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剑魔缘

108 往事依恋成天堑

却说这日晚间,仙霞谷内一片平和安静,山谷间虫呜清脆,山腰际白雾朦胧,一轮皓月悬挂于中天之上,皎洁的月光撒下,更让山谷显得静谧异常,南宫夏坐于屋外石桌之上仰望横贯长空的星汉,仿佛自己便已不存一般。明日,便是司马涵灵入土之时,南宫夏心中所想,正是他自己在这玉华宫中的点点滴滴,往事从心涧划过,在南宫夏心中留下的却只有一丝淡淡的忧伤与彷徨。

至于遗失的含光剑,南宫夏此时倒是并不着急,既然此物已然落入玉华宫手中,那他们应当会找机会还于自己才是。南宫夏想要带着含光剑,其实也只是出自于他自己的誓言而已,南宫夏自是从未想过要借用此剑的力量,虽然南宫夏不知此剑会有此样惊天动地的力量,但仅从含光剑的来历来看,南宫夏自是知道那剑定是非常小可。

“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南宫夏心道,此时他便起身向外快速行去。原来却是他听到了血灵宗弟子间相互召唤的密语,此时他心中自是大为惊讶,来人明显是来寻找自己的,看来对方此乎并不知晓自己身在何处,南宫夏发现对方此时竟然就要接近玉华宫主殿所在,想那玉华宫主殿防卫何等严密,就算对方再小心再谨慎,也还是极有可能被玉华宫发现的。

南宫夏来到主峰后山之地,他见有两位弟子向这边匆匆而来,南宫夏见二人脸上带有焦虑之色,便上前问道:“可是此处发生了何事,为何会有这么多的弟子寻找。”

那两位弟子入门较早,自是见过南宫夏,他二人见到南宫夏,便对南宫夏叠手一礼,然后由年长些的弟子说道:“禀师叔,此时门中禁制发生警报,应是有外人潜入,是以才会有诸多弟子查找。”

南宫夏看了看四周,见果然有许多低阶弟子在四处寻找,南宫夏便又问道:“究竟是何人潜入,你们可有得到什么蛛丝马迹。”

“弟子惭愧,来人颇为狡猾,我们现在还未得到任何消息。”那年长弟子道,此时他二人的脸上均有惭愧之色。

“嗯,我知道了,你们且去寻找吧,不过来人修为虽然不明,但对方能避开门中禁制而来到此处,想必其修为也是不低,所以你们二人要小心一些才好,若发现什么更是莫要逞强,当立即示警,知道了嘛。”南宫夏对二人道,此时他心中却微微安心,来此之人并没有被玉华宫发现,南宫夏此时也已猜到了什么,来人修为虽是不低,但在此处便被发现,那来人的修为应当也不算高深,只能算是中阶弟子而已,修为不高也不低而能来到此处寻找自己的,还能有谁。

”谢师叔关心。“二弟子道,说完便匆匆向外而去。

南宫夏小心的避过玉华宫之人,然后装作仔细寻找的样子向潜入之人藏身之处而去。

“南宫师叔,你来了正好,此处有外敌侵入,你也帮助寻找可好。”一人走过来对南宫夏说道,此人正是宋君平。

“嗯,此事我已然知道,我们分开寻找吧,来人竟是不将我玉华宫放在眼中,当真是放肆之极。”南宫夏道,说完他便对宋君平点点头,然后假装向一侧查去,那宋君平便向另一边而去,他走了不远,便回头看了一眼南宫夏,眼中却多有几分疑惑之色,似乎是向南宫夏隐瞒了什么。

却道一处树丛之中,一个绿衣女子站于原地静静看着南宫夏,此时她的眼中颇有激动之意,南宫夏所猜无错,来人正是南宫夏自于灵宗的师姐姜蕴芝。

“你果然来了,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呢。”姜蕴芝道,见到面宫夏,她心中虽是感觉高兴,但更多的却是一种被遗忘的淡漠与委屈,是以她此时便撅了撅嘴,然后转过身去不再看南宫夏。

“莫要多话,你且随我前来。”南宫夏道,见到此景他心中却唯有苦笑,但此处是在玉华宫中,所以南宫夏也无暇理会这些,他先是看了一下四周,这才拉着姜蕴芝向山崖一侧快步行去。

二人见面的情景虽是让姜蕴芝感到不满,但她自是也知道事情轻重,是以她也不再多说,只是任南宫夏拉着她向一侧走去。二人来到一处悬崖之处,然后便一同向下跳去,南宫夏控制身形,让二人进入一处突出的石台之上,南宫夏先是取出阴阳易,然后以棋子布阵,借以屏蔽玉华宫高阶弟子的查探。

做完这一切后,南宫夏这才转身对站于身后的姜蕴芝道:“师姐,你可知道这里是何处,你又怎么好随意来此的。”他语气中虽然多有责怪之意,但更多的却是担心,要知道门可是将喋血盟当作死敌的,通常是见之便要除之而后快的。

“都过去这么久了,这么久的时间,你究竟是到哪里去了,为何出来了都不告诉我一声,害我担心死了。”姜蕴芝道,此时她的眼中却多有几分闪烁之意,她将双手伸出想去摸南宫夏的脸,但又想到当初对方拒绝自己送出的东西,她只好悻悻的将手收了回去。

