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剑魔缘

257 得人相助还于身

长生殿,玄冥宫之中,此时日之圣女尚在江南,而月之圣女却已然灰化为灰灰,是以再也无人可以进入到此处。而正是在此处,南宫夏口中的琴姐姐却是正坐于石台之上,此时她双目轻闭,似乎是入定一般,但也许只有琴姬自己知道,她是在努力查看天玉界中的情况,然而过了许久,她所有的努力却只换得了自己轻轻一叹,琴姬睁开双眼,然后看着眼前平静无波的水面轻道:“现在,你们已经深入到了天玉界的底层,那里是天玉界的支撑所在,以我现在的灵力也无法查看你们现在的情况,所以,一切都要依靠你二人,希望你二人莫要让我失望才是。”

此时水面之中所映出的,乃是琴姬自己的容颜。看了好一会儿,琴姬便起身来到冰棺之前,她伸手轻抚着姬卓乐的脸庞,然后开口道:“成功之后,你还需要悉心修炼,否则最终还是难以摆脱灰飞烟灭之局。”说完之后,她便向外而去,同时又听她开口说道,“你们一定要成功,不可以有所失败,至于你所立的门派,我自会代为照顾,直到我生命的终结。”说完之后,只见她将右手向上伸出,她的右手闪过一道青金色的光芒,当她再次现身之时,她已是身在数千里之外的江南。

而正是因为她的离开,所以才会让南宫夏所拿的绢书上再无文字与提示出现。

琴姬离开那里的原因,其一便是所有的事情都已不在她自己的控制之内,虽然她的算计出现了失误,但她相信,失败数次的她此次一定会走向成功。其二便是她虽然想见故人,但她却无颜再见故人,其三便是这些事情总会有人需要牺牲,而性格本就柔善的她却是不愿见到这些的。虽然这一切的结果都是她自己造成的,但若非是迫不得已,她也不会采取如此的方法。

走在江南小道之上,琴姬便已发出信号召唤自己的弟子雉姜,此时琴姬自然也已知道了自己的另一个弟子柳羽长背叛了自己,但她却不愿去理会这些,因为她相信那柳羽长若是多行不义,必将自食恶果。信号散出之后,那雉姜找到她也需要一定的时间,所以她便一路前行,正是想去到南宫夏所立的新派九华剑派。

当来到九华剑派之后,她望着派外的那些护派法阵却是轻轻一叹,之后她便沿着道路缓缓向内而去。

“请问这位姑娘,来我九华剑宗可是有何要事,若是参拜神灵,请恕内门不接待外宾。”琴姬已然进入了法阵之中,是以自然会有道童前来相迎。这位道童资质其实极为一般,但他们都是一些无依无靠的孤儿,所以九华剑派才会收留他们,以让他们作为外门弟子来做些凡事,同时教他们一些并不重要的技艺,待他们成年之时,九华剑宗便会将他们遣散,然后再行重新招募。

九华剑派如此行事,却是让自己在世俗中的声望渐盛。所以便有一些世俗之人前来拜访,但这些事情一般都交由专门处理世俗事物的九华宫处理,九华剑派并不会接待世俗之人。

“我来见姬卓舞。”琴姬道,她拿出一声玉牌交到这道童手中,然后道,“你将此物交到她的手中,她自然会明白的。”

“请姑娘先到前边小亭中休息片刻,弟子这便前前去通传。”那弟子道,他双手合十一礼,然后便向外而去。琴姬便望着这四周的一切,然后点了点头,对于这里的环境,她却还是比较满意的。

不久之后,只见那姬卓舞快步小跑而来,而她身后的弟子则是一脸惊讶跟随而来,这弟子实在是想不明白几乎算得上是副宗主的姬师姐为何竟然会亲自前来迎接。原来在这九华剑派之中,主要事物均由赵明广师伯与姬卓舞师姐来处理的。

琴姬见姬卓舞到来,便先是对她点了点头,然后待她走近之后,琴姬这才说道:“怎么,现在几乎没有了修为的你,可是有何感想。”

“你先退下吧。”姬卓舞道,她先是让身后的道童退下,然后就要向琴姬见礼,而琴姬则伸出手将她托住,同时开口说道:“叫我琴姬便好。”

“可是。”姬卓舞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但却见琴姬微微摇头,姬卓舞便对她叠手一礼,然后道,“能得到真正的身体,却是舞……却是我最大的幸福。”

