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剑魔缘

264 来世相伴亦为幻

极北冰原之上,一白衣女子正在缓步前行,只见她衣着单薄,于寒风中竟是显得那般没落与孤寂,寒风将她的衣袂带起,竟是给人一种她随时都会随风而去的感觉。这身着单衣便在冰原上独自行走的人正是琴姬,久等之人不至,她这才来此查看。

正在此时,冰面之下传来一阵极为剧烈的震动,见此琴姬心中自是一喜,她便起身向前快速飞去,巨大的爆炸将冰块与碎屑带起向外飞去,巨大的冲击让远处的冰面都生成了极大的裂缝,琴姬在自己身体之外以金青色灵力形成一个屏障,以让这些冰尘碎屑影响不到自己。此时她的心中虽然是极为喜悦,但她的脸上却依然只是一种淡然,只是其中那常见的淡淡失落已然被隐去。

这种爆炸极为强烈,竟是将这亘古未变的冰原炸出了一个方圆数十里的巨大深坑,磅礴的灵力冲去,竟是让天空亦是为之黯然失色,本应是昏暗的天空中此时已是一片漆黑,不这漆黑的天空中总算是一几道红色光芒闪过,红芒给这黑暗的天空增添了几分异彩。然而这一切,心情激荡的琴姬竟然完全没有注意,她只是以最快的速度向爆炸中央而去,她方到中央,那剧烈的爆炸这才止歇,只是当琴姬独自来到这冰原之时,她更发现在冰原巨形坑洞的中央有一柄断剑,而断剑的旁边,则是一个被一种银白色灵力所保护的人影,只是当她见到此人之时,她的心中却一片空白,唯有阵阵绝望于自己心中蔓延开来。

这一切,竟然依旧不是琴姬自己想要见到的结果。

“我究竟是做错了什么,上天为何要如此责罚于我。”琴姬下意识的说道,上次失败之后,她还存有念想。只是这次,这次让所有一切都回归于尘土,她还能怎样,她还能存有怎样的念想,这次的失败,竟是失败如此的彻底。

四周的空中似乎传来了一声叹息,这叹息之声极淡,失神之下的琴姬自是无法也无心去分别这是否为自己的幻觉。

琴姬漫无目的前行,也不知自己如何离开了这里,她此生存在的所有价值,所有意义都已在此时化为了飞烟,进而消散于在天地之间。

“也许,也应我应当消散于这天地之间的,可是,我有这样的资格嘛?!”琴姬心道,此时她的心中似是一片空白,又似是有许多往事如图画般历历而过,这些,均是几乎都要被她所遗忘的记忆。她这一生,竟然显得如此的荒谬。

且说玄冥宫之中,雉姜独自一人坐于此处修炼,此时她所做的,自是等待躺于冰棺中的人苏醒过来,然后将她带到九华剑派之中,只是她没想到的是,她这一等,竟然便是十几年的时光。有时,她都怀疑这躺于冰棺之中的人也许永远都不会醒来,但雉姜却不敢回去询问自己的师父,一来师父绝对不会做如此无意义的事情,二来雉姜也怕这女子在自己离去之时突然醒了过来。于是雉姜便在这里等了十几年的时光。

雉姜此时本是在修炼之中,却在突然间发现地面传来了一阵极为强烈的震动,她从修炼中醒来,见地面震动不止,而此处地面与墙壁上有道道光芒闪起,似乎是在抵挡这些震动,又似乎是有其他什么作用,也许在此种情况下雉姜应当先行逃离此处,已免此处坍塌后自己被埋于这极深的冰原之下,只是她却不能这么做,因为自己的师父便曾警告过自己,在这女子醒来之前,她绝对不能移动这个女子。于是在这强烈的震动中,雉姜只能守在这女子身旁,如此若真是出了什么事情,雉姜也可以快速的帮到她。

虽然雉姜也知道若是此处真得坍塌,她能做的,似乎只有与这女子陪葬而已。

好在这种震动没有能持续多久便已渐渐停息,雉姜正想出去查看究竟是发生了何事,但她还未离去,便已听到了躺于身后的女子轻轻一哼,虽然只是极为轻微的声音,但对于在寂静之地处了十数年的雉姜来说自然是极易听到的,此时雉姜自是喜而回身。

只见冰棺四周已有密密麻麻的法芒闪闪烁烁,乐芒极为耀眼,法阵中央的冰棺之中,那躺了十数年之久的年轻女子想要挣扎着要立起来,但似乎是因为躺的太久之故,她全身无力,根本坐不起来,雉姜便上前将她扶了起来。

