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剑魔缘

227 丛林不见鸟虫鸣

且说那夏宜道中气氛依然紧张,无数佛道两教的修士均在此处戒备,只是为了防止妖修再行突入江南再造杀孽。现在,几乎所有的法阵均已启动,显然在此戒备的修士,无论是道门修士还是佛门弟子均已作好了充分的准备。

夏宜道西方所在之得,那未济道人拿出自己的酒壶摇了一摇,其中并没有任何声音传出,在此守了许久,他的酒壶中早已没有了往日那甘甜的美酒,于是他便将那酒壶丢弃,然后大声喊道:“什么嘛,进不能进得,退又不能退得,将我等困死在此处,究竟是安的何心。”

“好啦好啦,你若是想走,自然是没有人会阻拦你的,不过以后你可莫要再称自己是修行之人,更不要说你认识我,我可丢不起这种脸。”不凡道人道,此时他也无聊地坐于一侧,说是于此设防阻击,但远处那漫天的妖气在出现后不久便已消失,只是无论是道门之人还是佛门中人,都是没有一人敢前去查探一下的。

“既然佛道两教的正道之士都不敢行动,那我等不如便先去打点酒回来如何,修行本就清苦,若是再无美酒相伴,那活着还有什么意义,你看如何。”那未济道,说完之后他便要拉着不凡道人向一侧走去。

“不如这样,我们去前方看上一看,如何。”那不凡道,前方妖气变化极为明显,他自然是一早就已看见的了。

“好啊,就如你说吧。”那未济道,说完他便要向前方行去,去向那妖气聚而复散的地方。只是二人还未走出道门设防之地,便见一僧一道向前行去,他二人见两位散修似乎也要离开设防之地便停了下来,只见那佛门修士说道:“前方变化不明,你二人这是前去做什么。”这说话之人乃是佛门翠云禅寺的修士普贤上人。

不凡道人见那未济和尚想要说话,他却是怕这未济和尚又说出什么不合时宜的话来,于是他便拉住这未济和尚,然后双手交叠对这二人礼道“前辈,我二人见那处妖气先是聚集,而后又是消失,唯恐那里会有变故,这才打算前去查探一番,还请前辈准许。”

“前方隐晦不明,凶吉更是难测,若是有什么变故,以你二人的修为却是难以逃脱,是以,你二人还是回去吧,此事我们自有安排。”那同行的道人道,说完他便伸手示意让二人回去。此人不凡与未济自是认识的,他便是来此的太一宫司旗济云真人,这济云真人修为虽不比枢云真人高深,但能成为道门翘楚太一宫的司旗,其他修为自是深不可测。

“如此,那晚辈便谨听前辈吩咐。”不凡道人道,说完后他便拉着似乎还想说话的未济和尚向后退去。走了不远,却听那未济道:“不曾想会是这二人前去查探,如此却是比你我二人前去要好上许多的。”

“你既然也是如此认为,那你方才为何还要插嘴。”那不凡道人道,说完之后他便又望了一眼南方所在,正在此时,他却是闻到了一股血腥之气,他皱了皱眉,然后对这未济和尚道:“你也闻到了嘛。”

未济和尚看了看四周,然后才道:“什么啊。”

“算了,无事。”不凡道人道,此时他又无法再次闻到这血腥之气,所以便不再去提,不过他的心中终是多了几分疑惑。

且说在凤栖山凌音谷谷口,一行数十人正是望着这片槐林,此处本是喋血盟一派血灵宗的入口所在,只是此时此刻,这血灵宗却已然成为了历史,因为血灵宗全派力拒妖修北上江南,已然全部战死于楚山之中。

“谷主,既然这血灵宗已然全部殉难,那我们又何处再来此处。”一行人中一个身着白衣的女子说道,此时她将手向上伸起,她身后的女弟子便全部都已停了下来。

“你知道什么,这血灵宗掌握着喋血盟最为重要的机密,只要我们可以找到这些,并解开其中奥秘,那我们重振圣门也应当是轻而易举之事,”另一个白衣女子道,她不但身着一袭白衣,发际也以一条白色的丝带绾起,她正是百花谷的大弟子李思音,此时她一身素白,却也是因为她再为人着孝,因为她的师父,也便是上任谷中周熏方死不久。