“嗯,如此便好,我此来便是想在你这时借一处地方居住,不知方便否。”琴姬道,这便是她来此处的真正原因。

“此事我自会安排。”姬卓舞道,说完她便引着琴姬向内而去。

如此,九华剑派便又多了一个身份神秘的座上之客,外人虽然看不出来她的修为,但见姬卓舞对她礼遇有加,其他人自是如此待她。不过也不和是出自于何种原因,这个年纪看起来不大的女子却是在离九华剑派不远之处选了一处地方住了下来。

其它人虽然不知这位被称为琴姬的女子修为如何,但可以确定的是,她的七弦琴弹得极好,

再说天玉界、遗弃之地中。

南宫夏三人来到虚妄之塔之前,只见那九黎炫右手一挥,本是布满了各种封印篆文的石门便已被这九黎炫打开,九黎炫望了南宫夏一眼,便独自进入了这虚妄之塔中,

当南宫夏二人进入了此处后,这才发现此处远不如外表那般狭小,此处也是一处别有洞天之地,外表看似只有数丈宽的石塔,内部却有几十丈宽,许多以神像镇守于此,神像的颜色虽然较为鲜艳却又不失稳重,而塔顶之上,也是以各色石子布成诸天星辰的样子,而地面之上,则绘有各种神秘莫测的纹饰,南宫夏看了许久,却是未能看出任何端倪,反而让南宫夏有一种眩晕之感。

“此处好像镜坛呢。”南宫履霜道,她本是也惊讶于此处的美丽,但见身边的南宫夏脸上有几分奇怪,南宫履霜便轻轻的拉了拉他,这才让南宫夏清醒过来。

“你也知道镜坛。”那九黎炫听到了南宫履霜的话,他便回头看了看二人,不过他很快便已想到个中原因,九黎炫便自嘲的笑了笑,然后又听他说道,“你们二人既然能让盈媗把她母亲遗留的剑与琴都送于了你,自然很有可能带你们二人去过镜坛了。”

这些事情都是南宫履霜告诉对方的,南宫夏听到此话,便是点了点头,并未出声回答。

“那么,我便是想问一问你,你与盈媗到底是何关系,或者说,你把盈媗当成你什么人了。”那九黎炫道,此时他已转过身来望着南宫夏,一脸的凝重。

“她是……”但南宫夏的话还未说完,便已被南宫履霜打断,南宫履霜抢着答道,“能将自己最为看重的琴与剑相送,那还能是什么关系,媗姐一生被困,她能见到的外人又能有几个,这其中的道理,我想前辈应当可以理清吧。”

南宫履霜虽是抢白,但这其实了正是她自己的想法,因为在她看来,盈媗此生没有见过其他的男子,那她见到南宫夏然后对南宫夏极具好感的可能性几乎高达十成。况且经过这许久的观察,南宫履霜也认为自己所说无误,只是她还是怕南宫夏说出不同的话来,所以并没有将情侣二字真正说出。

听到南宫履霜如此,南宫夏并没有再说什么,他自是知道南宫履霜这样说其实只是想赢得九黎炫的好感而已,毕竟此时他能不能取回自己身体与元婴就要靠这九黎炫了。因为没有了琴姬的提示,南宫夏只得自己想办法了。

“好,那我再问你一句,若是我想让你二人放弃自己的生命来换取盈媗的生命,你二人会不会答应。”九黎炫道,此时他便是静静地看着南宫夏二人,等待着南宫夏的回答。

“好。”此次依然是南宫履霜抢答,但她的心中是否真正如此认为,也许只有她自己才会知道的,或许那九黎炫也已看出了南宫履霜的心思,但他的主要目标,却是南宫夏而非南宫履霜,毕竟盈媗是将琴与剑送给了南宫夏而非南宫履霜。此时他便望着南宫夏,等待着他的回答

“若是可以救盈媗离开此处,并且给她以正常的生命,就算是让我粉身碎骨,我也是在所不惜的。”南宫夏道,此时他语气郑重,那九黎炫见此,便对他点了点头以示肯定。

“好,我会记得你二人此时的话,也希望你二人记得,他日若是发生了什么,你们二人莫要后悔。”九黎炫道,他将后悔二字说的较重。南宫履霜听到对方的语气,却是有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

三人来到中央所在,只听那九黎炫说道,“你们方才所说的镜坛其是本为天坛,是这天玉界控制之所,而此处则是地坛,是这天玉界的支撑之所,也就是说,天玉界所有的变化都是由天坛控制,而地坛只是负责维持天玉界的稳定而已。好了,你二人且先准备一下,我便带你去取他的身体。”九黎炫所说的他,自然是指南宫夏了。

