蔑世录

第三十二章 江卢,局与局

菲力在发疯,或许他这辈子一直在发疯,不过这是他第一次赌上自己的命,回头看这边的银龙,也没有按照原定计划进入内城与刚多方汇合,而是采取了迂回的路线,绕到了血肉巨兽的后方。

“计划是死的,人是活得。”江卢一直在对自己重复着这句话,此刻在这条小巷之中,银龙的团员们看着自己的首领,这名没有一点力量的首领,长期以来却是他一只支持着这个团队,银龙是他的,也因为他,大家才走到了一起,组成了这个大家庭。

他就是家长。

“我们的任务是帮助顺利将刚多帝国推到大陆第一,现在的情况,洛萨不会出手,因为在他身边的人是埃辛诺达斯;同样的,圆桌骑士也不会出手;各国的强者都有自己的任务,现在,唯一能驱逐这头怪物的,只有我们佣兵了。”

江卢娓娓道来,语气波澜不惊:“这头巨兽是为了吸引人眼球而被放在这里的,这点我和雨辰已经达成了共识,现在,雨辰前往沟通,而我们,必须在这之前为他造势!这不单单是为了刚多帝国,更是为了我们银龙,如果这次成功!我们银龙将会成为大陆第一,真真实实的公认第一佣兵团。”

“我们要射出第一箭!对怪物反抗的第一箭,这是一个态度,更是一个讯号,我知道,这段时间大家被恶魔团打压得很厉害,心里都憋了一团火,现在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大家还记得第二团团长菲力吗?”

“那个懦夫!”

“该死的!”

下属们顿时骂成一片,看来大家对背叛者的态度是一致的厌恶。

江卢摆了摆手,将喧嚣压了下去,他继续说道:“现在告诉大家一个非常重要消息!菲力是为了我们银龙,忍辱负重进入恶魔团的卧底!现在,他已经搜集到了足够的证据,证明恶魔团的恶行,就在今天,我们用一场酣畅淋漓的胜利,来迎接我们的英雄回归吧!”

“银龙不朽!”

“第一团团长拉芬克雷斯特听我的命令!”江卢喝道。

“是首领!”拉芬克雷斯特第一次扯下了他的斗篷,他身上缠了一层厚厚的绷带,两柄弯刀别在腰间,泛着森森寒光。

“第一团分两路,展开鹤翼阵,合围巨兽!”

“第二团鱼鳞阵迅速包围巨兽,然后展开方圆阵,组成第一道防线,之后,就靠大家了!必须在最短时间之内将它轰杀!”

短暂简洁的布置,简单明了,而团员们早已习惯这样的安排,大喊一声,纷纷按照次序冲了出去。

“就交给他们吧阿比罗。”对着身边的副官说了一声,江卢摸了摸鼻尖。

“老板,你决定了吗?”阿比罗恭敬的问道。

“我已经决定了阿比罗,长时间处在这个风口浪尖,已经很危险了,我的理想并不仅仅在此,你应该知道。”

“变革这个世界,佣兵只是第一步而已,老板,我会追随你的。”阿比罗点了点头,说道,“可是老板,你就不担心恶魔团会从中作梗吗?按照我们对他们的理解,他们最擅长的就是在其他人快要成功的时候杀出,夺取胜利果实,这样卑鄙的一个团队,不得不防。”

“放心吧阿比罗,一切自有定夺,恶魔团虽然卑鄙,但也清楚,那个东西不是我们能够抗衡的,他们在等,在等一个个不怕死的团队送上前去,削弱巨兽的实力,然后一举将其击溃,奠定大陆第一的位置。”

“那您为什么……”阿比罗心头一惊,江卢这么说的话,莫不是要将队员们推入火坑呢?

“听我说阿比罗,恶魔团这么想,其他佣兵团也在这么想,没有人愿意开第一炮,那么这第一个出手的人就至关重要,就算不成功,也会起到一个催化的作用,我想,恶魔团早就忍不住了,不过他们所谓的本队是不会出手的,派出来的,就只有一群炮灰了。”

江卢继续说道:“我们知道,菲力在恶魔团之中一直无法打入内部核心,不是因为他的能力不够,而是因为恶魔团压根就没有打算相信从银龙出去的人,他们的团长是一个聪明人,自然不会上这样的当,现在,他必定会被当做炮灰部队派出,恶魔团也想藉此消磨我们的实力。”

“现在我们需要赌的只有一点,赌我们是否会在雨辰搬到救兵之前消耗太多,这是最关键的,如果在出现重大伤亡之前雨辰的救兵来到,我们就赢了,反之,就算杀死了这头巨兽,我们银龙也会直接从一流团队中被除名。”

江卢笑了:“我讨厌赌,不过我很支持雨辰的概率论,只要超过百分之五十的胜率,就必须赌!否则永远也得不到想要的东西!”

