蔑世录

第十八章 六国,蓝海,布莱克

未知的阴影正在逼近,而此时,雨辰正在和黑帝斯享用大餐。

雨辰觉得自己喜欢上了这样的生活,无忧无虑,自由而充实。

可是他也知道,这一切只是虚伪的假象而已,任何时候,这样的平和都可能像泡沫一样碎裂,也许,就是下一刻。

今日无风,晴空万里,从饭店走出的两人勾肩搭背,互相说着只有男人才懂的笑话,一路高声欢笑。

话说回来,这几个月以来,两人算是在第一阶大放光彩,知名度节节攀升,有武斗威震天和谋者黑帝斯的绰号,一路上偶有人对两人打招呼,两人也随意的敷衍着,一并往宿舍楼去。

夏日的哈兰因为星峰的存在,相较于大陆其他地方稍微温和一些,不是那种闷热,而是略带清爽且适宜的温度。

“喂威震天,你真的决定这么快就要升入第二阶吗?基石城啊,打基础的地方,不好好把握可再也没机会了。”

“你这个臭小子,你觉得我还有必要在这里浪费时间吗?”

黑帝斯被雨辰拍了一个踉跄,一阵无奈,对方的实力强得没边,在他身边好像随时都捧着一个定时*,保不准什么时候就被拍得背过气去。

“只是算算时间,应该差不多到了,那些人……”若有若无的瞅了瞅雨辰,心中盘算道,“到底要不要找个理由支开他呢?不行,他虽然没什么脑子,但有些细节终究还是瞒不过他,如果产生什么间隙可真是得不偿失了。”

想到这里,黑帝斯突然开口道:“威震天兄弟,这两天可能会有些危险人物来找我,你要小心了,那些家伙虽然不会对我怎么样,可是如果一时受到刺激,可能会对我周围的人进行攻击。”

“喂喂,说笑呢?”雨辰回头,看到黑帝斯满脸肃穆,心中一凌,早知对方身份不会那么简单,不过看样子自己好像还低估了对方,到底会是什么样的人?既然现在说出来,最好还是将话往下套,如果能刺探到更深的情报就再好不过了。

于是开口道:“如果你信得过兄弟,就应该和我说清楚,而不是一个人背着,兄弟是用来干什么的?就是用来拖累的,不是吗?”

“你说这句话,我怎么感觉总有一天要被你拖累似的,不过既然你说到这,我也不打算瞒你了,本来是打算到第二阶的地点再说的,第一阶终究眼线太多了一些。”黑帝斯叹了口气,随即说道。

“我们回去细说?”雨辰故作焦虑状。

“不必了,在这人流湍急的街道上,反而是最好的聊天地点,相反,在我们的居所,我不能保证不被人窃听到一切,当初的和那些人的约定,我所做的一切是不能被第三方知道的。”黑帝斯一面走着,压低声音,就像平常的交谈一般,不断比划着无意义的手势。

“所以我就算知道了,也不能表现出来,是这个意思吧。”雨辰心道,嘴里只是说:“到底是什么混蛋,有这等手段。”

“六国,是这个组织的代号,说到底也只有组织的内部人物知道这个代号而已,因为牵扯太广……”

“六国?是哪六个国家?大陆什么时候冒出了这样一个联盟?真够扯的!”雨辰气氛的说道,不过他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六国的含义。

千年前那六个可以抗衡国家的家族,至今依然还存活着,只不过千年的动乱早就让他们元气大伤,也没有了能与国家抗衡的能力,只不过因为手中掌握着的人脉和经济体,才让他们能够苟延残喘到今天。

作为雨辰来说,也是偶然,在和托里斯塔的聊天之中无意听到了六国的名词,私底下一查,才得知些端倪。

包括蓝海家族,黄金家族,怀特家族,布莱克家族,赤川家族,凌霄家族一共六个世家,分别割据着大陆的六个角落。

其中蓝海家族自然不必说,在之前雨辰曾经夺下了一枚蓝海之渊,至今还躺在他的口袋中,而黄金家族更是在刚多赫赫有名,刚多十二骑士位居第一的亚瑟,就是黄金家族现任家主。

不过按照雨辰的情报来说,六国虽然被并称,其实互相却没什么来往,有几个家族甚至还有私仇在其中,成不得气候。

现在也只能听黑帝斯细细说来,才能知道个大概了。

黑帝斯一面走,浑身放松,没有一点紧张的感觉,聊着那些隐晦的事情也只不过像拉家常似的再普通不过,走了一路,雨辰听了一路,越听,越觉得心惊了。

黑帝斯的故事并不复杂,主要讲了布莱克家族和蓝海家族的一些过往,又说布莱克家族百年前的家主在一次聚会之中被蓝海家族的刺客杀害,导致了当时互相支持的两个国家直接开战,结果,两国还没打出个胜负,却被第三个大国吞并,两个家族也从此一蹶不振,蓝海家族依靠着蓝海之渊还勉强支持住了场面,而布莱克家族则惨了很多,不但从此以后隐姓埋名,甚至连产业都为他人做了嫁衣。