望着这地坛,南宫夏这才想起琴姬给自己的绢书中曾有提到,要去往封印自己身体的玄武神殿,就需要从此进入,但他却是没有想到自己竟是以这种方式又回到了琴姬的安排之中。想到此处,南宫夏心中这才微微一安,毕竟之前他一直都在赌这九黎炫会不会帮助自己,而此时的南宫夏终于找到另一种方法,九黎炫若是不助自己,那南宫夏便可以自己解决这些问题了。

“需要闭眼嘛。”南宫履霜道,她有如此一问,却是因为上次盈媗带她通过镜坛之时给她的印象过于深刻。

“只要你认为你可以抵御穿行之时的幻象,你大可以不闭双眼。”九黎炫道,他将自己的长杖插于地面之上,只见杖上发出一道土黄色光芒,光芒直冲天际,而苍穹之上的星辰也加速运转起来,许久之后,自苍穹上射下三道光芒,光芒照射在三人身上,将三人向上提起。而此时苍穹之上,也出现了一个青灰色的漩涡,三人进入漩涡之后,这地坛所在便已恢复了平静。

一处冰屋之中,南宫夏很容易便看到了处于法阵中央的冰棺,而冰棺之中所放正是他自己的身体,在冰棺的上方有一个小的冰球,冰球之中下有一个元婴静坐于其中,这元婴很明显便是南富夏辛苦才炼成的元婴。南宫夏见此,便要*取回自己的元婴。

“且慢。”九黎炫道,他先是阻止了南宫夏的动作,这才指着四周的法阵道,“你若是强行闯入,此处的法阵就会直接将你的身体与元婴就此抹杀,那你便真是死无葬身之地了。”

“哦,晚辈一时心急,多谢前辈提点。”南宫夏道,此时他便缓缓上前,然后小心观察此处法阵的弱点,许久之后,他便已找到了琴姬所说的阵眼所在,他便取出无忧剑,然后将自己的灵力注入剑中,在剑上形成一小段剑罡,他将无忧剑插入这阵眼之中,这法阵便闪现出了各色的光芒,许久之后,各色光芒越显混乱,最后终于在一声爆炸之中解体。

“哥哥。”南宫履霜道,爆炸将她向后退了丈余,她自是极为担心处在爆炸中心南宫夏的身体与元婴。

“我没事。”这依然南宫夏的声音,声音虽然柔弱,但却是听不出有受重伤的样子。

“哥哥,你怎么样了。”南宫履霜道,她冲到法阵中央,将坐于冰棺碎片之中的南宫夏扶了起来,她看了看南宫夏,发现他身上并没有任何伤痕的存在。

“你放心,他不会有事的,只是这具身体毕竟冰封太久,他只是需要一些时间的来适应而已。”那九黎炫道,此时许是感觉如此场景过于无聊,他便转身望向北方的水神雕像。此时这水神已不像当初那般,此时水神,其灵魂已死。

“你二人便在此处好好休整一下,我去看看那个不自量力的家伙。”九黎炫道,说完他便向外而去,至于他所说的那人是谁,在南宫夏看来应当是方才那个道人吧

在原地休息了许久之后,南宫夏的气力才渐渐恢复,他站起身来,然后看了看四周,这才说道:“我们应当从那个法阵离开此处,等到地坛的下层,我们将四神像便毁掉可以离开这里了。”

“嗯,不曾想我们会得道媗生父的相助,此行却是没有一点危险之处,当真是出乎于意料之外的。”南宫履霜道,见到南宫夏此时已然恢复,她心中自然是极为高兴的。

“等我们自此离开之后,我们便要请琴姐姐帮助救盈媗离开此处。”南宫夏道,他于四周走动,以活动活动自己许久未动的身体,此时南宫夏这才发现自己身体与以前想比,却是发生了不小的变化,南宫夏也说不上来这种变化是好是坏。见此,南宫夏便在手中切开一道小口,伤口中鲜血流出,已与正常身体没有区别,此时南宫夏便是更加肯定,这就是自己的身体无误。

“嗯,哥哥也要好生修炼,就算你那位琴姐姐助不了你,你也可以早些登仙,这样就能早日寻找盈媗的姨娘赤阿相助了。”南宫履霜道,见南宫夏切开自己的手,她自是上前相助包扎。

“什么叫登仙啊。”南宫夏笑道,南宫履霜吐了吐舌头,然后轻声说道:“我是无意的。”

登仙是有成仙之意不错,但它还有另外一层意思,那便是称人死亡的婉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