蔑世录

第二十四章 恶魔

黑帝斯逐步开始为雨辰展现出她真正的实力,自从她知道了对方的真实身份,就已经开始为雨辰这个名字回归开始铺展道路。

雨辰要回归,最大的障碍不是别的,就是舆论导向,一直以来,刚多将雨辰塑造为一名超级英雄的角色,并借此大肆宣扬雨辰的精神,以激励刚多人民。

这样看起来虽然不错,但实际上,关于雨辰的一切都是被刚多所掌控的舆论所主导的,也就是说,刚多可以捧你,也可以找个理由在下一刻便将你划入非人类集团。

理由很简单,既然雨辰要回归,原本已死的亡灵想要再次出现在世界上,刚多帝国大可扣一个天大的罪名,诸如与兽人签署了邪恶契约……之类的,无论刚多帝国如何说,外人都无从反驳。

当然,这是在刚多帝国掌控舆论的前提条件之下。

而现在,雨辰回归这件事对于刚多来说可好可坏,在对方确定雨辰的真正意图之前,注定不会在舆论上多下功夫,这也就为黑帝斯的反击留下了足够的空间。

“舆论终究还是拼一个速度,在我们迅速占领舆论制高点的时候,刚多再想反击,便为时已晚了。”黑帝斯一面和雨辰做着介绍,此时两人已经登上了回归的专车,拉伊斯坦与黑帝斯通力合作,将传送后的坐标计算得足够精确,也为提前布置打下了基础。

“现在我们到欲望都市,那里有哈兰最大的对外新闻发布机构——世讯社,世界上百分之八十新闻媒体的集散地,就是我们对刚多第一战的战场了。”

黑帝斯信心满满,雨辰也是非常宽慰,对方并没有太过追究他为何隐瞒了自己的身份,作为黑帝斯这样的聪明人,自然不会在无意义的问题上浪费时间,这让雨辰非常安心,也暗自欣慰自己能找到对方这样可靠的伙伴。

“你是什么时候开始计划这些的?你获得六道之前并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吧。”

黑帝斯呵呵一笑:“对刚多用舆论将其的真面目扒出来一直是计划的一环,你的真实身份只是一道催化剂而已,就算没有你这层身份,我也能找一百种方法让刚多帝国陷入舆论的被动之中,与国战,讲究的是夺其先声,只有占据了道德制高点,才能使战有其名,更能削弱对方士气,实在是兵家必争之事。”

雨辰微笑道:“想法是这个想法了,的确能为我们取得大量的盟友,但也别太小看刚多帝国,那个国家人才济济,自然也有人能够明白这个问题的关键,相信一会儿的新闻发布会,必定会有人跳出来惹麻烦。”

黑帝斯哈哈一笑:“雨辰,从新闻发布会的组织者,到媒体人员,到工作人员,到保安维持人员,全都是我们真理会的人,就算是嘉宾,也都是诸如米迦兰,托拉斯一类的名流,你难道认为,我会给刚多帝国留下任何机会吗?”

“小心点总是好的,相信我。”

看着雨辰认真的表情,黑帝斯不免也有些心慌,连忙嘟囔了一句我知道了,侧过脸去,仿佛在思索着什么。

雨辰也微笑,靠在软绵绵的座椅上,开始闭目养神,现在他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刚多帝国在哈兰之中的势力,在真理会还未能完全掌控哈兰之前,一切都得小心行事。

黑帝斯虽然足智多谋,但终究还是有些年轻,有的情况不免会骄躁,这就需要自己在一旁提点提点,即将与世界上最庞大的势力交锋,相信对于她来说,也是一次难得的经验。

“冥王不可或缺,黑帝斯,我不可能交战的同时还要兼顾计谋,这样反而会阻碍思路,只有你在身边,我的战力才能发挥到极致,现在的你,欠缺的只有一点,那就是果断的利用我,只有当你舍得利用我的时候,我们的组合才能变成最完美的状态,这是我的愿望。”

雨辰这么想着,却没有说出口,有的东西,得让对方自己体会,或许现在黑帝斯还不能完全体会到雨辰的力量,但过不了多久,这个时机即将成熟。

因为一个人,一个绝强之人,正以一个叫人惊恐的速度,撕破天空,朝着哈兰的方向飞驰而来。

所过之处,雷云滚滚,延绵不绝,或见一条条如擎天之柱般的雷蛇乱窜,印白了他的身子,衬着他那张刚毅不屈的面庞。

洛萨!

