蔑世录

第二十六章 师徒再会,武神英姿!

地面上的战斗有些诡异。

三个男人正围攻一个年轻人,而那个年轻人一脸的戏谑之色说明了很多问题。

三个男人已经浑身浴血,浑身衣服破破烂烂,显得非常狼狈,相对应的,那名年轻人一袭白衣飘飘,俊逸潇洒,颇有儒士之风。而此时那名年轻人看来也玩腻了猫捉老鼠的游戏,单手探指,在前方的空气中一点。

“集束,利之气。”凭空的,在围攻的一名男子背后,出现了一道蓝白色漩涡,一股气息从中爆发出来,直接轰击在男子背后。

男子显没有料到这一招,被轰得呕出一口血,吃了不小的亏。

“罗洛!”站在他左边的另一名男人大呼一声,抢了上去,不过他没有发现,那名年轻人,不知用得什么方法,突然出现在他背后。一指探出,无数道绚烂的气息喷涌而出,划过之处,绽起了绚烂的血花。

“呀!你这个混蛋!”眼见两名伙伴都先后倒地,最后一人怒喝道,“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突然对我们发起进攻?”

“你们这些蝼蚁也配问我身份?”那年轻男人霍霍笑道,他摇了摇头,看眼前的男人仿佛在看一具死尸,“要说为什么对你们发起进攻,只能怪你们多管闲事,非要接触自己不该接触的东西了。”

说着,那年轻人回头,对着黑暗的巷道没来由的说道:“你也是一样的,仗着自己有几分力量,便要强出头,最终还不是只能落得个身死异乡的下场。”

“最近帝都了来了很多生面孔。”雨辰微笑着从黑暗之中走出,月光映出了他半个身子。

“其中也不乏像你这样的白痴,你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可以任由你撒野?”雨辰笑着说道。

那人也不怒,直接无视掉那瑟瑟发抖的男人,将全部精力都投入到眼前的不速之客身上,似乎想看出什么端倪。

而他身后的男人觉得自己抓住了机会,爆喝一声,提剑冲上,一剑斩向年轻人的头颅,看力道甚至想将眼前之人的半个脑袋一并削掉。

“啪!”年轻人打了一个响指,凭空数道暴虐的气息涌出,就像一枚巨大的爪子,从天而降,直将那男人轰落地面,紧接着无数道七彩如匹链般的气息顺着砸下去,直接将那男人脑袋轰了个稀巴烂。

“我很欣赏你这样的人,有胆识,不像这群废物,只是看到我施为便落荒而逃,非要逼上绝路才肯一搏。”年轻人向前一步,避开了飞溅的血污。

“我不需要你的欣赏,只需要你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在这里杀人的话,代价是很高的。”

“代价?”年轻人哑然失笑,“夸你两句,你还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小子,听你声音,年纪不大,却不知道自己是谁了?你以为你是谁?泰瑞斯还是洛萨?”

年轻人单手一握,两条炽白色的气息盘旋涌上,一拉一扯,直接轰在了眼前那出言不逊的家伙身上。剧烈爆炸响起,将两边建筑玻璃齐齐震了个粉碎,眼见当场,出现了一个一米多的大坑,显是方才爆炸之威。

“我是谁?”正要得意,那年轻人徒然觉得心中一冷,没来由的危机感蔓延开来,飞退数步,一脚踩到了方才的碎尸,溅了一裤血污。

“你这个混蛋,究竟是谁?”狼狈的感觉,让他没来由的怒火中烧,冷冷望着徒然出现在当场的男人,看着他手中那柄幽兰色的剑刃,方才一下如果躲闪不及,难免会被刺个对穿。

“你身法不错,风属性斗气,显然还有一些不为人知的特殊力量,不过……”雨辰收起死亡呼吸,转向年轻人,说道,“这还远远不够,忘了告诉你,在这个帝都……”

“白天,是属于泰瑞斯和洛萨的天下;而夜晚,则是我说的算!”

急速起步,化作一道残影,冷光一闪,那年轻人只觉得心脏一紧,大喝一声,浑身化作一道旋风,直冲天际。

一不留神吃了闷亏,那年轻人大口喘着粗气,恶狠狠盯着下面那黑暗的巷道,思索着对策。

“元素造体?却又有些不同,比起元素造体来说又有一些新鲜的感觉,看来也是老熟人无疑,你莫不是七星的成员?”雨辰提剑浮在那人身后,若有所思地问道,方才一剑,雨辰确认已经透过了对方的心脏,可是一阵旋风之后,对方身上的伤却又消逝不见了,雨辰只见过一种情况能如此完美的抹平身上的伤痕,那就是老对手七星!

如果是七星,那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不过那年轻人却冷笑数声:“七星?我们怎么能与那么卑贱的组织相提并论?”

