蔑世录

第二十章 弥留

扫了一眼,雨辰微微眯了眼,他并没有急于出手,因为他从那巨大的身躯之中感觉到了一丝熟悉的感觉。

时间并没有让他有多考虑的机会,很快的,那被冲开的巨大血肉躯壳,瞬间重塑为四座巨大的身躯,八臂横立,腹凸腿弯,长长的乳、房往下垂去,径直拖到地面,揉成一幅荒诞而恶心的图景。

但就在这样一副副扭曲至极的躯体之上,一枚枚艳美无比的面孔被凝了起来,或魅惑,或**,情态不一。

“真是,有够恶心的。”雨辰轻轻摸了摸鼻子,眼中杀机一闪,整个人一颤,一收,又抬起右手,猛然一扯。

那一副副扭曲的躯体瞬间被扯成粉碎,血肉爆了漫天。

“燃尽。”雨辰表情森冷,微微仰头,双手一合。

无数漆黑的球体浮现在那破烂散碎的血肉周围,再瞬间往中央撞去。

撕裂空间是绝强的能力,这种能力能将原本存在于这个位面的事物吸入隔断空间之中。

而打开空间裂缝,将会产生剧烈的撕扯力。

现在雨辰将这一道道绝强的撕扯力按照不同的角度融合在一起,所得到的结果……

不是漆黑无比的深渊,而是耀眼夺目的恒星。

当场只剩下绝强的光芒,足以融化一切的光芒,将那扭曲的肉体融入其中。

再次彻手,漆黑的引力球散开,那光芒也随即戛然而止。

只剩下一律青烟袅袅,述说着曾经发生过的一切。

直到这时雨辰才踱步上前,来到那巨大的身躯边上。

“米奈希尔?”

对方没有说话,但雨辰却感觉到了从对方身体散发出能量之中产生了一丝波动。

“唔,看来的确是你了,怎么样,能恢复原状吗?”

雨辰随意踢了踢那巨大的身躯,发现这并不是米奈希尔所擅长的符文构筑法,这些肉体是确实存在的事物了。

“我知道,你当年私藏了泰坦秘法,三十年前极北之北的战斗,是你打败了泰坦守护,之后,泰坦秘典消失,便是被你取了去吧?”雨辰微微一笑,缓缓述说道。

“泰坦秘典只不过是刚多杜撰出来的东西而已,事实上,我只是带走了泰坦巨人的脑子。”从那巨大而被鲜血染红的脑袋之中,发出了一串隆隆的话语,却实实证明了他的身份。

听到对方终于开口,雨辰这才放下心来,露出一抹安慰的笑容,随即说道:“怎样?老头子,你不能恢复本体了吗?”

“不是不能恢复,而是不敢恢复,我现在这副身体,大概已经支持不久了吧。”

“这话说来,难道泰坦秘术,已经销毁了你的身体?”雨辰大吃一惊,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这么说也没多大问题,只是泰坦之术需要大量肉体作为补充,原本是上古泰坦一族所创的秘术,因为泰坦一族长期生存在极北苦寒之地,身体素质与常人相异,有异常强大的自愈能力,自然能支持这样的秘法了。”那声音越说越缓,最后声调和米奈希尔也所差无几了。

“老头子,告诉我你的损伤情况吧。”雨辰微微眯着眼,随即说道。

“不要在我身上使用生命本源的力量,雨辰。”

一瞬间如晴空里打了一道霹雳,雨辰难以置信的看着前方那兀自在说话的巨人,一时间不知该怎么回答才好了。

“从你进入哈兰的时候,我便知道你是雨辰了,虽然你改变了你的发色,改变了你的风格,但很多东西,是改变不了的。”米奈希尔笑着说道,强撑着巨大的身躯缓缓坐了起来,直到这时,雨辰才发现,米奈希尔化为的巨人胸口,已经烂得不成样子,不断往外散发着呲呲白气,恐怖无比。

“你别说话了,你现在的身体无法支持住,就算你知道我是雨辰也罢,让我为你恢复才是正理。”雨辰虽然惊讶,但在没弄清一切的时候,他绝不会允许米奈希尔死在他面前。

一步踏前,融合出本源之力,随即将其融入对方躯体中。

但让雨辰倍感意外的是,令一股偌大的力量在刹那便将本源之力反震出了米奈希尔的躯体,连同雨辰都推开了数米之远才稳住了身形。

“我说了,不要用本源之力,我希望你一生都不要用这样的力量,你父亲是这么认为的,你母亲是这么认为的,还有我,也是如此,你从扎姆雷塔获得了生命本源,并假死将其私藏,以免这力量被刚多获得,这很好,非常好。”