飞行之间,洛萨突然猛一低头,就算隔着千米,他也能清楚的看到,光秃秃的荒原之上,泛起的那一缕缕不合衬的电茫。

“就是这里了。”自言自语一句,洛萨猛然坠地,如千斤巨石,稳稳当当。

眨眼之间,天空厚密的黑云被尽数扯下,漆漆的掀起了一道黑色的旋风,瞬间将方圆十里之地完全包裹在其中。

洛萨出手,天地为之所动,神阶强者的巅峰,端坐大陆第一数十载,洛萨之名,不负所归。

负手而立,冷冷瞪着前方越发强大的电弧,只闻一阵刺耳的锐鸣过后,原本空无一物的地上,出现了两道人影。

一人眼角闪电疤痕,狞笑之意兀自挂在面庞,另一人黑袍着身,看不到真实面庞。

“亚瑟,基拉,老夫恭候多时了。”

还未等两人反应过来,洛萨单手一摊,圣枪朗基鲁斯浮于他掌间,随手一挥,大地随即崩裂。

无形的压力瞬间斩开,刚刚重归地面的两人甚至还未明白发生了什么,攻击便已经落下,一瞬间,亚瑟左肩往下全数撕开,整个人痛苦的倒了下去,反而是那黑袍的基拉,身如鬼魅,一隐一现,重新出现在洛萨身前。

地上的裂痕延绵往外,似乎没有停歇的意思,深邃无底,更令人心惊不已。

“你这是什么意思?”虽然惊讶,但基拉的质问却没有丝毫底气不足的情况。

“前来杀了那个扭曲的生物,仅此而已。”洛萨随意挥了挥手中的朗基努斯,两道强大的刃风瞬间将基拉所立之处割为一块孤岛,洛萨再用这种方式警告对方,或许刚才躲得过一击,但下一次,不会。

“你是站在这个世界速度顶点的男人,我不会在我最擅长的战法被全面压制的情况下与你为敌,洛萨,希望你准备好面对陛下的怒火。”

基拉言罢,随即一抖黑袍,整个人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既然来到了这里,早已经有了觉悟。”洛萨对着空气言了一句,随即转向躺在地上呼哧呼哧喘着粗气的亚瑟,此时亚瑟突受重创,再加上在深渊内一番消耗,已经没有了反抗的余地。

只是那扭曲的身体不断生出新肉,修补着那常人无法愈合的重创。

“不说话吗?难道不单单是身体,连你的内心也失去了高贵的价值,堕落为了一个怪物吗?”

“亚瑟!”

亚瑟没有回答洛萨,此时他的回忆已经飘向远方。

回到那个时候。

“曾经被当做法师奴隶的我,又怎么是你这样长年处在安逸环境之中的人能够理解的呢?”

亚瑟只觉得自己又回到了那黑暗的群山之巅,回到了那座黑暗的城堡。

隔着笼子,看着里面那两个女子。

“她是你的母亲,看到了吗?你这个卑贱的生物。”又是那张看不清的面庞,不断用最恶毒的语言述说着那个令他崩溃的事实。

还有缩在笼子另一边的那个可怜的女孩子,为什么,老是用她那双无辜的眼睛看着我呢?

“不要这样看着我。”

“我也只不过是一个奴隶而已。”

“一个奴隶而已。”

后来,那个女人死了,她违抗了主人的意思,她活该。

那个时候或许自己也想过,和她那样去死了,也许就能解脱了,再也不用挤在狗窝里,与狗吃着同一样的食物,再也不用谁在一群肮脏的猪猡身边,至少还能保持人类的自尊去死。

仅仅是第二天,另一具尸体被抛到了我的面前。

那个可爱的女孩,或许她曾经是那么的可爱和无助,但为什么,就算你死了,也要睁大你那双无辜的眼睛看着我呢?为什么?

“去将这句尸体给处理掉,天黑之前给我做完,否则今天便没有你的食物。”

而那个看不清面孔的怪物,抛下这句话,独自登上了他那座没人能够进入的高塔之中。

在这么下去会死的,会死的。

昨日还在渴望死亡,直到死亡与自己靠近,才能体会生的可贵,或许这就是我。

我开始学会忍耐,屈服,开始像一条真正的狗一般,讨取着那头魔鬼的欢心。

我将女孩抛入了深山,就算她曾经是那么可爱,但主人并不想看见她的任何东西,就算是她的坟墓。

让她在深山之中被野兽吞尽,是我唯一能做的事情。

黑暗的种子。

哦对了,黑暗的种子,就在那个时候被深埋在了我的心中。

“那名为黑暗的种子。”

蹭蹭蹭蹭蹭!躺在地上半死不活的亚瑟猛然暴起,他仅存的五指探出,猛然伸长,五枚尖锐的指头就像无柄无情的剃刀,刺穿了洛萨的胸膛。

“你倒是让我想起来了。”亚瑟左半边身子猛地一阵扭曲,大量肉肢猛然探出,纠结在一起,再一凝,一条全新的左臂便被制造了出来。

黄褐色的腥臭**不断顺着重塑的肢体往下滴落,激起阵阵腐臭之极的烟雾,亚瑟一抬头,原本人类的双目居然变为了漆夜般的深黑。在那瞳孔中央一点,如火焰般的鲜红光芒往外绽放,更让他此时的情状与传说中的魔鬼没了任何区别。

“你也有错呢,谁让你将我从地狱之中救出的,洛萨,是你将恶魔带到人间,你没有资格,也永远都没有办法,将我抹杀!”

“我就是恶魔!从我出生之时就已经注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