蔑世录

第十八章 暗沼之神,库拉西斯(二)

雨辰不会让任何机会从手中流逝,像他这样的人,骨子里其实始终还是一个完美主义者。

一剑挥落,干脆,简单,身体每一寸肌肉都被完美的调动起来,他就像精密的机器,甚至连角度都完美无瑕。

怪物甚至没来得及做出进一步反应,砸落的巨木阻碍了它的触觉,它能做的仅仅是靠着那透明的攻击触手将巨木切成数块而已,焦黄色的浓稠鲜血就像打翻的奶油冰淇淋,洒了一地,结成团状,雨辰一把拽住那团被他切开的软、肉,顺势垫到身下,肉垫,草甸,形成了两道优秀的缓冲屏障,着地之后雨辰就地一滚,轻松的卸去了所有冲击。

而紧接着,一阵隆隆巨响,整个地面开始翻腾起来,雨辰知道,因为这次伤害,对方终于发怒了。

向反方向冲去,雨辰可不愿意直面第一波疯狂的冲击。

原本的凹陷瞬间收缩,两条巨大的触手随即往坑内收了回去,一阵阵似悲悯似怒号的吼声不断从坑内传出,雨辰回身,之间一团团肉块,互相推挤着,从坑内掀起。

那一具具焦黑色的尸体似乎被融合了一般,偶在那略带青灰色的肉块上浮现几尊残躯,却也马上没入其中,没了踪迹。

雨辰只看到,一只巨大的眼睛,从坑中浮了上来,紧接着,因为怪物的撤去,巨坑空出的空间顿时成了水的乐园。

大量水源注入深坑,使得整个草甸下端的空间压力失衡,整个草甸迅速瘪了下去,又紧接着弹起,这一轮变化,甚至比大地震都有过之而无顾忌,大块大块草甸被撕裂,大量的水顺着缝隙喷出,浸染了整个区域。

躲在一住巨木后的雨辰坐在死亡呼吸的剑柄之上,勉强维持住身形,右胸一道创口崩裂,显是刚才发力过猛之致,他的身体不能长时间维持煞气灌注的状态,此时,卸去煞气加持的他,浑身如同要散架一般,肌肤火辣辣的疼痛,分不清新伤旧伤的区别了。

侧过脸,透过树木的缝隙看着不远处那巨大的身躯,完全如一尊要塞没有什么区别,无数触肢铺陈开来,就像一条条蜿蜒而来的巨蟒,吞噬着所触的一切。

挪动过的身躯之下,是一面焦灼的黑色,从飘散开的阵阵恶臭,雨辰也能够分辨出那怪物分泌的**中,含有的剧毒物质。

就现在的身体状况去硬拼,十条命都不够。

所以,思前想后,雨辰做出了一个决定。

“反正打不过,那就跑了吧。”

雨辰很光棍的一跃而下,再次一剑甩出一束煞气,就如之前一般砸倒身后的一株巨木上,再成放射状扩散开去。

这一下又将怪物得注意力吸引过去,雨辰扯开两条腿狂奔而去,也不管怪物有没有发现自己。

力量全数屏蔽,雨辰相信自己现在的状态,比一头普通的野兽强不了多少,又顺手召唤出了相位水晶,一面跑,一面往相位空间之中一掏,一枚烧得有些干瘪的翅膀被扯了出来,顺势往后一抛,头也不回的飞奔而去。

不过,雨辰没想到的是,将储备粮食抛出并没有引起那怪物的注意,反而是他身后出现的相位水晶散发出的那股紫色的光芒,简直像黑暗中的一盏明灯,将他的身形完全暴露在怪物眼中。

待到雨辰后悔已经来不及了,两股刺耳的破空声从左右两端袭来,雨辰就地一扑,只听咔咔几声,身侧的几株巨木均被拦腰切断,朝着雨辰砸了下来。

“不依不饶了还!”雨辰真的很怒,他很难得服软,对方却完全没有领情的意味,心一横,雨辰也懒得再继续奔跑,手一提,死亡呼吸从虚空之中抽出,顺着树木倒下的切线往上一斩!

