蔑世录

第十九章 多方参局,一触即发!

便在这一刻开始,由雨辰控制着恶魔团打出了对奥兰城的第一击。

恶魔团,七星,达蒙克雷斯,长老会,雨辰,或者还要加上那尚未露面的雷戈萨等人,多方都开始了自己的动作。

一触即发!

“斯拉克居然独自冲击兽人的都城?这个不尊命令的家伙,虽然知道他鲁莽,但我没估计到他这么愚蠢!”离奥兰城一万米开外的地方,一小簇人聚集在一起,说话之人,自是恶魔团长无疑,今日他头上依然裹着那块护额,蓬松的亚麻色长发束在脑后,微微皱着眉头说着话。

“团长,核心团一共分成了三组,现在斯拉克组动了,不能担保其余两组不动。”建议之人是毕达哥拉斯,这位在玛塔会战上代替团长发号的男人,此时相比于以前,更为阴沉了一些。

“吩咐其余两组开始进攻。”恶魔团长双手合十,放在唇边,轻声下达了命令。

“那么团长,我们也开始进攻吗?”那毕达哥拉斯问道。

“稍等,我们现在不能动,先锋三组会短时间内造成混乱,而这混乱也势必引来其他势力的趁虚而入,我们要等的,是其他势力将那东西从奥兰内取出,那才是我们出手的时机,再次之前,大家就等吧。”

“可是老大,如果到那个时候,我们很难追踪对方的行踪的,能不能成功还不好说,而且能够成功的人,势必也不是什么善角,对上的话,很难讨到好处。”另一侧那名瘦高个男人开口,一样是当日在玛塔跟随恶魔团长左右的人物之一。

“一定会成功的,吉比特,别忘了,这次……哈兰的老怪物们也要出手了,扎姆雷塔城之战势必惊天动地,就凭我们现在的力量来说,还不够资格与那些老怪物叫板。”

“那……我明白了!”那吉比特面上露出一股子阴狠的笑意,“老大你的意思是,等他们打个两败俱伤的时候,我们便,原来如此,老大你这次的目标不仅仅是生命本源,而是那群老怪物们的……”

“我们想要那群老怪物的性命已经很久很久了,这次竟然给我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浪费掉。”恶魔团长微笑着说道,“布置一下吧,届时我们便为他们送上一份大礼,以报答这么多年来他们对我们的照顾!”

七星方面,玉衡一直端坐在山洞之中,而在他身边,不知何时已经聚集了六人,静静等待着他下一步的命令。

缓缓呼出一口气,玉衡站起了身子。

“既然大家都到齐了。”玉衡顿了顿,继续道,“那就做一下准备吧,那位大人的意思,在他们未触及根本之前按兵不动,明日才是收官之时,两个轮转期满,届时收回本源。”

扫视了一下周围,玉衡语气沉稳:“这次行动,将直接决定我们七星的未来,成功,则登上神位,从此不死不灭,失败,则重新回归尘土,我不希望届时有任何人因为个人因素而懈怠,必须一气呵成,不容任何瑕疵。”

“我等明白!”其余六人一齐答应,出奇的一致,言语之间可见信心。

“天璇,你与我来。”听得众人回应,玉衡先点了点头,随即对天璇说话,自往前几步,飘然而下。

只见那里天璇皱着眉头,欲言又止,却摇了摇头,随即而下。

其余五人不为所动,纷纷就地坐下,开始酝酿力量,准备明日的进攻。

“玉衡,有什么话就说吧。”轻轻落到地面之上,眼见玉衡背对自己,里天璇咬了一下唇,随即说道。

“矢儿,明日一战,多有坎坷,虽我不愿如此说,但我若是死了,那你便离开吧。”

里天璇先是一震,难以置信的望着玉衡的背影,随即咬着牙愤愤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想让我逃走吗?”

“我知道。”玉衡转过身来,“你不愿活过来,对于你来说,或许死才是最好的解脱,但是既然已经活了过来,我还是希望你能好好活下去,我曾经许诺你平安喜乐,过去如此,死而复还,我的许诺依然不曾改变。”

“亏你还记得我的名字,陨雷。”那里天璇捋了捋自己秀气的发丝,随之一扬,略带中性的面庞满是坚定之色,“可是一切都变了,你屈服于他之后,一切都变了,你已经不再是我爱的那个陨雷,而是一个陌生人。”

玉衡没有作答,只是看着,可就是这么看着,那眼光也让里天璇觉得一阵阵酸楚。

随意擦了擦眼角,里天璇道:“明日之事不必担心,既然我身为七星,自然知道自己的位置,我会全力以赴。”

“那是最好不过。”玉衡叹了口气,他知道现在无论说什么,天璇都不会改变,只能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随即说道,“那便回去,做好最后的准备,明日午夜,便是我们出动之时。”

“明白,玉衡大人。”那里天璇鞠躬,随即往上飞跃上去,一刻不停。

“矢儿,为什么你总是无法理解我的心呢?也罢,既然已经将灵魂买给大人,藉此断了念想吧,从此以后,再无陨雷,再无矢儿,只有玉衡,天璇。”自言自语,玉衡闭上了双眼,面色悲苦。

