蔑世录

第十一章 尘归尘,土归土

激战!

守卫者对于雨辰来说的确是非常糟糕的敌人,不但身体强大无比,而且免疫任何精神战斗法,就算是雨辰,也只能一剑一剑寻求机会。好在死亡呼吸并非正常兵器,否则非要被守卫者坚硬的躯体反弹得崩碎不可。

雨辰大喝一声,再次举剑,直刺守卫者头颅,一剑轰上,依然穿刺不入,只是带着守卫者的躯体一同飞退,撞在晶体墙壁之上。

“快!”雨辰突然大喊一声,随着话语落下,只见门中一道身影窜出,几个起落,便消失在通道另一边。

虚是聪明的女人,她绝对不会在雨辰战斗的时候多做打扰,她清楚,这样的战斗,在鏖战之中一旦分心过多,只能落个惨败的下场,至于她也只能祈祷雨辰能够平安归来。

“咯咯咯!”一声声脆响从守卫者躯体之内爆出,雨辰一惊,本能横剑阻挡,怎奈整个人还是如断线风筝一般倒飞了出去,狠狠撞击在背后的晶体墙壁之上,反弹到地面,头晕眼花。

不过雨辰还是一咬牙,单手一撑,整个人向上弹起,随即,刚刚躺过的地面已经被守卫者一拳砸出了深深一个窟窿。

雨辰没有选择离开,因为他承诺过对方,要结束他那千万年来的痛苦,这也是还自己一个安心。

只有同样迷茫过的人,才能懂得对方的痛苦,雨辰正是这样的存在。

雨辰收起了死亡呼吸,双手一分,两股截然相反的力量出现在手中,这是雨辰最强杀招的起手姿势,无论是在现实之中,识海之中,每一次都验证了这一招的无上杀伤力。

当虚离开的当下,雨辰也终于得以放手一搏。

“心灵震爆!”一道道波纹猛的收缩至体内,然后瞬间绽放!整个空间开始颤抖,无比巨大的力量被释放出来,一块块墙壁开始崩碎,落下,然后被击为粉尘。

守卫者也被这巨大的力量逼得飞退,它双臂横于胸前,却依然无法阻止这力量对自己的侵蚀。

一块!两块!守卫者的双臂开始分解,崩碎!不只是双臂,其他受到冲击之处也出现了明显的裂痕,显然已经到了毁灭的边缘。

不过雨辰力量已尽,压缩的精神力完全释放,此时雨辰心中空荡荡的,提不起一点精神法力,他知道,这次催谷过多,需要一段时间恢复,才能再次使用这力量了。不过让他安心的是,他的这位难缠的对手,看来已经失去了可以反抗他的力量。

这是一个好消息。

守卫者左臂已经完全崩碎,右臂也已经消失了近三分之一,浑身大大小小的裂痕,透过那些裂痕,雨辰甚至可以看到它体内能量的运转,那是一种奇妙的景象,晶体铸造的身体之内,仿佛又一个漩涡,不断拉扯着力量,再释放出来。雨辰突然有一种感觉,如果毁灭了守卫者头脑内的晶核取出,这力量恐怕会瞬间暴走。

是否会爆炸雨辰不清楚,但想来也差不了多少了。

“虽然很危险,但我还是会为你完成你的心愿。”雨辰叹了一口气,提起死亡呼吸,一步一步逼向守卫者,而守卫者,也只是象征性的挪动了一下身躯,方才造成的伤害太过强大,就算是守卫者,也无法再次实施有效的反击。

一脚踏上了守卫者的胸膛,雨辰将剑锋指向守卫者的面庞,旋即刺下。

头颅细细的裂纹,成为了致命的存在,缠绕着深黑煞气的剑锋一抵上,裂纹也随之撕得更大。

探入的煞气开始撕咬着,搅动着,雨辰双手握住剑柄,再次一压一提!

守卫者的头颅便被生生斩开!

无比精密的头颅框架,呈现在雨辰面前,也不知是什么金属构造而成,稍微检查了一下结构,雨辰心一定,显然已经锁定了目标,空出一只手,探入那头颅之中,一阵阵噼啪声之后,用力一扯,一枚金灿灿的晶体被扯了出来,那守卫者终于停下了动作,一切生机终于断绝,变成了冰冷的废品。

雨辰一只手鲜血淋漓,当他探手入守卫者的头颅,只觉得一阵阵能量在其间轰击自己的手臂,想来这便是守卫者最后的自保手段。捏了捏手中那枚依然散发着光芒的金色晶体,雨辰笑道:“我很想赋予你新的生命,不过这只是理想而已,你有你的自由,你有你的信念,我不可能再次束缚你的信念,如果那样做了,我又与制造你的人有什么区别了?”

