蔑世录

第二十二章 毁灭之王

圣的面皮稍微抖动了一下,随即平缓,这细小的动作并没有瞒过埃辛的双目,埃辛缓步走到圣面前,不知怎的,原本想反抗的圣却发现自己的手怎么也无法高举过胸膛。

“放松点。”埃辛似乎随意的搂着圣的肩,就是这样简单的动作,却叫圣浑身毛孔翻滚,一股子凉意直冲而上。

“这个家伙,绝非眼前所看到的那么简单,至少……”圣不断从心底提醒自己,突然,他觉得泰瑞斯非常可怜,因为直面着那恐怖无比的雨辰,背地里还要被同样可怕的埃辛算计。

圣不禁无奈的叹了口气,事已至此,他已经可以看到结果,自动的将泰瑞斯从合作对象之中剔除,圣决定将宝压在埃辛或是雨辰随意一人身上。

两方都是极佳的选择,但两方注定不会并存,埃辛此刻已经张来了狰狞的獠牙,不再是那个唯唯诺诺,只知道圆场的老好人,而是一名真正意义上的枭雄。

如果埃辛得计,那么雨辰与泰瑞斯必将两败俱伤,这样一来全面获胜的埃辛夺取刚多也不是什么难事。

结束之后,缪焉与托里斯塔必死,一旦让埃辛掌控刚多的一切武力,自然不会放松对雨辰的压制,撕破面皮,只有将对方彻底打落凡尘,才能断绝后患,圣如此对自己说着,如果自己处在埃辛的角度,自然也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成王霸之业者,不拘小节,更不能被一时关心所束,杀伐决断,一切都必须当机立断。

微微撇了撇躺在束缚范围内的两人,圣心生一念,虽然现在一切在埃辛掌控之中,但他本能的却对雨辰有一种敬畏的心理,正如之前他曾经对雨辰说过,米迦兰永远不会侵犯哈兰一寸利益。

这并不是场面话,而是发自肺腑的真言。

但现在,他却用自己的力量禁锢了对对方而言非常重要的两人。

这个关节,很可能会使得他之后的行程举步维艰,至少,已经给埃辛抓到了一个把柄。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就在圣思索之际,埃辛极具蛊惑意味的话语适时在耳边响起。

“你担心,雨辰并不会被我的计划所困,你担心,我不会成为最后的胜利者。”埃辛在圣耳边轻声说着,“我会给你选择的时间,但我的耐心有限,在雨辰离开莫雷格之前,我要听到你的答案,选择他,或者是我,正如之前所商议过的,我会帮你灭掉圣教,让他们永远在这片大陆消失,而现在,我会给你一个附加条件,我会将哈兰给你,一整座哈兰,都是你的,没有雨辰的哈兰。”

“你的意思是?”

埃辛微笑着说道:“雨辰注定无法回到哈兰,你莫非真的认为,这么多年我在哈兰什么都没留下吗?我既然选择了哈兰,那里才是我的根基,而不是莫雷格。”

圣眉头狂跳,如果真如埃辛所说那么雨辰注定再也翻不了身,只凭通天的实力又如何,身后的而一切都被埃辛拆解干净,除非他真的要与全世界对抗,否则,他注定无法与埃辛抗衡。

“埃辛掌握了雨辰太多太多的弱点,而雨辰,几乎对埃辛没有任何的了解。”圣不禁有些动摇,究竟要听从埃辛的建议,还是相信自己的直觉,因为现在一切形势都朝着埃辛方面倾倒,作为一个帝王,他已经习惯了一切利益最大化的做法。

“好吧。”圣叹了一口气,虽然依旧对雨辰深深忌惮,但圣不得不承认埃辛开出的条件实在太过丰厚,丰厚得他无法拒绝,本能的,他选择了赞同对方的说法。

“反正我已经做出了第一步,现在抽身相比也会被你反过来当做筹码利用,不如抱成一团精诚合作,起码还能谋求更大的利益。”

圣微笑着对埃辛伸出了手:“合作愉快!埃辛诺达斯!”

