蔑世录

第十章 蜃气楼

名为蜃气楼的要塞,此时因为这突然的袭击而陷入了一种狂乱的状态,大批大批士兵开始集结起来,四面八方向着出事地点涌了过去。

走廊远端开始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正在布置的雨辰说道:“破墙走吧,在这样的要塞里循规蹈矩顺路而行原本就是很不切实际的行为。”

“雨辰,你说的是真的吗?不是说我们三七分成两组,现在怎么又改成主意了?”

“别废话,先离开这里再说。”凌天有些不明白,雨辰之前提出的分组的确是优势最大化的分组方法,而现在,雨辰却将自己之前的布置再次推翻,作为布局之一,他自然知道这么做所带来的风险。但是良好的素质还是让他第一时间做出了判断,兽人援兵马上就会到来,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结显然是非常不理智的行为。

于是众人一起发力,破开了一面墙壁,来到了另一个房间,再次破墙而出,众人来到了另一条通道之中。

“跑吧!”雨辰带领着众人往通道左边飞速逃离,在这个时候,前方的通道又传来了密密麻麻的脚步声。

“该死,果然在这样的要塞内进行破坏活动,是一种不切实际的行为。”心下思索着,想着解决方法,突然,雨辰耳中响起了一道微弱的话语。

“不要从常人的道路前进,道路在你们的头上。”

“什么?”起初,雨辰还以为是团队之中的女子在说话,因为那女子的声音虽然弱,但真真切切是在耳边响起的,可是他回头一望,团队之中的三名女性全都是一脸焦虑。

凌天此时也当机立断,便叫了一声铁壁阵,五名战力便一列站开,纷纷举起武器,准备迎战。

“不要在这里打,通道太狭窄,很容易会被人海战术淹没,太激烈的战斗也会引起通道崩塌,对了,崩塌……”雨辰眼前一亮,说道,“全员对准斜上方,将顶端轰塌吧!”

“雨辰!我们不熟悉这里的结构情况,如果贸然攻击,造成整体坍塌,后果不堪设想!”凌天表示反对。

“凌天!”雨辰摁住了他的肩,“相信我,绝对不会造成坍塌!”

如果这么简单都能造成坍塌,那么这要塞也不会被称为最强要塞了,兽人的建筑水平,就让我赌一赌吧!

咬牙答应,八骑士一同出手,斗气纷飞,将前方的通道轰的一片狼藉,大块大块石头落下,将通道堵了个严实。

“通道!”雨辰惊喜地发现,那坍塌下的石头往上,封了一层金属,如果猜想不错,这应该是关键了。

就不知这是水流循环系统还是空气循环系统了,试一试吧!心下做了决断,直接一剑向上斩了过去。

刺啦一声,那金属被撕开一道口子,雨辰清楚的感觉到,从中惯出那冰凉的风。

“正中!既然是空气循环系统,那就再好不过了。”雨辰大喜,反手两剑,斗气激射出,将后方的通道也随之轰塌。

“往上吧,活路就在上面。”

众人随即往上,进入了通风管道,那合围过来的兽人们,被纷纷坠落的巨石阻住了前进的步伐,一边开始报告起来。

“报告,敌人轰塌了通道,疑似自裁,请指示。”

另一边的消息也传了过来:“这里是陶洛斯小组,合围的敌人将通道轰塌,疑似被石块掩埋,现在开始挖掘。”

所有的消息汇总,统统传送到了一个房间,这房间开着窗户,从中望出,放眼便是一望无际的大沙漠。

这里是蜃气楼顶端,整座蜃气楼要塞的核心部分,此时,坐在顶端穹座上的人物,居然是一名女子,而她,正杵着下巴,听着报告,满脸写满了笑意。

“不枉我给你一个提示西人。”心下思索着,那女子起身,命令道,“传我的命令,开始挖掘,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将伤亡数字做一个汇总报告,做好安抚工作。外围接引部队人数增加两倍,务必堤防敌人通过三足戾兽潜入。”

再思索了一下,她吩咐左右道:“将观察者打开,持续一小时,我可不希望再漏些什么老鼠,进入我们神圣的要塞。”

左右躬身:“遵从您的命令,天目圣者。”

“退下吧。”

喝退了左右,那女子面上再次浮起了笑容,自言自语道:“好吧人类,让我们做一场游戏吧,如果你找得到我的话,说不定还能从这里离开呢,要是你找不到我,那么你们也只能永远像老鼠一样,在这要塞之中乱窜,直到死亡,我想,你们的补给应该不够了吧。”

