蔑世录

第三十九章 白衣谋士之死(一)

是时代造就了英雄,还是英雄造就了时代。

这个命题一直困扰着哲学家们脆弱的神经,并延续到现代。

在雨辰看来,现在的确是一个英雄的时代,就算是纨绔如蓝海破空这样打少爷,在危险的时候竟然也能迸发出如此光芒,不得不让人刮目相看,不自觉的,和对方说起话的语气,也和善得过了头。

不过看起来雨辰给这蓝海破空留下的阴影的确是难以抹去,无论雨辰多么夸奖对方,只会让其浑身发毛,连连推脱,这么互相客气了一阵,雨辰也觉得有些无趣,便简单吩咐了一下,大概就是将这边的重建工作交给蓝海破空,并表示事后定当登门拜谢,又说得蓝海破空一阵阵毛骨悚然,心头猜测这神上强者究竟要到自己的家族做什么,联想到当初雨辰像是丢垃圾一般将蓝海之渊抛给了一个自己并不熟悉的世家子弟,想来不是为了这个方面,再加上方才雨辰对自己的态度不似做作,蓝海破空也不是一般的纨绔白痴,稍加联想便明白,雨辰是想借着自己家族的力量重振哈兰了。

这可是一桩天大的买卖,作为蓝海家族,早就想从刚多帝国的控制之中摆脱出来,这是一个机会。

于是便答应下来,又承诺会提前通知家长,恭候雨辰大驾光临。

雨辰对蓝海破空的态度非常满意,有的时候,世家子弟是最难缠的一个团体,但譬如现在的他这般,有了压倒性的实力,在这样的时候,这个团体却会变成最识时务且最具执行力的团体,正是人的矛盾,常常体现在对立面的价值之上。

一个飞身而去,只留下阵阵旋风留在当场,而蓝海破空,看着雨辰浑身金光绽放,不自觉叹了一口气。

就在刚刚,原本平和的气场变成了无比暴虐的压力,差点将他直接压倒,他知道,这是对方的警告,毕竟自己曾经冒犯过对方,看起来,那也是雨辰的底线。

“是得回家做一份详细的报告,以约束我族子弟,那群小辈,最近的行为总是有些不成样子了。”一甩光秃秃的手臂,蓝海破空便朝着人群奔了过去,干练无比。

在另一端。

雨辰并没有花费太多力气便找到了黑帝斯,看来黑帝斯的效率也非自己能够理解,这么短的时间内,已经将骨干全数召集起来,看着那群真理会骨干脸上的狂热表情,雨辰一阵阵无言,或许在某些领域之上,黑帝斯已经超越神了。

“雨辰来了。”黑帝斯一手遮着太过刺眼的阳光,看着雨辰缓缓降落,一面对着信徒们说道,“差不多是时候了,让我们在这片大陆上建立一个真正自由的国度,名为哈兰的国度,拜托大家了。”

“一切为了自由和真理。”骨干们瞬间将脸色转为肃穆,信誓旦旦,言罢,转向雨辰的方向,齐声高喊道:“恭迎会长降临。”

纷纷拜倒,情势居然和拜于帝王并没有什么区别。

雨辰看得眉头微微一皱,又见黑帝斯朝着自己努了努嘴,一下子明白了对方的意思,连忙双手分开,释放出阵阵柔和无比的力量,将这些拜倒的骨干托了起来。

“以后不可拜我,大丈夫拜天地,拜父母,不拜他人,我既不是天地,也不是父母,与大家一样,都是追求自由之人而已,以后大家平辈论交,休做那些官僚世俗的做派。”

一番话腔正理硬,说得一干骨干纷纷点头,眼神之中皆为信服,雨辰这番话,已经成为了他们生命的信条一般的存在。

又见黑帝斯朝着自己微微树了一个大拇指,雨辰微微一笑,便说道:“大家稍等,我与黑帝斯有事商量,现在还劳烦大家帮忙组织一下人手,我们需要往北推进,一面沿途救援,人手有些不足了。”

黑帝斯点点头,一面补充道:“不过一切以自愿为主,这边的暂时领导者是……?”

连忙有一名骨干站出来报告道:“目前,因为蓝海家族世子蓝海破空在危险时候做的一系列应急措施非常到位,并救下了大部分人的性命,所以大家对于他还是非常信服。”

黑帝斯和雨辰交换了一个眼神,当得到雨辰没问题的指示之后,黑帝斯便吩咐道:“那一切还是以蓝海破空的意思为主,多沟通,我们要在两小时内得到结果。”

事情就这么被交代了下去,此时,在高年级技术支援团临时驻地,正清点人数的蓝海破空迎来了真理会的干部组,长时间以来,蓝海大少的小团体都和真理会干部们不怎么对得上眼,若不是学院安排,蓝海大少等人也不可能会到天使之城来支援建设。