“明智的选择,果然是米迦兰皇帝,当不愧这个名号。”

“我怎么觉得有些刺耳。”圣面色不变,一面回到,“不过还是比不过万事算尽的埃辛陛下你呢。”

“我还没有坐到那个位置上

“不是已经快了吗?”圣哈哈笑了起来,与埃辛一起,倒似默契十足。

两人已经将雨辰的未来锁定,而雨辰对此并不得知,埃辛掩藏的太深,即便雨辰知道对方绝不简单,但先入为主的思想还是让雨辰本能的认为埃辛不会做出太为过分的举动。

要说为什么,追忆到雨辰在玛姆拉与埃辛的第一次会面,雨辰更愿意相信那是一个意外,七星离开极北森林,在玛姆拉暴揍埃辛,那个时候的埃辛,还是一个人畜无害的家伙。

时间会将一个人浸染成千奇百怪,雨辰这么对自己说,他更愿意相信埃辛是在那之后才变成现在的模样,他是那么相信自己的感觉,那么相信,当时的埃辛。

念着这个方面,雨辰决定亲自指挥着埃辛的队伍冲入皇廷,这是他最后为埃辛所作的工作,也算是给自己一个交代。

如此。

雨辰带着这三十六名武帝上的高手,将皇廷外墙包围。

皇宫被一座十数米高的红墙格挡开来,雨辰自然不会让这些强者从正面的典礼广场进入,此时的典礼广场,早就被雨辰弄成一片废墟状,估计泰瑞斯见到之后也会大发雷霆,追加大批卫兵,在这个时候,与对方正面冲突实在是非常愚蠢的行为。

他更愿意侧面渗透。

很幸运的,大概是因为今日的特殊性,皇宫的大批守卫都随着泰瑞斯出外游行,留在内廷的卫兵寥寥无几,雨辰命几名强者领队进入,并安排了地点,非常轻松的便解决了外围的第一批护卫。

紧接着,其余三十二人鱼贯而入,对于这些高手来说,高耸的城墙简直如儿戏一般,不值一提。

“这样便行了吧。”雨辰思索着,他估摸着这些高手进入皇宫之后,埃辛的人将会出面接应,这才符合正常战略要求,毕竟埃辛要安排这么多高手进入皇宫,所谋求的自然是一击必杀的结果。

而在此之前,天时地利缺一不可,埃辛必将会安排这些高手到一个合适的地点,这是雨辰所想的结果。

不过雨辰却没想到,这确是他踏入陷阱的开始,仅仅在决定离开的瞬间,雨辰的触觉网便发现,大批的卫兵,竟然朝着那三十六名强者合围过来。

这里原本不应该有这么多卫兵,雨辰一瞬间便想到了是泰瑞斯的应急手段,毕竟泰瑞斯有很多自己并未窥探到得秘密,做出这样的应对也在情理之中。

“看来埃辛的保密工作还是做得不够呢。”直到现在,雨辰竟然还一厢情愿的认为这是埃辛的失误所致。

“再怎么说,都是我的崇拜者,我也不能让他们这么白白断送在里面。”雨辰心念一动,对着四枚联系水晶说道:“行踪暴露,迅速撤出外墙。”

言罢,雨辰一个闪身窜上了墙顶,扫视一周,迅速锁定了合围的态势。

“一共有四个点,七十名护卫,并不是什么高手,没问题。”雨辰微微一笑,察觉着自己手下的高手开始迅速的往外撤退,微微点头,非常满意这些强者的素质。

如果给我这样一支部队,我恐怕能在一天内打下莫雷格,不过就是不知道,那些虚假的力量有什么副作用,从目前的表象上来说,恐怕不是什么简单的后遗症。

雨辰这么想着又想到其中几名高手身上的惨状,更坚信这力量绝非常态,一面惋惜这些人的素质,一面开始对埃辛的作为有些改观。

“看来以后得对埃辛更加小心,从他身上,逐渐看到了一种克雷斯班的影子。”雨辰心中所想,脚下却是丝毫不停,如鬼魅般闪烁在刚多皇宫之中,心网铺开,瞬间将范围内的士兵笼罩在其中。

