蔑世录

第三十二章 惊世灾变

雨辰自然不会去管黑帝斯要如何让那些八卦的朋友们住嘴,此时的他满脑子之中只有曦儿的事情,除此无他。

正如黑帝斯所说的,曦儿,或者说感情是雨辰最后的破绽,雨辰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家人,为了伙伴,为了爱人而做,并没有一件事情是为了自己而为。

这是很可悲的事情,这也是雨辰选择的道路,无人能够更改。

道路决定终点,雨辰选择的道路,是成为一个人。

“曦。”找到了独自站在街角的曦儿,雨辰伸出手,想搭上对方的肩,但手方才探出一半,却又缩了回去。

复杂无语,多少夜的辗转反侧都在期待这一刻,可这一刻真的来临之时,却是那么令人恐惧。

也许正如米奈希尔所说过的,人类本身就是矛盾的集合体,人性的本质就是矛盾。

雨辰陷入了矛盾,陷入了该不该更进一步的矛盾之中,他自付摸透人性,可是当感情降临在自己身上,他一贯以来依赖的谋略似乎起不到任何作用。

“曦儿,我……”

可还没等他说完,曦儿便猛烈的摇着头,一面捂着自己的耳朵蹲了下去,这一下更是让雨辰感觉不知所措。

“到底要怎么做,才能让你原谅我呢?”

雨辰无法,只能说出了最笨的一句话,更糟糕的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这样的话语往往会被认为是在推卸责任。

显然,曦儿也是这么认为的。

捂住双耳并不能阻住声音的透入,当曦儿听到这句话之后,浑身显然一震,雨辰看着她擦了擦前脸,随即转过身来,那双眼睛略带浮肿,但更多的,透出了一股子执拗。

“你什么都不用做,你并不欠我的。”曦儿做着深呼吸,这是雨辰教给她的。

“当心情无法平静的时候,做深呼吸吧。”

当年的话语仿佛历历在目,雨辰终究还是没办法继续扮演旁观,冲上前去,一把将伊拉入怀中,紧紧拥住。

“别急着挣开,看着我,曦儿,看着你的哥哥,或许现在的我说这些话有些不称职,但是请相信我,我并不希望看到你为此而哭泣。”

雨辰语气诚恳,但怎奈现在的情况之下,曦儿绝不可能听得进他任何的说辞。

被曦儿一把推开,雨辰不敢发力,只能任自己最爱的妹妹离开了自己的身侧。

“够了雨辰,或许你不觉得,可是当我早晨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曾经对自己说,笑着对你说话,你一定有你的理由。”

曦儿嘴角挂着一抹讽刺的微笑,这笑容比任何刀刃都要锋利,将雨辰割得满是伤痕。

“可是当我找到你的时候,原本以为你会给我一个拥抱,并跟我说对不起,你没有来找我……但你没有,我从你眼中之看到了彷徨和回避,或许你早已忘记了,我还算是你的亲人。”

曦儿仿佛自嘲一般自言自语,完全没有给雨辰插话的机会。

“你只是一味的回避我,当你听到洛萨到来,撇下我就跑了出去,那个时候我终于发现,我在你心中,已经不是那么重要的了。”

“不是这样的。”雨辰非常惶恐,却不曾想自己的一时不敢面对,居然已经造成了难以逆转的后果。

不过雨辰此时的一切辩解都显得那么无力,至少连他自己都不得不承认,方才那种处置方法,的确会给人带来那样的感觉。

无心之失,失城池。

“哥哥,或许你到现在还没有发现。”曦儿捂着胸前,满脸痛苦之色。

“曦儿?”

“你直到现在,都没有问过一句……拉达姐姐在哪里,难道我们在你的心中,真的是一文不值吗?”

雨辰只觉得脑袋轰一下炸开,曦儿后来的话他全然听不清楚,一语惊醒梦中人,自己口口声声说一切是为了她们,可为什么,自己会忘了如此重要的事情呢?

