蔑世录

第二十三章 无间(一)

时日越来越近,科布雷亚方面,在雨辰的死令之下,各方人物纷纷携手合作,之前因为打压而失去的地盘都被迅速收整个七七八八,特别是卡斯通,他的掌控范围是被占据最严重的地段,可是在五家老之一的华博特被狙杀之后,整个占据自己地盘的势力迅速土崩瓦解了。

明眼人都察觉了这一切之间的猫腻,不过在大形势之下,大家都聪明的选择了闭嘴。有的时候,无知真的是一种福气。而在卡斯通依靠长久以来的准备和人脉作用,再加上其他几名家族掌控者的协助,迅速取回了立文省和耐布托亚的掌控权。

情势完全颠倒过来,帝都对此一系列事件保持了出乎预料的漠然,似乎这一切对于帝都来说,都是无关紧要的事情一般,在过程之中,大批平民被波及,一时间,似乎是回到了黑暗期,每日每夜的嗜血与喧嚣,伴随着的不安令人混乱。大批大批帮派人士火拼,平民叫苦不迭。

不过好在这场疯狂的反扑很快便宣告结束,几乎没有受到多少抵抗的科布雷亚家族很快掌控住了局面,刚多帝国似乎又回到了以往的休养生息的日子。

八月十日,科布雷亚高层收到了来自赛文博格的亲笔信,上面只有两个字。

“合作。”

“太可怕了,这个男人。”黑暗之中的声音有些颤抖,似乎是寒冷,只听到一阵细细刷刷的拉整衣物声。

“叮。”

一阵细微的响声响了起来,那声音的主人发出了一阵阵急促的呼吸,猛的扑到声音来源之处,抓起了那没散发着微弱红光的水晶,灌起力量。

银色的光芒照亮了黑暗的房间,在银光印衬下,贾米尔那张略带消瘦的面庞,脸色非常可怕。

“我是贾米尔。”他的声音有些颤抖。

“计划有变,贾米尔,生命本源的下落已经确认,现在需要你立刻携带拉达副王回到幻森。”

沉沉悠远的对面,那道深邃无比的声音,寒冷得不容置疑。

贾米尔费力的吞了一口口水,牙关有些颤抖:“你确定吗?真的已经确认了位置?”

“不要质疑长老会的情报系统,贾米尔长老,你应该很清楚这一点。”

贾米尔嘴角一下子抖动了一下,拉开了一个诡异的弧线:“没错,没错,没错。”

随即低沉的微笑起来,嚯嚯的笑声甚为可怖。

“呵呵呵呵。”

“我们是一体的,没错,我不是独自在面对那个怪物,他一定没考虑得到,不可能考虑到这样的变故,不可能考虑得到我真正的身份。”

“咚咚咚。”一连串敲门声响了起来,贾米尔吓得猛一大跳,连忙将手中的水晶收入怀中,而水晶的那头似乎也明白贾米尔所处的位置有多不便,也没有更多的声音从那边响起。

“贾米尔哥哥?”怯生生的,曦儿探进了一个头,她看不见东西,不过凭着她的聪明,也能嗅到几分气氛的诡异。

“贾米尔哥哥?”听不到贾米尔回应的她,连忙再次问道。

贾米尔呆了好久,他吞了吞口水,连忙应道:“曦儿,曦儿,我在这里。”

“喔。”曦儿调皮的吐了吐舌头,嘟嘟的跑进了房间,立在贾米尔跟前。

贾米尔微笑着刮了曦儿的鼻子一下,笑道:“怎么了曦儿,今天又想去哪儿了?”

曦儿脸一红,怯生生的说道:“贾米尔哥哥,今天带我去城南的几位奶奶家里吧,我之前说好了的,今天去听他们说话呢。”

“没问题。”贾米尔笑着摸了摸曦儿的头,说道,“等我换件衣服,便陪你一起去吧。”

“那说好了哦。”曦儿高兴的似乎马上就要跳起来一般。生怕贾米尔反悔似的,快步跑出了房间,已经熟悉四周的她,现在行动起来时越来越迅速了,没有一丝拖泥带水。

“渐渐能掌握气场了呢,这小妮子。”一边微微自言自语,一边微笑着摇了摇头,眼见曦儿掩起门,他面色瞬间阴沉下来,掏出水晶,他咬了咬牙,再次灌入力量。

“忘了问一个问题,你们准备如何处置雨辰和他妹妹两人呢?”