也是所谓的世事变化无常,或许连蓝海破空也想不到,有一天能以这么友好的态度和对方说话,这放在灾难之前,绝对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此时的情况,雨辰的话语对于蓝海破空来说简直和圣旨没什么区别,满口答应下来,便吩咐下属开始组织能调拨出的人手,准备随着真理会骨干团一起北上,支援离此不远的另一座城市——海文。

事情很顺利,一切都在雨辰和黑帝斯的掌控之中,以真理会名义而往外扩展的救援团,会在进程中不断吸收人手,并扩充,分支,扩充,分支,最终将会遍布整座哈兰,到那个时候,真理会将成为哈兰的法律。

“或许这有点乘人之危?”黑帝斯和雨辰遥遥看着远方热火朝天建设的临时安置点,对于这些原本就是来此进修城市建设的学员来说,这样的工作实在是小菜一碟,半日不到的时间之内,临时安置点已经有了大体的模样。

“以真理之城往外扩散来的,并不是我们的人脉,我们其实没有给他们任何实质性的帮助和好处,一切的一切,无论是重建,还是救援,大部分还得靠学员们自己而为,我们只是给了他们希望,给了他们一个可以活下去的希望罢了。”

“别太妄自菲薄了雨辰。”黑帝斯轻靠在雨辰的肩上,姿势自然而成,完全没有给双方任何不适的感觉,感受着雨辰力量的脉搏,她显然感到非常安心,“这就够了,你已经给了他们最重要的东西,否则,你应该知道会发生什么。”

“你得到了什么消息吗?”

“在刚多南部,受灾的省份,因为泰瑞斯处置不及时,发生了群体性骚乱事件,现在这件事情搞得很大,消息被封锁了,但我有其他渠道。”

“群体性恐慌吗?”雨辰摇了摇头,“泰瑞斯自负英明,却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没错。”黑帝斯说道,“现在刚多洛萨失踪,正处在一个人心急需安抚的时间段,不过此时的巨变,刚多忙着对外策略,却忽略了国内的民生安置,救援调拨不及时,这才几天时间,就发生了群体性恐慌事件,内政大臣应该引咎辞职。”

雨辰哈哈一笑:“不过话说回来,我们可没有时间去管其他国家的事情,你难道能保证,哈兰不会发生这样的事吗?”

“不会。”黑帝斯笑得非常自信,“灾难会带来恐慌,却也会让人前所未有的团结起来,刚多人之所以恐慌,一方面是因为政府处置不力,另一方面还是因为受灾范围,仅仅是南部的一个省份,刚多地方自治,顾忌不暇,自然会造成这样的局面,而我们哈兰不同,哈兰虽然分院而治,但哈兰人,不属于任何政权,我们是自由的哈兰人,只要带上了这个名字,便代表了他的思想,渴望表现,渴望未来,这是哈兰人共同的性格,这也就引导着事情会往积极方向发展,发生变故的时候,每个哈兰的学生会将自己所学的知识运用得当,你在深涧之中,应该看到了一些情景。”

“每个人都靠在悬崖边,略显干燥的地段,互相依偎取暖……”

“更重要的是,所有人都非常安静,安静的等待着救援,他们不会做任何多余的事情,一切以最佳方式生存下去为主,这是哈兰的团队意识。”黑帝斯点点头,“但还有一点,因为哈兰有你。”

黑帝斯起身,伸了个懒腰,对着逐渐下行的夕阳,让夕阳的金色光芒将自己的身形笼罩,显得非常惬意。

“或许你还没有自觉,你已经成为了哈兰的精神支柱,便如洛萨是刚多的精神支柱一般,你,就是哈兰的保护神。”黑帝斯一面笑着,一面朝着雨辰伸出了手,“让我们走吧,让我们去拯救哈兰。”

“你错了。”雨辰微笑着伸出手,让黑帝斯将自己扯起,一面拍了拍身下的灰尘,说道,“我们要拯救的是……生命。”

黑帝斯点点头,问道:“接下来你打算去哪。”

“我会到星峰之城,单单是组织起足够的人手还不够,借着这次灾难的机会,我要将哈兰重组,但体制的改变并非一朝一夕,不过人员方面……”雨辰笑了笑,“还不是全看我的决定。”

“那你一定要多加小心,各国在哈兰安排的势力绝非你我看到的那么简单,说不定一些别有用心之人,已经在暗中开始破坏哈兰的重组,毕竟哈兰的摧毁对于某些人来说,实在是最好的结果。”

“明白,我此行便要将这些隐患一一拔除,我想,你应该已经有名单了吧。”雨辰笑眯眯的看着黑帝斯,一副你没有谁有的架势。

可没想到黑帝斯却耸了耸肩,两手一摊,无奈道:“你这可就想错了,我的眼线虽然广,但那些家伙实在埋得太深,就算是我,在短短一年时间之内也挖不出那么多东西,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那我不是很尴尬?”雨辰撇了撇嘴,“难道让我大海捞针一般的在哈兰百万的学员之*那些家伙给筛出来。”

黑帝斯说道:“别这么沮丧,我不知道,但并不代表其他人不知道,起码我知道有一个很喜欢穿白衣的家伙,在十数年前便开始着手调查这些人的身份,你应该去找他,我想,他不会拒绝将那份名单交到你手上。”

“白衣谋士……李维森,他一向不理会哈兰的事物,难道这些都是障眼法吗?”

