蔑世录

第四十章 戒律教典!雨辰之力!(三)

雨辰正在尝试,如果计划的力量获得了成功,就意味着他真正打破了关于力量的平衡,一旦让他精神力高于对方,就能控制对方,让对方沦为自己的奴隶。

想想看吧,一支纯粹高阶强者组成的死士部队,甚至通过控制君王来控制一个国家,这就是这种力量的恐怖所在。

不过一切都是理论,虽然控制了米罗,但是还是因为米罗先将雨辰的精神吸入了自己的识海之中所造成的结果,雨辰还没有通过外部接触而控制一个人,现在,他尝试着将精神力一点点由煞气包裹着输送如米罗的大脑,这是一个需要高度集中,精密而复杂的过程,纵然是雨辰对自己充满信心,还是已经满头大汗。

大脑是人类最精密而软弱的器官,没有任何地方比大脑更为脆弱,雨辰此时小心翼翼将煞气平稳的逆转,慢慢扩散开来。

他知道稍有不慎,眼前的男人恐怕会立即暴毙,就算不死,也将成为一个没有思想的废物。

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他想要的是一个完完全全被自己改造思想之后听命于自己的人。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黑暗的走廊静悄悄的,方才的骚乱声渐渐转弱,显然受到了合理的压制。

洛萨应该已经掌控了整个大局,房间内的埃辛不能移动,铁卫们守护埃辛,于是仅仅一墙之隔的这条走廊成为了整个玛塔最为安静和不为人注意的地方。

终于,雨辰撤回了手,他的内衫已经完全被汗水浸透,他甚至觉得,就算是一路鏖战,到费尽心力进行斩首,一切的一切加起来,都没有刚才这一下累人。定了定神,雨辰开始检查自己的成果。

坐在地上的米罗双目紧闭,气息若有若无,雨辰将其从地上提起来,然后试图将其身上的激发出来,煞气对敌不死不休,却对自身有着不错的治疗效果,这在多次战斗之中已经得到了验证。很容易便引导出了那股力量,米罗身上的伤完全是由自己催发力量而造成的,此时在煞气流转之下,本就不重的伤开始愈合。

缓缓睁开眼睛,那双眼睛依然是空洞无神,眼见如此,雨辰松了一口气。

成功了吗?

雨辰想要做一个验证,于是便问道:“能听见吗?”

米罗点了点头。

“告诉我关于黑暗教廷的一切吧。”雨辰问的是黑暗教廷最为忌讳的事情,黑暗教士就算受到无尽残忍的折磨,都不会透露的秘密,如果现在米罗将一切托出,不但获得了许多有意义的情报,更意味着实验成功。

“黑暗教廷是……光明的存在。”米罗开口了,一句一顿,似乎在整理着思路。雨辰也不做打扰,就在一旁听着,慢慢咀嚼其中意味。

“我们的神就是他们的神,神就是神,黑暗与光明本就是一体的……”米罗语气渐渐连贯起来,“我们的主人,就是……”

话还没说完,米罗突然爆起!

他双手猛地朝雨辰脖子掐了过去,迅捷如灵豹,眼神也恢复了几许清明之色。

不过好在雨辰也不是没有防备这样的情况,他轻描淡写的一挥手,收手,随着一道幽兰色的光芒划过,两只手扑通扑通落在地上,鲜血横流。

手是米罗的,此时的他,依然保持着扑过来的姿势,怎想,两只手已经不翼而飞。

随即惨叫起来,凄厉的惨叫在走廊里显得那么刺耳,连雨辰都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米罗痛苦的摔倒在地面,开始挣扎,他的身体开始抽搐,抖动,血沫顺着眼角渗了出来,再猛的抽搐了几下,便没了声息。

雨辰叹了一口气,米罗此人的精神强大远超自己想象,不愧为教廷派出狙击洛萨的强者,就算在那样的情况下都能进行反击,不过强行催动力量的他却也引爆了在他大脑周围平稳运转的煞气,两种力量一旦失去平衡便会变成一方倾轧的局面,现在,米罗的大脑已经被炸成一团稀烂,自然是死得不能再死了。

“从外部果然是不行的吗?”雨辰半蹲下去,为米罗和上了双眼,这名对手给了自己太多惊喜,太多启发,就算是雨辰如何冷酷,也不由对其生出了几许敬佩之心。粗略翻了翻尸首,确定没有什么利益可图,雨辰转身往埃辛的房间走去,事情已了,再多的也不是在玛塔能够完成的了,雨辰索性不想这一切,将眼光放在时局之中,刺杀失败也就意味着其他国家彻底在玛塔峰会之上失去了主角的可能,刚多必定一家独大,全新的大陆格局已成。

时间已经过了午夜,今夜的玛塔注定不眠,太多事情需要规划,太多计划需要重做,这会是一个繁忙之夜。

雨辰敲响了埃辛的门,得到验证之后随即进入其中,刺客全灭的当下,他是应该找个地方,好好休息一下了。

事件就这么落下了帷幕,最后袭击者很“自然”的被归到了兽人的头上。人人都知道谁是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不过谁都没有点明,特别是当米迦兰放低姿态,为刚多马首是瞻之后,所有反对的言论瞬间被熄灭。

洛萨在外人面前出手了,上一次虽然出手,毕竟相距太远,没有亲见,威慑力远远没有这次来的强烈,眼看玛塔精良的城防军被纸一样的撕碎,眼见大陆最精锐的佣兵被打得屁滚尿流,而洛萨只是轻描淡写的出手,便将一切归于尘土,一人之力,可以敌国。

议程在一片平和之中落下了帷幕,最后,以刚多帝国起草,一百三十一国参与修正的玛塔条约正式签订,大会以一百三十国赞成,一国弃权的超高票数通过决议,定下了进攻之日。

全人类共同备战,将在来年三月……也就是半年之后集结联合军,出征扎姆雷塔!