雨辰已经摸索出了一个时间,在一分钟内,被停顿体感时间的人都不会在肉体上受到什么创伤,便是基于这个基础,雨辰才决定帮他们一把。迅速的将卫兵们停顿,雨辰急速往外围离去。

但就是这个时候,从天空之中传来了一声如暴雷般的巨响。

整个空间似乎在瞬间被一层淡蓝色的**充斥其中,雨辰只觉一阵阵呼吸不畅,本能的运起力量对抗,黑色的引力元素迅速抽开,将周围的诡异立场破开。

可当他再次勘定,却发现周围的环境发生了一些改变。

自己不知什么时候,竟然深陷入层层叠叠的包围之中。

“该死。”雨辰微微砸吧了一下嘴巴,感觉到一股子苦味从胃中翻涌而出,在他周围,原本的三十六人被全数拿下竟然没有一点反抗的余地。

“怎么?看看我们捉到了什么。”一阵令人作呕的话语从半空之中降下,雨辰看也不看便知道来者何人。

“我似乎掉入了一个圈套,我想我应该能得到你的解释……”

“泰瑞斯。”

泰瑞斯高昂着头颅,浮在半空,在他身边,随着的拉雯张开了一双银星点点的翅膀,将她自己和泰瑞斯一并托起,如梦幻一般。

泰瑞斯非常得意,显然他认为自己已经将局面掌控,在他前方,雷玛紧皱着眉头,浑身力量凝炼,盯着雨辰,丝毫不肯放松,而在周围,帝国其余九大骑士列阵以待,雨辰可是清楚明白圆桌骑阵的威力,在托古外他曾经亲眼见过托里斯塔的骑士队将大批兽人高手打得手无还击之力。

粗略估算了一些,这些骑士镇如果能发挥完全的威力,与一名武神也差不了多少。

见泰瑞斯没有回答,雨辰一面思索着,摆出了笑容:“让我猜猜看吧,你和埃辛共同为我演了这出戏,让我认为你们兄弟不合,引我上钩,而这些家伙,则是让我调入陷阱的诱饵。”

泰瑞斯冷笑一声,说道:“雨辰,你到这个时候还不忘记挑拨我在人民心中的威信,这些强者,若非是你哈兰长期隐藏的武力,试问这个世上又有何处能够聚集到这么多武帝强者呢?”

“果然如此。”雨辰呵呵一笑,“那么,你莫不是认为这些乌合之众能够将我留在这里?太天真了吧。”

“自然不会如此。”雷玛插话道:“我知你手段通天,本就没有将你留在这边的打算,如果你真的不在意那两名叛徒的性命,大可就此离去。”

雨辰面色一寒,瞬间便明白了对方的意思,他阴下面容,冷冷道:“我不会放过背叛朋友的人,即使是你,雷玛,如果他们有任何闪失,那你真的死定了。”

雷玛微微撇了撇嘴,嘲笑道:“我好怕啊,你是在威胁我吗?”

雨辰并没有回答雷玛的说辞,方才一番话貌似是对雷玛所说,实则是在警告泰瑞斯,他知道雷玛现在是对方最大的依仗,泰瑞斯吃定了自己和雷玛的关系,必将想尽办法利用,让雷玛束缚住自己的手脚,让自己露出破绽。

刚才的话语,便是一种警告,警告泰瑞斯不要得寸进尺,投鼠忌器之下,自然也不敢让雷玛太过放肆。

果不其然,泰瑞斯微微开口,命雷玛退到自己身边,他对雨辰及其忌惮,虽然现在围住了对方,但这并不能遏制雨辰惊人的实力,生怕对方爆起欲与自己拼个鱼死网破,那可真的得不偿失了。

