蔑世录

第三十六章 达克来袭

自是不在此提及玛丽心中无来由的恨意,雷戈萨虽然知道玛丽对雨辰有成见,但他一厢情愿的认为这只是孩子失踪之后的狂躁症,前段时间得知雷玛失踪,自己也曾经整日沮丧,恍恍惚惚。

“过一段时间她应该就会好的,现在,我也只能相信孩子们了。”一面飞行,一面自言自语,猛的,一阵莫大的危险感突然袭来,雷戈萨心念动处,风直接将他包裹,整个人直接消失在空中。

下一刻,百米以上,雷戈萨身形再现,刚才一下,他居然生生将自己拉到数百米外,也亏得他反应及时,只觉一阵模糊,下方一大片区域,直接化为乌有。

这不是任何能量造成的结果,雷戈萨甚至不明白,这到底是如何做到的,光秃秃的地面上没有一丝痕迹,兽人士兵?建筑残骸?

什么都没有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雷戈萨暗自提了几分精神,莫不是这城中还有自己所不知晓的恐怖强者,他站得高,看得远,自然能够分辨还在远方那暴起的一阵阵能量碰撞。

他很熟悉那能量,那曾经赐予自己一败的能量。

这相比就是那安杜恩雷和塔戈萨对上了,孰胜孰败呢?虽然心中暗自期待,但是雷戈萨知道自己还有更重要的事,现在雨辰的安慰,才是第一序列的要事。

雷戈萨皱着眉头,自言自语道:“这下倒好,雨辰那小子将我的隐力秘法使得熟练无比,倒是不好找寻他了,得想个办法,该怎么在这乱成一团的兽人城市之中找到他呢?”

又思索了一下,雷戈萨一拍脑袋。

“看我这脑子,这都忘了。”雷戈萨哈哈一笑,“何必去找他呢?让他来找我不就行了!”

双手一张,呼喝一声,整个人如一枚炮弹一般直挺挺往下轰落,带起呜呜的破空之声,雷戈萨准备一招打出威势,也好让雨辰能够分辨自己的力量。

浑身金光大作,黄金色的斗气!最为精纯的斗气,这边是属于武神的黄金斗气。

而雷戈萨的斗气,相较于洛萨的威严,更多了一股子霸气,眼见这斗气包裹着雷戈萨从天而降,直接轰在荒芜的戈壁之上。

强大无匹的斗气直接宣泄在大地之上,泥土掀飞,直接在前方爆成了百米之高的土墙,然后散落,轰轰之声不绝于耳。

兽人的城防军依然没有陷入混乱,虽然变故接踵而至,先是城内爆炸,再来莫名的攻击,让百米的城墙直接消失,现在又是城外大爆炸,无一不在刺激着他们紧绷的神经,因为雷戈萨的阵势,大批城防军队从两方汇聚过来,朝着爆炸的方向开始布防。

在他们看来,这就是敌人吹响的进攻号角,城内狼藉无比,城外又是混沌一片,完全无法分辨当下真相,只能组织起一批批强弓手,拉起箭矢,无差别朝着混沌的泥土天幕之中进行射击。

“果然,老师还是忍不住了。”雨辰微微一笑,手也从玉衡头上放下。

“一般来说这样的角色身上都不会携带什么贵重物品,不过还是检查一下吧伙伴。”辰淡淡说着,拉了拉斗篷,那里天璇身材较他来说更为高了一些,斗篷又是偏大型,盖下来没到小腿,整个人包的像粽子似的,看起来,他很不舒服。

雨辰嘿嘿一笑,现在,另一个自己的装扮总算能够放在眼里了,他也乐得看另一个自己的窘态,因为他知道,另一个自己现在,为了方便,恐怕会直接将这大过头的斗篷直接甩开。

“不舒服的话,待会儿找兽人给你剥一件差不多的铠甲吧,他身上的话,还用等你说吗?我早检查过了,什么都没有。现在我已经给他下达了命令,他会全力掩护我们出城的。”雨辰搓了搓手,笑道。