正了正身躯,自报道:“我是达蒙克雷斯十二神将之一风神盖斯!你是什么人?报上名来!”

“雨辰!”听闻达蒙克雷斯之名,雨辰眼神瞬间冰冷,他还记得,那个自称狂神的家伙,给自己和拉达带来的伤害,那次惊险无比的刺杀,让他对这个神秘的组织,留下了无尽的憎恶。”

也不废话,雨辰便准备提剑而上,不管如何,让达蒙克雷斯的人物继续在帝都发疯,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

就在此时,突然从空中传来一阵笑声。

“你这小子,平日里藏在暗巷之中,确实抓不住你的踪迹,此时倒是自己冒了出来,省得我费力追踪了。”言语之间仿佛透着一股子魔力,只是听闻话语,都叫人觉着口干舌燥,说不出的烦闷。

雨辰眯着眼睛往天空望去,之见一个黑点,越来越近,最后落在两人中间,凭空而立,身躯强健,说不出的威武霸气。

只是一瞥一眼,雨辰突然张大了嘴巴,一股子莫名的气息涌上,雨辰只觉得眼中被泪水模糊,手脚也感觉有些麻木了。来人实在是太过熟悉,雨辰又怎么能忘了这伟岸如山峦一般的英姿,就算来人戴了面具,但是雨辰又怎么可能认不出他的身份,只是觉得心中激动万分,老师二字,脱口喊出,又不知道下文该如何叙述,就算知道,雨辰想自己也说不出口了。

来人便是久违的雷戈萨,相较于托古战前,更显英姿勃发,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子霸道的气息。

“辰儿。”雷戈萨脸上戴了一张流光闪闪的面具,但是从话语中,还是能听出他的喜悦,“你已经成长到了如此地步,老师很欣慰!你终于也成为了一名能够独当一面的强者!今夜的这个人,就交给我吧,我一直在追逐他的踪迹,想不到今天将他逼出来的人,是我雷戈萨的好弟子!”

“雷戈萨!你这个混蛋!”那自称风神盖斯的男人恶狠狠瞪着眼前两人,一听将自己逼得使出全力的男人,居然是雷戈萨的弟子,只觉得颜面无光,千丈邪火爆蹿,只欲将眼前两人生吞活剥才解恨。

“无月神风!”大喝一声,整个人开始分解,一道道漩涡在空中凭空生了出来,随即互相冲撞,无数道能量噼啪乱窜,四处飞溅,眨眼功夫,便化作千丈飓风,威势通天彻地,呼啸着碾压过来,便要将眼前两人彻底吞噬。

“辰!退开!交给我吧!”语言之间毋庸置疑,听闻如此,雨辰点头,飞快往后撤开,对于雷戈萨的信任似乎是与生俱来一般,甚至于有些盲目了。

而眼见雨辰退开百丈之外,雷戈萨出手了。

爆喝一声,浑身金光灿灿,宛如一尊神话之中的佛陀,端坐天地,那飓风无匹的力量撕扯过处,狼藉一片,而雷戈萨亦能端坐正中,不动如山。

金色的气息,让雨辰心头大惊,他自然知晓这代表着什么,武神之气,黄金之气,不死不灭,便如洛萨一般,强大无比,老师居然到达了如此境界,从托古一战到现在,一年多的时间,老师居然已经强到了如此恐怖的程度。

不单是雨辰,便连那化作飓风的盖斯,也是惊恐无比的大喊起来,满是不可置信之意:“武神!武神!杀神你居然成就了武神之力!那么主人就再也无法将你毁灭,为什么,主人智谋通天,为什么却算漏了你这样一个存在?”

“既然他原本是人,却非要寻那超越神之境界,原本违反法则,偏要创造法则,你也应该明白,这么逆天而为,迟早只能落个画饼的下场,达蒙克雷斯所做的一切,都是与天相逆,而我,也是为了要阻止一切,才踏上这条不归路。”

“借口,一切都是借口,你这个背叛主人的家伙,你也是靠着主人的伟大造物才得以踏入这个境界的吧,别说的这么高尚,你也不过是一个窃名之人而已。”

声音开始有些涣散,风神惊恐的发现,无论怎么发力,自己就像被吸住了一般,再也离不得雷戈萨周身,化作旋风本无形无体的他,此时心中竟然觉得无比的恐惧。

“我不甘心,主人手段通天,我也之差一步便能成就完美之体,为什么,你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如果再给我数日!再给我数日!”

声音渐渐涣散,知听雷戈萨的声音从中响起。

“天罗八阵,逆转而行,元素造体,散而不凝。”

话语落下,浑身光辉更甚!只在刹那之间,空间急速扭曲之后,世界上,就再也没有了风神的半点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