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剑魔缘

219 寒烟月冷回旧地

南宫夏本想进入大南山去调查那些妖修之事,但是他心中还有一些疑虑尚未想清,是以他便缓步前行,如此他便可以细心思虑此事,但他还未走出多远,便感觉有一位道人向自己这边追来,只是南宫夏不想被打断思绪,便走向一边给他让开了道路,以便不让自己被对方打扰。

当那道人路过南宫夏身边时,南宫夏甚至都没有认真去看,只是听到他前边有人说道:“师尊,正是这位道友。”那声音有几分熟悉,但南宫夏并不想理会他们,只是当那为首的道人听到此话时,他便向南宫夏这边行来,是以南宫夏不得不停下了自己的思绪,抬头向那三人望去。

“在下已不想前去与道门相谋,不知三位为何还不肯放在下就此离去。”南宫夏道,原来三人中有二人南宫夏方才见过,他二人正是阻挡他进入道门驻地的两个年轻道人,至于那同行长者,很明显应是他们的长辈了。

“这位道友,既然来此,又为何就要匆匆离去。”那年长道人道,说完后他又向身后二人训斥道,“你二人,还不向这位前辈赔礼。”

“晚辈方才多有得罪,还请前辈海涵。”那二人道,说话同时,还向南宫夏叠手一礼。

“这位道友,妖修势大,我们自当同心协力才好,况且道友已然来此,又何必就要离去。”那年长道人道,此时他便挡在南宫夏路前,以让南宫夏不至于就此离去。

“也好,那我便前去看看,只是在下修为浅薄,怕是会给大家增添了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南宫夏道,此时,南宫夏便又改变了自己的想法。

“贫道如意门斐文道人,不知道友是何门派,又是如何称呼。”那老道说道,他向前作了一个请的动作,示意南宫夏与自己一同前行。

“在下南宫夏,此时无门无派。”南宫夏,此时他也作了一个请的动作,现下他答应与道门合作,其主要原因只是他对妖修太不了解,所以想从道门中得到一些用的信息。

“无门无派?!”那斐文道人道,他想了一想,不仅便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于是他便开口问道:“莫非你便是原玉华宫弟子。”

“是与不是,现在还有什么分别,这玉华宫……”南宫夏并未说完,原来二人已经来到了玉华宫故地,此时这玉华宫故地却几乎没有几个玉华宫弟子,玉华宫精英之辈多已在七弦谷之变时成了也含光剑的剑下亡魂,而留守弟子则在数次妖修之乱中就此毙命,能余下的,又能有几人。

“说的也是,想这玉华宫虽不为道门翘楚,但也能排入道门前十,不曾想会是这样的结局。”那斐文道人道,想到此时,他亦是一阵唏嘘。

“对了斐文道长,听说前几日似乎有妖修突袭之事,不知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南宫夏问道,至于玉华宫之事,他自是不想再去提了。

“前几日之事。”那斐文道长先是微微一愣,然后这才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他便开口道,“说来惭愧,那日接到魔门求援之后,我等本欲出兵,但……,唉,此事不提也罢,不提也罢,不提也罢嘛。”

“不提也罢?!”南宫夏道,他又与对方谈了一些妖修之事,但所得结果也没有什么新鲜的地方,甚至在某些地方,他知道的还不如南宫夏知道的多,如此二人很快便已到了如意门的驻地,看着这个地方,南宫夏心中却是一阵悲凉,原来此处正是南宫夏在玉华宫时所居住的地方。

只是时过境迁,此处早已是物是人非,让观之故人只余一阵唏嘘。

次日,以太一宫为首的道门诸人在原玉华宫三清宫相议,也不知出自于何种原因,那如意门之人竟是有意让南宫夏一同前去。

此时的三清宫只余下了一片废墟,主殿侧殿均在数次妖修之乱中被妖修焚毁,而此时再无玉华宫之人,自然也没有人来修理此处,是以在此聚集的道人只是在略略的整理了一下广场之后,便在此处领集会。

待南宫夏来到此处之时,会议已然开始了一半,南宫夏站在后方听了一会,便已知道此时商议主题乃是道门业已发现了他们对妖修之乱所知实在太少,是以此时便已打算派人前去大南山查探此事。对于此事,南宫夏自是没有插口的意思,更没有插口的必要。

不久之后,商议便已有了结果,此事便是由太一宫派出数位修为精深,行事机智的前辈就此深入大南山查探此事,商议已定,此事便是太一宫内部之事,是以不便再留他派商议。此事既了,又听有另一位道人说道:“待我等解决此次之事后,还应当由诸派再行派出人手重新镇守这楚山之地,省得此处再出什么瓜葛。”