“出城便好,盔甲就不用了,那么沉重的东西比这宽大的斗篷更加麻烦。”

雨辰听闻另一个自己如此说,心中突然闪过一个荒谬的念头:“既然你这么怕麻烦,别告诉我,你以后都准备**身子了。”

“现在是非常时机,但是如果我要融入人类社会,人类的习惯还是要遵从,否则,也没有那个必要。”辰耸肩,倒是先迈步往城外的方向开始走去。

雨辰一凝神,他发现一道淡淡的绿色气息不断从另一个自己脚下透出,仿佛穿上了一双绿色的靴子一般,保护着她的双足。

“这力量还真是够万能的,可是既然你能用这力量造出靴子,怎么不直接造出衣服来呢?”随即跟着前进,再也不管身后的玉衡。

而玉衡,独自起身,对着雨辰鞠躬,表示服从,再度冲飞,却是朝着还未消失的城墙方向冲了过去。

“如此便好了,关于你刚才那个问题,整体颜色容易引起生物的注意,这与我们低调离去的计划背驰。”淡淡说着,脚下倒是不停,越走越快,“找到你老师之后,我会将它体内暴走的煞气封印,反正他已经身为黄金武神,对于煞气自然也就依赖得淡了,我倒是很有兴趣,如果有一天你爆碎了自己的剑刃,我不在身边,又没有本源的话,你当如何?”

“如果真的有那个时候,我也只能将自己全身的力量尽数散去,只保留基本肉体力量,封闭自身力场,或许还有一救的希望吧。”雨辰嘿嘿一笑,“不过这样的事情怎么可能会发生,你不要太小看我了,伙伴。”

“自然是放心你,才会问你这句多余的话语,否则我该直接告诉你了。”辰点了点头,“基本思路没有问题,实施起来或许不会这么轻松,心念还是一个关键,否则你老师也不可能抱着这力量不放,他还有因果缠身,放弃力量无疑是赴死的行为。”

“我也明白这点,所以我当日驱散魔之后,得出这个结论,也没有与他说过,因为说了也是白说。”

雨辰点点头,呵呵一笑,两人此时已经来到了烟尘滚滚之处,随即,身后两边的城墙猛然出现了两道巨大的门。

又听到一声冲天的嘶吼,随即只见玉衡整个人光芒大作,浮在半空之中。

“罗生门!荒天门!”两门一开,呜呜作响,似乎千百万只厉鬼哭号哀鸣,惹人心烦。

又见一黑一黄两只大手从中探出,左右一抡。

强大无比。

黑手扫过之处一片狼藉,碎尸遍地,鲜血被榨起,染红了半边天。

而那黄色的巨大手臂,如同一枚巨大的攻城战槌,所过之处,碾成粉尘,两边城墙被这么一掀,一扯,一盖,轰轰而坍。

雨辰意犹未尽似的拍了拍手,笑道:“真是威势十足,强大无比,若是方才他开的这两座门,我到会感觉有些棘手了。”

“那是自然,此力之强,全然不亚于那安杜恩雷之威,作为七星统领,自然有独到之处了。”辰淡淡说着,“但始终还是凡人思想,我们大局已成,再多的诡变,计谋已经无用的时候,他还在谋我们两人,下场自然也只能落得一个灰飞烟灭了。”

“又来了,不过我发现我很喜欢你这句话。”雨辰哈哈一笑,肆无忌惮的拍了拍另一个自己的肩膀,“只有你在说‘凡人的思想’的时候,我才能确定这个人是你,而不是某个精神分裂的女性了。”

“你这个家伙。”辰摇了摇头,便对着烟尘内道,“那么雷戈萨,你在那里看够了?”

