蔑世录

第三十八章 活着的价值

曦儿的信很长,或许文字简洁,但每一句话都会勾起雨辰一段回忆,就这么断断续续的看着下去,或是会心浅笑,或是愁眉不展,末了,将信放下的雨辰,仿佛经历了一次心灵的洗礼。

“这段时间,原来你们经历了这么多,曦儿,你选择的道路,就是我的目标,你的愿望,我会帮你的实现。”

雨辰轻轻坐回椅子,舒展着略带酸痛的四肢,曦儿在心中和他讲了很多,讲了她的任性,讲了她的迷惘,雨辰也看得出,在以为自己过世之后,曦儿经历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从一个懵懵懂懂的女孩,只知道依赖雨辰的妹妹,变成了真正能够独当一面的存在。

而曦儿,也说出了自己的愿望。

“当你离开之后,我无数次反省,为什么这个世界会有战争,为什么要让我的哥哥走上战场,为什么他再也没有回来。”

“可是我直到最后都没能找到一个办法,这个世界太过复杂,对于我来说,一切都是那么陌生,那日陛下召见我进宫,与我促膝长谈,最后,他承认,他就是我的父亲。但你知道吗?当他说出那句话的时候,我并没有一点高兴,一点兴奋,甚至过去,我会很期待我的父亲究竟是什么样的人,但当知道他是泰瑞斯的时候,我死心了。”

“人怎么可以复杂到那个地步,我觉得自己仿佛是隔着面具看着他的脸,一切都是那么的陌生。”

“或许我不能够改变世界,起码,我能让自己不对自己说谎。”

“正是因为这样,她才选择了离开,因为她不想对自己说谎,曦儿并不能明确他对我的感觉,我或许和泰瑞斯一样,太久将自己埋藏在面具之下了。”雨辰仰头叹了一声,“或许这一点人人都是一样的,或许曦儿也很讨厌这样的自己,在哈兰戴着刚多皇女的面具,那样一点也不适合她。”

“我要做回我自己。”

“我希望你能做回你自己,同样的,我也找到了前进的道路。”又将信翻开,看着末尾一句,雨辰衷心一笑。

扣了扣桌上的一枚水晶,黑帝斯随即推门而入。

“好了好了,别摁了,这么传感水晶都快被你的力量撑爆了。”黑帝斯一面手忙脚乱的将一枚散发着呲呲热气的水晶抛到地上,一面大步走了过来,开门见山道,“怎么样,有什么感想。”

“说得你好像看过这封信的内容似的。”雨辰撇了撇嘴巴,“你倒是说说看,曦儿会写些什么。”

“听你的意思,应该有了决定吧,按照曦儿写的时间和前后给人的感觉,她应该是写了一些回忆,最后告诉了你她真正生气的原因吧,而你,则打算将她最讨厌的某件事情,从这个世界上抹除……”

“完全正确,不愧是你,我最可靠的伙伴。”雨辰哈哈一笑,便要上来给黑帝斯一个拥抱。

黑帝斯轻轻推开了雨辰的手,微微眯起了双眼:“你想将哈兰的烂摊子丢给我,然后独自一人去做某件惊天动地的事情,我猜猜看,你莫非想直接将莫雷格从地图上抹去?”

“不但是莫雷格,瑟拉罗斯,玛塔,一切牵扯到陈腐机构的地方,我都会用我的双手将其抹去,然后,我会在这个世界上建立一个超级国度,一个无人能撼动的国度。”雨辰微微笑着,仿佛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你是在以全世界为敌,你会成为历史的罪人,史上最可怕的屠夫,刽子手,你将被打上恶魔的烙印,连同你那个无辜的妹妹一起被全人类唾弃,如果这是你的梦想……”黑帝斯沉着脸,“我反对。”

“但我没有更好的办法。”雨辰的神情有些落寞,“自从再次见到曦儿,我已经无法集中精神思考,而这个方法,不需要思考,只需要蛮力就行了。”

黑帝斯冷笑道:“然后呢?然后你以为你建立的政权会与其他政权有什么区别吗?就算你以暴力统治了这个世界,那又如何,当你死之后,因为你的压迫而造成的反弹,会将这个世界直接拉入黑暗时代,杀戮丛生,没有秩序的混沌时代,如果是你的话,不会看不到这样的未来。”

雨辰依然保持着微笑,一面点头,一面说道:“没错,如果按照正常方向发展的话,世界会在我手中走向毁灭,可是,如果换个方法呢?”

“什么方法?”

