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剑魔缘

224 邪婴灵力阻妖雾

以太一宫为首的佛道两教修士此时正是守于夏宜道中,他们望着远处那弥漫于天际的妖气,心中亦是紧张,这其中尤以一些年轻弟子为甚,试想一下,与道门相争成百上千年之久的魔门竟是被这些妖修一夜之间灭门,在面对如此庞大的敌人时,这些年轻弟子又怎可能如往常一般的心定气闲。

“枢云真人啊,妖修在前方似乎是受到了什么阻碍,不然为何只在那里盘桓不前的,我们是否应当派出一些弟子前去查看一番再作定夺也是不迟。”此时说话的,正是翠云禅寺的普智上人,此时他拿着佛珠不停的掐算着,他看似是心平气和,但实际上他却是以掐佛珠来掩饰自己心中那微微的不安而已。

“如此却是不妥,妖修势大,况且我等佛道两教的精英均是已在此处,哪还有什么人会去前方阻挡这些妖修,妖修此举,很有可能是他们也已经查探到我等在此设阵等待,他们才会以这种方法来引我们离开这里,如此我们便会少了法阵支持,所面临的压力或许便会大上许多。”说话的,正是站于一侧的太一宫司旗枢云道人,此时他本想以法器相测,但那里妖气漫天,法器的灵力要本无法穿透那以妖气形成的浓雾。

“这样。”那普智上人虽然还有几分疑虑,但他更不想以自己门下弟子的生命作赌,是以他便转而求次道,“如此说来也是,不如这样,等我一人先去查探一下,毕竟妖修在那里停步不前,莫不是有其他变故或是,阴谋。”

“不若我们再行等上一等,看看妖修有何行动再作打算也是不迟。”此时说话的,则是天云派司旗玄韫真人,因为某种原因,他天云派此行来此的人却是极少。

“玄韫真人所言极是,普智上人还应再行静观其变才好。”枢云真人道,他回身望了一眼身后的诸位弟子,心下却是一叹,也不知此役,佛道两教又会受到怎样的打击,而身后的弟子,又不知会有几个可以凯旋。

“也好,那便再等上一等,还请各位小心。”那普智上人道,说完只见他双手合十一礼后,然后这便转身离去。

佛道两教于宜夏谷防守,此事且先不提,且说那南宫夏将南宫履霜的灵力散而于身体四周,然后以极快的速度向那些绿芒而去,此时他的目的,便是要冲过这些绿芒,然后击败在他看来是控制这些妖兽的粉衣女子。这女子南宫夏曾经与之与交过手,对方的修为虽然不低,但想必以南宫夏此时的修为应当是可以应付的。

当南宫夏进入那绿芒之后,却是感觉这些绿芒虽然不能如方才一般腐蚀南宫履霜的灵力,但此时的南宫夏却如同进入了水中一般,身形也变的有几分凝涩起来,他的速度自然是受到了影响,如此一滞之下,那些妖兽便很快已然追了过来,如此南宫夏只得再次回身应对。

这些妖兽均只是一些毫无智慧的妖兽而已,虽然此时的南宫夏为了防止身体被侵蚀而使用南宫履霜的力量,这使得南宫夏此时既无法器可用,也无术法可用,但应付这些妖兽却还是不会有太大的问题,毕竟南宫履霜既然可以结婴,那其修为至少也是元婴期才是的。

如此不久之后,南宫夏便已将这些妖兽全部解决,南宫夏将它们体内的戾气全部吸收,然后将其交给南宫履霜处理,如此便可以防止这些戾气再行寻找正常野兽以让它们变成疯狂杀戮的妖兽。

至少南宫夏现在便是如此认为的。

“没有想到竟然连如此戾气都只是阻碍你的行动而已,你真是让我白嬅好生奇怪。”那粉衣女子道,当南宫夏将那些妖兽尽数斩杀之后,她便停下了自己的箜篌,而是一脸好奇的望着南宫夏。