“不劳您费心,女人。”雨辰突兀的冒出一句话,吓了周围人一跳,连忙左右一看,雨辰才发现,左右都是满脸不明所以的状况。

火把的光芒照得他的脸有些尴尬,刚才女子的话多用上了群体称呼,害的雨辰还以为,所有人都听得到那女子的话语。

于是连忙将所听到的一切道出,众人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雨辰,你的意思是说,那女人想让我们找到她?无论怎么看,这都是一个陷阱。”卡萨先发表了看法。

众人纷纷托词,分析着那女人话语的意思,倒是没有人怀疑这件事情的真伪,这也充分说明了这个团队的凝聚力。

基本一致,除了凌天发表了其他的看法:“我想,从她的话中,我们可以从另一个角度分析,她似乎在考验我们的能力,无论如何,我想只有找到她,才能得到答案。”

“喂喂喂,大家的心情我很能理解,但是我想知道,现在该怎么走呢?”托里斯塔很适时的发表了一番打击言论。

“现在便是做出决定的时候了。”雨辰笑了笑,说道,“继续我们的计划,还是听从一个外人而改变方针呢?”

“雨辰你的意思是?”

“如果要贯彻计划的话,大家大可不必理会那女人的言语,分组行动,这通风系统如果我猜测不错,一面是通向外部,而另一面则是通向要塞中央,在那里,应该有一个核心系统,只要顺着这道管子走到尽头,一定能发现那座系统,只要摧毁了那座系统,那么整座要塞绝对会陷入瘫痪之中。

“可是这是一件非常危险的工作,一旦系统崩溃,带来的连锁反应很可能会……”雨辰没有说完,只是看着八骑士,说道,“我只想问问你们,有没有信心,不是说摧毁那中央系统的信心,而是活着从这里回去的信心。”

“摧毁系统不是问题,出去也不是问题,至于是否能离开这片沙漠,就得看你的了。”凌天哈哈一笑,轻轻擂了雨辰一拳。

“同意。”那八骑士面上都露出了轻松的笑容,仿佛这件工作对于他们来说,是再简单不过的了。”

“那么大家一定要或者从这要塞出去,机会只有一次,就算不成也要立即撤退,只要活着。”雨辰扫视一周,对凌天说道,“你们八骑士,必须全数生还,这是我给你的命令。”

说完,雨辰再不犹豫,拉起托里斯塔道:“走吧。”

计划一直在改变,但是方针却不会改变,雨辰一定要深入扎姆雷塔城,取得生命本源,自然不会在这蜃气楼之中浪费时间,只能将破坏工作交给八骑士,一方面吸引注意,也是为自己创造机会。

“雨辰,我们就这么离开?你知道这工作有多危险吗?”

“知道。”干脆的回答,“我也相信他们能活着离开这里。”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托里斯塔!”雨辰怒喝道,“这已经不是任务了,而是战争,真正的战争,要由我们来开第一炮,由我们来引发全面战争!”

“雨辰!”托里斯塔一把拽住了雨辰的领子,“你忘了吗?我们这次行动的目的,是刺探情报,顺便破坏,你怎么能忘记了我们的初衷,而做这不切实际的……”

“托里斯塔!我才是这次行动的发起者。”雨辰一把打开了托里斯塔的手,毫不示弱,“这次行动的重要性,陛下不知道,洛萨不知道,你不知道,八大骑士之中,也只有凌天一人知道,你以为他为什么会答应将八骑士带入绝地,因为他明白这次行动的意义。”

雨辰冷冰冰看着托里斯塔,说道:“这场战争,注定不能通过常规手段来打,所有国家各自为战,军心本就不整,现在要让所有国家都凝成一团,攻入腹地的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无上的利益。”

“所以,你才放出了那个谣言吗?”听着雨辰的话,托里斯塔也不是蠢蛋,自然也分析了一些道道,拽着雨辰的手自然而然松了。

雨辰摇着头,整了整被扯乱的衣领,对托里斯塔说道:“好了,接下来就是你的任务了,这八大骑士能不能回到莫雷格,就看你的了。”

“告诉我吧,我的任务。”托里斯塔眯起了眼睛,雨辰知道,这是托里斯塔做出判断之后的习惯,既然这么问,也证明托里斯塔是默认了自己的说法。

“你便去支援教典骑士团,以骑士塔为名义,将那骑士团引到这要塞之下,然后凌天会配合你的,我刚才已经将计划托付给他,凭他的聪明,自然能知道我的目的。”

“那教典骑士团?你确定他们会随我一同到此?”托里斯塔皱着眉头问道。

“放心,一切都在掌控之中,只需要按我的话做就好。”

“你们这些聪明人的想法,我从来都不想理会,当年你母亲就是这样,说话从来只说一半。”托里斯塔嘲讽一句,摇了摇头,也没有深究,因为两人已经可以看到那一缕阳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