蔑世录

第三十章 暗月 窥视者

事实上,场地的布置方面和两人完全没有任何关系,事实上,在科布雷亚的势力范围之下,寻找一些专门的人才是再简单不过情了,而且七天时间的布置,已经让整个会场的气氛表现得庄严而华丽,讲究大排场的人,一定非常满意这里的情况。

虽然雨辰觉得似乎有些浪费,毕竟最近财政有些拮据,不过在科布雷亚一干老家伙的说服下,他最终还是认可了这个方案。

时间,已经到了第七日。

天空稍微有点阴,不过照这个情况来说,雨似乎是下不下来的,时近中午,大批宾客陆陆续续赶到了。

“政治大腕,社会名流,科布雷亚的影响力依然是不容小视的呢。”隔着一道门帘窥视着外面的情况,雨辰笑道。

“别看了,别看了,过来试衣服。”缪焉急匆匆走过来,对着雨辰左比划一下,右比划一下,似乎哪捏不定主意似的。

雨辰觉得暗暗好笑,忙问道:“到底是什么啊?这么神神秘秘的?”

“礼服啦礼服,仪式时候穿的礼服。”缪焉挠了挠脑袋,一脸尴尬的看着雨辰,说道:“虽然款式有些奇怪,不过这是必须的,传统拉。”

“到底是什么样子的,给我看看吧,我对穿着没挑剔的……当然,这个不行,这个肯定不行。”雨辰话没说到一半,只见缪焉如同变戏法一样从身后拖出了一件衣服,而看到衣服的雨辰,当即义正严词的表示了拒绝。

其实这件衣服属于相当正经的类型,款式有点像过去那个时代曾经看到的唐装,很整齐的立领,可以想象穿上它的人一定会显得非常笔挺而有风度。

当然,如果不算上那件衣服背后那对诡异的翅膀状装饰物的话。

“这算是什么玩意儿啊。”雨辰耸拉着脸,弹了弹背后的装饰,那装饰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是什么金属啊?”雨辰问道,“整这些没用的东西干嘛?”

缪焉踟蹰了一下,这才说道:“这个……其实是一个抑魔的符文阵,只要在这个身边,百分之百的魔力,也只能释放出百分之十的力量而已,据说这是数代之前,由罗曼·亚历克斯亲自花费了一年时间打造的,使用了大量的抑制魔力的晶核和稀有金属,价值连城。”

“科尼赛格的话,有几个家族知道有这个东西?”

“其实,当初是以一个符文阵分成四份的,因为分割,而削弱了力量,否则,这就是一个完全版的禁魔符文,无论多么强大的法师,只要在这个符文周围影响的范围内,都会失去魔力的感应,从而无法释放魔法。”缪焉思索着,“好像是这个样子吧。”

“好像?”雨辰无奈的问道。

“嗯。”缪焉继续说道,“因为从来没有人将四份魔法阵聚集起来过,所以这个效果只不过是传说而已,事实上,因为当初科布雷亚作为四大家族的首领,得到的禁魔符文大概是二分之一左右,而其他三家获得的基本只有六分之一的样子,效果也差了许多。”

雨辰摆弄了一下衣服后面的那团金属,手感很轻,不过很结实。

“看起来应该不错。”雨辰运气了斗气,轻轻推在了那所谓的二分之一符文之上,只见那符文瞬间便将触碰到的斗气吞噬得干干净净。

“有吸收效果,果然呢,被当做防御品了嘛?科尼赛格的人还真是没有安全感呢。”

雨辰沉思了一下,看到雨辰不说话,缪焉连忙道:“这样,要不我先出去,你快点穿上它吧,再过一个小时,便是就职典礼了,到那个时候,你便是会长了。”

作为科尼赛格四大家族,其实整个家族的运作模式,和企业差不多,最高掌权人,明面上,四大家族只不过是四个大的商会而已,所以每一届领导人,都只是被称作会长而已。

表面上的生意虽然看起来兴旺无比,但其实上,那些都是帝国的产业,四大家族只不过是代为打理罢了,更多的,为了维持运作,地下交易便成为了获得资源的最佳途径。而作为帝国方面,面对这四位每年都将大笔钱送入自己怀中的管家,自然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黑暗世界,便是危险的代名词,而作为帝国的黑暗管家,四大家族的家主亦是一个风口浪尖的焦点,无论是自诩正义之士,或是利益有所冲突者,无不欲杀之而后快,这也就不难理解,这件衣服的来历了。