泰瑞斯欲除掉雨辰而后快,但这不代表他愿意放弃自己得来不易的江山,对于他来说,生命是第一要素,至于其他,都的在第二序列考虑。

“交给你们了,我期待看到他的人头。”泰瑞斯最后冷冷瞥了雨辰一眼,不打算继续在此耗费时间,闪身离去,毫不拖沓。

随同的拉雯,早已除却面纱,深深看了雨辰一眼,叹了一口气,随着泰瑞斯一并离去,倒是丝毫没有留恋。

“那么。”雷玛目送泰瑞斯离去,俨然成为了主宰,冷冷看着雨辰,单手一挥。

“结阵。”

“保护雨辰大人!”就在这时,原本被制服的那三十六名高手,却齐齐爆出了同样的口号,反手扣住了擒拿自己的骑士,浑身斗气凝结。

如果有地狱。

现在就是。

一瞬间,三十六名高手齐齐爆去了自己浑身的斗气,原本就不属于自己身体的力量在体内爆发,所带来的结果只有一个。

那就是血肉之海。

就像在密集的人群之中丢入了三十枚威力不俗的*,雨辰仅仅是招出了相位水晶头也不回的钻入其中,在与泰瑞斯交涉的过程之中,他已经将那些被控制的高手全数洗脑,用他全部的精神力,控制了这些被卸去力量的强者。

过程很顺利正如他所想的那般,掌握着不属于自己力量的强者们,并不能很好的构筑起强大的生物力场,更不要说抵挡雨辰的精神侵入,便是这般,雨辰几乎没耗费什么力气便将三十六人全数掌控。

因为这些人的特殊性体内依然保留了强大的力量,而这就是雨辰翻盘的资本。

斗气爆发,常人一生都不会使出的战法,只有在最后关头才会用的自毁性战法,对于这些被洗脑的战士来说,并不会有什么犹豫。

无论如何,说雨辰残忍也罢,这一切都是迫不得已,不得不为,作为雨辰来说,人类的存亡对他并没有任何影响,他更关心的自己必须保护之人的生命安全,特别是现在,缪焉与托里斯塔生死不明,更不能有半分拖沓。

“埃辛,如果被我抓住你,那你就死定了。”雨辰脸色阴沉,他并不打算原地返回,就算爆破了斗气,他相信也不会造成更大范围的伤亡,即便那三十六名武帝的力量强大无比,但对方之中毕竟有武神高手的存在。

无论是雷玛,还是那接近武神的亚瑟,两人之力相融合,足够让那毁灭性的力量不至于扩散开来,但这样一来,他们也必将腾不出多余的手来干涉雨辰的行为。

要知道,雨辰现在已经到达了暴怒的临界点,随时都有可能大肆杀戮一番,如果这次缪焉和托里斯塔身死,雨辰或是将莫雷格毁灭,不,就算是将刚多全数从世界上抹去也不是不可能。

他几乎疯了。

直接在相位空间之中撕裂出一个裂缝,雨辰并不在乎会被传送到何方,至少不在风暴中心,最快速度折返之后在做打算。

相位空间的坐标,镶嵌在现实世界之中即便有偏差,也只是方向的问题。

雨辰一头载入无尽的混沌,暴怒之下,力量全开,迅速破开空间,回到现实。

踩在他脚下,莫雷格皇宫方向已经化为一片混沌,被一层强大屏障笼罩其中,看不清真实样貌,雨辰掏出了缪焉的通话水晶,输入力量。

“埃辛,你一定没想到,我方才担心之下,在缪焉的传话水晶之上刻下了精神印记,你自以为算尽了我的一切,与你那位暴虐的兄长一般愚蠢不堪。”

闭目,张目,雨辰已然明了了缪焉的位置。

“能量似乎有被隔断的痕迹,但不要紧,这力量还不足以与我的精神力抗衡。”雨辰晃了晃刺痛无比的脑袋,方才一下子掌控三十六人毕竟还是太过勉强,不同于停顿体感时间,而是真正的操控,这几乎将雨辰的精神力掏空。

脑袋似乎空了一块,昏昏沉沉,雨辰猛一咬舌尖,喷出一口鲜血,总算是缓住了精神。

“我来了,等我。”默默念着那个人的名字,雨辰搜的一声消失在天空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