蔑世录

第二十四章 无间(二)

爆!

星芒瞬间从四面八方飞窜着轰落下来,整个空间内,瞬间变成了混沌一片。

由法术构成的黑暗瞬间被击溃,光线透了进来,贾米尔紧盯着爆炸扩散开的方向,一动不动,他的心脏噗通噗通的跳着,汗水不住滚落额头。

“从一开始,雨辰便觉得你有问题。”猛的一道道暗色的波动汹涌的从被烟尘之中喷薄而出,贾米尔连忙就地一滚,堪堪避开锋芒,即便如此,他肩上的一大块肌肉还是被刺啦一下撕开,鲜血顺着伤口汩汩淌下。

拉达拍着衣袖走了出来,漫天的烟尘让她此时看上去有些不堪,不过看来并没有受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你出现的时机,出现的理由都太过牵强,在他看来,一切不自然的背后必然有着一段不可告人的秘密。”说着,她紧了紧拳头,怒视着贾米尔道,“我竟然如此相信你,甚至不断为你辩护,雨辰说过,你不值得我费心,他曾经让我等待,等着看他揭开你的面具,我拒绝了。”

双手一合,以手掌为中心,空间一阵阵扭曲着,渐渐变成一片漆黑。

“湮没,黑暗吞噬。”启口,只在瞬间,黑暗的气息如同一张天网,猛的扩散开,从贾米尔头上罩了下去。

贾米尔抬头,试图用力量将其反弹回去,可是他发现,自己的力量瞬间便从那片黑暗之中穿透过去,直冲云霄,最终在天空爆炸开来。

帝都莫雷格的天空,放了一个大大的焰火。

“篷!!”

在力量爆炸的那一刹那,黑色的气息已经将贾米尔团团围住,圈在其中。

“黑暗吞噬之力,将会切断里面和外面的联系,形成一个独立的世界,你就在里面乖乖等雨辰回来处置你吧,精灵族的生命力足够你可以支持到他回来,而在这最后,在你听觉被屏蔽之前,我最后说一句。”

“你太让我失望了,贾米尔。”

“让你失望?开什么玩笑,哈哈哈。”被隔断在其中的贾米尔肆无忌惮的狂笑起来,似乎对于拉达的力量满不在乎一般。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拉达切断了里面和外面的联系,愤愤的低喝一句:“冥顽不灵的混账。”

“让你失望?我从一开始,就不是为了你而战的,也从来没觉得应该不让你失望,女人。”虽然察觉到被隔断了一切的联系,贾米尔依然将话说完,毕了,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微微一笑。

“就凭这样,也想困住我银焰贾米尔?太小看我了。”

深深吸了一口气,贾米尔闭上了双眼。

“就用我最强的力量一举击溃你吧,这力量,我已经压抑了太久了。”

缓缓睁眼,双眼之中,银光乍现,如同两颗最璀璨的星芒,绽出耀眼的光。

“银眼,焰之眼,我舍弃了永生之力换得的力量,今天,既然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我也不用再做隐瞒了。

”喃喃自语着,似乎还对此颇为得意,贾米尔嚯嚯笑了起来,“真是可笑啊,我一直想扮演好骑士的角色,才隐瞒住了最强的力量,也许我真的不适合骑士,不,也许我天生就是和骑士对立的。”

“只有在背叛之后,才能肆无忌惮的使出力量,这真的很悲哀。”

双手之间的火焰散开,握住,散开,握住。玩弄着火焰的他,面上露出了笑容。

我是法师,我一直都没有想过做骑士,我只是一个法师,仅此而已。

猛的将双手的火焰贯入地面,一波波巨大的银焰从接触地面的那一点爆发开来,爆发,爆发,爆发,两束火焰聚成的喷泉,汹涌灌入地面,然后被反弹出来。

“区区黑暗吞噬!”

双手撤开,以自身为中心,一道巨大的法阵迅速向四面八方扩散开来,当法阵碰撞在黑暗吞噬形成的隔断壁之上,瞬间燃烧成为银色的火焰,顺着隔膜扩散到四面八方。

“好强。”拉达猛的后退一步,惊讶的望着开始膨胀的黑色球体,这种情形她并不陌生,这是敌人试图在内用力量强行将隔断撑破的手段。

双手一合,一分,拉达跃上一步,猛的摁在黑暗吞噬的球体隔断之上。

球体的表面已经热得烫手,虽然不知道里面的具体情形,不过照这样下去,整个隔断被破开也只是时间问题了。

“湮没,黑暗之盾。”复杂生涩的符文顺着双手环绕延展而出,布满了整个球体,拉达双手再次一摁,那些复杂的符文一下子镶嵌进了球体之中,方才因为力量扩散而撑得几乎要破裂的黑暗球体,瞬间再次平静了不少。

“好家伙。”贾米尔笑骂道,手上动作丝毫没有停顿,结着复杂的印记,不断在周围的地面刻印下图样。

“居然用黑暗之盾的反膜来试图吞噬内部爆发开的力量,不得不说拉达进步了太多太多,以前的她,断然不会使用这样高级的手段的。”

似乎是自满,又似乎在嘲笑拉达的无用功,贾米尔中指点在了魔法阵中央。

“可是,这也太小看我了。”灿烂一笑,贾米尔大吼一声,浑身爆成了一团银色的火焰。

“降临吧!漫世虐孽!!”

