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争大唐

第五十七章血战(四)

卜老实这名字听起来着实不怎么老实,可实际上卜老实却是个很老实的人,若是去除了那一身的盔甲,卜老实其实也就是个老实的农夫罢了,唯一与众不同的地方或许就是那身魁梧的身板而已,三代了,自打隋初到如今,卜老实祖辈三代都是府兵,只不过卜老实的运气,或者说官运比起祖、父辈来说强了不少,如今大小也算是个什长,手下管着十个兵,虽说是没品的末流官,可好歹也算是官了罢,就这一条已经是强爹胜祖了,当然,卜老实自己却不怎么满意,他人生最大的目标就是成为一名九品队正,只可惜他已接连参加了三次战争了,却始终未能实现自个儿打小了起就定下的目标,眼瞅着三十快过五了,卜老实的心也真的有些不老实了起来。

打仗的事儿卜老实是不怕的,那是家里祖传的手艺,自打入军以来,他还真没怕过打仗,可这一回他却有些怕了,倒不是怕敌人多,而是怕手下那些兵吃不住劲,毕竟里头有好几个是头一回见真阵仗的新兵蛋子,真要是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卜老实别说立战功了,只怕连命都得被搭上不是?故此,趁着蛮子还没杀上来,卜老实紧赶着将自己一伙的弟兄们全都聚集在了一块儿,操着口秦腔大吼着训话道:“都他娘的听好了,谁要是敢松包了,小心老子一刀子砍过去,想死这会儿自己跳城去,甭拖累弟兄们,老哥哥跟你们说个实的,那些狗操的蛮子全是松包蛋,你要是凶了,他就得软,你要是软了,他们可就真凶起来了,都他娘的听明白了没有?”

“卜头儿,放心好了,兄弟们都能着呢。”

“没错,死了鸟朝上,不死万万年,怕个毬的!”

“卜头儿,误不了您老升官发财的。”

……一起子兵丁嘻嘻哈哈地回着话,说啥的都有,倒真没一个怕的,唯有年岁最小的刘七却是颤抖着嘴唇,直着脖子发不出声来,脸蛋憋得通红——刘七才刚满十六,是顶替死去的老爹入的军,别说没打过仗,便是刀枪也没怎么耍过,这冷不丁地就要上生死场了,不紧张才是怪事了罢。

唉,这可怜的娃!卜老实暗自叹了口气,拍了拍刘七的肩头道:“七娃子,一会儿打起来,你就跟卜叔后头,别离远了,记着不?”

刘七刚点了下头,还没来得及吭气,一阵凄厉的号角声响了起来,城下喊杀声顿时大起——蛮子开始攻城了!卜老实不敢再跟刘七多说,紧紧地握着手中的盾牌和横刀,站在关城的阶梯下,紧张地等候着上城的命令——卜老实一伙子兵全是盾刀手,专管的是肉搏战,只有等蛮子的云梯搭上了城头才轮得到他们上城防御,如今城头上全是弓箭手、长枪兵以及负责投掷檑木、滚石的协守青壮,暂时还用不着卜老实一伙子上城头博命。

或许是发财心切的缘故,回纥部来势极汹,第一次攻城便是步、骑一起上,黑压压的五、六千人马狂呼乱叫地往城东压过来,若不是因着城墙正面宽度不够的话,只怕回纥部全军三万部众一齐压上也有可能。眼瞅着城外正往城墙冲来的回纥部众那黑鸦鸦的人流,秦怀玉那张一贯冷峻的脸不由自主地**了一下,沉着声下令道:“弓箭手准备,四十五度角,放!”

霎那间数百支羽箭如同下雨般罩向了正在狂冲中的回纥部众,转瞬间射倒了数十人,可并不能就此挡住回纥部众的冲击,还没等唐军第二拨箭雨出手,率先冲到近前的两千余回纥骑兵立刻开始放箭压制城头的唐军,虽说因角度问题,效果并不理想,可回纥骑兵毕竟人多势众,这一通不停息的乱箭还是给唐军造成了不少的麻烦。

“别管骑兵,攻击步兵,放箭!檑木、滚石准备!”眼瞅着拖着云梯的回纥步兵开始在护城河上架梯子,准备过河,秦怀玉再次下达了作战命令。

城头上一片弓弦响动之声,数百支箭再次落了下去,此时由于距离的关系,唐军的准头提高了不少,这一通箭雨下去,一片哀嚎之声顿起,百余名中箭回纥部众惨叫着一头栽倒在护城河中,然而后续涌来的千余步卒却趁着唐军箭雨的间隙拼死顺着铺在护城河上的云梯冲过了河,忙乱着准备将云梯竖起。

“掷檑木,滚石!”秦怀玉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霎那间,早已准备就绪的协守青壮及官兵们纷纷抬起沉重的檑木、滚石砸向城下忙乱着的回纥部众,但听惨叫声连连、血花四溅,城下无处可躲的回纥立时死伤惨重,然而就在此时,原本处于远端的回纥骑兵此时突然插上,抵近到了护城河边,拼命地张弓放箭,一时间城头上因投掷檑木、滚石而站直了身子的唐军官兵立刻被射倒了数十人,檑木、滚石攻势立时出现了停顿,借着这个难得的喘息机会,城头下的回纥部众终于将二十余架云梯搭上了城头,手持横刀的回纥部众开始沿着云梯飞快地往上爬,试图一鼓作气登上城头。

到了此时,统一指挥已然失去了意义,秦怀玉眼瞅着形势危急,大吼一声道:“各自为战,将蛮子打下去!”

