蔑世录

第二十九章 无边,识海

混乱的战火已经开始燃烧,而另一边,雨辰和魔,此刻正在无边无际的识海中,他们就像没头的苍蝇一般乱走乱窜,似乎没个目的。

“我说雨辰,你不觉得我们这样很没意义吗?”魔很严肃的停下了脚步,他们不知道走了多久,在这片识海的空间之中,没有方向,没有位置,甚至没有时间,他已经记不清到底走了多久,只知道,很长,很长。

“怎么?”雨辰回头看了看魔,说实在的,在这片空间中,他完全感受不到一丝疲劳的感觉,所以对于时间来说确实是没有太过在意。

“你自己算算看,我们两个已经走了多久了?”魔看了看四周,无奈的问道。

“这个嘛……”雨辰点了点脑袋,想了想,说道,“如果在意识空间里的话,我们大概已经走了差不多一个月了吧?”

“还用我废话吗?”魔一屁股坐了下去,也不知道有什么着力的东西,却实实在在的坐下了。

事实上,在这片没有空间方位的识海之中,上下左右完全是一样的,整个人踏在虚空中,也没有关系。

完全的空间错位和时间错位吗?还是说,这里只不过是我内心遐想的世界呢?

雨辰环顾四周的景象,他好像抓到了一点东西,可是却模模糊糊,就像魔那张看不清的面容一般,似乎就在身边,却无法触及。

说道此,雨辰也干脆蹲了下去,他看了看似乎有些焦虑的魔,嘲笑道:“怎么?你也会感到不安吗?”

“废话!”魔低骂了一声,“你以为我是神吗?”

“的确。”

“…………”魔似乎被噎到了,老半天没挤出一个字。许久之后,他才灿灿说道,“别把我想的那么万能,要是我真的是神,也不会是现在这副模样了。”

他站了起来,看向远方,也不知道这一片混沌之中,有什么好看的,可是魔却看的出神了。

“不过,要是你能让我回到我真正的身体,我相信,就算是神,我也要将他斩在脚下。”

“他没有说谎……”雨辰仔细的观察着魔,他能感受到,魔说着句话时候,言语间透出的强烈自信,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雨辰却对魔自然而然的充满了敬意。

“不过他说的十年之约,不知道有几成可信。”看着魔,雨辰闭上了眼睛,默默思索着,“恐怕最多还有两年,他就能破开封印了吧,在那个时候,我的身体……”

他到不着急时间的问题,因为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再怎么想,也是没用的。再说从现在自己依然存在的情况来看,外界的时间并没有过太久才对。

“只希望不要再让拉达和曦儿担心了,快点走出这段识海才是正事。”

精神一定,雨辰睁开了眼睛,他看向魔,大声说道:“我一定会帮你找回你的身体,我有那种感觉。”

“什么时候你也相信感觉了呢?”魔贼贼的笑了笑,显然是不相信雨辰所说的话。

耸了耸肩,雨辰也不管魔的反应,说道:“好了,我们再走也是没用的了,在这片识海里,无尽的时空循环来看,我们就算是走上一万年,也是走不出去的了。”

“我也这么认为。”魔点了点头,顺势蹲了下来,问道,“那你的意思是说?”

“心的力量,就要靠心来打开。”雨辰笑着说道,言语之间却是透出了自信,“智印不在身边,恐怕只能由你来教我了。”

“如何调动心的力量,便是我需要知道的。”

就虚当日之时和自己说过的那一半话雨辰已经隐隐猜到了一些端倪,而从魔对自己识海的赞叹来看,恐怕当时虚给自己的力量,便是这无边无际的识海了吧。

虚给雨辰力量的时间,是在她将魔封印之后,由此也可以理解,为什么魔会这么惊讶,因为在之前魔控制的雨辰,完全没有如此巨大的识海来供他释放魔法。

魔法,便是容纳和释放,一切的细微动作都需要在识海内完成,这点在一路上的交谈之中,雨辰已经了解了很多,相对于雷戈萨的魔法白痴,眼前的魔简直是一个专门研究魔法的学者一般,任何深奥的知识从他口中叙述出来,也会显得更加容易理解。

两人目前的关系来说,雨辰很清楚一旦魔破开了虚的封印,恐怕第一件事就是占据自己的身体,不过这段时间之前,魔将和自己保持一段长时间的蜜月期。恐怕魔也乐得被自己利用,一方面魔根本不担心自己的力量能增长到何等的程度;另一方面,如果自己变得强大,那么找到真正魔的身体,将会越来越简单。

“既然如此,那么你想知道什么,都可以问,不过你可要仔细听好了,我只讲一遍。”魔沉吟了一下,说道。

点了点头,雨辰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开口问道:“我首先想知道,为什么会出现现在这样的情况。”

“斗气和魔力的冲突,也许便是造成这样情况的根本原因。”

“斗气和魔力?”