“哥哥,哥哥怎么样了。”那女子开口便道,至于她自己身体的变化,她一时却是全未发现。

“什么哥哥。”雉姜道,此时见这女子醒了过来,雉姜心中自就高兴,至于这女子口中所说之事,她自然不知道也不理解的。

“去爆炸中央,去……”也不知是出自于何种原因,这女子又是隐入了昏迷之中,只是此时她的身体已是开始有了温度,而呼吸与心跳都已存在,见此雉姜这才安心,她将这女子带起,然后离开了此处。

这女子既然已经醒来,那雉姜的任务便已是完成,而此时雉姜也想要知道这种震动是出自于何种缘故,毕竟她可以明显的感觉到这震动之中含有极为绝净的灵力*。

当雉姜到达爆炸中心之时,她却是发现了一个巨大的深坑,以及这深坑中已是陷入了昏迷之中的南宫夏与他身边的那柄断剑,此时护着南宫夏的那个光幕已然消失不见,只是在他身边依然充斥着许多的灵力,正是这些灵力阻止了海水的倒灌,否则此时南宫夏也应当被深埋于海底,而在这冰原之地,这些海水应当也会被快被冻结。

不过此时这些灵力也已开始慢慢的消散,见此,雉姜自是将南宫夏带离了此地,如此她便带着二人向南而行,此间事情既然已了,她自然是要向自己师父复命的。与此同时,她也可以将南宫夏带回九华剑派,此时她已经查过,南宫夏只是心灵受到了一些震爆让他一时无法醒来而已。他并未受到其他伤害的。

此时雉姜心中亦是非常好奇,好奇这里究竟是发生了何事,为何南宫夏心受之剑已然断裂,而南宫夏又是依靠着什么宝物护身,以至于在如此剧烈的变化之中,他只是受到了极轻的伤害,更令雉姜惊讶的是,她竟然发现南宫夏是五种灵力同修,而非他初时所习的土属灵力。

不过这一切都要等南宫夏醒来才能见到分晓。

在冰原飞了不久,雉姜便已发现冰原上有一个形单影只的白衣女子缓缓前行,这女子是谁雉姜又怎么可能认不出来,见此她自是降落了下来。

“拜见师父,弟子不辱使命,已然完成了师父的交代。”然后让她奇怪的是,心境修行都是极高的师父竟只是木然的向前而行,此时她双目空洞,竟然是十分失落的样子,惊讶之下的雉姜便上前扶着琴姬的双臂道,“师父,你怎么了,师父。”

“是你,你的任务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了,此后,喜欢做什么,你便是做什么吧,我再也不会指使你做这做那了。”琴姬道,她正想要继续向前,这才看见雉姜所带的二人,只见她的眼神先是微微一亮,但很快她便已知道了个中原因,于是她轻轻摇摇头,然后就要继续向前而去。

“师父,你这是不要弟子了嘛,师父此行,却是又要去到何处啊。”雉姜道,本来这事事情她不能问出的,但此时师父又是如此模样,所以她才会过问对方的去往。

“去哪?!这天下之大,我又能去向何处,又有哪里可以容得下我。”琴姬道,此时她的心中竟然有种要了结自己存在的想法。回想自己所行之事,又有哪一件事情是对的。

“师父,您不是想在九华剑派长住嘛,为何现在。”雉姜此时自是知道发生了什么情事。但她不和具体发生了何事,竟然可以让自己的师父变成了如此模样。

“九华剑派?!”琴姬先是重复了一遍,然后才又答道,“如此也好,有些事情,总是需要自己面去对的,毕竟这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又岂能让他人代为承受。”此时她说话声音极小,所以雉姜完全没有听到琴姬说了一些什么。

“好,那我们快些走吧,师父你看,你让我找的人我已经带回了来。只是不知南宫夏究竟发生了何事,竟然会变成如此模样。”雉姜道,见到自己师父已然恢复了几分神色,她心中这才微微安心。

“想是他修炼失误吧。”琴姬随口说道,对于这些事情,她自是不想让无关人知道,于是她便又说道,“好了,这些事情,你还是莫要多问了。”

“是,师父,弟子多嘴。”雉姜道,此时她便带起二人继续前行,而琴姬则是不出声的跟在她的身后。二人一路向南,很快便已到了中原之地,许是琴姬不想见到中原故地的惨相,她便将雉姜带的女子接过以让雉姜可以飞的快上一些。

