蔑世录

第二十九章 成者为王败者寇

埃辛面色不动,似乎对泰瑞斯的威胁不屑一顾。

“我既然敢站在这里,自然有我的道理,或者说泰瑞斯你已经狂妄到无法看清,我力量的强弱了?”

一想到这里,埃辛笑着摇了摇头:“算了,即使是那个雨辰现在出现,你也会毫不犹豫的冲上去吧。”

“少废话。”两个泰瑞斯一起出手,两个半月形状的气刃从他两肘间溅射出去,

那气刃原本平平无奇,却在接触到埃辛实体分身的一瞬间扩散成风暴,猛地扩开,瞬间将大半分身淹没。

“寂静风。”两个泰瑞斯面容扭曲一阵,原本模糊的棱角逐渐清晰,竟然是一模一样的面孔。

“没想到吧埃辛,你要面对的,不只是一个武神,而是两个,亚瑟已经被我完美吞噬,你难道真的以为我会放弃自己的身体吗?”

“我只是没想到,你竟然这么卑鄙,连对你衷心耿耿的儿子亚瑟都能……你果然已经无药可救了。”埃辛面色疾苦,仿佛对泰瑞斯的作为感到痛心疾首。

“别装了埃辛,你以为我不明白你心里的想法?你在高兴,高兴失去一个强敌,你更认为我凭着这副刚刚掌控的躯体,无法与你为敌,因为……”

两个泰瑞斯齐齐抬头,看着埃辛的表情有些诡异。

“你也摸到了那个门槛,虽然尚未踏入,但你的力量,啧啧,空间之力,真了不起,埃辛,你获得了只有神才有资格掌控的力量呢。”

话还未说完,两个泰瑞斯齐齐起跳,就这么浮在空中,就在他们方才所站的位置,一抹淡淡的波纹一晃而过,紧接着,身后支撑大殿的一排排粗壮的立柱,瞬间断成两半。

整座大殿,坍了。

“结起防御网。”八荒展现了良好的素质,不慌不忙,瞬间建立起一座三层的防御网,任凭那大块大块的宫殿巨石砸落,只是化为粉尘,初次无碍。

四周狂暴的能量风暴一定程度上起到了销毁的作用,原本收到符文保护的大殿从内部被摧毁,符文防护自然也起不到作用,瞬息之间,跌入能量旋风的碎块也被搅成细末,空气之中也不停发出咯吱咯吱的脆响,惹人心烦意乱。

最终,当横梁再也无法支持上层的压力,整座大殿开始大面积坍塌,一阵阵巨大的轰击声将整个空间撕裂,长久不散。

“仅仅是这样吗?”烟尘冲天尚未散尽,那废墟之中便传出了泰瑞斯近乎发狂的笑声,紧接着,一股碧蓝却狂暴无匹的旋风扯碎了烟尘,两名泰瑞斯齐齐迈步而出,看目的,竟然是埃辛的属下八荒了。

八荒显然没有想到泰瑞斯竟然会这么快攻过来,一面看着散去的烟雾之中是否有埃辛的踪迹,一面摆出阵形,准备随时迎接泰瑞斯的攻势,这不同于和雷玛的战斗,一方面还要关心主人的安慰,八荒急了。

“别太着急了泰瑞斯,八荒是准备给雨辰的礼物,断不是让你这种瑕疵品尝试的力量,你的对手是我。”

就在这时,头顶上方传来了埃辛的话语,泰瑞斯抬头一看,埃辛就这么倒立在天空之中,脚下似乎生了根,稳稳当当。

“你切开空间,就是为了躲过我的精神网络吗?没用的。”泰瑞斯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这里,储存了深渊之主所有的精神之力,这也是我为什么要吞噬亚瑟的心智,只有这样,我才能完美的掌控深渊之主的能力,你莫不是认为自己有本事对抗旷古巨头的威力,你难道以为,你能与万王之王对抗?”