微微叹了口气,雨辰穿上了那件衣服。出乎意料的,质感及其的轻,雨辰几乎感觉不到它的存在,只是从自己的角度,可以清楚的看到自己周围渐渐浮现出数圈白色的符文,无声的旋转着。

“这就是禁魔符文吗?”雨辰微微一笑,双手轻轻一拉,一道黑芒如同闪电一般刷拉一声横扯过去,摩擦空气,发出了嗤嗤的爆鸣声。

“似乎,对煞气来说,完全没用呢。”雨辰轻轻一笑,“这下我好像觉得自己在欺负小孩子一样。”

当雨辰出现在会场前方,所有人都被他的冷冽的气质所惊到,穿着禁魔衣的雨辰,整个人华丽的有些夸张,背后的禁魔符文就像双翼一般,闪烁着夺目的光芒。

在所有人的注目之中,雨辰慢慢的走过了那条象征着权利的红地毯,向着前方的高台走去。

与会的人们都纷纷低下了头,地位高的,也摘下了脑子,或是行礼,以表示尊敬。

终于,雨辰走上了高台,在欢呼声中,接过了那根象征着科布雷亚家族权利的手杖,整个会场,都沸腾了。

“喂水鬼,你觉得那个人的实力怎样?”茂密的树荫,遮蔽了这条背向的河流,这里是帝都南北交贯的数条运河之中较小的一条,紧靠着会场,此时,一名男子坐在高高的树冠之上,下巴上留了一簇细细的山羊胡,头发也被编的一辫一辫的,他皮肤有些泛黑,正一脸兴致勃勃的眺望着不远处沸腾的会场。

“看不到人,不过感受不到什么威势,应该不是什么难对付的角色。”坐在下方的河堤上,另外一个身着细密皮甲的人说道,宽大的兜帽遮蔽住了他的面孔,声音隆隆的,似乎嗓子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般,让人听了就觉得浑身不舒服。

“噢,我可不这么认为呢,如果没猜错的话,这次我们要对付的,可不是个善茬呢。”山羊胡子依然是满脸兴奋,他张口笑道。

“那可真是个好消息,但愿我们运气不错,他不会选择这里回去,否则,杀了一个毫无反抗的家伙,对于我来说,简直是一种侮辱。”被称为水鬼的人隆隆说道。

“你啊。”挠了挠后脑勺,山羊胡子显得非常无奈的样子,“就是因为你这样,我们才老是赚不到什么钱,这次定金这么丰富,如果他选择这边,我倒是求之不得呢。”

“随便你了。”水鬼站了起来,掀开了头上的兜帽,露出了本来的面目。

那张脸上,布满了细细的鳞片,如果仅仅是如此倒也罢了,只是那双眼睛。

那双眼,居然被生生的缝到了一起,那种可怖的残忍,直令人作呕。

水鬼咧开了嘴巴,露出了一口尖尖的牙齿,完全不似人类的牙齿,倒更像是一把把小型的剃刀,散发出森森的寒气。

“那你就祈祷他不会那么令人感到无趣吧。”话音刚落,只听扑通一声,水面泛起了一丝涟漪,水鬼已经不见踪影。

此时在会场中心,雨辰开始了例行公事的发言。

“我的伙伴们。”雨辰表现的风度翩翩,那种亲和的气质,让所有人都觉得眼前一亮。

“我们科布雷亚家族,在陛下英明的领导之下,经历了百年的光辉岁月,近年来生意兴隆,也全亏各位朋友的支持。”接下来就是一些场面话了,作为雨辰,对这样的情况来说其实已经应付自如了,很轻松的,便将演讲的气氛调动了起来,明面之上的话语,也是说的人心服口服,只不过其中隐含的更深层面的意思,并没有被太多人知晓。

只不过是其他三大家族,才能听明白的暗语。

现在便组成了这样两句话。

“我来了。”

“你们得意的日子到头了。”

其他三大家族作为礼貌,也分别派遣了一位长老参加这次意识,至少是做给外人看,而刚刚,雨辰便用只有四大家族才能知晓的暗语将这两条信息发出去后,其他三家人的脸色都有些不好看。

他这是挑衅,**裸的挑衅。

这个乳臭未干的混小子。

不过,不明白这些的其他来宾,还是被雨辰精彩的致辞所折服,纷纷报以了热烈的掌声。碍于面子,其他三家的长老,也只好纷纷拍手以示庆贺。

接下来便是宴会阶段了,而对之前吃瘪感到愤怒的其他三家的长老,纷纷以身体不适而离开了会场。

眼看着那三个苍老的身影在一干簇拥之下越走越远,雨辰的嘴角,一抹难以抑制的笑意,一闪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