人类正式向兽人宣战!

军队将采取统一管理模式,由哈兰以及玛塔牵头,每国得到的名额不等,其中,刚多帝国以十人的巨大参议人数遥遥领先于其他各国,注定将成为焦点。

而就在刚多帝国已经如日中天之时,大陆北部十三个中立国家突然一同宣布支持刚多帝国,直到此时大部分人才发现,这些国家不知不觉之间,已经换了执政者,其中以埃拉特国政变最为令人震惊,由哈兰毕业的埃拉特皇子——莫比斯·布雷特曼迅速上位,接管了这个国家的一切政权,并颁布新法,宣告着以比甘尼斯·冯·布雷特曼三世执政的埃拉特中立时代已经结束,再加上埃拉特方面宣布,将开通数条*刚多帝国的黑金运送枢纽,很明确的表达了埃拉特的态度。

至于埃拉特原本的皇帝,比甘尼斯·冯·布雷特曼三世,出了圣教方面因为宗教所属关系而要求交涉之外,基本没有人关心他的下落了。

八月……

玛塔峰会结束。

各国使团开始返程,会议的结果早已通过各种渠道传遍了大陆,各国开始积极备战,准备迎接来年战争的来临。

至于佣兵方面,菲力很幸运的活了下来,虽然受到了很严重的伤,却不致命,不知是否是因为两名刺客一时手软的关系,两道恰恰都擦着心脏附近穿过,皆没有伤到什么关键器官,这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

此役之后,银龙佣兵团因为洛萨的一句“你们是真正的英雄”而被推倒了一个无比崇高的位置,各种光环笼罩之下,让银龙业务大增,声明其下,许多受到恶魔团欺压的小佣兵团纷纷投效,规模仅仅在玛塔一个月之间便翻了一倍之多。

此消彼长,恶魔佣兵团的恶劣事迹被曝光之后,业务量急剧缩水,佣兵总会发出命令,要求恶魔佣兵团团长前往哈芬布勒接受调查,并暂时停止对恶魔团的法律援助与政治支持。

皆大欢喜。

就在这个时候,银龙佣兵团向佣兵总会提交了一项关于重组的说明,在各方面势力的关照之下,很快便被通过,一只新的佣兵团——龙鹰,被组建起来。

作为银龙的团长,江卢正式宣布退居二线,新的团长由在玛塔一役中大放异彩的菲力担任。

此时……在回归莫雷格的路上。

宽阔的道路显得有些空荡,三个人的小队伍缓缓在路上开进着,江卢与雨辰并驾而行,紧跟在他们身后的,是江卢的副官阿比罗,江卢宣布退居二线之后,这名副官很自然的追逐着江卢的脚步离开,没有人对此感到意外。

雨辰很不情愿的被安了一个顾问的头衔,按照江卢的说法,两人之中始终要有一人保持对龙鹰的影响,才能不至于内部出现什么问题,好在这顾问只是一个虚职,仅仅是团长的一个特权,提供一个对外咨询的渠道。

当然,作为菲力,是无论如何都不敢对雨辰有什么意见的。

“终于落下了帷幕,你有什么打算呢?”雨辰笑着面向江卢,这段时间的合作顺畅无比,他对江卢此人的评价也是一高再高。

“战争就要打响了,不过我可不觉得我能在其中捞到什么好处。”江卢笑了笑,说道,“我这次离开也只不过是散散心而已,很快还是要回龙鹰去的,毕竟有很多事没交代,我想,伙伴们也在等着我回去给他们一个交代。”

江卢一声不响的离开,在银龙团员之间引起了轩然大波,还好雨辰即时通知了银龙众人,便说是执行秘密计划,不必担心,才打消了这群热血佣兵集体外出寻找江卢的念头。

饶是如此,雨辰也再次感受到了江卢在那个团队中无可比拟的威望,看来要让菲力完全掌控局面,还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

“不提这些,我们谈谈菲力这小子吧,听说这次他可算是大出风头了,还听说他开创了一个全新的流派……叫做什么符文流的战斗法,真的假的?”

雨辰兴高采烈的发问,显然对菲力的变化及其关心。

“你不知道吗?我还以为这是你教给他的。”江卢略带玩味的说道,“这说起来连我都吓了一跳,想不到他还有这等潜力,当年我也算是走眼了。”

“不过现在你还是将团长给他了,当初我决定利用他的时候,大概也是看到了他身上的那种潜力吧。”毫不避讳的说着,既然都是聪明人,也不必遮遮掩掩,雨辰很喜欢和江卢的这种对话方式,毫不掩饰,坦坦荡荡。

“那我就说说吧,他这次可算是……”江卢正欲开口,却发现雨辰停了下来,一时摸不着头脑,顺着雨辰的视线,江卢很容易发现了再长长坡道顶端的那一抹身影。

“我们下次再谈吧,我想起有些事情。”贼贼一笑,江卢掉转了马头,招呼了阿比罗一下,驾着马往反方向离去。

雨辰没有回应江卢,他的身心已经完全去到了坡顶,视线交汇之处,雨辰兴奋无比。

“拉达!我在这里!”长笑一声,策马扬鞭,向着佳人所在飞奔过去。

-----------------------------------------------------------------------------

今天先更到这里,明日长章节,朋友和他老婆闹离婚,我又得去当和事老,郁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