蔑世录

第十六章 集结的人们

翌日清晨,雨辰便起身出发,告别了伙伴,他独自一人径直来到了江卢所在的旅馆。

江卢显然也是恭候多时,早已经在门外等候,直接便将雨辰引入。

两人的对话并没有持续太久,或许两人都明白无谓的试探反而会耽误太多的时间,寥寥数语便将一切敲定下来。

计划以刚多帝国委托的方式传达,作为江卢当即便表示随雨辰一起启程,前往银龙的本据地,北部重镇戈尔摩,集结力量。

一路飞驰,留下副官阿比罗解决帝都事宜,江卢一身便捷,不过数日时间,两人便穿过了哈尔夫平原,进入了泰罗克丘陵段,只要穿过这里,便能到达北部森林的边缘地带,而戈尔摩,也就建立在那里。

纵马在雨辰身边,此时的他多了几许洗练的感觉,不复人前的维诺,雨辰每每无意的观察,都会发现这个年轻人似乎在进行着一系列有趣的呼吸调整。

“这便是你能保持住体能消耗的关键所在吗?”雨辰知道,骑马事实上非常消耗体力,如果江卢的确不懂任何武技和魔法,那么他必定有一套自己的特殊办法来保证自己的体力不至于流逝过快。

“不管怎么样,我们现在还是盟友,你就不要再试图窥探我这唯一的秘密了。”看着雨辰饶有兴致的看向自己,江卢嘲讽道。

“不,我只是想再和你确认一下我们此行的目的。”

拉了拉缰绳,将马靠过去了一些,雨辰笑着说道。

“保护那些王公大臣吗?真是项轻松的差事啊,真想不通,既然有最强者洛萨坐镇,你还在担心什么。”

“只是一种预感而已。”雨辰说道,“你不是也明白,这样的事件,你的敌人——恶魔佣兵团,不可能就这么干坐着,恐怕和我们一样,他们也被某个势力拉拢了吧。”

“好的好的,容我再重申一遍,银龙,或者说龙鹰,我并不希望他属于任何势力,我想你也清楚,这样会破坏佣兵系统的平衡,就像恶魔团一样,我不想让我一手建立起来的佣兵团变成军队的走狗。”

“整个社会体系之下,有所仪仗是必须的,当然,我不是说龙鹰要依附刚多帝国,但是在体制下的活动,会方便很多,我想你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好吧,我们不讨论这个问题。”

眼见江卢要开口反驳,雨辰连忙打住话题:“趁着现在就我们两人,和我说说你派出去的钉子搞到了些什么情报吧。”

两人纵马在山道上前行,前后空无一人,不过即便是如此,江卢还是小心的左顾右盼了一会儿,在确定整个范围内只有自己和雨辰两人二骑之后,方才开口道:“恶魔团比想象中的更难对付,似乎他们对依附他们的小佣兵团都不是很信任的样子,虽然每月定期的酬劳没有区别,但是交给他们的只是一些可有可无的小任务,别说是接触到核心部分,就是和恶魔团主力一起完成任务都不可能。”

“看来的确比想象中的难缠呢,那么,情报渠道方面……”

“这点你放心,我做事绝对有分寸,传达情报的队员,都被安排得很好。”

真是个不能小看的家伙。

雨辰眯起了眼睛,微微摇了摇头。他听得出江卢那阴狠的语气,恐怕传话的队员,已经因为各种看似不可抗拒的因素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吧,在佣兵世界里,死几个人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也正因为如此,江卢才有足够的自信,自己安排的钉子们不会被挖出来,这一手苦肉计可谓是一举多得,既能伺机窥探到情报,又能通过牺牲队员这样的筹码巩固钉子在恶魔团中的地位。

佣兵们,对于肯拼上性命的同行,从传统之中便带有一种莫名的尊敬,而这种尊敬,恐怕会将不断损失队员的银龙反叛团一步一步推向高处。

具体细节雨辰可以猜到几分,不过他并不想深究,这一切交给江卢的话,相信不会对自己的利益有太多损害。

“这次的指挥工作就完全交给你负责了,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眼见远方高低起伏的丘陵,那几座被渲染成紫罗兰颜色的丘陵,远远望去,是那么的美丽。

“穿过马丘比丘,便是戈尔摩城了,趁着我们还能如此简单轻松的对话。”雨辰似笑非笑的看着江卢,“你确定你的情报是准确无误的吗?”