“你去问问他不就行了?”

……………………

……………………

白衣谋士李维森,正如字面上的意思一般,从过去到现在,他似乎从来没有以白衣之外的形象出现在别人眼前,永远是风度翩翩,永远足智多谋。

他并不属于任何组织的存在,事实上,他的谋略常常随心情而为,或许上一天他还为一个国家出谋划策,但在第二天,他已经跑到敌对的那边,为他昨天还在算尽的敌人出谋划策。

这也是让各大势力又爱又恨的地方,因为如果不是这样,李维森的计划通常可以达到绝杀的作用,在他不反复无常的几次谋划之中,他所代表的利益群体都获得了完美的胜利,是完美的胜利。

而当他反复无常,两方插足的时候,那场战争也会变得旷日持久,永远也无法分出个结果,最终只能和谈了结。

这也是大国势力从来都不敢雇佣他作为战争主要谋划者的原因,最多是聘请他作为参谋,提供一些非常有建设性得意见。

不过也得益于此,白衣谋士之名在大陆上算是如雷贯耳,各大国都有李维森的私人授业者,而他的每一位亲自授业者,通常都会在军队中展现出出人意料的观察力和决断力,从而扶摇直上。

直到现在,李维森此人已经通行于大陆之上,曾经也有一段时间,被人称为谋略之神,并以此传诵他的传奇。

不过他自己似乎非常讨厌这个绰号,在他百般阻挠之下,各国只能恢复了白衣谋士的称呼。

“我已经等你太久了雨辰。”

雨辰深夜造访,白衣谋士李维森的府邸灯火通明,却空空荡荡,没有一丝多余的人影。

李维森坐在自己宽大的椅子上,依然一袭白衣,干净而潇洒,微笑着对向雨辰,说不出的自信。

“出了一些事情。”雨辰走到对方早就准备好的椅子前坐下,“你应该知道我来这里得目的。”

李维森闻言随即苦笑着摇了摇头:“所以我说,你来得太晚了。”

雨辰随即起身,而李维森连忙摆了摆手,示意雨辰先坐下:“有些事情得向你交代一下,你安静的听我说完吧。”

李维森面色苍白,声音也显得有些虚弱:“十多年前,我听到了一个消息,那个消息非常可怕,可怕得我从来不敢去想,但越是不去想,就越在意那个传闻,最终,我决定摆脱哈兰的控制,到大陆上去证实那个消息。”

“你所说的消息,难道你发现了某一个人,并不属于哈兰?”雨辰微微眯着双眼,根据黑帝斯的说法,对方一直在暗中查探着各大势力安插在哈兰的角色,那么这件事情,应该也与此有关了。

“你这么聪明,却也不可能发现,原来那个人并不是哈兰人。”李维森苦笑道,“米奈希尔,不是哈兰人。”

“当我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我决定亲自扼杀这段谣言,只要找到足够的证据便能证明,我的老师是一个真正的哈兰人,一个自由的哈兰人,而不是属于任何势力的存在。”

“但随着调查的深入,我越来越不能接受的是……每一个证据,都恰恰证明了,米奈希尔老师的真正身份,实际上却是那个在大陆上销声匿迹已久的家伙。”

对着雨辰尴尬一笑:“我的力量并不出奇,甚至没有任何杀伤力,那就是假死,我可以通过调整自己的身体状况来骗过别人,这一次,我成功了,那个家伙以为我死了,便没有继续留在这里,我也得以等到你,但你还是晚了,三天了,谁也不知道三天之内,那个人会做出些什么可怕的事情来。”

“那个人,是斯温尔吗?”

“斯温尔是老师的儿子,在此之前,我们早就该想到的,过去我一直嘲笑他,找机会便开玩笑的说他是老师的私生子,他每一次都表现得那么愤怒,甚至扬言要和我决斗,我应该早就想到的,若不是这一切是真的,他何必表现得如此夸张。”

雨辰叹了一口气,他虽然也觉得,米奈希尔的身份会有一些问题,从米奈希尔手中掌握的力量,六道之轮,那并不是一个平民出身的人所能够掌控的力量,就算是机缘巧合,也太过牵强了一些,但因为米奈希尔已死,他也没有再深究下去,因为再因为好奇而查探下去,也是对死者的亵渎。

可是看现在的情况,米奈希尔的真实身份,远非自己想象那么简单。

“那么,老师的真实身份是……”

“古瑞亚·奥古斯通·维勒奥德。”李维森苦笑着说道,“这是米奈希尔真正的名字,他便是米迦兰失踪已久的上代皇帝古瑞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