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剑魔缘

030浑水摸鱼主宾易

昨日晚间还是月朗星稀,晴空万里,但清晨之时已是阴云密布。时至正午之时,天空便纷纷扬扬飘起雪花,雪越下越大,只是南地未冷,这雪落于地上便很快消融,是以这飞雪没有形成美丽的雪景,反倒让地面泥泞起来。

毕竟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南宫尹,你究竟会在什么地方。”南宫夏小声道,这几日他都是在想这南宫尹之事,然而每当他似是想到什么,想要细细思考时,却什么也记不起来。

“又说什么,你这几日怎么都是这么神神叨叨的。”姜蕴芝道,此时室外大雪连绵,二人正在营阳城外不远的路边小驿之中,二人温酒小憩,却也惬意,只是南宫夏这几日都是这般,却是极大的影响了姜蕴芝的心情。

“没,没什么。”南宫夏给她打断,便揉揉头,然后道,“这道路如此泥泞,我们是否应停留几日再走。”

“这还用你说。”姜蕴芝道,说完便独自饮了几口温好的淡酒,然后别过脸去,不再看他。

二人正是在驿站的厅堂之中。

此时,正有一个小女孩向这边走来,这女孩衣衫虽旧,但却浆洗的极为干净,她手中拿着一只花篮,篮中放有几株以绢帛制成的假花,这假花虽是以绢帛制成,但做工却极为精细,其间似乎还撒过香粉,其香味极淡,正如真花一般,几乎可以做到以假乱真

“姐姐,要买花嘛。”那女孩见到姜蕴芝,便向她这边而来。

姜蕴芝见到这花,便回头问道:“怎么卖的。”

“娘说要一次卖出,总共是一钱黄金。”女孩脆声声的说道,这时厅中所有人都惊讶的看了过来。

“都给我吧,花做的这么好,给你一钱银子也就够了。”南宫夏道,付完钱后,他便将此花篮接过,然后交到姜蕴芝手中。

“娘说要金,不要银。”那女孩见自己的东西被人抢走,便拉着南宫夏的衣服不让他走。

“算了,懒得与你争吵。”姜蕴芝拿出一片金叶交到女孩手中,然后提着花篮向楼上自己的房间走去。

南宫夏深深的看了看这卖花的女孩,然后也向楼上而去。

室中,姜蕴芝正要将假花拆开,见南宫夏进来,她便说道:“你不知人家身份,都敢随意买人家的东西。”

“那请问师姐,师姐不知这店家的底细,就敢随意住进人家的店。”南宫夏道,他在姜蕴芝对面坐了下来,然后将其它的假花全部拿开。

姜蕴芝看了看他,也就不再多说,只是低头拆花,只见她将那绢帛平铺,然后双手各捏一个法诀,这绢帛闪过几分绿色光芒,其中一张便显出一行字来。

“怎样。”南宫夏见姜蕴芝看完其上内容,便开口问道。

“说是喋血盟会围攻玉华宫,让你前去玉华宫中,看是否能帮一下忙。”姜蕴芝道,她抬头看了看南宫夏,然后咬唇道,“还让你借救援玉华宫为由,试图进入一个名为玄冰崖的地方查看。”

原来这卖花女孩,却是伺机给二人送信之人。

“嗯,想必这应是门中混水摸鱼之计。”南宫夏道,说完又苦笑着摇头道,“是谁想出的这个法子,此时我们又被盯上了。”

“能出手这么多金来购假花,自不会是穷人。”姜蕴芝道,说完便右手一挥。这些假花便化为了灰烬。

对于这些世俗强人,二人自是不放在眼中。

数日之后

楚山山下。南宫夏独自一人向这楚山古道而去。此时却见三人执法宝向这边而来。

“在下南宫夏,乃是一介散修,听闻魔门喋血盟欲围攻玉华宫,这才匆匆前来,期望可以略尽绵薄之力。”南宫夏对这三位弟子道,这三人年纪均是不大,最大的约是二十来岁,最小却只是十六七岁,从衣饰来看,他们当是玉华宫弟子无错。

“什么喋血盟,魔门便是魔门,你分明就是魔门奸细。”左边一位弟子以剑指着南宫夏道,这弟子正是三人中年纪最幼的那位。

“玉华宫作为正道翘楚,门下弟子于心境道德之上的修习之高,却是让我们这些散修之士仰慕而视。”南宫夏道,说完他还双手交叠,向那三人上下晃了三下,只是他的剑依然握在手中,却是防着三人出手。

南宫夏出言讥讽,却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若是自己刻意曲迎,却是落了下乘,毕竟此时,是他前来“援助玉华宫”,不是上次“他欲求玉华宫收自己为徒”。

