你还能记得清清楚楚,真是服了你了。”一边飞快的前景,塔戈萨一边笑道。

多明戈笑了笑,他可没塔戈萨那么好的体力,已经是满头大汗的他哪能腾出力气来和塔戈萨聊天呢。

这些路,为了今天,我不知道走过多少次了。多明戈一边回忆着这么多年来的辛苦,今天,奥兰终于要对敌人发起猛烈的反击了,一想到这里,他便觉得热血沸腾,这么多年的辛苦似乎也有了回报。

走小路自然有走小路的好处,本来从要塞到艾尔文城,需要两天的路程,两人仅仅只用了一天多,便能遥遥看到那座城池了。

两人便站在半山腰,遥望着这座坐落在山河之间的城池。艾尔文城,是米迦兰帝国西北部的枢纽,繁华无比。教会秉承的哥特式美学,让整座城市渲染上了一层浓厚的宗教色彩,大大小小的教堂林立,更显示出了他丰厚的人文底蕴。

“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光明神的话,米迦兰的百姓,就不会依然如此贫穷了。”在米迦兰居住了这么多年,多明戈对这个国家的情况自己是了解的清清楚楚,在光明教会所谓的福泽之下,从事宗教的相关人员,均是富得流油,而讽刺的是,这其中大部分人,都只不过是伪信徒而已。

而那些可怜的百姓,每年将大批的钱财捐献给光明教会寻求福泽,而他们得到的,只不过是几个小小的光明系增益法术而已。

劳苦百姓哪能知道这些魔法的玄妙,在他们看来,这就是所谓的光明神给他们带来的恩泽,每个人都抱着一颗谦卑而虔诚的心感谢。

贫困的生活,其实这就是所谓的光明神唯一给他们带来的。

听着多明戈气愤的诉说着,塔戈萨笑着按了按他的脑袋,说道:“好了,西人的思想,是我们难以理解的,也许你觉得愤怒,可是那些平民,寻求到了一个安心,他们就知足了,也不必太多介怀,没忘记我们今天的任务吧?”

“恩。”重重点了点头,多明戈看着塔戈萨,等待着塔戈萨的命令。

“多明戈,你的任务就是摧毁那些所谓的教堂,斩断艾尔文城与米迦兰帝国的联系,我们要在艾尔文造成一场空前的混乱,我想,为了这一天,你应该准备的非常充分了吧。”

“早就想这么做了,塔戈萨叔叔!”得到命令的多明戈显得非常有精神,他兴奋的笑道,“为了这一天,我已经准备了整整五年了。”

塔戈萨点了点头,继续道:“我会在这里等你,待我看到艾尔文火种被点燃的那一刻,便是我出手之时,到时候,带着你的朋友们,撤离艾尔文吧。”

“塔戈萨叔叔,你的意思是?”多明戈脸上一下子写满了担心,虽然志在报仇,但是要是对普通的平民下手,他还是于心不忍。

看出他想法的塔戈萨哈哈一笑,说道:“我怎么可能对普通平民下手,只不过到时候我怕局势变化,导致你们出不了城而已,毕竟艾尔文城只不过是一个开始。”

“我们的目的,就是让这个腐朽的国度,在我们奥兰的声威之下,颤抖!”

多明戈顺着山道滑了下去,得到了塔戈萨肯定的答复,此时的他可谓是激动夹杂着热血,对,这是战争,是我们奥兰对这个腐朽的国家的战争。

一到山脚,多明戈熟练的掏出了一张薄薄的面具敷在了脸上,这张面具,是请部族里最具权威的法师惊心打造的,为了潜伏在这个国家,就必须有西人的肤色,否则,按照奥兰人绿色的皮肤,肯定是无法渗透进西人的社会当中的。

敷上了面具的多明戈,浑身一抖,而这面具似乎是有生命一般,顺着他的皮肤开始了生长,只不过是数分钟时间,淡色的皮肤便完全掩盖了他那绿色的肌肤,此时的多明戈,看起来便和西尔托的普通人类,并没有任何区别。

不过施法完结后的他一下子坐倒在地上,他用力摇了摇脑袋,这种法术给他的身体带来了太大的负荷,特别是刚刚覆盖的时候,虽然只不过是一层皮肤,但是却压的他呼吸都有些困难,在强大的法术吸附力之下,多明戈只觉得浑身都难受。

不过难受归难受,这么多年来,他已经渐渐习惯了这种难受的感觉,信念支撑着他,不容许他在这个时刻有任何的迟疑,咬着牙站了起来,一边晃着昏昏的脑袋,他一边向着艾尔文城奔跑过去。

