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剑魔缘

127 流云散尽谁人醉

且说南宫夏左手以水属道力凝集成冰刺,同时又在右手镇邪剑上附着以水属剑芒,然后二者一同向试图对自己发起攻击的方杰击去,只是让南宫夏奇怪的是,无论是冰刺还是水属剑芒,击在对方的水幕之上后竟然都是消失不见,这一击不但没有对水幕造成影响,反而让对方水幕的蓝色更盛了几分,见自己的剑芒消失,南宫夏自是不会再行攻击,他即刻撤回镇邪剑,身形也同时向后退去。

方杰见南宫夏退后,他便将双手的法诀转换,那水幕中央便发出数道冰芒向南宫夏击来,南宫南此时距这水幕本是极近,一时间竟是无法闪避这些冰刺,于是他仓促间只得临时结盾,只是时间毕竟仓促,他临时结成的盾终是无法完全抵御对方的冰刺,对方冰刺刺破南宫夏的气盾,然后便击在南宫夏的身上,不过这也只是让南宫夏受到了一些较小的伤害而已,只是这些伤害虽是极浅,但却是因为全身都受到了伤害,所以看起来却也是极为吓人。

受此一击,南宫夏这才发现这些冰刺竟是极像自己方才发出的冰刺。南宫夏不再使用镇邪剑,因为他的镇邪剑本是水属,他想要发挥此剑最大的威力则是需要自己以五行易变之法将自己的土属道力转为水属,如此一来只有被人家利用的份了。

此时南宫夏取出得自于玉华宫的阴阳易,他将黑白子向外抛出,然后借棋盘控制棋子,那些黑白子便以不同的角度向方杰击去,很多黑白子攻击的角度极为刁钻,自是不易防御。那方杰见此便转换双手法诀,只见黑水令上黑光消退,转而换作了水蓝色,很快便一道冰盾于他身前形成,许多黑白子击在冰盾上虽然是让那冰盾一阵颤抖,但却未能真正击破。不过那冰盾的防御范围终归有限,它虽是挡住了大部分的攻击,但依然有极少的黑白子击中了方杰,只是这些黑白子毕竟太少,自是不能给方杰造成更大的伤害。

南宫夏见此便是淡淡一笑,只见他运指如飞,那些黑白子便以不同的角度各自运转着,黑白子运转之中自是会有一些黑白子离开自己的轨道向那方杰击去。阴阳易既出,南宫夏自是在攻击的同时布起了幻阵,而那方杰见此便又以黑水令发出水幕来试探这阵法的真假。

南宫夏此时也只是想让对方知难而退而已,毕竟方才他已说自己已反出太一宫入了血灵宗,如若此事是真,南宫夏自是不能与之争斗。不过此时这方杰对南宫夏竟然是不依不饶,见此南宫夏心中自是更为诧异,此时他暗中看着方杰许久,许久之后,南宫夏这才发现方杰双眼虽然看似清明,但其中却有着丝丝极淡的黑光闪现,明显是受到了什么的影响。

南宫夏正在想如何处理此事,却见不远方有一白衣女子向自己这边缓步走来,那女子一袭白衣胜雪,却似是不曾沾染哪怕一丝世间的尘埃一般,此时这白衣女子神色极为淡然的看着南宫夏与方杰的争斗,过了一会只见她摇摇头,然后再以传音之法对南宫夏道:“此人心智已然迷失,你现在理他却是浪费时间,你且随我来吧,有些话我要问你的。”

这白衣女子南宫夏自是极为熟悉,她正是送南宫夏入血灵宗的琴姬。听琴姬如此说,南宫夏便不再与方杰纠缠,而是向琴姬身边走去,只是让南宫夏奇怪的是,一直对自己纠缠不清的方杰此时却如雕塑一般,他双眼呆滞的看着自己拿在手中的黑水令,除此之外却是再无其它动作。(注:黑水令便是于亥司冬令)

“这方杰似乎是被于亥司冬令影响了心智,这才会变得如此易怒,只是此时他为何会不再与自己纠缠,莫非琴姐姐可以控制他的心智。”南宫夏暗自笑了笑,然后将这些想法抛之于脑后,琴姬对南宫夏而言非常神秘,她有多厉害南宫夏并不知晓,但南宫夏却是知道琴姬所会的许多东西南宫夏都是无法想像的。

南宫夏与琴姬二人走了许久,等再也看不见那方杰时这才停了下来,琴姬遥遥的看了看北方方向,然后才向南宫夏说道:“你此去北方长生殿,可是有何收获。”

“说来惭愧,此次行动却是没有拿得到所要之物。”南宫夏道,他便将长生殿之事说了出来,说到这里他又想到那月神殿中的月神雕像正是与这琴姬有几分相似之处,再加上那凤凰白灵认琴姬送出的水晶为主,南宫夏便感觉长生殿与琴姬应当有一些外人并不知晓的联系。

