蔑世录

第十五章 罗曼与科布雷亚

总体来说,除了门庭的毁坏之外,房间之内,相对而言受到的影响应该算是非常少的,正因为如此,雨辰才得以将罗曼放到了那张充满了贵族气息的大**。

拉达撇了撇嘴,退到了雨辰身后,说实在的,她对罗曼的这种近乎庸俗的暴发户品味,实在不敢恭维。

自动过滤掉拉达的不屑,洪恩满脸感激的对着雨辰两人一再鞠躬,倒是弄得两人有点不好意思了。

雨辰摆了摆手,说道:“别的先放一放,找个医生来吧。”

洪恩连忙摇了摇头,说道:“不用不用,罗曼大人神通广大,只要睡一觉,什么伤势都能好过来的,先生不必太过担心。”

“咦?”说到这里,洪恩似乎发现了什么似的,他凑到雨辰身边,仔细的看着,不时推着那酒瓶般厚实的眼睛,不断咋着嘴。

“怎么?有什么不妥吗?”看到洪恩的奇特举动,拉达忍不住发问道。却不知,她的发问直接将洪恩引到了她身边,一样的动作,一样的上看下看,似乎在看一件艺术品,要将拉达从上到下看个仔细才肯作罢。

“干什么!”拉达轻轻一甩手,蹭的一下,洪恩便打着摆子,然后飞速转了几圈,坐倒在地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拉达气鼓鼓的准备再次发难,就在这时,洪恩大声喊道:“原来是你们啊!”

“哈?”拉达停下了手,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这名奇怪的男人。

“是你们啊,你们不就是那那那,那啥时候来着?”洪恩语无伦次,不过看得出,他非常高兴,“对不起,我实在是太激动了,你们不就是上次大姐头身边的那几个朋友吗?”

雨辰点了点头,而得到肯定答复的洪恩一下子跳了起来,一下子便握住了拉达的手,说道:“我啊!我!洪恩!”

“啪!”洪恩再次原地转了几个圈,一屁股坐倒在地上,这次看起来很长一会儿,他都没办法站起来了的样子。

不过这依然无法磨灭他的热情,他不住的指着自己的脸,说道:“我,洪恩,洪恩。”

“我知道你是洪恩。”雨辰揉了揉发酸的太阳穴,没好气的说道,“还是说,你现在才发现帮你的人是谁吗?”

洪恩猛的点了点头,但随即又摇了摇头,再点了点头,显得有些混乱,他苦笑道:“对不起对不起,今天的事情实在是太过复杂,你们肯回来帮助罗曼大人了吗?实在是苍天有眼,正义依然没有泯灭啊。”

(关正义屁事啊?)不住抹着头上的汗水,雨辰打起笑容说道:“罗曼大人又碰到什么麻烦了吗?”

“唉……”长长叹了一口气,似乎早就是在等这句话一般,洪恩便如机关枪似的啪啪啪开始了长篇史诗般的叙述。

不过任凭洪恩吹得天花乱坠,雨辰还是从中得知了一些比较正常的情报,具体来说,就是自从琳达离开莫雷格以后,少了大姐头的管制,罗曼和洪恩拉起人来愈发勤奋了,看洪恩得意洋洋的样子,恐怕两人从中捞到了非常多的好处。

可是不知为什么,最近一段时间,帝都多了非常多的高手,就像刚才那个男人一样,一不小心,便会惹到那样不知从何而来的高手,两人从此便过上了生不如死的生活,之前赚到的(骗到的)一些钱,也全都砸到了治疗伤势上面。

今天,洪恩看那个黑大汉颇为强力,想拉他来帮罗曼的忙,却没想到,罗曼和他两人一言不合,那黑大汉直接便提起罗曼摔了出来,这才发生了刚才那一幕。

“太过分了!”说到这里,洪恩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将我们的诚心当做不怀好意,这样糟糕的人,我这次是真的看走眼了,当初看起来多老实的一个汉子。”

专挑老实相的人骗吗?这些家伙。

雨辰哭笑不得的摆手止住了洪恩的继续发话,问道:“那么罗曼先生真的没问题吗?”

洪恩踟蹰了一下,他转头看了看罗曼,此时,罗曼的呼吸频率平稳了许多,面色也渐渐红润起来,这似乎给了他莫大的信心,转头便说道:“没问题,罗曼大人是全能的。”

“那我们就先不打扰了。”雨辰轻轻欠了一下身,拉起拉达的手,回头说道,“罗曼先生就交给你了,大概过几天我们会再次回来拜访的。”

也不给洪恩再多的表示,雨辰便拉着拉达走出了罗曼的家。

“真的没问题吗?就这么走了。”拉达担心的回头看了看罗曼的房间,背阴的街道,房间的阴影投下,妨碍了视线,房间内模糊一团,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这是必须的。”雨辰说道,“证实罗曼的能力,才能知道他到底有多少价值。”

“可是我刚才看你挺担心他的。”

“有吗?”雨辰回头对着拉达笑了笑,不知怎么的,看到雨辰这样的笑容,拉达的心,不自觉的微微一痛。

这是什么感觉,她看着雨辰略带寂寥的笑容,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我只是,很讨厌看到那样的情景而已。”

抬头望着蔚蓝色的天空,思绪,已经渐渐走远,眼前,似乎出现了一副场景,一个面无表情的少年,拨开了一群冰冷的家伙,走到中间。

那里躺着的,是几个受伤的人,鲜血流了一地,却没有任何人施以援手。

而当冰冷的少年为他们提供了帮助之后,被救回来的他们,竟然开始勒索这名少年。

人类是自私的生物。

曾经,辰对人类给出了这样的评价。

可什么才是真正的人类呢?辰曾经受过伤害,但是他不会觉得痛苦,因为他没有心,一次次施以援手的他,也仅仅是为了验证人性而已。

人性是矛盾的,直到最后,辰因为自己的结论陷入了反复循环的迷惘之中。

直到……

他有了心,有了属于自己的心。

刚才看到罗曼倒在地上,前世的记忆再次被唤醒,那深藏在骨髓之中的痛苦,在那一刻,被唤起了共鸣。

所以他才冲了过去。

轻轻的,拉达从后方环抱住了雨辰的腰,她将额顶在雨辰的背上,喃喃道:“雨辰,好温柔呢。”

“你不会觉得我很傻吧?”