拉达不在曦儿身边,凭着她的性格,绝不可能在知道自己身份之后还保持沉默,难道是因为绝望的失落而做出了什么傻事?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可真是后悔莫及,就算是用全世界,都无法换回这份悔恨。

吃吃抬起头来,对着曦儿,雨辰双眼有些疼痛,想要流泪却无法流出。

从刚才开始,他就觉得自己的身体有些麻木,大概是和洛萨一战使用了太多力量,此时才呈现出副作用,一面也感觉着本源之力在身体之中流转,不断将他的身体调整到最好状态。

可是麻木感不消。

难道我真的连心也麻木了吗?难道看到了‘他’之后,我终究忘了我还是一个‘人’吗?

欲留,却无法说出口,因为愧疚,因为迷惘。

正当迷茫之际……

遥远的天边,一道庞大的光芒冲天而起,大地开始震动,天空也为之变色。

雨辰还未反应过来,只觉得脚下一空,地面瞬间被扯开了巨大的一道缝,原本的世界似乎倾倒过来,两侧的街道也朝着中央挤压过去。

他只看到,曦儿一脚落空,往黑暗之中坠了下去。

雨辰只看到,曦儿想着自己伸出了一只手,干裂的嘴唇微启,朝着他喊出了那两个字。

“啊!啊!啊!啊!啊!”雨辰瞬间清醒过来,整个人发疯一般顺着裂缝朝下蹿去,四周大地不断撕裂着,分开,又有合拢的迹象,雨辰可不会留下任何危险的局面,在他面前坠落的,是他唯一的亲人。

“抓住我!曦儿!”雨辰双手猛然分开,两股强大无比的力量瞬间将两边崩塌的大地死死箍住,可大地的力量显然超过了他的估计太多,当一座山立在那里的时候,你可以随时在他身上开凿出一条条道路,可是当那座山砸向你,你只能落荒而逃。

雨辰此时的情况和现在差不多,虽然他力可通天,但终究不是造物之主,面对着自然最纯粹最狂暴的力量,他依然没有太好的办法能够阻止。

“至少要拯救她……”

雨辰越心急,越无法,从地底涌上来的一股股力量他闻所未闻,就算是强如他这样的程度,依然会感到一阵阵胆寒。

这种感觉,这种力量……

“是那个怪物!”

雨辰大惊,忙不迭从虚空之中唤出了相位水晶。

“莉莉丝,在前方那人身下做出传送门,马上!”说完,雨辰一个俯身,在身后造出了一个漆黑的球,不过那球却没有如之前一般将他牢牢拉住,反而将他推飞了出去。

一把揽住曦儿,就这样带着曦儿冲入了狄拉克之门,两边的大地因为失去了禁锢,猛然和在了一起。

天崩地裂,宛如世界末日。

“就这样,半个哈兰都毁了。”在远方一处扭曲了一个非常诡异角度的山坡之上,两个浑身凝聚着极强力量的人站在一起,其中一人全身黑袍包裹,看不清身形,另一人赤着上身,那躯体表面如糊了一层肉色的烂泥,似乎没了实质。

自是亚瑟和基拉两人了。

“我也没想到,雷鸣爆弹的威力居然强到了如此地步。”亚瑟摸着黏糊糊的下巴,若有所思道。

“好不容易从洛萨手中逃脱,你应该庆幸才是。”基拉哈哈一笑,拍了拍亚瑟的肩,指着前方已经狼烟四起的哈兰,到处是哭喊,连成一片的哈兰,城市已经沦为废墟,侥幸逃生的人们不断哭喊着,试图从残垣废墟之中拉出自己的伙伴,拉出可能还活着的人们。

整个变故就在短短的两分钟之内结束,宛如世界末日。

“可惜,这已经耗费了我们刚多数百年的积累,要造成同样的局面,估计百年之后也难以实现了。”亚瑟摇头叹气,似乎觉得非常可惜。

不过一旁的基拉看起来却非常兴奋,话语之间表露无遗:“很难得呢,多看看吧,这可是百年难以一遇的绝妙景色呢,大批大批的生命在我们手中消失,你不觉得这是很有成就感的事情吗?”