这一行人均是喋血盟百花谷弟子,所以她们全部是均是女子,

“话虽如此,可是若血灵宗真是知道什么,又怎么会被人灭了全派。”方才最先说话的女子道,相比之下这女子年纪虽是大上一些,但其修为却是远比不上现任谷主李思音的,虽然她是李思音的师姐吴仙云。

“他们不知道?!那师父惨含恨而终,还有其他几派几乎全灭,还有长生堂被灭,这三件事又当如何解释,所以,他们一定隐藏了些什么重要机密。”李思音道,不过这一切只是她的猜测而已,毕竟她师父离世突然,李思音根本没有从师父那里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况且,也许她自己的师父都未必知道此事的。

“可是。”那吴仙云还想说些什么,但却被李思音打断了话语,只听那李思音又道,“没有什么可是的,此时血灵宗既灭,就算我们不能找到什么,也不会对我们有什么影响。但我偿若是找到了什么,那对我们的帮助却是极大的。”

说完之后,这李思音便向槐林中走去,而其他弟子也跟着她向前而去,那吴仙云便是恨恨的看了一眼这李思音,然后也随她向前而去。

当日“天剑之变”时,百花谷谷主周熏所带均是门中精英,虽然她后来感觉事情有变而率先逃离那里,但她自己与被她带去的弟子还是均死在了天剑之变时,出事之时,这李思音已到江南,她未不在江北,是以到是逃过了一劫,百花谷余下弟子修为不高,是以她这才可以轻易的成为这百花谷新任的谷主。

一行人一路向前,向这几乎可以说是已被废弃的地方前进而去。

百花谷之事且先不说,且说南宫夏见夏宜道之处的事情已了,他便向南行去。

楚山之南的大南山气候湿润,雨水充沛,无数的大河小溪自此流过,其中更有诸多的湖泊如珍珠一向镶嵌于这大南山之中。这大南山自古便是动物的天堂,加之这大南山地域广阔,其中更有许多仙灵福地的存在,在这人迹少至的地方,这些仙灵福地自是便被动物所据,天长日久,有些动作便感应天地变化而渐渐成灵,进而悟出了修行之法,这便是被人类修士所称为妖修的修行法门。

当然,也有说法称妖修的法门本是兵主蚩尤所传,只是后来蚩尤九黎族与轩辕诸夏族争天下于涿鹿之野,兵主蚩尤败亡,妖修便陷入了一片混乱之中。当然,无论是自行领悟之说还是兵主所传之说,这妖修修行之法的的来历却已是不可考据。

再后来,更有一些妖修也学人类修士开宗立派,广收弟子,于是这大南山中的妖修日渐更多,妖修一多,纷争便起,也不知自何时起,便有一个名为天音观的妖修门派渐渐的镇服了其他妖修,是以后来在这大南山之中,几乎所有妖修都是由那天音观所统领。如此妖修便以楚山为界生存于这大南山之中,几乎没有妖修会踏足江南之地,因为那样会遭受到道门的绞杀,无疑是自寻死路之举。

不过不知自何时起,在那瑶山血池一地却是来了一位修为极为精深的修士,这修士控制附近妖修,然后以邪法加速修炼,其势力便迅速的膨胀了起来,不多久便迫使天音观逃离,这被妖修称为主上的修士几乎控制了大南山中所有妖修,再后来这些妖修信心膨胀,竟是开始招惹道门修士,并在数次攻击之下,灭了镇守楚山数个千年之久的太一宫一派。

再后来,妖修继续北上,一统人间的呼声竟是越来越来,这才有了妖修试图进入江南而与道门对峙的情况发生。

此时此该,南宫夏正是走在小道之上,这大南山南宫夏已是第二次来此,只是此时的南山却已不复当初的那般美丽,虽然树木依然茂盛,但四周竟是死一般的沉寂,除了风吹树叶的沙沙之声,竟是没有任何动物的存在,无论是飞禽还是走兽。想到之前的那些妖兽,南宫夏也基本可以猜出这些飞禽走兽的去处。它们应当为妖修驱使,然后大部死在了含光剑下,死在了自己的手下。

当然,若说完全没有飞禽走兽那也不是,因为地上还是有一些动物的尸体,南宫夏略略的看了一看,这些尸体均是被噬魂而亡。南宫夏一路向前,很快便发现了一条较大的道路存在,南宫夏便随着这条路向前而行,很快便找到了一处村寨所在。南宫夏站在这村寨门口,一时却是并未进去,原来这村寨中人早已死在了妖修或是妖兽的手中,此时就连一个完整的尸身都无法找到。南宫夏摇摇头,然后御风而起,原来此处根本没有任何立足之处。