“说到底,刚多当时吞并两国都在情理之中,怪就怪两个家族沉不住气,千年积累的怨气在同一时刻爆发,那真是黑暗的时代了。”黑帝斯不自觉地擦了擦眼角,随即笑道:“好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吞并了布莱克家族的那个势力,准备重新归还布莱克家族名分,甚至封地,授予权力,条件就是,布莱克家族要为他们在哈兰学院找到一件东西作为交换,否则。”

“否则什么?”雨辰面色深沉。

“否则只有灭族,说到这份上你也应该听明白了,我就是布莱克家族唯一剩下的人,我的父亲,母亲,家人,甚至爱人都在刚多的控制之中,我不得不遵从他们的命令。”黑帝斯紧紧抿着嘴唇,甚至咬破了都不自觉,任由鲜血淋漓,滴上了胸前的白襟。

雨辰终于明白了其中的缘由,埃拉特国,是布莱克家族后方的支持者,而这个国家,却在玛塔峰会期间,因为一次刚多扶持的政变,而失去了对自己的控制。

现在的埃拉特国,已经不是当初那个自由贸易的天堂,而是彻彻底底成为了刚多的簇拥。

刚多!又是刚多!这个罪恶的国度打着自由的旗号,却无时不刻都在做独裁者才会做的勾当,回想起当初泰瑞斯对自己所说的一切,现在看来,是那么的虚伪。

那么的不切实际!

而就是这么虚伪而不切实际的话语,当初却欺骗过了自己,一想到这样,雨辰就觉得浑身汗毛都翻了起来,莫名的不不爽。

“不过这也太巧了,我进入哈兰第一枚准备吸纳的种子,居然是刚多帝国埋在哈兰的伏笔,这样也好,我自在背后推,一步步将他推上台面,到时候也好知晓泰瑞斯的计划,一举多得。”看着黑帝斯铁青的面庞,暗暗感知着对方的精神波动,此时黑帝斯显然是气愤至极,真情外露,雨辰相信,要是这还被骗,只能证明这黑帝斯真的比自己强很多,自己认栽。

当然这样的可能性不足十万分之一。

“那么今天来的是什么人?”雨辰问道。

“按照规矩,是蓝海家族的人,说到底两个家族现在就算同被一个势力掌握,终究还是世仇,他们不会对我怎么样,却会毫不犹豫对我周围的人出手……”

“报复你吗?我操,这是什么道理,他们家族挑起的事端,现在到不依不饶,想要赶尽杀绝?”

“你不是第一个了,在一年级的时候,曾经有一个学生和我走得很近,然后……那次也是蓝海家族的人前来督促,当着我的面就这么,就这么,该死的!”黑帝斯一拳打在地上,“他只是一个家境平寒的学生而已,原本就没什么影响力,最后蓝海家族也只是向哈兰赔款两百万金币,交出了几个喽啰顶罪了事,他们现在仗着有蓝海之渊,获得刚多帝国的大力支持就可以为所欲为,却不知道……”

黑帝斯说不下去了,一遍一遍深呼吸,挪着身子来到了一个角落,靠倒在墙角,仰头望着天空,独自发起呆来。

黑帝斯突然情绪失控,引来了周围人的注目,雨辰仓促的驱赶了一下,随着黑帝斯来到角落之中。

“他们该死。”雨辰觉得自己似乎也快压制不住翻腾的杀意,只想杀个痛快了事,也许是压抑得太久,这个故事听得他热血澎湃。

蓝海家族,从蓝海大少的做派来说,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不过他们所处的位置……左右逢源吗?明面上依附米迦兰,背地里却和刚多串通一气,这点值得好好利用一番呢。

雨辰摸了摸鼻子,蹲到黑帝斯身边,拍了拍他的肩,笑道:“就交给我解决吧,如果就在这几天的话,我会把那群婊子踢回他们的乌龟壳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