江卢将命交给了雨辰,此刻的城南,雨辰已经将扑上来的敌人斩落脚下,干脆利落。

雷蒙德甚至没有做出太好的反抗动作,便已经身中了数十剑,而每一剑穿刺之后附着的煞气,都在一点点消磨着他放抗的欲望。

雨辰很干脆的一剑顺着心脏斜刺了进去,确定对方已经断绝了生机,再也没有停留,迅速消失在夜幕之中。

克雷斯斑早已不知所踪,不知这个逆世巨头将会做出何等疯狂的事情,雨辰并不知道克雷斯斑的身份,他只知道,今天结下的这个梁子,恐怕不会那么好摆平了。

不过这都是之后才容得考虑的事情,当下还是要完成之前定下的计划,请洛萨出山!

灌注煞气提高的身体素质让他对力量的掌控力更上了一个阶层,飞速移动到护城河边,脚下一踏,煞气爆发出来,整个人直接弹了出去,数十米的宽度就这么轻轻一跃而至,完全没有一点元素之力帮忙,而是实打实的肉体力量。

自从上次融会贯通精神力量之后,似乎身体素质也有长足的进步。雨辰思索着,脚下一刻不停,判断方向,迅速穿插在街道之中,倒似是熟悉无比。

“按照规划的话,最多能坚持十五分钟就已经是极限了,十五到二十分钟,最多二十分钟之后便会有伤亡出现,而我现在,只有十分钟时间了!”

冲过街角,雨辰正好撞上了一群撤退的城防军,这些养尊处优的贵族军队,对付巨兽没办法,对付普通人却有一套,此时看到雨辰这位鬼鬼祟祟的夜行者,自然提高了警惕,当先一名随即大喝道:“什么人?停下来,接受我们的检查!”

“该死的白痴!”雨辰眼中寒光一闪而过,脚下一踏,速度骤然提高,之间一道残影留在当场,雨辰已经闪到那人身后。

出剑,收剑,快速,利落,一条人命瞬间便被收割。

如法炮制,几个起落之后,这群飞扬跋扈的城防军就变成了一堆尸体,轻巧的收剑,雨辰身上甚至没有渐到一点鲜血。

“还有八分钟!”雨辰看着远方灯火通明的那两座一高一矮的高塔型建筑,那是玛塔的著名酒店哈芬双子,全大陆规格最高的酒店之一,埃辛一行就被安排在那里。

雨辰飞速翻了一下随身的腰包,掏出一枚墨绿色的水晶,这是埃辛交给他的传话水晶,雨辰提速,灌入力量,试图与埃辛取得联系。

埃辛在酒店之中如坐针毡,远方喊杀声此起彼伏,不用脑子想也知道发生了什么变故,洛萨依然端坐正中,闭目不动,不知在想些什么。

“洛萨大人,如果现在不出手的话,不知还会发生什么事情,到时候不单单是我们无法立威,整个玛塔峰会的威严都会一扫涂地。”埃辛诚恳地对洛萨说道,在洛萨面前,他更像一个晚辈,他做不到如同兄长一般的平等交流,在他的心中,洛萨便是近似神的存在。

“埃辛,稍安勿躁,时机还未到,现在我如果贸然离开的话,下面的那群家伙就会逮到机会,如果你受到任何损伤,到时候别说是掌控局面,恐怕还没开完会,整个人类社会都会动荡起来,这不是我和你哥哥希望看到的。”

“那么这样看着这些无辜的人……”埃辛激动的发言还未完毕,便觉得口袋里的一枚水晶发出了热量,他连忙将其掏出,发现这是留给雨辰的水晶,心情一下激动起来,连忙打通联系,急切的询问起来。

“雨辰兄弟!没事吧!外面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埃辛大哥,在这里说不清楚,告诉我!你现在的方位!”

埃辛没有迟疑,立即说道:“我在哈芬酒店双子主楼第三十一层的位置,面朝南,3131号房间!”

“好的!”雨辰应了一声,此刻他已经来到了双子主楼的楼底。

在大厅,全副武装的卫兵预示着的是繁琐无比的检查手续,现在他可没有任何时间耽误,因为留给他的时间,也只剩下五分钟了。

“我来了!离开窗户范围!”雨辰挂断了通讯,整个人一压身,猛地就地弹起,顺着双子主塔建筑的切线,直冲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