“黑暗之中的吸血鬼,基拉,你配得上这个名字。”亚瑟皮笑肉不笑,此时哈兰与他已经没多大关系,他更在意的是,败给洛萨的这个事实。

“该死的洛萨,真是便宜你了,我怎么也没想到,你居然会这么倒霉,恰好走到了能量爆发的中心位置,就算是你这样的神,也无法阻挡众神殿发动的绝对制裁,真是可悲呢。”

“不过你说这句话到提醒了我,众神殿的能量已经被抽空,用以维持雷鸣爆弹这一击,但陛下不是还需要阿克夏之剑的力量吗?”

“陛下的心思,你永远也猜不透,而且我建议你,永远不要去猜想陛下会计划什么,这样才能保住你的性命。”亚瑟冷冷说道,似乎不打算继续看哈兰的惨状,当即转身离去。

一旁的基拉耸了耸肩,自言自语道:“陛下要干什么,我是绝对无所谓的,我只是在享受收割生命的感觉罢了……喂喂,你这个无情的家伙,等等我,你难道忘了是谁将你从绝境之中救出的吗?真没人性……”

雷鸣爆弹,雨辰绝对没有预料到的力量,他低估了泰瑞斯的决心,泰瑞斯并不打算吞并哈兰,事实上,刚多再大,也无法单独吞并哈兰,至少,在刚多完全统治世界之前,都无法将哈兰这样的人类文明核心所掌握到自己手中。

这样不但会引起全世界的反弹,甚至在刚多国内,势必也会造成极大的不稳定。

泰瑞斯所需要的,是一个死去的哈兰,至少,是一个再也没有力量阻挡自己四处征战的哈兰。

毁灭,彻底的毁灭。

自从泰瑞斯得知了深渊的存在,这个计划就已经开始了运转,泰瑞斯通晓天文地理,身边也有一大群能人异士,深渊所处的地理位置,在于全哈兰来说都是非常特殊的存在,当初光明之卢比奥斯封印了深渊之主,为了压制深渊,以后哈兰的布局都围绕着深渊而开展,可以这么说,哈兰的真正地理中心,并不是所谓的圣山星峰,而是被深埋在地下的深渊。

这样的地质断裂带一旦受到足够强大力量的冲击,所造成的崩溃会带来一连串连锁反应,大地比人类想象得更要脆弱,可大地一旦崩裂,所释放的力量也将是这个世界上最为狂暴而不可阻挡的力量。

地震。

泰瑞斯利用刚多百年以来积攒的战争圣器雷鸣爆弹,制造了史上最惨绝人寰的一场地震。

而这场地震,将原本繁盛无比的哈兰直接摧毁,沦为一片废墟渣土。

“从这一刻开始,再也没有人能阻挡我前进的脚步。”泰瑞斯大手一挥,端立诸神之黄昏,霸气显露无疑,一旁的至高存在只是拍着手,嘴里道着精彩,双目微眯,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做呢?泰瑞斯。”至高存在淡淡说着,仿佛在讨论着一件与自己完全无关的事情。

“自然要在哈兰大肆散播末日论,从先皇开始便埋下的种子也该开花结果了,哈兰目前最高层的学者之中,有十分之一都是先皇安排入刚多之人,九成九都是刚多死士,对刚多忠贞不二之辈,让他们散播末日论,显然比我们这些人空头说说更能引起人的恐慌。”

“可是泰瑞斯,你就不怕末日论最终会动摇你刚多的根基吗?谣言止于智者,可是在你这样的开放性统治之下,大部分人的思想都习惯了自由……”

