蔑世录

第二章 管理人

过程出乎意料的顺利,雨辰在埃辛所描述的柜台之中找到了多种药品,虽然不知道成分是否安全,但从标签上所描述的内容来说,也差不了多少。

“这玩意儿吃了以后不会死……应该。”雨辰忧郁的想着,一面将原本就灰扑扑的衬衫脱下,将药品一股脑打包,扛起来,便往回赶去。

虽然目前还很想在这个地方大肆搜刮一番,但是一来没有趁手的储物设备,无论是卢比奥斯碎片,还是当年从教廷那里抢来的空间袋早已成了过去式,就目前情况来说,就靠着一双肉掌的雨辰,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将这里的东西一股脑给带出去的。

即便是要搜刮高价值的物品,那也得先将埃辛两人就醒再说,雨辰不确定那气体的危险性,要是埃辛和黑帝斯因此而死了,那可真是拣了芝麻丢了西瓜,得不偿失。顺着升降梯降下,好在没触发任何可能会出现的机关,雨辰也松了一口气,加快了步伐,穿过隧道,来到一开始的实验室之内,眼见埃辛和黑帝斯仍旧是躺在当场一动不动,再看被自己冲开的缺口那边,红色的气体已经消散,看来暂时没有了威胁。

这才松了一口气,从简易包裹里翻出了一瓶**制剂,从标签上来说,有解除麻醉效果的作用,雨辰不好把握剂量,只好用顺带搜刮到的试管,一点点将那制剂滴入两人的口中。

不过,让雨辰万万没想到的是,这才滴入一滴,就起了效果,眼见埃辛挪动了一下身子,揉着看似睡眼惺忪的眼睛坐了起来,正看得发愣,身后的黑帝斯也一个懒腰,拳头刚好杵到雨辰的后腰,吓了他一跳。

黑帝斯也转醒过来。

“奇效啊?不会有副作用吧?”雨辰疑惑的看了看手中那普通的瓶子,也想不出个所以然,在他看来,若不是下大剂量,是无法解除那麻醉剂的效用,所以他才带了那么多药品。

而待到黑帝斯和埃辛两人恢复了正常,看着发愣的雨辰,再看看雨辰身前一大堆的药品,一下子笑开了去。

“你还真带了这么多,真有你的。”黑帝斯笑得岔气,一面拍拍雨辰的肩膀,对着雨辰树了个大拇指,而埃辛也是笑一阵,好像觉得这样太没道德,连忙捂住嘴巴,却也止不住从嘴缝里透出的笑意。

直到现在雨辰才知道,自己被摆了一道,那麻醉气体顶多就是让人睡一会儿,哪有埃辛说的那么夸张,置人于死地之类的,想来也是为了刺激自己而说的话语,再看看黑帝斯那高兴的模样,雨辰只觉得有一种冲过去抽人的冲动。

不过冲动归冲动,好在两人无碍,雨辰也松了一口气,于是故作气愤之色,头一拧便要往外走去。

埃辛连忙拖住了他,一个劲儿赔罪,又说道:“是为兄的错,原本那气体只是普通的麻醉剂罢了,若不是这么说,威震天兄弟也不会这么快就轰穿这座墙壁吧,对了,你用什么将我们弄醒的?”

雨辰愤愤道:“居然这么耍我,你们还真是一点良心都没有,亏我这么卖力呢。”一面将瓶子抛给了埃辛,又说道:“原本要每种试一次的,不过你们既然醒了就没这个必要了。”

埃辛笑嘻嘻的点了点头,一面抬起了瓶子一看。

就在那一瞬间,雨辰只能用精彩纷呈来形容埃辛的表情。

“怎么了?那个表情?”黑帝斯笑嘻嘻的凑近过去,往瓶上的标签一看,顿时吓得脸都绿了。

“斯派洛药剂,威震天你要毒死我们啊!”

“该死的!我已经觉得肚痛了。”埃辛也顺着喊道,一张脸憋得涨红。

雨辰耸耸肩,无奈道:“谁让你们装的那么严重,我还不是挑起效最快的用。”

“该死,埃辛,这里有厕所没?”黑帝斯很暴躁的喊道。

“跟我来!该死的,回头再和你分说,别乱跑啊。”说完埃辛提着裤子就跑,一面跑,甚至将裤腰上系着的腰带一并扯下,顺手一扔,另一边,黑帝斯也好不了多少,虽然身为女性,却没一点淑女的自觉,反而学者埃辛扯去了腰带,免得一会儿成为累赘。

“应该快了吧,是我我都憋不住。”雨辰暗自发笑,他原本好心,给两人喂下了起效最快的斯派洛药剂,当然解除麻醉是一项,但斯派洛药剂更大的作用就是催泻。

那可是世界上最高级的泻药,一般人可无福消受。

“这两个家伙,没一个小时绝对无法从厕所里出来了呢。”雨辰摸了摸下巴,贼兮兮笑道,“机会终于来了。”