“白嬅?!这些妖兽都是你造成的嘛,那柳羽长究竟去了何处,为何不敢与我相斗。”南宫夏道,此时他执剑指向这自称白嬅的女子,同时暗自向四周戒备着。虽然南宫夏解决了那些妖兽,但他的身上也在无意间受到了一些伤害,这些伤害虽然均不是特别的深,但还是让一些戾气进入了体内,好在南宫夏将这一切交给了南宫履霜处理,而自己则专心的查看身体四周的绿色的迷雾。

“公子一下问了这么多的问题,却是让我如何回答呢。”那白嬅道,她低身正坐于石台之上,然后环视了一下四周,此时她便不再回答南宫夏的问题,而是继续奏起自己的箜篌来,她的箜篌弹奏的非常好听,但在南宫夏看来却还是欠一些火候,技法也许极好,但心境却是差了一些。虽然南宫夏并不会弹奏箜篌,但他的七弦琴却是弹的极好,正所谓一法通则万法通,这琴乐之道,也不外乎此。

“找死。”南宫夏道,他虽然无法从这女子身上看出哪怕是一点点的妖气,但他早已知道这女子应是这些妖修的头目,见对方不应自己问题,南宫夏便不想再问,此时此刻,他先是以左手发出数道红色剑罡,然后才执剑向这粉衣女子冲去。

只是此时当南宫夏的剑罡飞出之后,却不像南宫夏想像的那般迅速向这白嬅飞去,而是受到了阻碍渐渐的慢了下来。这绿色迷雾竟是可以阻碍南宫夏的剑罡,剑罡虽然最终还是飞至了这白嬅的面前,但却见她只是淡淡一笑,然后手指轻拨琴弦,弦上便有一道绿芒飞来迎上了南宫夏的红色剑罡,二者一经碰触,南宫夏的红色剑罡便已化为了虚无,而对方的绿芒却是继续向前飞来,这绿芒飞至绿雾之中,却是不见有何阻碍,反而从中吸取了一些灵力使自己的速度更快起来。

那白嬅看着这一切然后轻笑道:“究竟是谁找死,现在说却还是早了一些呢,君莫要忘记,士别三日即应刮目相看的。”

此时对方的绿芒已然飞至,南宫夏便侧身向一边躲闪,同时执灵力长剑向不易躲闪的绿芒击去。红芒与绿芒相撞,那绿芒竟是直接穿过了南宫夏的红芒,近而切入了南宫夏的体内,不过这看似极为凌厉的攻势却只是给南宫夏造成了一点小小的冲击而已。

“哥哥,这些绿雾我可以将其炼化,你将它引入识海便好。”一个声音自南宫夏的心底传来,她便是南宫夏炼成的另一个元婴南宫履霜,只听那南宫履霜微微的顿了一顿,然后才又略带尴尬地说道,“不过这样做却是有些困难,因为你要以我的灵力形成一个通道将绿色雾气与身体分开,如此一来,便可以保护好自己的身体不受这绿雾的侵蚀。”南宫夏听到此话便依言而行,南宫履霜说的方法对于南宫夏却是不存在哪怕是一点的困难的,因为当初他修炼水之湄与火之云时,便是如此作的。

“咦。”那白嬅道,她虽然好奇对方会用这么古怪的方法化解自己的攻势,不过再想到对方身体外所附着的灵力,她便已大约想到了个中原因,于是她便轻声说道:“这位公子,你我既是同道中人,为何还要于此起了干戈,这不是完全没有必要嘛,不如我等合作起来,以便可以获得更大的力量,也许到那时,天地之间还有什么能奈何得了你我的。”

“嗯,天道不工,就凭你如此作为,他日就毕定不会有好的结果。”南宫夏道,此时他却是没有再行出手攻击,而是小心的将身边的绿色雾气引入体内,不过此时他一边还要防止对方突然出手,是以速度也是不快。

“天道不公?!公子此言极是,天道本就毫无公平所言,那我们只好追求自己的公平了。”那白嬅道,见南宫夏不再对自己进行攻击,她便也未再出手攻击,她此时所做的,只是弹奏箜篌而已。当然,她还是在准备其他事情,只是南宫夏并不知道而已。

