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剑魔缘

137 雅音空响知音稀

日落西山,蔚蓝的天空也渐渐暗淡了下来,寨子中央点起了许多篝火,许多人都到广场之上载歌载舞,一片升平之像,若非围墙上的哨兵依然非常小心的观查着外围四周动静,南宫夏几乎都要感觉自己的推断是错的了。

原来在南宫夏看来,这寨子中定是会有事情发生。

正在此时,却见有一对笑意颜颜少年男女向站在窗边的南宫夏走来,这少男腰挂长剑,身背长弓,这少女腰中也带有一把较长的匕首。二人来到南宫夏身前便对南宫夏道:“还请客人到外,与我们一起庆祝。”他二人的夏语较为生硬,显是初学不久之故。

“请问,现在可是什么节日。”南宫夏问道,但他问完后才见那少年男女错愕的看着自己,显然是没有听明白自己说了些什么,于是南宫夏便指着外边的人以非常缓慢语速说道:“今天,是不是有什么节日需要庆祝。”

此时那对少年这才似乎是听明白了南宫夏的话,只见那少女指着火堆,然后指着盛装的自己道:“正旦,庆贺,客人同庆。”而那少年则是拼命的点头,南宫夏见此,便对二人道:“谢谢。”然后便与他们一同来到广场之上。

这南方村寨却是与夏人有着极大的不同,此时才是十月,他们便已开始过正旦之节,要知夏人的正旦可是在夏历的正月初一日的。

坐于火堆一般,南宫夏感受着四周兴庆的气氛,也与他们一同把酒庆祝,虽然南宫夏与大部人都是语言不通,但他还是可以受到他们欢快的气氛影响,也与他们一同把酒言欢,与几位懂得夏语的人随意交谈,虽说大部分都是一些无意义的话语,但南宫夏还是可以从中得到一些自己想要知道的事情。

此时本是村寨的正旦之节,正旦乃是一年中最为重要的节日,其目的便是为庆祝丰收,并祈求来年风调雨顺。如此重大节日之时寨中却还要保持较高的防御,多数男子都着皮甲带兵器,甚至一些女子都带有兵器,其原因便是这些日子以来寨外妖修异变,时常围攻击村寨,此时已死了不少人,这才有现在节日之时人人都带兵器的情况出现。

南宫夏看着这些普通人暗自摇头,一般野兽还好说一些,但凡是修为稍高一些的妖修又岂是他们这样的人可以应付的。但此话南宫夏自是不会说出的,毕竟他也知道人家此时可没有退路可言,在这南山之地没有落脚之处,没有安身之处那便是无法解开的死局。

南宫夏与他们一同把酒言欢,南宫夏酒量不深,他为了保持清醒,所以便时刻以道力压制,如此却也饮了不少的浊酒。村寨中许多人虽然极想放开畅酒,但此时毕竟不敢,所以现下却是少了几分狂放之气。

“客人,也来弹奏一曲吧。”身边有一位男子道,他的夏语相对而言却是好上许多,甚至比日间那个翻译还要好上许多的。

“你们的乐器,我却是不会的。”南宫夏道,他虽是会弹七弦琴,但七弦琴讲究空灵幽远,乃是一种大雅之乐,非常不适合这种情况下的的弹奏。

“那,就请,自己的乐器,客人以,弹奏,可好。”另一个女子说道,她的夏语并不流利,她说的不但很慢,而且还只是一些零散的词语,所以南宫夏用了较长时间才弄明白对方所说了一些什么。

南宫夏见周围许多人都一脸期待的看着自己,大有若南宫夏说出半个不字就要将南宫夏扫地出门一般的架势,南宫夏见此便苦笑一声道:“我弹的乐器不适合吵闹,若是真要想听一听,便请安静一些吧。”有人将南宫夏的话以当地的语言译出,果然那些吵闹的人都是停了下来,然后向南宫夏靠近,他们均是想听听传说中乃是文明之人的夏人乐器演奏是怎样的。

南宫夏深吸一口气,然后取出琴,他双手在琴弦上悬停许久,然后才将琴乐弹了出来,七弦琴音腔较小,是以乐音亦是不大,但南宫夏只想让他们听听真正的雅音,所以并未使用任何自己常用的道力,此时的乐音不但没有摄人心魂的作用,就连扩音的道力都未有加持。

好在大部分人对南宫夏这个夏人还是保持了足够的礼貌与尊重,他们虽然不喜欢这种奇怪且又小气的音乐,但却依旧没有打扰弹奏者,既然不喜欢最多也只是走到远处自行起舞而已,最后南宫夏身前只余下了极少数几个人,他们依然再听南宫夏的七弦琴琴乐。随着最后一个尾音随风而去,琴音止歇,南宫夏将琴收了起来。在弹琴之前,南宫夏便已知道七弦琴知音难觅,此时见到竟然会有几个人将自己的琴乐听完,南宫夏就已是非常的诧异了。