用力一握,那晶体便崩碎,金色的碎片散了一地,渐渐的,金色褪去,回归质朴,雨辰叹了一口气。

“尘归尘,土归土。”

雨辰站了起来,因为他看到了,那原本死气沉沉的晶体身躯之上,光华再次附上,随着而来的,是那一阵阵狂暴的闪光。

那躯体之内的能量漩涡再次流转起来,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终究还是要来吗?”雨辰叹了一口气,这种反应他熟悉无比,这是将要爆炸前的压缩力量,从能量的总量来看,爆炸的威力必将惊人无比。

自己就算有再强的力量,却总归没有洛萨一般的速度,不可能在爆炸之前脱离这里。

“总会有办法的,只要活着,就能离开这里。”自言自语着,雨辰跨步走入了终结之门,“现在只能希望,这个所谓的终结宝库足够结实了。”

宝库之中,这是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规避到墙角之中,雨辰开始计算爆炸的时限。

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短短数分钟时间,便如几年一般难熬,空气几乎凝固,立于宝库之中,看着透开的那个缝隙,却没有任何办法。

一旦爆炸,能量绝对会穿过那缝隙轰入宝库,到时候会发生什么雨辰也不得而知,现在的他也只能寄希望与宝库足够结实,能够经受住爆炸的侵袭,如果能挺过第一波的话,自己也将有希望活下去。

“想不到因为一个任性,又将自己陷入了绝地之中,对不起了,虚,拉达,对不起了,曦儿,看来没办法很快回到你们身边呢。”

一道灼眼的光华流过……

然后……

大地开始颤抖,随之而来的暴风席卷,热浪滚滚,整个空间被搅成混沌一片,数秒之后,当这混沌到达顶峰,整条隧道开始了崩塌。

当雨辰走出通道,来到通风口出口,却发现虚正坐在风口边缘,两只脚搭在外面,显是在等待自己。

“我发现我一个人没有办法从这里上去。”虚回头一笑,眼中却是泪光闪闪。

“我来背你。”雨辰对着虚露出了和煦的笑意。

“我们得尽快离开这里了。”虚说道。

“我知道。”

“我将水全部倒掉了,因为要装好多东西。”

“我来想办法。”

“你能平安回来,实在是太好了。”

虚眼中已经被泪水模糊,她想触到雨辰的手,但她还是发现,无论如何,穿过的,都只不过是一片空荡,那终究只是自己的幻觉,做不得真。

雨辰最终还是没有出来,虚已经感觉到,身后那一阵阵灼热的感觉。

爆炸的气浪,已经到达身后了。

站起身,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虚自言自语道:“我会活下去的雨辰,至少,要替你保护好你想要保护的人们。”一跃而下,随即只见一道道光华从四周飞射到虚脚下,便这么脚踏虚空,直蹬而上!

………………

………………

猛然睁开双眼!贾米尔看着灰色的天花板,他想要抬起手,却无法动弹。

“你醒了吗?”一侧,一道冰冷的声音响起,不用回头,贾米尔便知道,是缪焉。

“不用试图反抗,雨辰交代过让我看紧你,当初我也是将信将疑,却没想到,你才是隐藏得最深的背叛者。”缪焉坐在贾米尔床边,正在阅读一本厚厚的书籍,一面冷冰冰说着,对于背叛者,她心中一直是恶感极强的。

“要杀便杀吧,废话什么?”贾米尔干笑两声,“即使你不杀我,我也只能死,被曝光的棋子,只有死亡一条路可以走。”

“先不要试着下结论。”缪焉和上了书籍,看着贾米尔没有血色的面庞,“雨辰答应给你重来一次的机会,至于要不要接受,就看你自己了。”

“是吗?对于背叛者还如此优待吗?真可笑……”

咯咯数声,贾米尔只觉得从自己手上传来了一阵阵剧痛,伴随着骨头扭曲的声音,双重刺激之下差点让他直接背过气去。

“不错吧,这药物。”缪焉阴测测地笑了笑,“能让你肌肉松弛,却依然保留了你的痛感,这可是帝国最高规格的拷问药剂,只需要一支便能持续一周作用,当然,对于你这样的强者我们加大了剂量。”

“你考虑一下吧,持续注射这种药剂会对身体造成永久性的伤害,最多还有三次,你就将会永远失去对身体的控制,成为一个废人,活下去,或者成为一个废物,选择权在你手上。”

没有给贾米尔说话的机会,缪焉径直站起来,走出房间,然后重重将门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