“给你的情报,在玛姆拉我从七星的手中看到的,是属于刚多帝国皇家独有的通行令牌,只有近卫级别和王族才能使用的令牌,就连普通的贵族都是望尘莫及。”

“会不会是伪造的呢?”雨辰掏出了一枚令牌,晃了晃,随即收入怀中,“你说的令牌,我也有,前日从陛下的传令官那里收到的,我研究了一下,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除了几个加固的符文之外,伪造起来只要有足够的技术并不是那么困难。”

“这只是从你的思考上来说而已,对于普通人,简直是难如登天。”江卢咳嗽了几声,继续道,“当然,我并不是说七星是普通人,我也有猜测过,但是雨辰,你要明白一点,刚多皇家的令牌,是从来不外流的,纵然要伪造,也必须有样本才可以,否则,在鉴定的时候会产生纰漏。”

“也就是说最小的层面上考虑来说,皇族内部,应该有七星的内应。”

不由自主的扶了扶双眼之间,雨辰继续分析道:“最坏,或者说最好的情况,七星就是刚多帝国直属的机构吗?”

“喔喔?你对你的身份那么自信吗?”江卢哑然失笑道,“你的封赏说不定只是那个老头一时玩性大发而已,你要明白,作为一代雄主的泰瑞斯,不可能因为你一个人而改变什么的,我们现在的力量对于他来说,简直是和昆虫一般,随便怎么捏都可以捏死。”

“我当然明白这个道理,所以我从来都没考虑过多用刚多帝国的哪怕一枚金币,我不想和国家扯上太多关系,但是短时间内维持这样的情景是必须的。好在泰瑞斯现在也无心顾及我这样的存在。”

雨辰微笑道:“这才是我的优势,隐藏在背后总别现身人前有更多施展的余地,你不会不知道这样的道理。”

“哼。”冷冷一哼,江卢转过了脑袋。

又在试探我,难道想让我走到台前做他的代言者吗?他则独自一个人隐藏在背后,悠闲的看着一切的发展?开什么玩笑!

他猛地转回头盯着雨辰,一字一句的说道:“我只是个普通人,我绝对不会拿我的性命来开玩笑,我绝对不会走到台前!”

“我已经给你安排了一个恰当的傀儡,怎么用好他,是你的事情。”雨辰神色不变,说道。

“或许你说的不错,我们都不应该太过走到前面来,这样真的,很危险。”江卢似笑非笑的说着,猛地一夹腿,“驾!”

马匹开始飞奔起来,被甩到身后的雨辰微微耸肩,一扯缰绳,纵马跟了上去。

马丘比丘紫罗兰颜色的哈桑树花,迎风微绽,风吹落下花瓣,洒向天空,飘落如雪。

名为世界的车轮有条不紊的运转,眼看玛塔峰会的时日便要来到,各国的使团也是纷纷出发,八月末,玛塔,整个大陆的格局,恐怕将会从此被改写。

弱国依附强者,强者努力扩张自己的力量,以国家为单位,各种明争暗斗也是越来越激烈,暗流汹涌,整个大陆似乎都陷入了一股焦躁的情绪之中。

南部米迦兰

作为大陆第一大国,神之国度,米迦兰,今日从首都瑟拉罗斯,准备已久的使团正式出发了。

经过年初那场突袭的洗礼,整个瑟拉罗斯显得稍有些萧条,原本金黄色的城墙因为启动了国器瑟拉罗斯而变得一片灰暗,完全失去了众神之都曾经的光辉。

不过即便如此,身着袭袭白衣的少男少女们依然整齐的排列在道路两旁,高唱着圣歌,欢送着他们的英雄。

道路上已经铺满了五颜六色的花瓣,踩着花瓣缓缓开来的,便是这次要前往玛塔的使团。

作为会议的发起者,米迦兰在使团的规模上下足了功夫,足足一千五百人的团队,加上五百名圣职者,浩浩荡荡两千人。清一色的白色骏马配备,长长排开足足几千米的距离。

“我们的帝都啊……”骑在一匹纯白色的骏马之上,左侧第一位的那名金发青年看着四周灰暗的城墙,轻声感叹着,他那双海蓝色双眼,散发出深邃而智慧的魅力。

“不必为那场战耿耿于怀,我们对对手估计错误才导致了这样的失败,在此之后,不如多想想怎么样才能从这次会议之中夺回我们的荣耀才是正道。”