“动手。”中间一位弟子道,说完三人便以不同的角度向南宫夏袭来。

南宫夏见此,心下却是微微一惊,他此时不及多想,只得拔剑应付。

玉华宫三人虽是同是出招,但最先到达南宫夏身前的,却是中间那位弟子,只见他剑上微显红光,所刺方向却是南宫夏腹部。

“原来这便是玉华宫待客之道,却是让再下开了眼界。”南宫夏道,说话同时,他身体向后平移数尺,正是堪堪避过此人之剑。南中夏嗤笑一声,身体向左平移,同时抽剑向那人刺去。

此人年纪最幼,修行也是最低的。这弟子见对面之人离自己还有数尺便已出剑,也就不予理会,只是身体下意识的侧了侧,然后便继续向南宫夏而来。

“嗯。”南宫夏冷哼一声,他剑上突然暴起数尺蓝色剑罡,剑罡所划正是那少年弟子的脖颈之际。

南宫夏所用,正是五行易变之法。

那少年明显一惊,他匆匆以长剑向对方剑罡架去。

此时,右侧那位弟子所执一柄长枪也向南宫刺来,南宫夏将剑收回,剑罡离剑,正击在那少年的剑上,那少年匆匆应付,长剑竟然被南宫夏的剑罡击飞。南宫夏将剑搭在对方长枪之上,然后依枪杆向下划去。

这长枪毕竟是长兵,此时南宫夏已近其身,这玉华宫弟子只好抽身急退,同时想将长枪抽回。

南宫夏却是不想他与自己拉开距离,便紧跟而上,长剑依其枪杆,向这弟子十指划去,这弟子松开一手,意图以枪身去架南宫夏长剑,只是南宫夏长剑虽似无锋,但却轻易的切断了他的枪杆,长剑毫无阻碍的向下劈下,南宫夏左手微转,正好将剑架在那弟子脖颈之间。

这三人修为却是与南宫夏差了不止一点半点。

“还打嘛。”南宫夏道,他此时无意伤人,毕竟他还未忘记自己要混入这玉华宫以接近那名为司马涵灵的弟子,同时还要去查玉华宫玄冰崖。

“道友修为精深,却是令在下佩服。”那中间年长弟子抱拳道,他皱眉看了看被南宫夏切断的长枪,然后又道,“既然误会已解,那还请这位道友放了在下师弟。”

“误会已解,这是何意。”南宫夏道,对方虽是服弱,但他却依然没有撤剑的意思。

“道友既然来援,自是知道魔门欲围攻我玉华宫,只是道友并无门派证明,在下却是不好分别阁下是否为魔门奸细。”那年长弟子道,他有意无意的看了看远处,脸上却是有几分焦急。

“在下好意来援,却不曾想玉华宫待客之道颇为奇怪。既然如此,那在下这便告辞了。”南宫夏道,说完他便将剑收回,然后转身便要离去。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南宫夏心中默念道,当他数到九时,却听到身后传来了挽留之声。

“道友留步,幸好道友所修剑术与道法均是道门所有,自当是不魔门之人。我们如此相试,却也是无可奈何之举。还请道友莫要见怪。”那年长弟子道,他见南宫夏要走,这才出声挽留。

“若非是正道同门,我又何必来此。”南宫夏道,他见对方既然道歉,也就不再多说什么,毕竟此次前来,可是有自己的确切目的。

“道友请。”那年长弟子道,他右手平伸,请南宫夏与之一同上山。只是那被南宫夏切断武器的弟子脸色还有几分难堪。

“有劳。”南宫夏回道。

“其实我们于山门便出手相试,一来是为了查清是否有奸细混入,二来则是请一些修来过低之人莫来送死。”那少年弟子插道,说完他还非常好奇的看了看南宫夏的储物袋。

南宫夏心下奇怪,暗道这玉华宫难道如此没落,就连储物袋都无法为弟子配齐。

其实这却是南宫夏想岔了,他入门便有此物配发,只是因为他是血灵宗宗主弟子而已,大部分门派的普通弟子,通常要在修为有所小成之时,才会配发此物。而这三个弟子,修为却是差了一些。

“对了,请问各位,不知此时那魔门已到了何处。”南宫夏问道,他得到血灵宗指示后,便别过姜蕴芝匆匆赶来,其它事却是并不知晓。

“我玉华宫剪除了魔门于邵陵的据点,他们自是前来报复,只是此时身在何处,我三人却是不知。”那少年弟子道。

“还请道友多待上几日,那时自会见分晓。”那年长弟子道,说完还瞪了那年少弟子一眼。

南宫夏见此,也就不再去问这个问题。

南宫夏与三人一同穿过玉华宫山门,进入了玉华宫之中。

山角之下,那间竹屋之中。

琴姬起身来到门前,望向楚山玉华宫所在,她怔怔看了许久,最后却只余一声轻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