埃辛冷笑道:“万王之王,好大的口气,就算那深渊之王能力超乎想像,但也是被哈兰镇压在脚底下千年的丧家犬罢了,真好配得上你现在这副不人不鬼的模样。”

微微张开双手,对着下方的两名泰瑞斯,埃辛面色深沉,似乎准备进攻。

“没用的,你的思想早被我解读得一清二楚,你准备吸引我的注意,让你的手下八荒从身后偷袭,让我看看吧,他们有什么优秀之处。”

轻易解读了埃辛的思想,泰瑞斯轻松的回过头去,看着对自己虎视眈眈的八人,先皱了皱眉,随即露出了微笑。

“不错,不错,真的很不错,埃辛你找到的人才着实不错。”一面说着,泰瑞斯啧啧嘴道:“起码我从未见过如此的天赋,如果我没有猜错,他们应该是……异能者吧。”

“不错!泰瑞斯,他们是我这几十年的心血,不过你说错了一点,我并没有打算让他们出手,他们都如我的孩子一般,我绝不会容许你伤害他们!”

爆喝一声,埃辛猛然从天空之中调转了个身子,一道道灿烂的光芒从他身后绽放。

“晶华破裂!”随着埃辛话语的落下,泰瑞斯仿佛被包裹入了一枚光芒灿烂的水晶之中,他左顾右盼,仿佛在看着意见非常有趣的事物。

“不错,不错,将我封绝在这独立的空间之中,你是想爆碎这块空间,然后将我与这块空间一起湮灭吗?的确是非常霸道的力量呢……”

泰瑞斯称赞了一番,却又对着埃辛摇了摇手指。

“你这一招,如果对付比你更弱的人,绝对能达到一击必杀的效果,但对上比你更强的人,譬如我。”泰瑞斯轻轻探出手。

“你根本无法封锁我,又谈何让我破碎,你总是太过天真,如果你不能拿出点有趣的,让我更加振奋的点子,我或许会觉得你已经无用了。”

“觉得我没用,就会杀了我吗?”埃辛捏碎了空间,自然,泰瑞斯并不在其中,噼噼啪啪一阵之后,那段空间发生了急速的扭曲,随即抚平。

紧接着,空气之中莫名的来了一阵暴风,不同于风元素的轰击,更像是这个世界,倾尽他所有的力量来填补方才的一轮空隙,就算是泰瑞斯,也几乎在这一阵风中站不住脚,几次差点跌倒。

短短的错愕,最后恼羞成怒,泰瑞斯全然没有预料到,自己口中所谓平平无奇的力量,差点将自己扯入万劫不复,就算是刚才,他也嗅到了一丝死亡的味道,那一招,最强之处,并不在于空间爆碎之时,而在于世界重新修补那破碎的空间之际,世界将会汲取一切能采用的力量用以填补空间的缝隙,即便是……人类。

时间并没有给泰瑞斯继续错愕和狂怒的机会,因为与此同时,那八荒一拥而上,趁着泰瑞斯分神的当口,寻求那一击必杀的机会。

泰瑞斯于是微微抬起了头,看着一马当先冲向自己那名瘦高个,笑道:“相位封印,的确是非常霸道的控制技巧,特别是在面对少量却强大的对手,能够将其分而攻破,非常了得,但你现在的状态,恐怕连一秒都无法将我放逐,更不要说造成麻烦了。”

直接跳过瘦高个,泰瑞斯望向下一名对手,那尖嘴猴腮的强者,是对雷玛造成极大威胁的对手,但放在泰瑞斯眼中,似乎不值一提。

“你的名字叫夏吗?不错的名字,你这张脸真是可惜了这个名字。”泰瑞斯摆出了一副令人讨厌的笑容,“完全汲取能量的领域,真是足够霸道的能力,不过很可惜,单点汲取的话,又如何面对我覆盖大千,包罗万象的攻击呢?”