前方的威势一松,烟尘瞬间便被压下地面,露出里面的雷戈萨,此时雷戈萨摸着后脑勺,面上依然戴着那独特的面具,老半天,又怪叫一声,随即说道:“你你你你你!你这个臭小子!”

“老师?”雨辰不明所以,刚才还道雷戈萨有什么打算,自己两人来到面前还不做招呼,又逢后方已定,这才肆无忌惮的与另一个自己交谈,不过看现在,老师似乎很愤怒的样子。

“你这个臭小子。”雷戈萨夸夸一步上来,锤了雨辰脑袋一下,直打的雨辰眼冒金星,更是不明所以,连忙后撤,摆着手道:“喂喂喂,老师,你不帮忙就算了,还这么对待自己可爱的学生吗?”

“可爱?一路拈花惹草得好爽啊你!”雷戈萨作势抢上前来,一肘捞住雨辰的肩膀,贼兮兮的说道,“话说你这小子真够不简单的,家里还有两个不清不楚,到这兽人地盘,才几天,勾搭了一个兽人美女不说,现在还和这位小姐关系暧昧,你妈妈当年万人迷的血统怎么就传到你身上了?”

虽然话这么说,雷戈萨也是一阵阵迷糊,按理说,雨辰并不是晴儿的亲生孩子,但是际遇却那么相似,一个倾国倾城,另一个则是到处留情,归到一句话来说,那就是同样的风流。

人比人气死人啊!

这是雷戈萨的理解,自然不能明着对雨辰说出,只能表示着自己赤果果的嫉妒,以安慰自己受伤的心灵。

“得了吧老师,你跟了我那么多天,倒是轻闲得很啊。”雨辰无奈的送了耸肩,一面说着,一面捞起另一个自己的肩膀,将她推倒雷戈萨面前。

“伙伴,我们得快点了,我突然有一种……不妙的预感,我感觉,一股很熟悉的气息,正在向着这边逼近。”雨辰手附在另一个自己肩上,精神力透入,直接在精神上与另一个自己说道。

“是漫世虐孽。”辰回应道,“这下事情会很有趣了,潜伏了这么久的人们,终于开始露出爪牙,现在,才是本源真正争夺的序幕。”

直接一探手,动作快速无比,单手附在雷戈萨胸前,辰皱了皱眉。

“怎么样?”雨辰关切的问道,想知道结果。

“比预想的更糟糕,每次驱动力量,反噬的煞气就会顺着力量而腐蚀雷戈萨的生命力场,现在他已经到了一个很危险的边缘。”

辰说着,没停下动作,口中喝道:“别动,雷戈萨!”一股强大的力量透出,直接涌入了雷戈萨体内。

“这是?”雷戈萨脸上的面具一寸寸瓦解,露出了如深渊一般漆黑,仿佛能够探入其中的半张面庞。

“腐蚀程度已经超过半数了吗?怪不得你始终没有出手,应该是玛丽阿姨一直在帮你压制这股力量吧。”雨辰说道,“便在这里速度解决吧,我得去拦截一个大家伙,免得他打扰到我们的活动。”

“可是不先离开这里吗?这里可是兽人都城的边缘啊!”雷戈萨喊着,雨辰却头也不回的向着北面的方向冲了过去,一刻不停。

“喂喂!你等我将话说完行不行?雨辰?喂!”雷戈萨大叫一声,“这算什么事啊?起码你也得告诉我这女孩是什么人才是啊!”

此时,辰平静的开口了。

“别说话雷戈萨,让雨辰去吧,现在才是开战之时,少不得你的战力,我现在便将你体内的反噬驱除,具体过程我会一边输入本源之力一边摸索,得靠你配合。”

听闻身边女子说话,雷戈萨挠了挠脑袋,虽然不知道情况,但是现在按照雨辰的安排做,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算了,听天由命吧,反正这副身体也支撑不了多久了。

于是雷戈萨笑道:“怎么做,告诉我就行了。”

“只需要将煞气完全释放就行了,不要做任何保留,现在我会将你的煞气中和,然后从你身体里将煞气取走,结束腐蚀的过程,如果其中有环节出现了什么错误,可能会很痛,你要忍耐。”

雷戈萨哈哈一笑:“我什么风浪没见过,断手断脚也不会让我皱眉,你这小丫头……我操,有这么疼的吗?”

