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剑魔缘

053横生枝节起疑心

在司马涵灵与赵明广的陪同之下,南宫夏再次来到了这玉华宫的广场之上。

正是清晨时分,天空甚蓝如洗,天际再无一丝流云,然而山腰之际依然是白雾茫茫,变华万千。广场之上,此时已有三十几位弟子站成六排,南宫夏大致看了一下,总共有三十五人,却是有一队少了一人。

“南宫师兄,你快些站过去吧,已经快要开始了。”司马涵灵指着那些弟子中的一个空位道,说完她便已随赵明广一同从西侧小门进入大殿之中。

南宫夏点点头,然后站到那些弟子中的空位之中。这些弟子多是一些十一二岁的少年,像南宫夏这般年长才入派的,加南宫夏自己却也只有四位而已,是以四人站在这些年幼弟子之间,却是显得极为突兀。此时这些弟子分六排站立,其中一排皆是女子,横竖均为六排,计三十六人。一时间场面萧静,却无一个随意说话的弟子。

南宫夏却未想到,司马涵灵口中所说快要开始,竟是又让所有人在广场上站了一个多时辰,这才在玉华宫弟子的安排下,分次进入殿中。此时已有一些年少些的弟子几乎无法正常走路。

南宫夏心中明白,这应该也是对门下弟子的一次小小测试而已。

待到第四组时,南宫夏才在一位年约二十多岁的弟子带领下,进入了主殿之中。

玉华宫大殿之中,此时已有十数位道人盘坐于案前,比上次会武之时的人数多了一倍不多,这些人分两排而坐,坐于前排的,则正是论道会武时出现的那六男一女七人,而后排之人,却是极为面生,想必可能是这玉华宫隐修的前辈高人。而方才那位自称“棋中仙”的道人此时也坐于左手第四的位置上,想必其身份也是不低。

“禀师尊,各位师长,丁组带到。”那带领之人对正中几人弯腰一礼,然后将一木牌交到大殿内另一弟子手中,那弟子接过木牌,然后对三清一礼,将木牌放到供桌之上。

这接过木牌之人正是那宋原宋君平,他本是掌门的再传弟子,是以在玉华宫中的地位也是不底。

“嗯,开始吧。”坐于正中的清玄真人微微点头道。说完之后,便继续闭目假寐,不再理会场上的事情。

“是。”一位年似四十来岁的道人起身应道,只见他剑目星眉,一脸英武之气。他的左手之上,系着一串古怪的钥匙。此人在三清祖师前拜了三拜,这才从神像前的案上取来一个雕花木盘,此盘中有一面铜镜,六块玉牌。

那带领之人躬身接过木盘,行至六人身傍。系钥道人接过第一人的荐信,细细探查,这第一人是一个七八岁的少年,南宫夏自是并不认识。

尔后,那系钥道人拿起铜镜,那铜镜以金丝系之,四周饰以日月星辰、山川河岳,系钥道人暗捏法诀,他指间似有青色光芒闪过,极淡而不真切。顷刻之后,铜镜四周升起氤氲之气,似白似青,似散而凝,系钥道人拿过那少年之手,以一道气剑划破这少年的手指,这少年吃痛,但却也仅仅是轻皱了一下眉,然后神色便已恢复了正常。那系钥道人微微点点头,然后将这少年的血滴于镜上,此时铜镜周氤氲之气大盛,道人对镜细查,约半刻钟后,镜周氤氲之气才渐淡消失。

“高师兄,请过来查看。”系钥道人转首对左侧站立之人道。

另一中年男子来到少年身前,将手置于其头顶,片刻之后,只见他轻轻点头,又摇摇头。这男子身后便有另一年轻弟子带着少年,从侧门而出,尔后,那弟子独自归来,那少年却是不知被带至何处。

约半个时辰之后,这才轮到了南宫夏,南宫夏正在奇怪,却见那清爻真人站起身来,然后道:“南宫夏,我曾答应过你,你若能通过我玉华宫测试,我便为你推荐一位好的师父,此时却是兑现当时诺言之时了。”