不得不说多明戈的耐力还是非常好的,纵然浑身难受,但是却没有拖累他的脚步,大概用了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他便来到了艾尔文城的门口。

“恩,多米尼克。”守城的士兵很仔细的检查了一下多明戈的身份,通过魔法印记,他们很快便确认了在米迦兰的户籍中,的确有多米尼克这样一个人。

“小伙子你可以进去了,最近外面乱的很,不知道刚多的那群婊子什么时候会出现偷袭,所以没事的话尽量呆在城里。”

士兵拍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

点了点头,恩了一声,多明戈便往城里走去,一边走,他一边窃喜,看来塔戈萨的突袭的确是非常到位,从目前的请报上来看,米迦兰方面还是一位艾尔文岗哨的袭击事件是刚多帝国的突袭,而在面对这样一个国家时,守备军,自然牢牢地守卫自己的城池作为第一要事。

不可能有人愚蠢到在两军交战时候放弃有优良防守能力的城池而去救援一个已经被摧毁的岗哨,而这样也造成了一个情报的真空期,在这两天的时间内,恐怕米迦兰的情报系统仅仅会表现在几名探查情况的探子身上了。

虽然过不了几天,当探子们发现,并没有军队行动的行迹,那时候,刚多帝国并没有入侵米迦兰的情报肯定可以传达到位,不过,这也是几天后的事情了,在这段真空期之间,足够他们的计划,顺利实施了。

“多米尼克!这里!这里!”拐角处,一个人招呼道,看到人影的多明戈现是一喜,低声唤道,“艾米!”

唤着那个人的名字,多明戈跑了过去,两人四周扫视了一下,迅速规避进了这条幽暗的小巷当中。

“艾米,准备的怎么样了?”一走进巷子,多明戈急匆匆的询问道。

这名叫艾米的小伙子虽然满脸的雀斑,不过从他的眼中不难发现,他的坚定,和那种成熟的气质。

他偏了偏头,说道:“具体的我们到卢森德大哥那里说吧,在这里不方便。”

点了点头,多明戈随着艾米拐进了一扇门。

“回来了?”小屋子里挤满了人,大家围坐着,当看到多明戈走进屋子的时候,大家都显得非常的兴奋。

“回来了。”多明戈拍了拍裤腿上的灰尘,一边答应道。

“怎么样?”

多明戈摇了摇头,神情非常的沉重。

看到多明戈的反应,坐在里面的一个汉子一下子跳了起来,他浑身颤抖着,拿起身边的一把刀便要冲出去。

身边的人看到他的反应连忙拉住了他,这名汉子浑身颤抖着,竟然是蹲了下去,独自呜咽起来。

气氛非常的沉重,悲伤的氛围笼罩了整个房间。

“虽然有这个觉悟,但是我万万想不到他们会在半路便下手。”坐在中间的一名中年男子长叹了一口气。

“我们既然反对教会,自然人人都抱有一颗必死的决心,弗朗德大叔不会白白丧命的,我们今天,便要给这该死的光明教会一个深刻的教训。”

“对!不能就这么算了!”

“该死的教会!”

“去他妈的光明神!”

大家都气愤的低喝着,愤怒像是野火一般燃进每个人的心中。

多明戈冷冷看着这一切,没有人看到,一抹笑容,从他的嘴角一划而过。

弗朗德大叔的确死了,可是杀死他的人并不是光明教会,而是他。不过他并没有做对不起良心的事情,因为弗朗德的确是该死。

那个道貌岸然的大叔,只不过是光明教会安插进他们这个组织的探子而已。

这个组织的名字叫做觉醒,意思便是一切看清真实的人,必将觉醒。在光明教会的教条压榨之下的人民们,有远见和眼光的人早就不堪忍受这种如同奴役般的生活,他们看清了光明教会的本质,试图反抗这腐朽的产物。

不过寥寥数人的力量如何能抵抗这千年历史的教会,在第一批先驱者以死亡而终结的时候,更多的人转为了地下活动。

正如那位伟大的先驱者普斯勒说过的那句话:“杀了一个我,还有千千万万个我,你们永远也无法遮蔽真理!”