“我了解到了人类的本质,是矛盾的存在。”雨辰顿了顿,似乎在整理更为通俗的话语,“这么说吧,人类本身并不能以善恶的二元论来区分,善恶一念间,正是人的最真实写照,经受高压,或许会因为我的压迫而趋于黑暗,并让黑暗的种子在心中扎根,最终开花结果,但,如果在合适的时候有人挺身而出,并最终战胜我,无疑会将人类从黑暗期之中拯救出来,全世界会自发的听命于拯救人类的英雄,因为他是正义的,而人民,对于正义两字,通常是没有什么抵抗力的。”

“所以我曾经说过,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力量,不是武神,不是神尊,而是正义,因为正义的力量,就是人类的力量,全人类的力量,是任何高手强者都无法比拟的。”

言罢,雨辰直勾勾看着黑帝斯,一面说道:“而只有你,才能做到这一点,你想想看吧,要不要做,人类的导师,成为下一代人类文明的领袖,黑帝斯,只有你才能驾驭这个位置,这也是我的愿望。”

“这是……”黑帝斯抿着嘴唇,表情说不出的怪异,“这是我今年听过最愚蠢的计划了,雨辰,正如你所说的,这个世界不能交给别人,我也同意你的说法,无论是泰瑞斯,还是什么其他的家伙,在绝对权力之下只会腐化,人类是矛盾的,即便是心智再强的人,当他掌握了人类的生死,他也必将变得不再纯洁,各种各样的压力会左右他的行为,甚至思想,一个人,终究是无法与时代的潮流所抗衡的。”

“所以说,只是让你引导……”

“先听我说话,雨辰,你这个计划很蠢,想法也很蠢,人类本身是复杂的,你不可能去预测结果,即便你极快我的摧毁了一切政权,然后成立属于自己的政权,那你告诉我,一个政权最重要的机构,暴力机构,你将如何取舍?”

“那当然是收编各国残余势力将其整合……”雨辰才开口就说不下去了,因为在黑帝斯的提点之下,他也发现,原本想要整合暴力机构之后再将其解散,销毁暴力装置,但结果是……

这个世界,并不是地球,不是说销毁武器就能解决的。

因为这个世界有强者的存在。

而强者,是无法被销毁的。

更重要的是,让黑帝斯去控制全世界的强者,用屁股想都知道这不可能。

于是雨辰举起了双手,无奈的说道:“好吧,我承认这个构想实在是有够愚蠢,我们另外计划一下吧。”

黑帝斯赶紧双手交叉胸前,嘟着嘴道:“好了你这个笨蛋,现在再想也不会有什么结果,我们需要从长计议,而在此之前,哈兰的重建才是重中之重啊。”

雨辰闻言感到有些意外:“怎么,我还以为你会很反对我这个想法呢。”

“我只是反对你的计划,又怎么会反对你的想法呢。”黑帝斯干干一笑,表情有些奇怪,“说到底……”

声音越说越小,直到最后几个字,细若蚊鸣,雨辰一时没听清,连忙追问道:“嗯?说到底是什么?”

“好了!”黑帝斯一张脸胀得通红,连跑带摔的冲出了帐篷,一面跑,一面喊道:“总之,别忘了晚上来城西废墟广场集合,有动员大会,需要你来主持一下。”

“喔。”雨辰这才回答,已经没了黑帝斯的踪迹,不由得苦笑一声,不明所以。

夜里的动员大会非常成功,这几日,在拉斐尔的全力帮助之下,大部分伤员都从废墟之中被救出,并得到了妥善的安置。

当然,悲伤的消息是,虽然救援及时,但依然有超过五百人在这场灾难之中丧生,近千人下落不明。

而这,仅仅是真理之城一座城市的结果。

根据可靠消息,哈兰境内八成全毁,这对于哈兰可谓是毁灭性的打击。

在动员大会上,雨辰也充分阐述了这一事实,因为目前行动紧迫,而真理之城又是最快完成搜救的城市,自然要将救援力量投入周边城市之中。

最后,雨辰进行了历史上著名的真理演讲,在演讲的结尾,雨辰如此说:“正如我们看到的,在我们之中,有的人来自刚多,来自米迦兰,来自托拉斯,来自各个国家,带着不同的信仰,但是,请记住,我们都有一个同样的名字,那个名字叫做人类,而我们的目的只有一个,拯救生命。”

言罢,雨辰便带着黑帝斯起飞,两人的目的地是真理会势力之下的第二大城市,距离真理之城数百千米距离的天使之城,强烈的地质变动让这原本的丘陵地貌变成了撕裂的山谷,而郑子昂天使之城作业的大量学生和工作人员,都被分隔在了一个个耸立的岩石孤岛之上,根据最新的情报,岩石孤岛已经开始崩塌,已经有数百名学生跌入了深涧,下落不明。

雨辰御风而行,暂时吸收了洛萨的力量让他能够在短时间之内使用洛萨的领域,但这并不代表他已经领悟的风元素的真谛,事实上,雨辰融合了引力元素之后,其他元素会被自身排斥,除了原本就属于自身的精神元素之外,雨辰甚至不能模拟任何其他元素的存在了。