如此二人便加速前行,直至飞至九华剑派之外时,南宫夏却依然还未醒来,而那女子却是醒了过来。

“敢问二位来访,可是有何事情。”几人来到九华剑派,九华剑派自是有道童相迎,只是这道童根本不识得四人,纵然四人中南宫夏为这九华剑派之主。

“烦请告诉你们这里的主事,便说我等已将贵派司旗南宫夏送回。”雉姜道。此时她已从自己带回的女子口中得知她乃是南宫夏的妹妹,名字叫做南宫履霜,对此,雉姜自是极为好奇,也不知自己师父为何会让自己去守着南宫履霜。不过她师父不让她问,她自然不会去问。

“各位请稍等,弟子这便前去通传。”那道童说完便已匆匆跑去,而雉姜等人便在此处等候。

“哥哥怎么还没有醒来。”南宫履霜道,此时她自是极为焦急,以至于让她忘记自己的事情。此时的她已是有了一具真正的身体,但相应的代价,便是她本来极高的修为此时已全部付之于流水。

“都说了他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只是元婴受到了一些灵力冲击而已。所以他才要静养休息,此时他也许正是在识海之中修行,你最好莫要再打扰他了。”雉姜到,此时她才发现这个女子竟是有些让她害怕,对方的问题不但极多,而且都是极为琐碎幼稚的问题。

几人等了不久,便见这九华剑派又有几个人以极快的速度向这边而去。这种场面,却是让南宫履霜感觉到了一阵惊讶。

“师兄,师兄,你怎么了。”此时这话的,便是赵明广与李姳韵二人,他二人再意的,自然是陷入了昏迷之中的南宫夏,

“她没事的,想必是在修炼时出了一些差池,已至于让自己受到了一些轻伤而已。”雉姜道,具体情况,她根本就不会知道,其实路上南宫履霜本来是想说的,但却被琴姬以此事要让南宫夏自己去说为由制止,后来南宫履霜也想起媗姐不想让自己的事情被外人知道,所以一直也未将此事说出。

不过南宫履霜并不知晓含光剑已断之事,所以她只是认为南宫夏在受伤而已,其他却是并未多想。

“那就好,我们快些回去吧。”赵明广道,此时他已查过,南宫夏果真是没有受到过重的伤害。南宫夏的变化此时他也已经发现,只是究竟是为何会成这个样子,起明广自是无法清,此事还是需要等南宫睡醒了过来才好问清。

“妹妹,是你,真得是你。”方到此处的姬卓舞却是一脸惊讶地望着占据了姬卓乐身体的南宫履霜,然事才向琴姬道,“谢谢前辈,谢谢前辈将我妹妹救回。”

“你是谁,我不……”但南宫履霜的话还未说过出,就已被一股奇怪的灵力阻止,这种灵力让她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一切还是进去再说吧。”琴姬道,说完之后她便只身向前而去,其他人见此,也便与她一同进入了这九华剑派之中。

赵明广去安排南宫夏且先不说,且说姬卓舞随琴姬来到琴姬居所,与她同来的,还有自己无法控制自己的南宫履霜,以及琴姬的弟子雉姜。

“你先下去吧,我有事与她二人说。”琴姬对雉姜道,雉姜听到此话自是独自离去,见她离去之后,这琴姬才又对二人说道,“她可以说是你妹妹姬卓乐,但又不是你妹妹姬卓乐。”

“怎么可能,我明明只是哥哥以灵力凝聚而成的一个婴灵,只是不知怎么便到了这具身体之中而已。”南宫履霜道,自己的来历她自然是清清楚楚的知道,她又怎么可能与这不认识的女子有何干系。

“事情是这样的,你妹妹当时受到了极重的伤害,当她就要消散之时,她的灵识在无意间进入了距她最尽的南宫夏体中,后来便又借南宫夏重新凝聚成体,只是她受伤毕竟过重,以至于忘却了以往种种。本来对于一个灵体而言,最为重要的便是以往记忆,可是你妹妹都已然失去了这些记忆。所以可以说她是你妹妹,也可以说不是。”琴姬道,只是这些话的真假,也许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真是这样嘛。”南宫履霜道,她凝聚成形时便有自己的意识,对于这一点,当时南宫夏自是极为惊讶,受其影响,本就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南宫履霜也对自己的出现极为惊讶,此时听眼前之人一说,她便觉得唯有如此解释,似乎才能解释通自己的凭空出现。

“你若是不信的话,待你哥哥南宫夏醒后,你可以去问他一下。”琴姬道,此时她便望向远方的虚空,失落之后,她此时想做的事情,便是弥补自己当初所犯下的罪孽。

本来她是想让自己回归于虚无的,但她却是没有这样的资格,她的手中沾染了太多的罪孽,所以她必须去弥补、去赎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