米奈希尔声音越说越虚弱,雨辰手足无措,一时间,甚至连对方说的父亲和母亲都差点给忽略了过去,直到米奈希尔说完,雨辰这才反应过来。

“什么?父亲和母亲?老头子这是什么回事?”雨辰大声追问,一直以来,他都认为自己是一名孤儿,因为考虑到时间轴和所谓母亲的雨晴,实际上是生不出自己这么大的孩子的。

就算自己的灵魂是外来者,但这副躯体的来历一直以来都是雨辰心中的一道梗,现在被人随口说出,怎么能不惊。

“你和你父亲长得一模一样,除了因为混血而改变的发色和肤色之外,完全没有区别,外貌,性格,甚至是那绝强的力量。”米奈希尔哈哈笑了起来,“你父亲也是我的学生,好孩子,原本我对你并不了解,但是经过一段时间接触,我发现你身上没有一点本源之力的痕迹,你应该是将它藏起来了,这么说来,你倒是继承了你父亲的遗愿,真是天命所在,无法改变。”

直到这时雨辰才明白,米奈希尔之所以接触他,原来是因为对方一开始便认定了自己的身份,只是为了监视自己是否滥用本源之力而已,吃惊之余更是焦虑,眼看米奈希尔神志越来越模糊,语序也逐渐混乱,直到现在,依然不知道自己生父生母是谁的雨辰终于忍不住大喝道:“够了,老头子!快告诉我,他们是谁?”

米奈希尔呵呵一笑,声音渐渐微弱,弥留之际的他,已经沉入了幻觉之中,他似乎又回到了当初的时光,当那两名年轻人站在自己面前的时候,他一度认为,这个世界会因为他们而转动。

却没想到天意弄人,出师未捷身先死,不过上天依然怜悯,却让你们的孩子,完成了你们的梦想。

猛的,一股温暖的感觉由心底散起,幻觉渐渐散去,重新出现在米奈希尔面前的,是属于雨辰那张坚毅的面庞。

“是的,你是他们的骄傲。”

看着那一缕缕金色的气息包裹住自己伤痕累累的躯体,米奈希尔欣慰的笑了:“没想到,你已经到达了这个境界,我就算是死也得以瞑目了,好孩子,哈兰的未来,就托付给你了,记得你父亲和母亲的名字,并以他们为榜样而活下去吧。”

“你的父亲,兰斯,在极北冰原与泰坦之子同归于尽,他拯救了人类,毁灭了那自称为天国的庞大群体,没能为他正名,是我今生最大的遗憾。”

顿了顿,米奈希尔又道:“而你的母亲,雨晴,大陆历史上最伟大的记录者和整理着,哈兰文库目前百分之五十的书目都是由她编撰整理而成,她是人类文明传承历程上的一座丰碑,却因为刚多帝国的横加干涉,而得不到应有的荣耀。”

“记住他们的名字,并为他们骄傲吧,雨辰,你是伟人的后人,而你,也将比他们更加伟大,如果可以的话,请你永远记得,哈兰的意义,并以它为前进的方向,然后,这个世界……”

米奈希尔并没有将话说完,言语到此,他猛然大喝一声,整个躯体往高处跃起,十数米的巨大躯体完全没有感到一丝不协调和笨重,甚至看不出,那副躯体上曾经受过致命的创伤。

雨辰静静退后,他没有做任何动作,这是米奈希尔自己的选择,他无法干涉。

“走好吧……老师,如果可以的话,我会掌控这个世界,哈兰的意义,我会为你传承下去,用我的力量。”开口叙述,雨辰深深为米奈希尔飘起的方向鞠了一躬。

随即转身离去,没有一丝停留,也没有任何迷惘。

“如果世界停止,也就再看不到希望,你是想让我明白这个吧,老头子。”雨辰眼角有点湿润,也许米奈希尔并没有这个意思,但却实实在在的让他找到了前进的方向。

“还有,父亲,母亲,这样的词语,该死的,只不过是两个词汇而已,为什么会这么温暖呢?”深深吸了一口气,雨辰扬起了头。

此时,他已迈出岩窟,身后的能量波动一阵一阵,拍打在他脊背之上,似乎是长者的托付,温暖而有力。

“就算你乘上了深渊之主埋下的传送阵,又有如何?你难道以为这样就能逃脱我的掌控吗?”

微微一笑,雨辰瞬间从原地消失。

只在下一刻,便出现在穹顶。

看了看上方漆黑的石壁,又看着下方那圆形的巨大平台,在那上面,一道漩涡被撕开,一枚如镜面般光华的球体,刚刚露出半个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