“这个不是你应该过问的问题,你的责任是将拉达副王完完整整的带回幻森,其他事情,你无须多问,明白吗?贾米尔长老。”

“我明白。”

而水晶那面的人似乎还为此不是非常放心,他再次发话道:“你应该明白你的位置,贾米尔长老,这次事成之后,精灵族腐朽万年的社会都将得到解放,而我们,也能真正的站到前台来,作为神的遗民,我们有权利,也有资格立在这个世界的顶端。”

“我明白。”再次答应,贾米尔拳头微微握了握,“我会尽快安排的,请长老会再给我一点时间,那个男人非常可怕,得查清一切后路没有任何问题之后,才能方便办事。”

久久的沉默,偶尔能听到对话的那边窸窸窣窣的嘈杂,似乎是在辩论,又似乎是在争吵什么。

直到十分钟之后,那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长老会商议之后认为,贾米尔长老你的建议很有道理,所以决定接受你的建议,不过,此事最迟必须在玛塔会议完成之前结束,留给我们的时间希望你有一个现实化的认识。”

“我明白了。”

“你有这个认识,长老会很欣慰。”言毕,水晶猛的爆开,化为粉末。

“原来,这一切是真的。”

………………

………………

贾米尔瞳孔瞬间收缩,他猛的回过头去,无比令他感到恐惧的,他最大的顾虑,不知什么时候起,已经立在他身后了。

拉达不可置信的盯着贾米尔的脸,连连摇着头,她一边指着贾米尔,一面后退着。

“你居然真的背叛了我们,如雨辰预料的一模一样,你真的背叛了我们。”

“拉达小姐……”

“闭嘴!”拉达几乎是嘶吼一般的喊道,被拉达的气势压迫,贾米尔后退两步,闭上了嘴巴,额头汗水滚落下来。

“你这个骗子!”

“拉达小姐……”

“够了!”

拉达脸色阴了下来,她盯着贾米尔的面庞,一字一句说道。

“做个了结吧,跟我来,不要打扰到曦儿。”

漠然的点了点头,拉达面色僵硬得可怕,言辞之言不容任何质疑,而贾米尔也选择了妥协。

托里斯塔随同队伍出行玛塔,家里唯一管事的不过是一名管家,而管家也知道两人对于托里斯塔的意义,对于几人的出入均是没有任何意见。

很轻松的,出了罗门家族的庄园,拉达也不含糊,直接拉着贾米尔拐入一条僻静的巷子,离开人群的视线。

“好了,贾米尔,近卫骑士先生,不,应该称你为贾米尔长老。”脸皮既然已经撕破,拉达也就不必再惺惺作态,开门见山的点出了贾米尔的身份,紧紧的盯着贾米尔的瞳。

没有留给贾米尔辩驳的余地,拉达继续说道:“你永远都不可能和他对抗,从你见到他开始,你就应该可以明白,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撼动他,他就是这样,所以,我才会对他言听计从,所以,我才会爱上他。”

“那么。”贾米尔冷冷的开口道,“我是什么时候被看穿的呢?”

“从一开始。”

一开始吗?贾米尔突然觉得心口一痛,嘴角咧开来,似笑非笑的道:“那么说,这一切来,拼命,将我当做伙伴,将后背交给我来保护,和我一起,和我一起。”

“都是假装的吗?!”突然大吼开来,就连拉达都被贾米尔的气势压退了一步。

“哼。”拉达冷哼一声,不置可否道,“他已经给了你足够的你会,可是你没有珍惜,从我和雨辰走出幻森的一刻开始,你已经进入了他的局之中。”

“未必吧。”贾米尔嘿嘿阴沉的笑了起来,“相比于我,恐怕你也不是那么被他信任吧,既然我都能被怀疑,那么作为副王的你!不是更应该被警惕吗!”

近乎是嘶吼,贾米尔猛的咳嗽了几声,一脸瞪着拉达。

“我和雨辰的关系,和你是完全不同的。”拉达叹了口气,看着犹如困兽一般的贾米尔,几乎是用同情的语气说道,“我和他,早就是一个人了,他一半生命,都是我的,既然如此,又何必分什么彼此呢?”

“荒谬!”贾米尔双手一合,剧烈的银光顺着手掌融合的部位猛的爆发出来,漫天的银茫笼罩开来,将整个天地隔开成一个独立的空间。

“银焰,天星*。”

随着话语的落下,那笼罩了整个空间的银茫瞬间暴散开来,犹如天上的星河,星星点点,密密麻麻,分布到了拉达周围。

贾米尔微微鞠躬,对向拉达,开口道:“拉达殿下,请你现在立刻跟随我回到幻森,给长老会一个交代。”

拉达向前踏出一步,她周身气势暴涨,扩散开来,和那天罗地网般的银茫隐隐形成了对抗之势。

“看来废话是不用再多说的了。”微皱着眉,拉达冷冰冰的说道,“既然你是因我而来的,那么就让我送你回去吧。”

“湮没,暗。”

就这么轻轻一挥手,整片地区都瞬间失去了任何光芒,就像天上的太阳被人摘走了一般,伸手不见五指。

“又是你最拿手的暗元素配合精神元素吗?”贾米尔嗤笑一声,“既然知道我的身份,你不会以为这样的手段我不会有任何应付措施吗?太小看我了。”

双手一合,淡淡启口。

“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