本来还在计划如何甩掉两人,现在看来,倒是误打误撞的实现了目标,雨辰可不懂客气两个字怎么写,直接往另一个通道奔了去。

他没有选择已经去过的B区,B区虽然表面上来说应该是价值最高的区域,但对于雨辰的吸引力就没那么大了,无论是多么稀罕的材料,只要有技术,炼金术就能给你制造出来。

所以雨辰真正的目的还是属于克雷斯斑的专属技术,那大陆炼金第一人的技术,一定精彩无比。

首先选择A区,同样,没有遇到什么阻碍,顺利的进入,只是雨辰发现,A区只是一座放大版的实验室,中央一座巨大的熔炉也不知有何作用,两边陈列开的巨大柜子,散发出阵阵寒气,想来也是用来封存某种东西的装置了。

雨辰可没兴趣将其拉开,因为需要用冰霜气息封存的,一般都是有机体,而有机体可不是雨辰需要的答案。

“既然是克雷斯斑的实验室,会出现多么疯狂的东西都在情理之中了。”回想起玛塔会议时被克雷斯斑驱使的血肉怪兽,雨辰只觉得脊背一阵阵发凉,自动略过这个地方,又向C区进发。

只是雨辰再一次失望了,他甚至没有在C区停留超过10秒,就自行离开。

C区和AB两区不同,完全是被若干房间分割开的区域,而随意看了两个房间,雨辰就不打算再继续看下去,一座座分列的手术台已经说明了这个区域的作用。

他甚至可以分辨出地面上那似乎尚未干涸的血渍。

要知道,雨辰对于人体实验可谓深恶痛绝,不将这里拆了就是已经是好事了。

直接冲到D区,一把推开了大门,雨辰倒要看看,这一区,又会发生什么事情。

………………

………………

雨辰很后悔推开了这扇门,很显然的,这个区域绝对是整座实验室最为核心的构造,而这还不是关键的地方,最关键的,是雨辰在这里看到了人。

不是一个,而是一群,一群没有眼珠,赤身**的……类人生物。

况且如此来形容,那些人形生物完全没有人类应有的生机,而是泛出一股股令人作呕的恶心气味。

雨辰想到丧尸这个名词。

如果有地狱的话,可能就在这里,而魔鬼,就是克雷斯斑。

那群人形生物显然察觉到了雨辰的入侵,喉咙之中纷纷发出野兽般的嚎叫,飞速的将其包围在其中,雨辰也得以看到了这群怪物究竟在做什么。

空出的空旷区域,堆了一人多高的一层腐尸,从腐烂程度上来说,似乎死去不久,而围绕核心能源柱的那座半人多高的台阶之上,一座巨大的机器正在无休止的运转着。

不断发出咔嚓之声。

雨辰清楚的看到几名下腹突出,毫无生机可言人形怪物,从那堆腐尸底部拖出一跟跟白森森的骨头,抛入那机器之中。

只听的咔嚓咔嚓的脆响过后,雨辰发现,这房间原本平滑的天花板上,开了几道口子,而从中,白花花的粉末喷出,朝着这群人形生物洒了下来。

“这玩意儿,看起来就不是好东西。”雨辰笑着说道,单手一撑,一座紫色的屏障唰开,所过之处,全都灰飞烟灭。

一出手便是最强的煞气,雨辰不能确定在这诡异的地方还会发生什么,而且他有一种感觉,这些人型生物,仿佛只是一种奴隶的存在而已。

应该还有更大的东西,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能接触到这个诡秘机构的核心呢。

而雨辰煞气未触及之所,那些人形的生物接触到白色粉末后,瞬间变得狂暴不堪,嘶吼着便朝雨辰扑过来,看势头,是准备将雨辰撕成碎片。

怎奈雨辰防御牢不可破,煞气威力无穷,单是接触,就不是这群只靠肉体力量进攻的怪物所能够抵抗的,莫大的威力直接将怪物们蒸发成烟尘,连渣都没剩下。

“你是谁?”就在这时,从天花板上传来了一阵声音,似乎是多种声音拼凑而成的一般,又和深渊魔物有着本质的不同,那些声音之中人工雕琢的痕迹实在太过明显。

“先告诉我,你是谁,为什么将这里的工作人员变成这副模样,我才能回答你的问题。”雨辰减弱了防护罩,仅仅是让身体表面附着了一层煞气,这样一来,也能腾出更多精力来解读这里发生的事情。

偌大的实验室不可能没有任何一个人维持运转,特别是克雷斯斑那样的角色,这座实验室之中保存了太多珍贵的东西,一旦失去管理,那么就意味着那些珍贵的材料很可能会出现问题,譬如A区的冰柜,那是需要长时间维持能量运转,又要保证温度的稳定,是需要精心打理的设备,若没有一名工作人员管理,那就太说不过去了。

而直到来到这座区域,看到了这些人形怪物,雨辰心里才有了底数,从这些怪物的机体能力来说,完全比不上普通人,甚至还要弱一些,这是长期从事非体力劳动的结果,再加上他们的皮肤呈现出病态的白色,以及被煞气轰碎的时候,骨骼的分裂状态,全都说明了,这些人长期得不到阳光的照耀。

“只有长期呆在这里的人才会有这种状态出现,而他们目前的状况,实在是不像正常模样,我可不认为这样的怪物能够做到正常人的工作,维持住这座巨大实验室的运转。”雨辰补充了一句,等待着下文。

许久之后,那声音又开口了:“的确,是我将他们变成这副模样的,谁让他们不老实,而且这座实验室的话,我一个人就足以维持了,你是埃辛的同伴,刚才正门验证了埃辛的身份信息,紧接着你就出现在了这里,看来也非泛泛之辈,居然能击破十米厚的双重门,也是个了不起的角色,像你这样的人才,才是我最需要的。”

“需要?”雨辰冷笑道,“你莫不是想将我也变成如那些工作人员一般的无脑怪物吧,你觉得你真的可能达到这个目的?”