“斐云道人所说极是,只是不知应当由何派驻守此处才好。”另一位和尚道,此人正是翠云禅寺之人,翠云禅寺本不怎么为道门之人所待见,所以佛门之人本不愿介入此事之中,但此事事关重大,他便带领几人来到了此处。

“普智上人所说极是,不过由哪派分驻此处,却还是需要再行商议,不知大家有何高见。”先前说话的枢云道人道,说完之后,他还伸手虚指了一下在场之人,其实这楚山之地本来应是一处修仙问道的良地,将门派分驻此地来来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但时至此时,这里却不再是一个修行的好地方,因为玉华宫几乎被灭了全门,然后又有魔门血灵宗于此全部灭绝,再者便是无数于此居住的人死在了妖修之乱中,是以此处不再是一处福地,而是一处凶地。

“我建议由翠云禅寺分驻此地,佛门对于收服炼化怨灵之事应当有极为独到的见解才是。”一个道人说道,他说出此言,正是含有挤兑佛门的意义含在其中。

“我佛门之人……”但他还未说完,就见一个年轻人向这边快步而来,南宫夏望向此人,此人南宫夏正是认识,他正是太一宫弟子柳羽长,只见他此时面色仓皇,也不知是有何慌张之事。所有人见有人带此,便均是停下了讨论。

“羽长,究竟是出了何事,你为何会如此失了礼数。”那为首的太一宫枢云道人道。

“禀师长,据可靠消息,有妖修意图于夏宜道进入江南,还主师长早日作下定夺。”那柳羽长道,说话同时,他便将一个玉符交到这枢云道人手中。

那枢云道人看完玉符之后,这才将玉符交到身边之人的手中,待所有人看完之后,这枢云道人才又说道:“此事,不知各位道友有何高见。”他说完之后,各人又均是商议起来,不久之后便有了结果。此时那枢云道人便又说道:“诸位,此事我等自应早作安排才是,如此安排,可好。”他便将此事的安排说了一下,之后便等其他人发表自己的见解。

其他人也知道此事事不宜迟,倒是没有再行商议,均是答应了此事。之后诸人便各自散去,而南宫夏也随着这如意门之人就此离去。

待所有人都离去之后,只见那柳羽长冷冷地看了一眼所有人驻地,然后便转身离开了此处。

如意门驻地,那斐文真人指挥门下弟子撤离此处,向阻击妖修的地方进发。安排好这些事情之后,他见南宫夏似乎没有一同离去的意思,于是便又来到南宫夏身前对南宫夏说道:“南宫道友难道不随我等一同前去。”

“在下毕竟只是一介散修,与道长同行却是不好,况且,在下还有其他事情要做,就请道长自便吧。”南宫夏道。

“如此,就请自便吧。”那斐文道,听到南宫夏此话,他便不再理会南宫夏,毕竟在他看来,南宫夏虽然年纪轻轻便有如此好的修为,但南宫夏毕竟年纪不大,想必他的修为还不至于让他一直如此待他。他初始时会去见南宫夏,其最重要的原因也不过是因为南宫夏可以一招击败自己门下之人而已,而此时他对南宫夏的修为却有几分失望,但这还不是更重要的,更重要的是,他以为南宫夏不去阻止妖修,只是怕死而已。

修为可以不高,但若是心境如此,那便是无可救药了。

见那些人离去之后,南宫夏便独自向外而去,但他还未走出多远,便见又有二人向自己这边而来,见此南宫夏却有几分无奈之意,原来这二人正是前日与自己见过面的未济和尚与不凡道人。

“南宫兄弟,你怎么还不去阻击妖修的地方,所有人都走完了。”未济道,说完他便拉着南宫夏向前走去。

“可是我。”但还未等南宫夏说完,就又听到那不凡道人道,“好啦,快走吧,你千万别告诉你不想去,如果是这样,你又怎么对得起玉华宫众人。”

“好吧,前去便前去吧。”南宫夏道,他在无奈之下便随几人前去。

“对了南宫兄弟,你前日去了何处。”那不凡道人问道,此时见南宫夏已随自己前行,他便不再拉着南宫夏而松开了自己的手。

“是这样的,魔门行事虽是诡异,但终究是了天下苍生而亡,是以我便重新为他们立了石碑。”南宫夏道,此事对方很容易查到,是以他也没有隐瞒的意思。

“哦,原来如此,怪不得你要独自离去呢。”那未济道,此时他们已然走入大道之中与许多人前行。

南宫夏与二人一同前行,很快便来到了一片谷地所在,这里,正是血灵宗覆灭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