冲天的紫气爆开,巨木直接被庞大的煞气撕了个粉碎,而这还没完,肆虐的煞气如同燎原的业火,吞噬着所能接触到的一切,再次屏蔽感觉的雨辰,重新成为了一尊杀神。

双眼浸透着煞气,泛出阵阵紫色的雾气,看清了一切,就连那透明的两只巨大的触手也一览无遗。

双手持着死亡呼吸,闪电般的切出,那怪物被巨大的压迫力所摄,正要缩回两只触手,却已经晚了。

天空嘭的下了一场血雨,雨辰浑身煞气附着,那带着浓烈腥臭的血水砸在他身上,瞬间被蒸发殆尽。只是周围的区域却没有雨辰这么好的防护能力,怪物的血液显然含有极强的腐蚀性物质,四周不断发出呲呲爆响,雨辰亲眼看到,那血液溅落在一株苍天古木之上,只在瞬间便将那古木蚀穿一个大窟窿。

单论腐蚀性来说,甚至和煞气不相上下。

顿时来了兴趣,雨辰小心翼翼的用煞气牵起一束轰碎的肉块,刚才他就很在意,极强腐蚀性的煞气为什么没有直接将这些触手轰成飞灰,而是退而其次的搅碎,总归是有些特殊的情况含在里面,现在看来,或许就是这极强腐蚀性的生物液了。

“看来,只有将你切成八块,才能明白你身体里有什么东西呢。”提起剑,朝着怪物走了过去,明显感受到威胁的怪物,随即挥舞着数条巨大的触手,劈头盖脸便朝着雨辰砸了下来。

“正好,也用你试试看吧,我的构想。”早就唤出了相位水晶,打开了通道,雨辰等的就是这样的时刻,在攻击落下之前,他蹿入了相位空间之中。

轰轰!绝强的拍打挥空,落在本就布满裂痕的草甸之上,这一下更是直接将草甸轰了个四分五裂,爆散开来。

相位空间之中。

雨辰在此并不会感觉到任何不妥,这里平静得让人不自觉懒散,召唤出相位水晶,雨辰再次询问了一番细则,虽然还是得到了模糊的答案,但对于雨辰来说,这就足够了。

“两方空间互相干涉,只有在狄拉克之门开启之时,而开启的介质就是我的本身,实验一下吧。”雨辰仿佛忘了外面还有一尊巨大的怪兽还在暴怒的搜寻着自己的身影。

再次打开了狄拉克之门,外面便是现实世界,连通两个世界的大门通过相位水晶开启,因为相位水晶复杂的验证系统,雨辰每次都要提前做好准备,这也让他感到颇为无奈。

单手探出,入手一片潮湿,雨辰不用想也知道,此时此刻外面的状况如何,这结合怪物攻击的强度和地面的受损情况就能得出结论,没有急着出去,而是一寸一寸缩回了手,随着他的手缩回相位空间,很奇怪的是,纵然雨辰的手依然潮湿,但是却没有一点水进入的征兆,待到雨辰完全缩回了手,狄拉克之门依然开启,但也没有任何水会从门中涌入的迹象。

“果然,我的本身是狄拉克之门的楔子,等于接点准则之中的引导物了,现在的关键就是,狄拉克之门的本身,是干涉在因果之外,还是具现化的存在,这得再次验证一下。”雨辰若有所思的自言自语着,随即回头对身后悬浮的相位水晶道:“莉莉丝,在我取消之前,维持狄拉克之门的开启。”

言罢,一个闪身便从门中穿了出去。

如雨辰所想,草甸完全被撕开,大量泉水涌上,整个区域化为一湾泽国,而在不远之处,库拉卡正挥舞着自己无数巨大的触手,暴怒的搜寻着给他造成伤害的那名可恶家伙。

“过来吧,大家伙。”雨辰大声嘲笑一句,单手持剑,一道煞气甩出,朝着库拉卡的脑袋轰了过去。

只是还没来得及与库拉卡做出接触,却碰上了一层屏障,消散开去,一凝神,双眼煞气灌注,只见无数条透明的触手拦在中间,显然是靠这个阻断了煞气的攻击。

“喔!真不简单呢,居然没有受到伤害。”雨辰没有怎么使力,仅仅是发挥了煞气的腐蚀作用,但现在看来,似乎对怪物没有任何影响,微微一笑,看着四面八方朝自己猛蹿过来的触肢,一转身,蹿入了依然嗡嗡作响的狄拉克之门中。

回到了这片平静的空间之中,雨辰静静等待着结果。

他并不担心狄拉克之门会被摧毁,因为他与相位水晶做过咨询,狄拉克之门是由自有能量组成,而媒介自然就是雨辰本身,从这样的逻辑来看,只要雨辰不死,那么狄拉克之门就能无限次开启。

终于,等了两分钟之久,狄拉克之门依然维持着平稳的运转,雨辰知道,实验成功了。

至少,物理作用无法干涉狄拉克之门,这就足够了。

雨辰哈哈一笑,窜出了那道链接现实与相位空间的屏障,呈现在眼前的,是四周已被扯碎成一片狼藉的丛林巨木,显然失去目标的怪物,将这些碍事的巨木当做了发泄的对象。

“打不到我的感觉不错吧。”也不管对方能否听懂,雨辰哈哈大笑着说道,他此时心情大好,既然无法被干涉,那么就意味着他已经立于不败之地,接下来的过程,相信会非常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