“所以,是时候改变这个局面了。”泰瑞斯露出了一抹残忍的笑容,“接下来的时代,叫做泰瑞斯,看着吧生命,我会让你看到,刚多人内心战争的种子,一旦发芽生根,我们将会是世界上最为强大的存在。”

“我很期待,看到这样的结果,但在之前。”至高存在拉长了声音,“你似乎忘了,我的名字。”

“从现在开始,至高两字,只属于我一个人。”泰瑞斯微微扬起了高昂的头颅,对着至高存在冷冷道,“而你,即将成为我的东西,别忘了,我们与盖亚之中结下的契约,如果你违反了这个契约,你本身也会被盖亚所吞噬,你很有趣,我不想失去你这么有趣的朋友。”

“既然如此。”至高存在一转身,半个身子没入了虚空之中,末了,他才回头说道:“在你真正统治这个世界之前,我不会在你面前出现了,免得你被我的言论所分心。”说完便消失不见。

但在下一刻,至高存在便出现在了茫茫的宇宙之中,在他下面,皎洁的银盘散发着阵阵柔和的光芒。

“我就知道,你会来这里。”头也不回的说着,那一袭如瀑布般铺展而下的绿色秀发,齐脚跟而没。

“辰,我还以为你会有些意见。”至高存在没好气道,“霸王之道的传承者,或许已经将自己看做是世界之王,每一寸土地都由他支配,而今天……”

“这不是正好吗?逝去的因果会用来填补雨辰过度消耗的力量,也是上天在帮我们,否则按照雨辰那样的情况,不出一个月,无法阻挡的因果反噬就要开始了。”

“哼,你说的到也有道理,可是辰,让他们将我们辛辛苦苦维持的世界平衡打破,并肆意破坏,怎么看,我都觉得非常不爽呢。”

“你在选定这些人的时候,应该已经能看到这个结果了,至高存在,不必试探我,我知道你想让我给你出主意,但现在极北已经到达了关键,我在数月之内都脱不开身,不过在极北稳定之后,我自当重归中土,正如你所说,任凭泰瑞斯如此发展下去,我不能保证他不会将这座星球一并摧毁。”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至高存在似乎得计,微微笑道,“我的身体越到后期越需要时间来稳定,达到能够承受完美盖亚之力的最终躯体,还需要三年左右,在这三年期间,我需要韬光养晦,但这个世界却不能崩坏,你知道,我一向不做没把握的事情。”

“所以你需要我,可是别忘了,你答应过我的那一份,我需要在年内得到,这是先决条件,不要和我讨价还价。”

“我也一样,很讨厌与人讨价还价,放心,该给你的一个子儿都不会少,至于我要的。”

“我不会让世界崩毁,无论是我,还是另一个我,我们基因和灵魂的根源,都是保护这个世界,这点,无法改变。”

……………………

……………………

黑帝斯非常幸运,当大灾变开始的时候,他正在和饭店老板交谈。

这座饭店是真理会的产业,事实上,真理之城的每一寸土地,都是真理会的产业。

无论如何,不能让今日发生的这出闹剧在外传播,至少是为了雨辰的面子考虑。

但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倒是让她没有了这个顾虑。

楼房瞬间往下坍塌,天崩地陷,原本的大地裂开,又合拢,三层,整整三层楼房都被狂暴的土地瞬间吞没。

黑帝斯惊魂未定,当她摇着发昏的脑袋将视线从倒塌的半边墙壁探出,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凹凸不平的大地之上。

顺便说一句,她刚才所处的房间,正是饭店第四层靠外的位置。

只能用极端幸运来形容这一刻的发展。

直到此时,她依然没明白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脑袋空空如也,什么也无法思考。

“这个世界,究竟怎么了?”

---------------------------------------------------

(PS:什么?别说你们已经忘了前面那颗雷……这几章很关键,绝对不能写崩是我的重点,这几日5K起底,过后会1W,否则,哼哼,10月前200W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