“我喜欢这样的你。”

“有你在身边,实在是太好了。”

………………

………………

**瘫倒的男人一下子坐直了身子,他揉着略有些凹陷下去的胸口,嘟囔着:“该死的,修这扇门花了我好多钱呢,那只野蛮的猴子。”

眼看男人坐直了身子,一侧的洪恩惊喜无比,他语无伦次的说道:“罗曼大人,您没事了吗?您伤势不要紧了吧?不对,您是罗曼大人,这点一定难为不了你的。也不对,可是看您……”

洪恩吃惊的指了指罗曼的胸口,待罗曼坐了起来,他才看清,那一片整个都凹陷了下去,完全不像一个活人应该有的胸口,在印象之中,像这样的外伤,应该已经可以判定死亡了。

罗曼撇了撇嘴,说道:“别用常人的目光来看一个骄傲的贵族,洪恩,在你面前的人是最伟大的魔法师,罗曼·亚历克斯,这点伤根本算不了什么。”

洪恩便如小鸡啄米一般猛点着头,他递过一条毛巾。

接过毛巾摸了摸头上的尘土,罗曼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喝。”低喝一声,他浑身开始啪啪作响,只见那伤势,如同时光倒流一般飞速恢复着,断了的骨头一根根充实上去,身上的淤青,也消退,最后恢复完整。

“哼,恢复成这个样子,恐怕会出问题,还是再弄伤一些比较好吗?”一面自言自语,他转头,看到洪恩一脸惊讶的看着自己,显然对罗曼能治愈感到非常震惊。

罗曼挠了挠后脑勺,干笑道:“别这么看我啊,我知道花太多钱在医疗费用上实在是不明智的举动,可是释放这个魔法的话,很累啊。”

眼看洪恩还没反应过来,罗曼说道:“好了小子,别发呆了,我这身板,也只能使用这一招了,我的元素感知已经被完全封印,这一招是激发自身身体潜能加速细胞分裂,呃这么说你可能听不懂,不过是自身的一种特殊机能罢了。”

“现在,给我准备纸笔,那小子很对我胃口,那我就帮帮他好了。”

说着,罗曼挠了挠脑袋,苦笑着嘀咕道:“科尼赛格,真是个麻烦的组织,当初为什么会砸大价钱弄这么个组织呢?想不通啊,难道我有自虐倾向?”

既然闲暇下来,罗曼那边又生死不知,不如趁这段时间好好闲逛一番。莫雷格的巨大是一般人所不能体会的,单单是四个分化出来的主城区,要逐个游玩一番,大概都得花的数周时间。

从罗门家的庄园来到平民区,再转回,时间不知不觉便已经过去,眼看夕阳的余晖将整片街道渲染成一片红,两人手牵着手,来到了台道边,携手眺望。

远方的骑士之塔高耸入云,夕阳为他镀上了一层神圣般的金黄,不远处,一队出征的骑士列着整齐的阵势,缓缓开进。

两人并没有说话,只是彼此感觉着对方的气味和体温,安静而舒服。劳累了这么久,纵然来到了帝都,都难得闲暇,此刻的平静,实在是犹如恩赐一般,让人留恋不已。

“累吗?”

怜惜的拥着拉达,雨辰轻问道。

拉达摇了摇头,她侧脸看着雨辰,说道:“真正累的人是你吧,一直以来,你都没有闲下来过,你真的应该好好休息一会儿了。”

“这不就是么。”

雨辰望向前方,说道:“如果我估计没错的话,科尼赛格,恐怕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故,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是我不得不想,要是这件事情和我的伙伴们,和我的朋友们有关,那该怎么办。”

“阿姨那边一点音讯都没有,我没办法不考虑他们已经出了什么事,我真的不想这么想。”

雨辰将头埋在拉达肩上,说道:“我有点累,拉达,可是现在我还是不得不开始准备,科尼赛格变故后的一系列连锁反应,开始做最坏的打算。”

“拉达,我不想看到朋友们受到伤害。”

“有的事情,我们没办法阻止,对吗雨辰?”拉达轻启朱唇,轻声问道。

所以我们才需要力量,可是我的力量还不够。

雨辰是个清醒的人,纵然逼退了漫世虐孽,纵然已经拥有了强大的力量,但是他并不认为这样的力量便足以让他傲视整个世界。

藏龙卧虎,才是这个世界的真相,永远都不能掉以轻心,是强者世界生存的准则。想到这里,雨辰不禁笑道:“我有时候在想,与其让我做一个高手,受到人们的敬仰,我宁可去做一个蒙面人,将自己隐藏起来,在幕后运筹帷幄。”

“蒙面人?那是什么东西?”拉达疑惑的问道。

“哈哈哈,没什么,将自己脸蒙起来,不让对方看到自己的面目,在我们那里,这样的人叫蒙面人。”想起前生看过的武侠小说,高手碰到蒙面人的桥段,自己可谓是百看不厌,现在脱口而出,虽然有些不伦不类,但是也颇为符合实际。

看到拉达依然摸不着头脑的样子,雨辰连忙打岔道:“走吧,我们先回去吧,曦儿和贾米尔恐怕等得不耐烦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