只是一下,直接疼得雷戈萨头皮发麻,脑袋轰轰炸响,只觉得五脏六腑都移了位置。

“你小心点好不好!”雷戈萨觉得自己舌头都疼得发麻了,说起话来有些不清楚。

“这只是开始而已,男人就打起十二分精神抵抗疼痛。”辰也不含糊,第二波力量随即灌入。

雷戈萨眼前一黑,直接疼得背过了气去,他似乎看到了自己的母亲,正在向自己微笑。

“对了,忘了和你说,如果流程正确的话……会更疼一些,注意了。”

辰的字典里没有怜悯两字,因为如此,雷戈萨注定要经历一场地狱般的磨砺,而雨辰,冲出千米外的他,也已经发现了目标。

从荒芜的戈壁彼端,冲过来的,是一团银白色的翻滚。

如同烈焰一般的燃烧,所过之处一片焦黑。

漫世虐孽嘶吼着,口中喷出一股百丈的银色烈焰,直冲向雨辰所在的位置,显然是嗅到了令人憎恶的气息。

“还记得我吗?那我可真是受宠若惊啊。”雨辰哈哈笑着,感受到漫世虐孽已经将目标锁定在自己身上,一股子磅礴的战意涌起。

“我们两个也算是老冤家了,上次是百分之六十的力量,现在,我希望能见到一个完全体的你。”雨辰笑着说道,也不管对方是否能听见,以至于这更像是他的自言自语了。

扬起一只手,遥遥对着那漫世虐孽冲过来的身躯,而之前的火焰,也已经舔到身前了。

“还记得这一招吧,当时,就是这一招,将你从北部森林之中引出,屠了半个玛姆拉,造了一场大大的杀孽。”言毕,一股子淡紫色的气息从雨辰周身涌出,汇聚在一起,便在雨辰前方形成了一道漩涡,那漫世虐孽的火焰冲撞在其上,居然被一丝不漏的吸了进去。

雨辰双眼紫气闪闪,淡淡启口:“心灵震爆。”

一股子白光从他眉心冲出,汇如身前紫色的漩涡之中,融合在一起,四周空气好像煮沸的水一般翻腾起来。

“释!”掌握着力量分寸,感受到临界点,随即将力量释放出去。

凝成一束,直接在空中拉出一道璀璨的光带,在汇成实质,若隐若现,然后消失。

紧接着,却看到一阵阵扭曲,如那阿克夏之剑,却又有所不同,因为此刻……

在他的眼前,漫世虐孽并没有消失,而是呆立在那里,浑身的表象开始扭曲,然后恢复,再次扭曲,然后恢复。

一直这么循环,一动不动。

老半天,雨辰才看明白了其中的奥妙。

直接撕扯因果,却不是如阿克夏之剑般毁灭因果,灌注在其中的精神力量,不断修复着被撕扯毁灭的因果。

杀伤力似乎还没有之前那么强大,在煞气尚未解锁之前,这一招也算得上是雨辰的底牌了,帮他度过了不少难关。

而现在,力量增强,反而削弱,这莫非就是质变之后产生的异变。

再次观察一下,雨辰又发现不妥了。

却见那漫世虐孽依然保持着那个状态,整个身体不断扭曲,然后延展,恢复,再扭曲,再延展,一直保持着这个循环。

“这难道是?”雨辰心惊,不自觉一样手一抖,两团气息一左一右翻腾起来,也不顾远方怪异的那漫世虐孽,只是将两股力量融汇到一起,观察着其中的变化,然后陷入了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