当先一骑,战马装点得华丽至极,纯白而高大的骏马额前,甚至戴上了一枚纯金打造的长角。

骑在马上之人,便是米迦兰军队最高指挥官,阿罗约将军,标志性的独眼光头造型,在整个大陆都非常著名,此时,听到身旁之人的呢喃,转头安慰道。

“可是阿罗约将军,如果不是我将五万塞拉罗守备调出,也不会使得瑟拉罗斯强行启动。”

“法瑞拉卿!”

阿罗约低声喝止了身后之人的继续说话,圣歌的高唱很恰好的盖过了两人的交谈,法瑞拉默然低下头去。

圣歌高唱着,歌颂着,信徒们虔诚的拜倒着,恭送着。

法瑞拉陷入了沉默。

他的心绪似乎再次回到了年初,那场近乎耻辱性的突击战。

当他自信满满的引着五万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帝都守备军到达告急的艾尔文,当他自以为将要和刚多帝国决一雌雄,从此改变大陆格局的走向。

结果等待着他的,只是一座被破坏得不成样子的城市,和一则令人无比震惊的情报。

所有的一切,只不过是叛乱组织策划的阴谋,而从侥幸生还的大神官口中,他才明白,这一切的一切,根本和什么刚多帝国,什么大陆势力,扯不上任何关系。

是兽人的阴谋。

带着五万部队,紧紧抓获了一名自己倒在路上的兽人,这简直是史上最大的笑话。

颜面问题倒是其次,但是当他明白自己大错特错的时候,为时已晚。

近千人的兽人部队突袭了帝都瑟拉罗斯,此时班师回营已经来不及了。

瑟拉罗斯空虚的守备完全无法抵抗凶猛无比的兽人铁骑,紧紧数小时,瑟拉罗斯的城门便被告破。

法瑞拉曾经以为,他会成为米迦兰历史上最大的罪人,成为大陆历史上最可笑的小丑。

眼见帝都便要告破,兽人逼近王座,米迦兰岌岌可危。

终于,教皇奥古斯通二十一世发布命令,启动瑟拉罗斯。

具体过程法瑞拉无从得知,他只知道,圣教对外宣称的:“在神的光辉降下,兽人纷纷跪倒虔诚的忏悔,然后自尽以洗刷自己沉重的罪孽。”纯属一派胡言。

不过即便如此,兽人们被全灭是不争的事实,而法瑞拉,则因为战略失误,被降了一级,扣了一年的俸禄。

在他看来,这点根本算不上任何惩罚。

不过在阿罗约将军的命令之下,他也只能接受这样的事实,教皇和陛下都没有再对这件事情有任何的表态,而军部也只能以“不是我军无能,是敌军太过狡猾。”来为这个事件画下了一个句点。

当然,作为法瑞拉本人,无法忍受自己的过失,只能以疯狂的工作和立功来赎罪,很顺利的,他仅仅用数月的时间,便再次爬到了当初的位置,在他努力的自荐之下,终于如愿以偿的成为了玛塔使团的一员,以他平民出身的身份来说,这简直是一个奇迹。

继续沉浸在回忆之中,不知不觉,已经开出了城门,瑟拉罗斯的大门休整工作已经完毕,基本上恢复了以往的情状。

美丽的雕塑,华丽的装点,传说中圣母的面庞的美丽而巨大浮雕,无一不向人宣告着这座城市超凡脱俗的地位。

“光明神啊,如果你真的存在的话,请保佑米迦兰吧,这次玛塔会议,一定要……”法瑞拉捏了捏拳头,喃喃低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