现在使用的,也仅仅是洛萨残存在空间之中的力量罢了,也多亏得引力元素的特殊,能够将力量吸收,这才能让他短时间之内使用洛萨尚未散尽的力量。

原本他准备用这个力量给深渊之中那头魔兽最终一击,并对世人宣称,是洛萨击败了那头怪物,也算是给自己一个安心,但怎奈位面神兽半途插了一腿,让他这个计划泡汤。

不过也正好,让他还保存着足够的力量支持飞行,在洛萨的力量帮助之下,雨辰毫不费力的穿越了数十万米的路程,来到了天使之城。

着实被此时的场景吓了一跳,因为在一瞬间,雨辰有穿越到了深渊地网的感觉,大地被撕裂,只留下一道道巨大的石柱耸立在深涧之间,活脱脱的是深渊地网之中那魔兽之路的景象。

不过雨辰还是很快定下心来,因为他看到,一根柱子似乎有崩裂的征兆,二话不说伏身冲下,眼见那枚石柱最终崩塌,大批学员随着巨石跌落,惨呼震天。

但雨辰又怎么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一瞬间速度提到极限,眨眼之间便在乱石之中穿梭了千余回合,几乎每一次眨眼,都会有数十人出现在两边的山崖之上,就此数和之后,跌落的人已经全数逃脱生天。

短暂的平静之后,震天的呼声响起,因为人人都清楚的看到了,天上那金光环身的人物,还有站在他身边的那个陪衬的角色。

不过也正是因为这两人组的出现,让人们第一时间猜到了他们的身份。

“威震天!”

“黑帝斯!”

因为那场发布会,雨辰的名字已经被人熟知,原本就是大陆的英雄,现在强势回归,得到尊荣也是情理之中,但对于哈兰人,对于真理会之人,无论雨辰身份如何,威震天这个名字已经根深蒂固。

在现在,已经有一大部分人,自觉地将威震天当做雨辰的代号继续传诵下去,此时喊出威震天之名,也在情理之中了。

“似乎威震天的名字更受欢迎呢。”黑帝斯皮笑肉不笑道,“而且,刚才救人的时候,你可以先放下我的,你这个白痴。”

黑帝斯还没说完,就偏过头去,一阵阵干呕,雨辰尴尬的摸了摸后脑勺,刚才救人心急,却是忘了黑帝斯,就这么带着原本就不是很强的黑帝斯用武神的速度穿梭于乱石之间,不当场晕厥,已经是万幸。

“也亏得你还能正常的和我说话,看来你这段时间也变强不少嘛,黑帝斯,让我猜猜看,你现在莫非已经摸到武帝的门槛了?”

“不劳……呕……不劳你费心,而且,你也不用转移话题,我靠,真恶心,愣着干什么,还不放我下去。”

于是,雨辰乖乖的将黑帝斯送到一边的山崖呕吐去了,然后转身,开始了自己的救援行动。

这是雨辰第一次在人前展现自己的力量,武神的力量一出,自然而然会给人一种无比安全的感觉,而事实也是如此,雨辰全力施为之下,大批大批人员被转移到了安全地带,除此之外,雨辰也亲自下到深涧去查探一番。

很幸运的,深涧之下是一湾深谭,地下水因为地质变动而汇聚于此,早先跌落的人有一大部分也因为这十数米深的地下水而保住了一条性命,在雨辰到达之时,这些已经奄奄一息的人们沿着两边尚能依靠的潮湿地面互相依偎取暖,雨辰二话不说,引力元素一出,将他们尽数提起,带离了深涧。

至此,天使之城的救援工作基本结束,呕吐完毕的黑帝斯发挥了她变态的洗脑能力,很快便组织了一票狂热的亲卫团,拖着疲惫的身子不要命的开始搭建临时帐篷和医疗所,当然,材料问题的话,有雨辰在一边,谁又会关心这个呢?

事后清点下来,雨辰惊喜的发现,天使之城的人员损失居然被压制在了两位数以内,这是非常了不起的成绩,和轻受灾区不同,这里和真理之城类似,及其靠近灾难核心,从地貌完全颠覆便可以看出这里所经受的恐怖场面。

一问之下,雨辰惊讶的发现,造成这一切局面的,居然是一个不算熟的熟人。

在众人的簇拥之下,那个组织了天使之城大逃亡的核心英雄终于硬着头皮从人群之中走了出来,雨辰一看,嘿,不是当初的蓝海大少,又是谁!

“在灾难来临之时,破空招出了一枚天蓝色的屏障,这才挡住了第一波能量冲击,为我们的转移争取了宝贵的时间,而在大地裂开的时候,也是破空,用特殊的方式圈定了位置,让我们集中,这才免去了随着地面崩塌而坠落的危险。”

雨辰听完,难以置信的看向那个曾经在自己面前嚣张无比的家伙,也是自己在哈兰制造的第一件大事,蓝海大少——蓝海破空,雨辰想听到他自己的解释。

“我平时就很喜欢地质方面的研究……”蓝海破空被雨辰的眼光看得有些发毛,眼前的家伙注定是他一生的梦魇,当他知道雨辰已经达到了某个自己无法对抗的领域的时候,他便知道,报仇已经无望,再加上家族也严令禁止他出现在雨辰面前,他渐渐将雨辰忘却,投入了研究之中。

不得不说学习是改变心性的最好方法,就算是当初纨绔而可恶的蓝海大少,也逐渐被知识吸引,渐渐的,改变了生活习惯,最终脱胎换骨。

“此时站在我面前的,不再是蓝海大少,而是蓝海破空,破空,哈兰会记得你的贡献,你是英雄,我们的英雄!”雨辰用力拍了拍蓝海破空的肩膀,真诚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