“我自然是无事,这不好好的站在你面前嘛。”南宫夏道,姜蕴芝的表情落在他的眼中,他自是可以猜到个中原因,但此时南宫夏却唯有摇头而已,其它南宫夏自是中未作多想。

“到现在你还来骗我,早知如此,你还不如在那先贤陵中永远被困为好。”姜蕴芝道,说到此处她便冷哼一声,然后转过身向此处山洞内走去,这山洞极浅,说是山洞都是颇为勉强,因为此处只是向内凹进出不到半丈而已。

“你都知道啦。”南宫夏道,他随姜蕴芝走到洞中,伴她坐了下来,然后才开口问道,“你是怎么知道此事的。”

“你过来做什么,哦,对了,你在那个先贤陵中有个漂亮的寡妇陪着,自然是忘记我这个师姐了。”姜蕴芝道,说完她便别过脸去,不再去看南宫夏。她所说的寡妇自然是指李姳韵了,李姳韵在嫁入邵陵赵家之时,玉华宫正好借李姳韵嫁人之事聚齐赵家之人并将其灭门,是以李姳韵嫁人应当只是玉华宫的一个计策,但毕竟李姳韵已与他人拜过堂,是以姜蕴芝才将李姳韵称之为寡妇。

”先贤陵?!“南宫夏道,此时姜蕴芝称其为先陵,而南宫夏又想到自己在那里见到一个墓碑,其上所刻正是“姬辛之墓”,更加之子陵知道那里的阵法启动方法,他这才将这一切结合起来。

“那是第一任盟主的陵墓,否则我们又怎么会知道你被困之事。”姜蕴芝道,她虽然不看南宫夏,但见南宫夏没有解释,她心中更是不高兴,但她又觉南宫夏对自己有些疏远,心想若自己再是如此态度,那二人的距离便会是更远,于是她这才强压下心中想要责怪南宫夏的想法,细细与南宫夏谈论此事。

“不是说第一任盟主失踪了嘛,为何还会有陵墓的存在。”南宫夏问道,想到此处他心中自是惊讶。

“不过只是一处重要的遗迹而已,因为第一任盟主失踪,才会将那里作为陵墓的,你就当它是衣冠冢好了。”姜蕴芝道,她整理了一下自己衣衫上方才沾到的草叶,口中却同时说道,“只是不知为何,师兄也死在了那里。”

“那里既然是如此重要之地,师兄死在陵墓同围,然道就没有被人发现。”南宫夏道,从姜蕴芝的话中,南宫夏自是明显发现对方不知道子陵与自己的事情,喋血盟本就是极为忌讳门内弟子相斗,姜蕴芝若是知道此事又怎么会是如此语气与自己说话。

“我们也是后来才发现的,师兄不但为人所杀,甚至还被人摄去了灵魂,父亲知道了自是气极,这才暗中于墓中安置了眼线,所以你出来后我们便得到了消息。”姜蕴芝道,她此时亦是疑惑南宫夏是如何落入玉矿之中的,要知那玉矿并无出入口,喋血盟以前取矿都一向是借一个单向传送的阵法,而那阵法根本不可能将人送到玉矿之中,想到此处,姜蕴芝自是将这事问了出来。

“原来如此,我还一直以为是那里的阵法将我们送到玉矿之中的,不曾想竟然不是。”南宫夏道,他将自己进入玉矿缝隙的前因后果说了一下,但是却隐去了自己与子陵交手之事。子陵既然已死,那他与子陵的恩恩怨怨就到此为止吧,其它人却是没有必要知道了。

“这就怪了,那里的法阵根本没有这样的作用。”姜蕴芝侧头想了许久,但她也未想到此事因果,想不通她便不再去想,于是便摇摇头将这些奇怪的想法抛开,然后才又开口问道,“对了,听说你那个师倒死了,究竟是什么回事。”

当初让南宫夏入玉华宫的一个重要目的便是让南宫夏接近并策反司马涵灵,姜蕴芝虽然不知道圣门为何要如此作,但也知道此事非同小可,是以她才将其问出。

“她。”南宫夏先是微微摇摇头,然后才看着北方道,“她是死在了别人手中。”

“是谁。”姜蕴芝道,如此最要之事她自然是要过问的。

“杀她之人业已毙命,又何必再说”南宫夏道,他抬头看了看空中明月,见此时时间已晚,他便对姜蕴芝道,“明日,便是司马涵灵的入土之时,我自然是必须要到的,否则他们定是会发现什么,所以,此时我需要离去了。师姐,你先在此逗留一天,待明日门中防卫松懈之时,我再送你离去,可好。”

“嗯,你也要小心一些。”姜蕴芝道,说完她便目送南宫夏离去,看着对方离去的身影,姜蕴芝却是感觉到了一阵茫然与无助,她抱膝坐于地上,双眼却是望向远处的山峦,以及山峦之上那如墨的苍穹。

不知何时起,那轮皎洁的明白似乎如含羞一般将自己的脸面藏于薄云之中,尔后那云层便是越来越厚,不久之后便有一道闪电划过天空,点亮了这片天地之间的黑暗,然而它的命运却终要归结于此,瞬间的明亮之后便消散于天地之间,余下的只有无尽的黑暗,片刻之后,便有轰隆隆的雷声传来,那声音之大,竟是让人有天地崩裂般的感觉。

(真是奢望有读者会喜欢本书,虽然作者也知道这个想法过于奢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