“没错!”魔打了个响指,继续说道,“但凡斗气,便是引导自身的力量,调动元素为自己战斗,而魔力,是依靠自己的精神力,来调动元素战斗;两者的共通点,都是调动元素,不过,正如我所说的,当强大的斗气和强大的精神力相互突然冲撞在一起的时候,两者之间因为不能很好的协调在一起,整个身体机能便会立刻陷入一个紊乱的状态。”

“这也就是我为什么当时会感到那么的痛苦吗?绿珍珠封印失效,斗气回归,一下子的融合,竟然会造成如此严重的后果。”

(如果我告诉你,你可能会死,这样你还要继续吗?)

虚当日话语的意义,雨辰也完全明白了,对于虚来说,当时她的打算便是扩展自己的识海,让自己获得力量,的确是可能会死啊。

“我知道了。”雨辰深深吸了一口气。

“怪不得这个世界上的人,不会贸然去修炼其他功法,对于他们来说,魔法师修炼斗气,和武者修炼魔法,都是一件很愚蠢的事情。”

“不但自身技艺难以精研,而且还会让体内能量失去平衡,让自己陷入危险,怪不得如此。”

“不错,所以,你知道你可以怎么出去了吗?”魔似笑非笑的看着雨辰,问道。

“不知道。”

“呃。”

“开玩笑,开玩笑。”看着魔无语的样子,雨辰大笑数声,他摆了摆手,说道。

“你这个可恶的小子。”

“好了。”笑过之后,气氛渐渐变得缓和了不少,之前那种压抑而沉闷的气氛也一扫而空,雨辰继续说道,“所以,让自己的魔法力提升到和自己斗气平衡的境界,便能从这里出去了,是这个意思吧。”

“凭你的智慧,猜到这点并不难,小子,那我便交给你,感知元素的基本方法吧,给我用心听着。”

……………………

……………………

识海内的修炼还在继续,而在艾尔文城,塔戈萨虽然离去,但是这里的混乱却是愈发加剧了,这全因一个人。

雷蒙德。

这名自称十二神将之一的男人,此时依然在疯狂的杀戮着。

“别过来,别过来!”大神官无力的挥舞着手中的锡杖,他身前的数名圣殿骑士,已经被这名怪物撕成了数片,此刻,那名怪物正一步一步靠近自己。

“求求你,别过来。”他哽咽着,一屁股摔倒在地上,眼见那名浴血的怪物依然一步不停的向自己靠近过来,他简直要崩溃了。

“不想死的话,其实很简单。”雷蒙德蹲了下去,他对着大神官龇了龇牙,此时,他的牙齿上沾满了鲜血和一些肉末状的东西,看上去简直是不可言状的恐怖。

“不要吃我!!”大神官被吓得屁滚尿流,连滚带爬的向后跑去。

“真麻烦,好想一把撕碎你。”雷蒙德撇了撇嘴,快步追了上去,一把按在那名大神官的肩上,将他牢牢定在了那里。

“给老子好好听着,你这个废物。”雷蒙德抽了那名神官一个嘴巴,恶狠狠地说道。

(要不是老大的吩咐,老子早就撕了你,那还和你那么多废话。)

“是!是!大人请说,有什么需要我做的事,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很简单,只需要你做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那就是顺着大势推一把就好了。”雷蒙德笑着说道,只不过那笑容开起来是在是太狰狞了。

“仅仅是帝国和兽人对立还不够,我需要圣教站在帝国这一边,所以,你知道该怎么做了。”

“您的意思是……”还想询问,可是那名大神官却惊讶的发现,刚刚还站在自己面前的煞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消失不见,只留下了地上那行触目惊心的血字——办事不力,碎尸万段。

神经质的用脚将哪行血字擦得无法辨认,大神官飞快的看了看左右,当发现没有人注意到这一切,他飞快的向外面跑去。

“乱吧!乱吧!爱怎么乱怎么乱吧!只要能保我一命,就让这个世界颠覆又何妨。”

他跑着,在他身后,那曾经辉煌的圣保罗大教堂,也开始燃烧起来,熊熊大火覆盖了这座华丽的高大建筑,烧焦的断木,噼噼啪啪摔落,镶金的玻璃,也被融碎,崩了一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