一步步验证着自己的话语,泰瑞斯扬了扬手指,无数道风暴瞬间生成,往四面聚拢,八荒见状,只能纷纷散开,但那风暴似乎长了眼睛一般径直朝着夏扑了过去。

避无可避。

夏只来得及分开双手,两股风暴被他吸收,但更多的风暴一拥而上,瞬间将他吞没。

“哈哈哈哈!”泰瑞斯狂笑起来,饶有兴致的看着从风暴之中喷涌出的一股股鲜血在空中散成烟花。

“静默领域,驱散。”正当泰瑞斯得意之际,一道急促的声音从一侧传出,紧接着数枚光圈此起彼伏的涌入风暴之中,风暴也随即越减越弱,最终消失成微风阵阵,飘开了去。

“喔?”泰瑞斯一面惊讶眼前发生的一切,再看了看那奔了过去的女子,低呼一声,双目之中甚至放出光芒。

“真好,这领域,绝对是神的恩赐,太好了!”泰瑞斯露出了微笑,指着那兀自在奔跑的女子道:“你,我要定了!”

说着便伸出了收,只见天空之中的风猛地扯下,汇聚成一道旋窝,落在泰瑞斯手上,随即化为四只巨大的风臂,朝着妮可席卷过去。

危在旦夕,不但是妮可愣在当场,甚至连其他几人都来不及做出任何表示,只能看着那两双风暴汇成的巨手席卷过一切,摧枯拉朽,无可阻挡。

“封绝四方匣。”唰唰唰唰,就在八荒以为气数已尽,埃辛再一次站了出来,这一次,四道凝实的屏障瞬间出现在泰瑞斯四方,围城一座矩形,埃辛丝毫不停,单手高举着,往下猛地拍了过去。

“封绝牢笼,闭!”

只听轰隆一声,当空间屏障组成的盒子最终被封闭,有史以来最强大的牢狱就此形成。

“多谢诸位,拖住了他的动作。”埃辛一面说着,缓缓从空中落下啊,看着盒子中泰瑞斯的表情从戏谑逐渐变为愤怒,摇了摇头,埃辛说道:“别白费力气了泰瑞斯,一切,都在我的计划之中,就连你会占据亚瑟的身体,也在变数之内,不对,应该说,我一直期待这个结果的发生。”

微微叩了叩那嗡嗡作响的屏障,埃辛眯着眼睛道:“不错吧,这东西,为了布置这个阵法,我可耗费了不少时间。”

“是刚才吗?你让你的八荒吸引我的注意力,就是为了布置下这个阵法吗?”

“不错,果然是深渊之主的领域,我大概了解一点,是叫先知吗?能够读取一切比自己弱小的生物的思想,这么变态的力量让你获得,再加上你本身的实力,你便是全知全能的存在了。”

埃辛偏着脑袋,微笑着说道:“所以,你就用你的力量来读读我心里的想法吧,说不定能找到你说需要的答案。”

泰瑞斯双目圆瞪,不多时,方才大惊失色的退后数步,难以置信道:“你,你竟然领悟了罗曼的黑色归印,一切比自己强大的生体都无法从中脱出!你!”

“正式如此,哥哥,你如果还是一个人类,自然能掌控自己气场的张和,进出自如并无大碍,但你偏生选择与怪物和体,而怪物,永远也无法掩盖自己真正的力量,我只需要保持气场收敛,你永远也无法从中逃脱。”

“该死的埃辛!”泰瑞斯怒喝一声,全身朝着屏障猛地撞了过来。

吞天蔽日的威力爆开,整个屏障之内顿时陷入了无尽的混沌,直冲天际,浑浑噩噩,雷电狂闪。

埃辛暗暗捏了一把汗,他并不清楚这道屏障的真正力量,是否能完全抵抗对方摧枯拉朽的进攻,他也在赌,赌泰瑞斯无法破开屏障。

胜利或者死亡,只在一线之间。

但事实的结果还是给埃辛吃了一颗定心丸,当看到泰瑞斯有气无力的半蹲在地上,而屏障则完全没有损伤,埃辛知道,这件事,成了。

“不要挣扎了,你应该知道你无法逃脱这里。”埃辛半蹲下来,对着里面同样半蹲的两名泰瑞斯摆出了一副人畜无害的笑容。

“我们不如趁着这段时间回顾一下我们的过去,也好感怀一下逝去的青春。”

“埃辛,你别得意的太早了!”泰瑞斯低吼道,如同一只受伤的野兽。

“我有的是时间,我已经获得了无限的生命,总有一天还能从这里出去,而你呢?作为凡人的你,真的有能力支持这座大阵到天荒地老吗?”