“等一下。”说话的,却是那自称“棋中仙”的老年道人,他此时站起身来,缓步来到南宫夏身前,取过那带领弟子盘中的玉牌,然后又道,“这个弟子,我收下了。”

那清爻真人见此,却是微显尴尬,但她毕竟修行日久,见此也就苦笑一声,然后坐了回去,不再过问这种事情。此时其它弟子均也是面面相窥,但他们多是一些晚辈,此时自是不好多说什么。

“师弟,你这是。”那清玄真人说道,他见后边还有两组,便对那自称“琴中仙”老年道人道:“师弟,此事且先不谈,待下两组分完再说可好。”

“也好,你们分你们的,我的弟子我先带走了。”那道人说完就要拉南宫夏离开此处。南宫夏见些,却也有几分错愕之意。

“师弟。”那清玄真人道,他看了这老年道人许久,然后才道,“南宫夏之事,尚且需要再议,况且你作为门中长辈,在新入弟子拜师之礼还未结束,此间之事还未了结之前,你又怎好就此离去。”

“也好,那便再等上一等。”那老道说道,说完他便又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此后还有两组依次进行,却也用去了不少的时间。分派结束之后,那系钥道人又对清玄说道:“禀师父,弟子分派完毕,,是否要祭告天官。”

“嗯,依常礼。”那清玄点头道,说完后,他便与其他十数位坐于殿中的前辈一同起身,分别站在供台两侧。

“弟子分派完毕,请各位新入弟子进入殿中。”那系钥道人对外朗声道,不久之后,便见那些被带离的弟子又再次回到大殿之中。

众弟子均在师长的带领下,分两列而跪。清玄道人手执九根小指粗细的香,行三拜之礼后,才将其插入香炉之中。

场上所有人随之而拜,南宫夏自是也不例外。

那清玄真人拜完,再从案上取过一支玉牒读了起来。

“三清在上,弟了清玄,执掌玉元九华宫一脉三十余载,虽未有过,却亦无功,弟子常深省自身,时深感憾之,现,录内门弟子三十有六,弟子等自当悉心教诲,令其自修其身,自悟其法,愿道尊佑之,愿其有着一日,得窥道德之本,扬我道门玄光,救俗世以苦难……庚申年秋。”

约有二三刻钟之久,那清玄真人才不再去读玉牒上的内容,转而又对三清行三拜之礼,众人亦随清玄道人跪拜。至此,众弟子以为就要结束,不曾想那清玄道人又拿起玉牒,继续读了起来。

场上一些年纪过幼的弟子此时已是勉励坚持。

“兖州杨唯,荆州王邢,北并张贺,江州刘尹,东益赵逊,司州曾祥,上前敬香。”

此次所叫,却是众弟子的姓名,让众弟子依次敬香而已。待至每个人都拜过后,那掌教真人清玄道人才又讲了一些勉励的话,然后令众弟子共同于三清神位前宣誓,之后这才算完事,这些新录弟子均在各位师长的带领下,离开了此处。

而大殿之上,仅余下南宫夏以及其它十几位长辈。

清玄见其它弟子均是离去,便对自己这位天资极为聪慧,但却反被聪明而误的师弟说道:“师弟,多年前,你曾说想要以弈入道,是以曾废去了自己的修为,还将自己道名擅自改为清弈,此时,你的以弈入道之术,修行的如何了。”这清玄说完,又是摇头一叹。

“师兄,你有所不知,弈可量天地,可演外物。其盘纵横之间,乃为苍穹大地,其黑白变化,概括世界万物,其子在其盘上的行棋对弈,是为众生万物演生变幻。其盘正方,由纵横之线均匀相交而成,简洁而又完美。你若久久凝视其盘,就会产生一种浑然一体,茫然无际的感觉。如仰视浩瀚苍天,又如俯瞰寥廓大地。是以,弈可演化天地万物,又为何不能以之入道。”清弈说道,说道此处,他便抬头望向殿外苍穹,竟似要藐视苍穹大地一般。(注一)

“够了,师弟,这么多年来,你还不知道错么。”清玄道人说道,他平复一下心情,然后才道,“况且,这次收徒之人,均是你我的弟子之辈,你又怎好自己收徒。”