此时说南宫夏是弹琴给别人听,倒不如说是弹给自己听的。七弦琴本就是悦已之乐,这倒是不同于许多悦人的器乐。

“弹的真好。”说话的却是一个老者,他的夏语说的亦是极好,脸上也多有回味之意。

“谢谢老丈,古有伯牙断琴传为美谈,在下能有几位知音,却也是此生无憾了。”南宫夏道,但见对方的表情,他也可以知道对方应当是真的喜欢自己的琴乐,并非只是一句恭维而已。

“今日乃是正旦之节,舞乐本是多以喜庆为主,公子所弹之乐却是过于雅致,以至于无人可以理解公子的琴乐,却是一件憾事。”那老者小声说道,回首望了一眼远处载歌载舞的族人,他却是摇了摇头。南宫夏手中的七弦琴过于雅致,在此时弹出却是有些不合适宜的。

“琴乐知音本就难觅,在下又怎会不知。”南宫夏道,见这老者夏话流利,南宫夏便又与他谈论了一些有关这彝寨的事情,南宫夏此时这才知晓,这老者曾经不但是一位逃难的夏人,甚至曾经还与玉华宫道人学过一些道法。

在这蛮荒之地,修习道法之人却是极为少见的,况且此处全民所信仰的可是一个不知名的神灵,道家三清在这个地方可是被人称为妖异之流的。虽然他们对道门修士还保有足够的敬畏,但对于道家三清却是非常鄙夷的了。当然,他们大部分人都是不知道三清究竟是何方“妖孽”的了。

晚间,南宫夏便以天玉镜暗自查看了一下此处村寨,此时多数人都已睡去,但就算睡觉之时,他们的武器也不曾离身太远,基本都在翻手便可以拿到的地方。这处村寨只是一些普通人家而已,包括多数守卫均是一般平凡人家,最多也只是身体精壮一些而已。让这些人来对付有可能来攻击的妖修,南宫夏却是不抱有任何期望的。

在寨子的中央有一座长屋极为古怪,这长屋四周的守卫均有一定的灵力波动,明显是由有一定修为的修士来镇守此地的,只是他们所修之术南宫夏却是无法理解,也无法给出确切的评价,那长屋中人的灵力波动更加强烈,极有可能便是这寨子的祭祀所在。

来这南山之前南宫夏便已知道,南山之中许多寨子的族长虽然在明义上是整个寨子的最高领导。但在实际上,这些祭祀的权利却是要高于族长许多的,只是祭祀极少过问寨子中琐碎事情,唯有在一些重大的事情上,甚至是可以左右寨子命运的事情上,这才需要这此祭祀向自己的神灵询问。神灵会有什么表示其它人并不知道,所以事情的结果,可以说完全是由祭祀说了算的。

南宫夏看了许久,他都并未发现此处有什么不妥之处,于是他便将天玉镜收了起来,然后坐于**打坐。

南宫夏在这寨子中呆了数日之久,至于南宫夏的事情却是没有人前来询问,见此南宫夏却也并不着急,他只是与这些寨子中的人随意交谈,随意的聊上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所以在他们的眼中,南宫夏似乎是一个四处云游的道人一般,许多人都会向南宫夏询问夏人之事及道门之事,南宫夏自是将可以说的均当作一些趣事告诉他们知晓。

却道这日晚间,寨子中的警铃突然大起,寨子中无论男女老少都拿起武器向外而去,南宫夏见此便也向外而去。此时有许多的妖修向这寨子袭击而来,虽然南宫夏不愿意过问这些妖修之事,但若是见到妖修攻击凡人,那就要另当别论了。

南宫夏向外而去,却是准备帮上他们一帮,南宫夏取出镇邪剑,然后以无数的剑气向那些妖修击去,这些妖修的修为并不太高,是以南宫夏几乎可以一记剑芒便杀死一个妖修,那些妖修自是有了一定的智慧,见南宫夏无法应付,他们便将南宫夏的身边空了出来,如此南宫夏身边便多了一道空旷的地带。那些防守之人见此气势自是大震,他们口中喊着南宫夏听不懂的话语,手执自己的武器奋力的向那些妖修击去,一时间那些妖修竟是无法攻上这寨子的围墙。

正在此时,南宫夏听到寨子中央的长屋中响起极大的吟唱之声,那声音之大,声音之古怪,却是南宫夏从来都没有听过的,南宫夏见自那长屋之中升起了一道红雾,那红雾扩散开来,被红雾笼罩的族人似乎得到了一种奇怪的力量,反观那些妖修的攻势却似乎是弱了许多,在这一增一减之间,妖修竟是有几分不敌之意,竟然畏缩不前起来,只是那些人类毕竟不敢向外冲击,一时间便如此僵持了起来。

南宫夏感觉这红雾中有一股能让自己气力增强的灵力向体内而去,只是他体内的道力并不喜欢这种灵力,所以便与这灵力相争起来,这灵力不强,自是瞬间就被南宫夏体内的道力所驱逐。南宫夏若有所思的看着妖修,然后又回望了一眼长屋所在,心中所想自然是这长屋之事。

僵持之下,除了一些远程的箭支之外,却无人或妖修发动新的攻击。

(不知读者看到这个章节时会有怎样的感觉,也许作者这本书就是取悦自己的了,与其说是在写主角,不如说是要写作者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