“不需要天荒地老。”埃辛点了点自己的脑袋,“你看不到,证明你的能力还有缺陷,这我也放心了许多,起码雨辰的底牌,也未曾被亚瑟全数看去,否则我也少了许多乐趣。”

粗略估算了一下,埃辛耸耸肩,往外走去,而在他身后,依然嘶吼的泰瑞斯,似乎也发现事情有些不对头了。

他的身体,开始抽搐,他的肌肤,开始崩落。

“对了,忘记告诉你一件事。”埃辛似乎忽然记起了什么事,连忙走回泰瑞斯身边,依然半蹲下来,微笑着说道,“不要怀疑大阵有什么问题,这座大阵很完美,为了这一战不至于太过无趣,我特意吩咐克雷斯班一切按着你的意思来,关键在于你选择的力量源泉。”

埃辛顺手指了指躺在地上,黯淡无光,生死不知的拉雯,缓缓说道:“她,早已经为了你,耗尽了一切力量,或许你不知道,当年便是她用自己的生命之力,换了你一条命。”

埃辛起身,回过头,对着泰瑞斯道:“若不是他,早在当年,你已经爆体而亡,你能够单枪匹马杀入万军夺人首级,收到的伤害不说,洛萨的封印早就松动,原本你会被你体内的力量撑碎,是拉雯救了你,用她的生命之源为你延长了寿命,直到现在。”

埃辛微微抬起了头,看着不怎么明朗的星空,似乎是感伤:“我给了你机会,事实上,如果你不利用拉雯,甚至不做转换,我的计划都只能落空,即便我杀了你,时候也无法分辨,因为从正理上来说,你才是皇帝,而我是你的臣子,就算你死了,我也不可能坐上你的位置,你知道,我一向很好面子。”

顿了顿,埃辛继续道:“很可惜,你欺骗了拉雯,玩弄了她的感情,最终也将自己变成了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怪物。”

说着,埃辛露出了笑容:“我想这样,我可以给所有人一个交代了。”

言罢,埃辛走到一边,温柔的抄起拉雯的身子,轻声说道:“我们走吧。”

再也不看倒在地上痛苦哀号的泰瑞斯一眼,大步迈出了大殿。

而泰瑞斯……

他已经无法阻止自己身体的崩溃,强行转换身体需要大量的本源之力支持,这是转换理论的基础,而此时的情况,他体内的力量已经将他的肉体撕碎,不断的往外倾泻。

哀号着摔倒在地,泰瑞斯满是不甘的伸出了手,那布满血丝的双目之中,似乎能看到一些晶莹之物。

不过注定也不会有人知道,泰瑞斯最后的思想,他无声的倒地,抽搐了几下,就此离去。

就在今日,刚多历史上最伟大的皇帝,以一个无比丑陋的状态逝去,他的死,一直追求的永生不灭没有给他带来幸运,相反,为他招致了死亡。

而双子之一,刚多第一顺位继承者,埃辛,也必将踏着自己兄弟的尸骨登上巅峰之位,这是一个时代的终结,也是另一个时代的起点。

埃辛诺达斯·刚多,背负诅咒的双生子,最终如那恒久的神话所述的那般,挥舞屠刀,斩杀了自己的兄长,至于他的目的是否如传说之中那般为是为了女子,我们不得而知。

或许,这只有埃辛自己一个人知道。

“你救了泰瑞斯的命,但也救了我的心,拉雯,我……”埃辛最终还是没将那句话说下去,因为他的手下已经重新聚拢他身边。

嘴角又勾起那一抹似乎掌控一切的笑容,此时的埃辛,像极了泰瑞斯。

“走吧。”短暂的发言,却是说不出的意味长远,八荒脸上纷纷露出了胜利者应有的笑容,喧哗着,陪着他们的主人,一并登上那至高无上的顶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