“敢问师兄,师弟这些年来可有收过一个徒弟。”那清弈转过身来说道,他此时双目似是极为明亮,却是不同于往常,这也让场上认识他的人一阵奇怪。

“没有。”清玄想了想,然后才如此答道,他此时背过身去,却是不再去看这位师弟。

“那你认为以此子的修为,你我晚辈之中,又有几人能当得起他的师父。”那清弈再次说道,说话同时,他便看了一眼场上所有人,最后才将目光停在南宫夏身上。

“此子现有修为之高,你我弟子辈中,却应当是没有人有资格作他的师傅。”清玄此次答话却也迅速。

“那么,我又为何不能收他为弟子,传授他这以弈入道的神技。”那清弈再次说道。

清玄并没有回答清弈,他只是转过身来看着清弈,许久之后,便又转头对南宫夏问道:“方才之话你也听到了,你可愿意拜清弈为师?修行他所谓的以弈入道之法,同时高出此次新入弟子一辈。”

南宫夏并不知其中对错,他只是直觉认为这清弈道人所说并非有错,与当初盈媗教自己弹琴时所说道理也是有异曲同工之妙,所以他便答道:“弟子不知,是以还请师长定夺才好。”

“好,既然如此,那你便拜清亦为师。”那清玄真人道,他轻轻的拍了拍自己师弟的肩膀,然后又对南宫夏道,“当然在此之余,你还可以修习其它术法,这样好了,你若是想习其它术法,便可问我请教,或是向其它师长或师兄弟请教。”

“是。”南宫夏道,此时场上气氛有几分古怪,是以在情况不明之前,南宫夏却是什么也不想说。

“嗯,师弟,你先带他下去吧。”清玄道,说完便对这清弈挥挥手,显是心中也已有了几分不耐。

南宫夏正欲离去,却听那清爻真人道:“你若想要修习其它术法,可以让涵灵前来找我询问。”

“是,谢谢师叔关心。”南宫夏道,这清爻与清弈均是清字辈,所以他便称对方为师叔。

“嗯,你去吧,方才拜入玉华宫,你还有许多琐事要处理。”清爻道,说完便对南宫夏再次点点头,他却似是对南宫夏较为欣赏。

待南宫夏随清弈离去后,清玄这才又对在场其它人说道:“对于这个南宫夏,各位可是有何看法。”

“他所用术法是道家术法,本无问题,只是最后之时所用那几招惊天动地的光剑,却是大有古怪。”那清爻真人说道,说完她便望向那南宫夏离去的方向,然后轻轻一叹。

“那几招光剑,据我看来,却是像极他被其它修为极深的阴邪之物控制所成,而之后的昏迷,则更像是与之夺舍之故。”说话的,则是那清瑜真人,论道会武之时,许多事都是由他来处理,此事他自是知道较为详细。

“问题便在那阴邪之物是何来历,他修为如此之高,既然夺舍,又为何会失败。”掌门清玄真人说道,对于这个问题,他亦是感觉极为奇怪。

“他所用之剑我已查看过,那剑确是一柄神剑,但那柄剑光华虽是极为内敛,却也不像是什么邪物,而他的身上,却是再无其它可疑之处。”清瑜真人答道。

南宫夏所有重要之物都放在盈宣所送的镜子之中,而那镜子在外人看来,就是一面普通的铜镜,是以清瑜真人自是什么也没有查到,而清瑜真人所查看的神剑,其实乃是真正的含光剑,至于南宫夏的镇邪剑,则被盈媗收入了天玉镜中。

“不如这样好了,我听闻最近宣城爆发了一场瘟疫,据闻这场瘟疫极为奇怪,所以正好让他前去查看一番,我们也可派人一同前往,就近看下他有没有什么问题。”那清爻真人说道,说完便向清玄真人投去了询问的目光。

“如此,也好。”清玄真人说道。

南宫夏却是不知,他与那柳风的比试横生枝节,竟是让玉华宫对自己起了疑心。

……………………………………………………

注一:弈就是围棋,其盘的其在这里是指弈,其棋是指弈的盘,同样,其子就是指弈的子,所以这里写作其盘其子,而非棋盘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