“是嘛,长生堂既然能作为喋血盟死敌,你若是这般容易能从他们总部取得他们珍视的宝物,岂不是显得这长生堂太过无用,又有何资格作为喋血盟的死敌。”琴姬说道,她此时的声音听起来却是有些心不在焉,只是想到她时常便会如此失神,南宫夏却也没有多想。

“嗯,还好听说那烁天鼎极有可能被带入南方,带着烁天鼎的姬卓舞需要熔岩的热力来化解自己所吸入的寒气,这也是一个很重要的线索。”南宫夏道,想到当时之事,南宫夏自是一阵唏嘘。

“没有想到那月之圣女姬卓乐却是死在了长生教主手中,那日之圣女姬卓舞虽然说要灭了长生堂,但她没有行动原因想必便如你所说的,她的身体无法在寒冷的地方呆得太久吧,不曾想此事的结局竟是如此,真是让人感慨。”琴姬道,接过南宫夏给她的水晶,琴姬看着水晶上多出的凤纹,心中却是感觉到几分凄凉之意,只见她手上微微有几分蓝色光芒闪现,但很快便已消失不见。

“嗯,所以我也打算去南方寻找她的踪迹。”南宫夏道,他此时正在回思长生殿一行之事,却是没有注意到琴姬神色的微微变化。况且琴姬的涵养控制力本就极好,就算让南宫夏看着,南宫夏通常也看不出什么来。

“你向南过了楚山,那里便是十万里大南山,十万里大南山本就是瘴历之地,其中却是也有数座火山熔岩之地,你不妨倒是可以先去看看。”姬琴道,她将手中的水晶放下,然后便抬头看着远方,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又说道,“不曾想长生堂抽取他人灵魂修行竟是那日之圣女唯一的自救方法,更不曾想她妹妹为了阻止她使用这些邪法竟然将自己的姐姐与自己同时冰封起来。只是不和那日月圣女口中的娘娘究竟是谁,她竟然能有如此神通,要知创生生灵本就是诸神的领域,就算当初娲皇也只是以黄土造人而已,她竟然枉图以凡世之物真接造就仙灵之体,怪不得到头来终成一幻,她自己也是不知所踪。据日月圣女的对话便可以看出她们口中的娘娘似乎不是邪恶之辈才是,只是她究竟想要做些什么,她为何要造立长生堂,为何要将如此邪恶的方法传了下来。”

此时琴姬目光望向北方,她似乎是在思虑此事,但她神色虽是淡然,但其间却还是有几分悲伤难过之意,只是琴姬时常会如此失神,所以南宫夏虽然也感觉奇怪,但他也没有想得过多,他虽然感觉这琴姬可能与那长生殿有某些他人不知道的联系,但琴姬没有说,他也没有去问。

“你说那姬卓舞的修为要远远高于你许多,所以你去南山打探姬卓舞的下落时要万分小心才是。”琴姬道,她看了看大南山所在方向,然后才对南宫夏道,“喋血盟最近似乎在太一宫附近有所行动,你若有心,可以先去太一宫那里看看,只是不知为何,本来应是极为隐秘的事情现下竟然泄露了消息,使得太一宫早已做好了准备,甚至还向其它门派调遣了救兵,所以此事很可能会不了了。你的身份隐秘,所以你还是要小心一些才是,围攻太一宫如此重要的事情都能泄露,你的身份也不是没可能泄露的了。”

“嗯,我会注意的。”南宫夏道,想到当才与方杰的冲突,他这才基本信了杰确是极有可能反出了太一宫。

“听你说那名叫白灵的凤凰也是极为厉害,她在受重伤时都能与你等三人击成平手,想必对你以后也会是一个极好的助力。”琴姬道,说完此话她便已起身向南而去。

南宫夏见琴姬向南而去,也不知她有何要事,南宫夏摇摇头,然后伸去拿身前的水晶,当他将水晶拿起后却见水晶中有一道蓝光闪现,尔后便见白灵已然出现在了南宫夏的身前,只见此时这白灵以手抚着头,似乎是有几分眩晕的感觉。

“方才是怎么了。”那白灵道,此时她乃是一位少女形象,她轻轻的坐了下来,然后以双手抚额,并同时轻轻的摇头,似乎想要将心中那眩晕感抛开一般。

“你没事吧。”南宫夏道,他此时也不明白对方为何会如此,他只是将这水晶拿给琴姬看了看而已。琴姬拿着水晶时手上有闪现过极淡的蓝光,不过南宫夏却是并未看见的。

“我没事,只是不知为何心中会有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不过这种感觉又是极为玄妙,我也说不上个所以来的。”那白灵道,此时她心间的眩晕感抛开,但心中那丝丝奇怪的感觉却也随之而去,任她怎样去想都想不明白究竟为何。

南宫夏此时又在想琴姬之事,一时也未说话。

“算了,想不通就不想了。”白灵道,她此时身体未好,于是便又回到水晶中继续修养。

南宫夏将心中一些奇怪的想法抛开,然后便向东北而行,那里正是道门太一宫所在。血灵宗既然在围攻太一宫,南宫夏作为血灵宗弟子自然是要去看看的。

(既然征集章节名字。不过,本书有读者嘛,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