“荒谬,天道本就没有公与不公,不公的,只有你的心,这也便是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的本意。天地无所谓仁,也无所谓不仁。天地生了万物,并没有想取回什么报酬。所以真正意思则是,天地看万物和看待的草狗一样,并没有对人特别好,也没有对其他的万物特别差。”南宫夏道,天道不公的本意只是天道没有不公,只是人心有余而力不能及,所以会感觉不公而已。

那白嬅并没有多说,她对于这些道理的理解自然无法与南宫夏相比,只是没有过多久,她便也发现对方竟然在吸引自己所布的妖雾,见此她心中自是大为惊讶,若说他可以避免被妖雾腐蚀,那白嬅可以认为是对方本是同道之人。只是明明这妖雾可以腐蚀对方的身体,那为何对方又可以吸收这些妖雾。白嬅虽然想不通个中原因,但她自是不会任由自己的妖雾被对方吸收,是以她便转换箜篌曲调,箜篌即刻便急促起来,不过多久,她便将自己的箜篌收起,然后取出一副铃铛系在手中。

这铃铛,才是她的攻击法器,而箜篌,只是控制妖兽的法器而已。

绿色的迷雾散去,南宫夏对绿雾的吸引便已停止,但他要将体内的通道就此关闭,这样也要花去少量的时间,不过虽然仅仅是这一点时间,却也足以做出许多事情,比如那白嬅的身边又多出了几位妖修,此时已不是妖兽,而是真正的兽头人身的妖修。

“杀了他。”那白嬅道,此时她身居住中央,而那八个妖修则是居于她的八方,只见那嬅素手轻摇,那铃铛便丁丁东东的响起了清脆的声音,而自那八个妖修身上便有八道妖力向这白嬅而去,此时那本是感觉不到任何妖气的白嬅身上顿时生成了庞大的妖气,见此情景,南宫夏自是知道她在举行什么奇怪的仪式,南宫夏自是不能让对方的仪式成形,于是他便发出数道剑罡向那以白嬅为首的几个妖修击去,而他的身体,则是以灵力凝结而成的剑向那妖修而去。

那白嬅冷冷一笑,只见她捏了一个法诀,她的身前便有一道由红色妖力组成的长枪向南宫夏刺去。这妖力之强,竟是让南宫夏感觉自己的力量都有几分相形见拙。长枪飞击,很容易便击散了南宫夏的几道剑芒,南宫夏身形一侧,然后以长剑向那长枪划去。二者撞在一起,尔后便爆裂开来,南宫夏的长剑与对方的长枪相互湮灭,不复存在,而南宫夏则是受到冲击向后退去,一口血箭喷出,只是这血箭未行多远便已变得呈清透明。

“右护法的修为又是有所长进,当真是可喜可贺啊。”白嬅向身后远处有一个声音道,他正是方才消失了的柳羽长,此时这柳羽长手执骨笛望着白嬅以及南宫夏,而他的身后,则是无数的妖修,此时这才是真正的妖修,不似方才那些被戾气所影响的妖兽。

“谢谢尊上。”那白嬅嫣然一笑道,不过她虽是在笑,但眼中却全是冷意。

南宫夏见柳羽长已然出现,他便执剑向白嬅击去,只是此时的他毕竟以南宫履霜灵力为主,是以他所有的术法与法器均是无法再用,无法使用含光剑,亦是无法使用新得的无忧剑。

南宫夏此时所面对的,却是真正的妖修主力,那灭了道门玉华宫,又灭了喋血盟血灵宗的妖修主力,而远处佛道两教聚集大部分弟子,也仅仅是为了应付这些妖修而已。

一个人的战斗,若是没有什么支持,那会带给南宫夏的,也许只是一种无奈。

一种绝望的无奈。

(以下已非正文)

本书在极度扑街中继续,想想其实也挺难过的。读者见到此话时,作者已将本书初搞写完,现在是每晚七点更新,其它再说吧,毕竟扑街至此,又怎么可能会有好的心情,虽然作者极力想让自己不去计较本书的结果如何,

但是可能嘛,作者毕竟不是圣人。

最后,如果真有喜欢本书的读者,期望您可以给作者点一点支持,谢谢。哪怕是一名简单的话,一个随意的推荐,对于作者而言也是一件非常开心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