在他最后的号召之下,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觉醒,到现在,觉醒已经成为了米迦兰最大的地下组织。

多明戈加入这个组织,是几年前的事情了,在种种的安排和计划之下,他很顺利的进入了觉醒,在一系列的谋划和救援活动中,他展现出的智慧也深得西北地区负责人卢森德的赏识。

可以这么说,多明戈现在已经是觉醒西北地区的半个负责人了。纵然进入的动机不纯,但是天性正义的他,还是对觉醒的作为感到无比赞赏,在他看来,如果所有的西人都想觉醒成员一般,那么奥兰人和西人,也就不会变成对立的状态了,两方完全可以坐到一张桌子边,商议要事。

也就不会有这样那样乱七八糟的战争了。

所以当他发现弗朗德的真正身份的时候,差点恨不得一刀宰了他而后快。

不过在这个时候,他接到了祖国奥兰传达到得信息。

很快的,便要配合塔戈萨的计划攻打米迦兰的首都了,这个夺走他父亲和伙伴生命的腐朽国度,终于要遭到报应了。

在狂喜之下,多明戈也开始了计划,为了配合塔戈萨的袭击,他准备在艾尔文制造一场混乱。

不得不说是在是上天都在助他,这个时候弗朗德准备报告上司他长时间卧底探查到的情报,准备将觉醒西北高层一网打尽,而造就注意到他的多明戈尾随其后,在他报告之前,将他制服。

没有一丝犹豫,多明戈直接宰了这个混蛋,将他的尸体抛入了滚滚河流当中。

顺着杀死弗朗德的势,他也将弗朗德的失踪推给了光明教会的审判所,光明教会的审判所是专门处决异教徒而设立的暴力机构,不知道有多少革命者都死在了他们血腥的屠刀之下。

这次的出门,多明戈的借口便是发现了弗朗德似乎要被移交到其他地方,因为塔戈萨的袭击,教会也变得有些惶恐,大批主教乘着夜幕秘密离开了艾尔文城,这完全与他们平时宣扬的永远和人民在一起的论调背道而驰。

当然知道就里的多明戈将计就计,为了催化觉醒和教会的矛盾而设了这样一个局,现在看起来,觉醒成员的反应和自己预计的完全没有差异。

“走吧,让这些混蛋知道我们的力量,让他们知道,我们不是任人宰割的羔羊!”中年人严肃的说着,他拔出了腰间的剑,插在了桌面上。

他看了看大家,每个人脸上都是坚定无比,都在看着他,等着他的命令。

他转头看向了多明戈,此时多明戈的表情悲愤无比,似乎随时准备要去拼命,他叹了一口气,这名少年,将来恐怕可以成为觉醒的希望,这次的活动,究竟要不要让他参加呢?

算了,到时候拼命保护好他就是了。

他低声唤道:“多米尼克,过来。”

“卢森德大哥,你下命令吧。”多明戈严肃而认真的说着,他知道,只要卢森德命令一下,那奥兰和米迦兰的战争号角,便会正式打响,到那个时候,塔戈萨将会降临到这座城的上空,给与这个腐朽的国家,一个沉重的打击。

“大家!”卢森德招了招手,大家顺势便安静下来,似乎猜到了什么,气氛一下子变得有些凝重。

“如果我死了,让多米尼克坐我的位置,让他带着大家,我相信我们一定能取得最后的胜利。”说着他右手在胸前比了一个十字,他轻吻了一下指尖,说道,“米迦兰万岁。”

“卢森德大哥!”多明戈显然被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了,按照他的想法,自己再怎么样出色,可是年龄资历放在那里,自己是无法坐上西北区负责人的位置的,所以第一时间,他便想表示异议。

“这是我最后的愿望。”卢森德重重按住了多明戈的肩膀,恳求道。

看着卢森德期待的眼神,本来到嘴边的话只能吞下去,只是看着卢森德的眼睛,重重的点着头。

“加油吧,多米尼克!”

“我们一定会取得最后的胜利的。”

作为革命者,每个人都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既然卢森德发话了,也就没有人会站出来反对,这是大家的默契,长年累月并肩战斗养成的默契。

而且对于多明戈,也就是他们心目中的多米尼克,大家还是报以肯定的态度,这件提议就这么定了下来。

“终于!终于到我们向腐朽亮剑的时候了!”一把扯掉了身上的风衣,卢森德露出了健壮的身躯,他将长剑别在腰间,高举拳头说道,”走吧!让我们并肩战斗吧!”

“是!”简短而明朗的答复,大家跟着卢森德,走出了那扇似乎摇摇欲坠的门,可是大家眼前看到的,是无比光明的未来。

“终于开始了吗?等了我好久啊。”没有人发现,没有人注意,队伍最后的那名矮小的男子,正满脸的笑容,那笑容……是狂热,不,那是疯子才可以拥有的笑容。而现在,这名男子正疯狂的低笑着,口中不住喃喃低语道:“计划开始了,计划终于开始了,乱起来吧,这片可恶的大陆,从现在开始,颠覆过来吧。”

“是时候轮到我们十二神将重新出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