南宫夏略略的看了看这个村寨,不久之后他便已完全确定这些人均是死后被吞噬了灵魂,这个结果与那些野兽的结果一般无二。当然,那些野兽也许会是一些妖修,不过被噬魂后妖力不在,是以从外表看便是与一般野兽并无差异。

“咦,怎么会全部都是成人的,就连一个少年都不存在。”南宫夏奇道,他找了许久,都未能在此处找到哪怕是一个孩童的尸体,见此南宫夏心中自是奇怪,若说这村寨之人在死前会将孩童全部安置了起来了南宫夏自己都不会相信。只是那些孩童去了何处,为何此处不见任何一具孩童的尸体,南宫夏一时却也无法想清。

在查看了一番之后,南宫夏便离开了此处,站在远处,南宫夏放出玄火将这个村寨就此焚烧,烧尽之后,南宫夏便继续向前而去。此时南宫夏虽是会常常查看那无忧剑,但那无忧剑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显然是自己离那离华琴的距离还是太远,所以才会有这样的结果。

一路前行,南宫夏又遇到了几个村寨,这些村寨也如第一个村寨一般被屠杀殆尽,只是让南宫夏奇怪的是,这些尸身之中依然是没有哪怕一具孩童的尸身存在,无论男童女童均是如此。如第一个村寨一样,南宫夏便将这些村寨全被焚毁,以让他的们尸身不再暴露于荒野之中,让一些野兽啃噬。

虽然此处没有了野兽的存……

见前走了许久,南宫夏却是些累了,他不是身体累了,而是感觉心累,于是他便跃至一棵树上坐了下来,只是当他想要取出琴弹奏一曲以平息自己的心情之时,这才想起自己已将那离华琴遗失,南宫夏轻声一叹,然后闭目于树上养神。突然之间,南宫夏却是听到“啪”的一声脆响,正是树叶被踩断的声音。

“是谁。”南宫夏道,他向声音来处看去,只见一个白影快速向远处逃去,感觉到他身上有妖气存在,南宫夏便以极快的速度向那妖修掠去。这妖修速度竟是极快,不过他的速度再快,也无法比得过南宫夏的速度,是以很快便被南宫夏追到。

“你究竟是谁,快说,妖修的据点究竟是在何处。”南宫夏道,这妖修虽然有妖气的存在,但他化形却是完整,看起来正是一个清秀的少年。南宫夏此时将无忧剑架在对方的脖颈之中,以对方的修为,自是无法从无忧剑下逃脱。

“请与我来。”那妖修却也是极为合作,见对方似乎一时不会杀了自己,他便以手指将架于自己脖颈之中的剑向外拨了一拨,见对方没有拒绝,他便离开了自己脖颈之中的剑,然后这才叠手一礼,之后便向前走去。

“这里究竟发生了何事,他们都是这些的妖修杀死的嘛。”南宫夏道,虽然将剑拿开了对方的脖颈,但南宫夏此时却是可以保证若对方心存不诡,他自是可以迅速将其制服乃至杀灭。

“这些全是那些瑶山妖修所做,与小妖无关的。”那妖修道,他也知道对方是一个人类修士,而此时的人类修士对他来说却是可以合作的潜在助手,况且眼前之人似乎也不似是随意杀生之人,他这才想将对方带至关重要的地方。

“你是天音观修士。”南宫夏问道,他对天音观妖修并无多少恶感,这才称对方是修士而非妖修。

“是的,是,不曾想这位道兄也知道我天音观。”那妖修道,此时他先是查看了一下四周,在确定没有其他人后,这才取出一支血色的玉符,玉符微转,眼前的景色便有了几分扭曲,进而变化出一道小路来。

“请吧。”那妖修道,说完他便踏上了这条小路。虽然知道对方极可能是天音观妖修,但南宫夏手中的无忧剑却是并未收起,依然提在手中。

二人走到小路的尽头,便已来到了一个竹屋之前,只见一个身着青衣的女子正在给一只受了伤的麋鹿包扎,那女子听有人来此,她便轻启朱唇柔声说道:“紫陵,你又带谁过来了。”说完之后,她这才转过身来。

“是你。”这于青衣女子与南宫夏同时说道。原来二人竟是相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