………………

………………

地面剧烈的震动起来,整个帝都,都感觉到了震感,而以帝都东部的震动最为强烈,甚至有质量不稳的楼房开始颤抖,甚至倒塌下去。

轰轰轰轰,一片废墟呈辐射状的倒开,以其为中心,狼籍一片。

“喝!”

罗门家内,白发苍苍的老管家扯开了身上合体的燕尾服,双手轻轻一撑,他浑身肌肉瞬间轧出一条条蓬勃有力的肌肉,和他看似瘦弱的身躯完全不成比例。

就在他力量扩散开,罗门家内的震动也瞬间停止了,他撑开一层保护网,将整座庄园罩在其中。

久久之后,震动散开,他拍了拍沾满了尘土的手,咳嗽了几声。

“爷爷你没事吧。”感受到力量爆发的曦儿踮着脚走了过来,担心的问道。

凭着气息,她依稀能辨认出对方的身份,作为日常非常照顾她的老管家,也是熟悉不过。

老管家咳嗽了一声,摆了摆手,笑道:“让曦儿小姐担心了,我这把老骨头太久没锻炼了,曦儿小姐还没用午茶吧?我这就去准备准备。”

说完,他躬着身子向侧室走去,曦儿连忙跑过去拉着他说道:“不用费心了爷爷,我没事的,只是贾米尔大哥和拉达姐姐都不在了,我有点担心,您能帮我找找他们吗?”

老管家溺爱的摸了摸曦儿的头,笑道:“好孩子,你姐姐和哥哥都没事的,刚才出去,相比是为了给你一个惊喜而准备好玩的东西了吧,你乖乖的,爷爷给你准备午茶吧。”

“嗯!”曦儿连连点头,面上泛起幸福的光彩。

………………

………………

罗门家庄园外不远处。

城东豪门贵族聚集,如罗门家老管家这样的高手也是层出不穷,各自都依靠力量压制住了震动,各家纷纷派出了数名精锐,奔赴事发当场,想一探究竟。

当他们赶到的时候,令他们惊讶的是,似乎已经有人先他们一步立在那里了,一位,不,是两位,其中一位似乎受了不轻的伤,浑身鲜血流淌开来,倒在地上,不知是生是死。

而另一位看起来相对于地上躺的好了一些,不过也是浑身上下沾了不少血,也不知道是她的,还是地上那人的。

几人围拢,警惕的看着中央的两人,没有得到下一步确认之前,他们是不敢贸然出手的。

“凶手。”中央立着的那名女性开口了,甜甜糯糯的声音有些虚弱,显得非常伤心。

“凶手向西边跑了,各位请帮忙追捕一下,我要照顾我的同伴。”

说着,她转回头来,赶来的人们纷纷倒吸几口凉气,此人的身份,便是如今帝都大红大紫的四人众之一,作为王侯贵族的贴身人员,他们自然也识得这几幅面孔。以被封王族之姓氏以及永久爵位的几人,在帝都绝对是了不得的新势力。

高手们纷纷放下了手中的武器,礼貌的行礼,并询问是否有需要帮忙的地方。

“放心。”拉达的声音显得有些疲惫,她倦着身子,微微抱住地上男子的身子,露出的半抹酥胸炫目得令人心慌,“我照顾他就好,各位大哥请务必抓住凶手,小女子在此拜托各位了。”

“拉达子爵请放心,吾等几分必然拼上性命,势保帝都平安。”

“有劳大家了。”眼见几名高手如同吃了**般的兴奋,拉达嫣然一笑,这不笑还好,一笑几乎将几人的魂儿都给勾走了一般,那几位高手,也只是如此,便迷迷糊糊的提身而去,再也不敢多看一眼。

地上的贾米尔,浑身手脚被轰得扭成了一个奇特的角度,浑身浴血的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明明已经使出了压倒性的力量,眼看就要捕捉到拉达,为什么眼前的拉达,突然像换了个人似的,自己的力量在她面前,居然瞬间成为了小儿的把戏一般,所有力量凝聚而成的巨兽漫世虐孽,也被轻轻一握,就这么被捏碎了。

一切实在发展得太过匪夷所思,还在他呆滞的时候,一股股大到莫名其妙的力量轰然而至,瞬间便将他击倒,再也无法站起来了。

拉达一步步走了过去,表情冰冷得犹如死灰,她一把握住贾米尔的下巴,将他的头提高了一些,以便和他四目对望。

开口,不负之前的魅惑之色,只剩下犹如漆黑深渊般的冰冷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