“做不做得到,得当面见了才知道,如果你有兴趣的话,就来我这边吧,和我较量一下,看看谁强谁弱,如何?”

雨辰微微一笑,也不答话,对方的说辞显然已经将他的性格计算在内,他现在有六成把握,对方已经知道他威震天的身份,所以设下这个圈套,毕竟威震天现在在哈兰风头大盛,在炼金学院也有天才之名,得到他的情报并不是什么难事,再加上对方如此毫不避讳的挑战,显然也是有战胜自己的信心。

“你在哪,我们正面较量一下吧!”雨辰面上泛出得意的笑容。

“那么,就来吧。”随着那话语的落下,周围的灯光瞬间熄灭,紧接着,中央的地面被点亮,拖出了长长的一条光带,通向这区域的深处。

此时,一道人影,立在一间漆黑的房间之内,前方水晶大幕发出的淡淡光芒将他的身形映出,比起常人来说,更加高大不少,特别是那颗脑袋的形状,似乎是戴上了一顶方形的高帽,有些怪异。

“来吧,来吧,威震天,成为我的仆人,相信主人一定很乐意看到这个结果的,到时候,莫说是跻身神将之列,就是获得永生不灭之果,也非不可能之事了,主人现在还在卡拉波士的轮回熔炉之中重塑身躯,我得抓住这个机会好好表现一下。”

只是他不会明白,自己觉得十拿九稳的威震天,却实实在在是他的克星一般的存在,莫说是他,就算是他的主人,在这个人面前,也只有落荒而逃的份。

一招失手,满盘皆输。

待到雨辰走入房间,四周灯火瞬间被点亮,况如白昼一般耀眼,而在这被点亮成纯白的房间之内,仅仅摆着两把椅子。

一个人就坐在对面,一身白色的研究服,让雨辰惊讶的,还是那个人的脑袋。

完全有常人的三四个大小,而且形状也叫人不敢恭维,往上去好像一根柱子一般,杵在那人的脖颈之上,从眼睛上端开始被缠上了厚厚的绷带,远远望去倒像是戴了一顶高帽子了。

“请坐吧。”那人招呼一句,双手搭在椅边,显得对雨辰满不在乎。

雨辰也不拒绝,径直坐到了那人对面,直接与其面对,既没有要说话的意思,更没有动手的打算。

就这么对视着,直看得对方心里发毛。

半天过后,那人才干干笑了一声:“早听说威震天非同小可,我一直以为是误传,一名十七岁的少年,却有如何手段,今日见到本尊,我承认,世人对你的评价还是太低了一些。”

“承蒙夸奖,那我也单刀直入了,你的主人克雷斯斑现在究竟在何处?”雨辰直言不讳,本来没打算问这个问题,只是在看到这个实验室内诡异的一切之后的突发奇想而已,此人在这里的位置绝对很高,起码是可以作为左右手一般的存在,之所以是这样,克雷斯斑才会将这重要的实验室托付给对方,现在就看对方是否知道克雷斯斑的情况,雨辰一直在心里想,如果克雷斯斑那样的情况还没死的话,说不定真的掌握了某种不灭的方法,这和另一个自己说过的,看克雷斯斑的实验手册,说不定能救到自己一命的言语相吻合。

当然,雨辰更愿意听到克雷斯斑已死的消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你为何知道这个消息?”只是那人的反应的确出乎雨辰的预料了,雨辰还想,对方是否要推诿一番,没想到居然说出这样的话,这也就是变相承认了,这里是克雷斯斑的产业。

“许久不见院长,不知他现在可好?”雨辰更是顺着口气发问,口吻老气横秋。

“你……你莫非认识院长?是了!”那人一下子惊得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莫非是院长大人曾经说过的那项技术,我还以为被搁置了,怪不得您以如此年轻的身躯便能有这么强大的修为,请问前辈名讳如何?”

雨辰暗自发笑,不过心里也明白了些许道道,想来克雷斯斑的确有某种特殊的技术,能够让人肉体不灭,而这不灭的手段,自然也是直接将意识转到另一个人体内,说简单也简单,因为雨辰自己也是强行转移到这副身躯里的外来之魂而已,猜出其中关窍并不是什么难事。”

看着眼前一脸恭敬的男人,雨辰微微一笑,他相信,自己今天说不定能从这个男人的口中挖出一切自己想要的东西,以这个家伙的愚蠢程度来说,一定没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