蔑世录

第四十章 旖旎

如果一个人有了烦恼,最通常的消遣方式就是去喝酒,雨辰此时脑袋昏昏沉沉,神不知鬼不觉的便转进了一家酒吧。

心中烦闷无比,走入其中,听着阵阵喧嚣,往日里觉得讨厌无比的声音,此时却是觉得那么亲切,皆是有心事之人,自然不问,只以酒抒情无他。

这名为潘德拉肯的酒吧是整个莫雷格规格比较高的酒吧之一,内设优雅,环境也很干净,作为雨辰自己,也时不时与埃辛一同到此饮酒,畅谈时事。

不过今日不巧,包间客满,雨辰也只能坐在吧台前的高台之上,随意点了一杯蒂芬格,这种酒一向以其烈性而闻名于圈内,今日既来买醉,自然是越快越好。

一杯下肚,喉间苦涩,有一股股如刀割般的热辣辣气息涌上,待到气息沉降之后又觉冰凉异常,这种矛盾无比的感觉让雨辰大呼痛快,他觉得自己似乎忘了究竟为什么会来到这里,只是觉得要这么一杯杯喝下去,才能尽兴了。

独酌邀明月,喝道后来,雨辰居然举杯对着开放式天花板外那轮透亮的明月频频举杯,甚至还拉得一票同醉之人的效仿,整个酒吧一时间热闹无比。

渐晚。

雨辰已经忘记了究竟喝了多少酒,忘了回家的路,忘了,自己究竟是谁。

“人生难得几回醉?男儿把酒……需尽欢!”再到后来,雨辰见人便要敬上一杯,若癫若狂。

终于,一个支持不住,便一头栽在吧台之上,动弹不得了。

夜深,客人慢慢散去,雨辰依然在吧台边上,醉的不省人事,酒吧对于这样的客人也是司空见惯,便要找一间包厢将其安置,这样高规格的酒吧,自然不会让自己尊贵的客人睡到大街上丢人现眼,毕竟到这里来消费的,也多为权贵,牵扯下来,自然是不好办了。

就在这时,酒吧门被推开,一袭火红色的身影蹭蹭走入,眼见来人,酒吧上上下下纷纷站直了身子,一起鞠躬,大声喊道:“老板好!”

那满头炎色的发丝,精致无比的面庞,搭配着的火辣诱人的身材,却是缪焉无疑,原来这也是科布雷亚的产业之一。

此时,缪焉皱着眉头看着吧台上醉倒的男人,眼神闪烁不定,却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老板,您看,这位客人喝醉了,我们正准备将其安置一下。”酒吧管事上前一步,例行公事的报告道。

“好了。”缪焉摆了摆手,说道,“交给我吧,我要带他离开这里。”

“老板……这?”不明白老板的意思,那管事疑惑道。

缪焉微微一笑,说道:“别问了,做自己的事就好。”说完,上前,轻轻捞起雨辰的身子,将他扛到肩上,缪焉原本就彪悍无比,扛了一个比自己还要高出些许的男子,依然毫不费力,到外人看起来,也未免太猛了一些。

而酒吧的工作人员也不好自己的老板表示什么不满,只是自顾自猜测起那年轻人的身份起来。

此事不提,缪焉就这么直接扛着雨辰往街上走去,正想要讲这该死的男人送到哪里,雨辰身子却一阵抖动,一阵乱扭,似乎很难受。

“给我安静一些,你这个不让人省心的家伙。”缪焉皱着眉头,身后人浑身那股子浓烈的酒味熏得她都似乎有些醉了。

正待再说几句,只听雨辰哇的一声,紧接着便是一股酸臭无比的气味,缪焉今日穿着不厚,如白玉般的臂膀裸在外面,恰巧碰上,只觉得黏黏糊糊,一阵阵恶心。

正欲发作,却又回忆起往事,心神一乱,只得叹了口气,也不顾浑身被污浊沾染,挽着雨辰的手更紧了紧,便带着雨辰飞跑起来。

“现在这副模样,哎,先回科布雷亚总部吧,这男人,着实让人费心。”一面嘀咕着,一面加快了脚步。

缪焉脚力很强,当初她便是靠着一双肉足,横穿在帝都,狙杀对雨辰不利的杀手们,这次一来是自己身上味道臭不可闻,另外一方面是雨辰自从呕了之后,整个人委实软糜了不少,让她有些担心。

莫不是伤到了身体?一阵阵揪心,缪焉觉得心头有些酸楚,一种莫名的感觉从心底升起。

对于这个男人,缪焉自己也说不清楚,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感觉,他是自己第二个信任的人,第一个自然是琳达无疑,自从他来到科布雷亚,掌控了局势,自己的工作却增添了许多。

一面跑,缪焉轻轻掐了雨辰一把,说道:“你这家伙,倒是将我当做苦力使唤了,每天那么多工作,睡不好,吃不香。”

脸上倒是没有什么气氛之色,跃然于上的,却是一股子温暖的笑容。

“但是我的心,真的好轻松,好轻松,再也不用勾心斗角,只需要按着你的意思去做便好,这段时间,却真的是我二十年来,最轻松的日子。”

…………

…………

一路疾驰,不多时便回到了科布雷亚总部,没有峰会的时候,这里便是空荡荡的,作为莫雷格执掌着,在拉尔夫死亡之后,缪焉自然将这里完全掌控在自己手中,再将外人全部遣出,虽然杜绝了情报外泄,却也让这里显得过分冷清了一些。

穿梭在黑暗的走廊之中,一路无话,没有管家,没有仆人,一切从简而为,是雨辰的方针,缪焉也在坚持贯彻着这一切。

不过现在,照顾雨辰的担子便完全落在自己身上了,想起那位被雨辰遣返回家的小女仆格莱斯,心中叹了一口气。

“非要装好人,送她回家还给了她一笔钱安家,她可不会记得你这位大好人,现在倒好,没人帮忙了。”

扛着雨辰迈步走入浴室,随手一招,灯火便被点了起来,缪焉自身的火焰斗气在这些事上到显得出奇方便,便将雨辰放在椅子上,双手一覆在那宽大浴缸的底下,那底座刻满了一些大符文,显然是这浴缸的关键所在,随着一阵阵红色的斗气灌入,一拉闸门,清澈的水从浴缸四壁涌入,汇了起来,不多一会儿,热腾腾的蒸汽冒出,缪焉抹了抹头上的汗水,笑道:“好了,你先洗个澡,我先出去了,你能……”回头一看,雨辰居然不知什么时候趴倒在地上,迷迷糊糊伸手**,看来醉得不轻。

“你……”缪焉看着雨辰,没来由的一阵心疼,只是上去将他扶起,再看看自己身上也是污秽不堪,随即咬了咬牙。

“现在的话……应该没人能看见吧。”缪焉做了一个决定,做了一个她二十年以来最大胆而疯狂的决定,一闭眼,三下五除二将雨辰浑身衣物扒了个干净,一把将他扔到了浴缸之中。

却见雨辰一摇一晃,似乎随时都要滑倒沉入水中,缪焉一跺脚,啊啊啊大叫了数声,伸出一只手扶住了雨辰的肩,总算稳住了他的身形。

夜,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