……………………

……………………

奥兰城外的战斗并没有持续太久,一方是源源不断的兵力补充,另一方是以自残为前提的力量释放,一来二去,那斯拉克的力量一弱,身前的雷网再也抵挡不住射向自己的漫天箭雨,只是几个回合,便被刺得如同一只刺猬一般,倒在地上,动弹了几下,再也没有了生气。

不过整个西城口,因为他的攻击已经变得一片狼藉,各种善后工作随即开始被摆上台面,兽人高层们纷纷前往西城区检查,城防的兵力也开始作出了调整。

西人进攻论在这个时候,也蔓延开来。

苏兰特没有随着进城,在联系塔戈萨说明情况之后,她便开始折返,约定已经完成,再待在这里只会对雨辰的计划带来延误,而且他也很担心蜃气楼现在的情况,如若没有自己主持,大阵便无法启动到完善状态,自然无法很好抵御对方的进攻,雨辰不管如何,但不是每个西人都能得到她的尊敬与信任,别忘了,在那蜃气楼要塞之中,还有一群如老鼠一般的人类骑士,正在暗中做着破坏。

苏兰特虽然默认必须摧毁生命本源的事实,但是她可不会让西尔托的人类在奥兰的领土之上肆意妄为,再加上在南部沙漠之中,还有一群麻烦的家伙没有解决,更不能懈怠。

多方因素综合让她不得不返回原地,而这一切,都在雨辰的预料当中。

“想必苏兰特此时已经往回折返了,那么她无事的消息在短时间内不会被传达到奥兰来,自然会有队伍被调离,差往蜃气楼支援,稳固防线,到时候,各路势力的强者要在奥兰搞出点动静,也就简单许多了。”

此时,雨辰正悠闲的坐在一处民宅之内,里面两名兽人面色呆滞,显然已经被雨辰控制。

再加上他现在被苏兰特做了伪装,整体和兽人无二,就算突击检查,也能顺利蒙混过去,所以并没有太担心。

“那追击之人是第一个,就在今日之内,第二波,第三波,乃至更多的攻击也会接踵而至,按照情报来说,塔戈萨最少也需要在明日才能折回奥兰城,在他出现之前,兽人所驻留的强者自然会倾巢而出,我也顺便可以摸一摸兽人的底细,也不知道在这奥兰城之中,有多少高阶强者。”

雨辰思索着局势,一面做着判断:“不过从现有的情报来说,兽人最强的除了塔戈萨,便是那神秘的二十四尊了,想来便是执掌大阵的那二十四人,一面融合着生命本源的力量,他们现在的实力想必也都是非同小可,不能小视,那么今日就暂且如此,我就在暗处将情况摸得透彻,在看明日,只待二十四尊有所动作,大阵势必松动,那也是我出手之时,现在,兽人,夺取本源的七星,其余大陆势力,再加上我,多方会局,在其中夺取生命本源无异于火中取栗,虽有风险,但是也只得如此,否则大阵稳固无比,我也没有一丝机会可言。”

正想着,突然腰间一热,拉开贴身的腰包,掏出一枚水晶,粉红的颜色,居然是拉达的水晶。

连忙接通,里面传来了拉达急促的声音。

“怎么回事,拉达?”

“雨辰!你现在在哪?”

“我此时在奥兰城内,放心,我现在很安全。”

“不!雨辰,你听我说!”拉达声音显得很焦急,“最新的消息,长老会大长老伙同法师塔一干外围长老,一齐开赴扎姆雷塔,准备夺回生命本源,你必须快点了,大长老此人深不可测,绝不是现在的你能够抗衡的,一切都要小心,如果不行,绝对不要硬抗,答应我!”

“我答应你,会活着回去的。”雨辰轻身说道,“既然我将局面搅得如此混乱,再强的人都不可能讨得了好处,这边你也不必担心,我自有分寸,倒是你们在莫雷格,必须小心了,既然你们得到了这个消息,那就必须小心,接下来可能会到来的刺客,你去找缪焉分说吧,让她作为你们的护卫,我在这边也安心一些。”

“我知道了,这就去,答应我,一定要完好无损的回来,否则你就死定了!”说完就挂断了连接,没有一句废话,没有一丝怀疑,完全的信任,这就是拉达对雨辰的感情,简单而真实。

享受着短暂的温馨,雨辰想着与拉达的点点滴滴,各种没好的回忆,只觉得自己是在亏欠了她太多。

雨辰也知道,这是他战斗前最后的放松了,既然精灵长老会即将到来,那么也就意味着大范围杀伤力的到来。

法师塔!魔法院院长!这样的头衔已经足够说明所有问题。

“就算单兵作战能力不强,但是面对这样的城市,法师总是会带来很多惊喜的,只希望这座城市足够牢固,不要被直接摧毁才好。”叹了口气,雨辰深知法师塔参与对于局面所带来的影响,恐怕到时候,几个大范围杀伤魔法下来,自己也无法隐瞒自己的踪迹了。

“先到大阵附近去吧,到时候伺机而动,也好随机应变。”坐下决定,雨辰转出房间,此时,他已经换上了一身平民装束,捡着人流拥挤的道路,往大阵方向开始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