虽说是各自为战,可唐军毕竟是训练有素的强军,对于守城战并不陌生,一听将令,立刻以伙为单位展开了城头阻击战,或是用叉子使劲地将云梯推开,或是张弓搭箭射击攀爬的敌军,或是开水侍候,全军上下齐心合力,硬是将第一波攻城的二十余架云梯打翻了一多半,此时,杀红了眼的回纥骑兵开始不分目标地乱箭齐射,千余弓箭手硬生生地将七、八架云梯护了起来,密集的箭雨压迫得守城的唐军根本无法露头,就连放箭回射都吃力,就更别说投掷滚石、檑木了,趁着唐军官兵自顾不暇的当口,回纥步卒终于顺着云梯爬上了城头!

眼瞅着城墙防线被突破,深知若是不能在第一时间里将冲上城头的回纥步卒消灭,那源源不断冲上来的回纥部众必将势不可挡,秦怀玉真的是急了,高喝一声道:“盾刀手,跟本将上!”话音一落,一摆手中的横刀,率先向离自己最近的突破口扑了过去。

校尉杨邈早已待命多时,一听到秦怀玉下达了出击令,一挥横刀,高呼道:“兄弟们,跟我上,杀蛮子啊!”霎那间,等候在关城背后阶梯上的四百余盾刀手立时如同怒龙般涌上了城头,一场惨烈至极的白刃战就在关城上展了开来。

刘七不知道是被血冲昏了头脑还是被惨烈的搏杀吓坏了,一听到出击令,不管不顾地便埋头乱冲,惊得卜老实忙一把拎住刘七的衣领,高声道:“浑小子,赶死啊,跟卜叔后头!”话音一落,也没管刘七是否遵令行事,领着手下一什人马便向城头的战团冲去。

“杀!杀!杀!”卜老实的刀法却很是老实,刀法强悍得惊人,一刀使去必然是收割一条人命,刀刀不落空,犀利得很,才不过片刻功夫便已砍倒了四名冲上城头的回纥步卒,满头满脸都溅满了鲜血,再加上高大的身材,倒真像个地狱里来的杀神一般,令人望而生畏,正冲杀得性起,突地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尖叫:“卜叔救我。”卜老实回头一看,却是刘七被一名身高体壮的回纥兵摁倒在地,一双手死撑着回纥兵持刀下压的手腕,只可惜人小力单,渐渐已是不支。

“他娘的,该死!”卜老实狠狠地呸了一口,手中的盾牌一摆,挡开一名趁他不备试图偷袭的一名回纥兵砍过来的一刀,顺势在地上一个翻滚,扑到了刘七所在的方位,手中的横刀猛力一挥,一道刀光闪过,正要给刘七最后一击的那名回纥兵硕大的脑袋顿时如同滚地葫芦般在地上弹了几下,滴溜溜地滚到了墙角,血顺着断口冲天而起,溅得刘七满头满脸都是,回纥兵壮硕的身子抽搐了几下,软软地倒了下去。

“他娘的傻娃子,瞎跑个毬!”卜老实笑骂了一句,右手的刀交到左手,伸手欲去拉到在地上的刘七,可突然间见到刘七一脸的惊惧之色,再一听耳后传来刀划破空间的呼啸声,顿时警觉事情不妙,忙向前跃起,试图避开这夺命的一刀,反应倒是很迅速,只可惜太迟了,但听扑哧一响,身后劈来的那一刀硬生生地从卜老实的右肩劈到了胸膛,血如同喷泉一般从伤口中喷涌而出,卜老实眼睛立时突了出来,原本就狰狞的面容顿时扭曲成了一团。

“啊……卜叔!”刘七发出一声惨绝人寰的叫声,一双眼立时红了起来,一把抄起那名断头回纥兵掉落在地板上的刀,不管不顾地便冲向一刀劈死了卜老实的那名百夫长服饰的回纥将领,也不管那名将领的身高足足高出了自个儿一个头,手中的横刀乱劈乱砍地便朝回纥百夫长招呼了过去。

那名百夫长虽是一刀劈死了卜老实,可刀却卡在了卜老实的胸膛上,急切间哪抽得出来,眼瞅着刘七来得凶悍,顾不得取回佩刀,慌乱间忙抽身退步,躲开了刘七势若疯虎般的狂砍乱劈,试图退回自家士兵的护卫中。眼瞅着仇敌要逃,刘七大吼一声,也不管边上几名回纥兵正挥刀砍向自己,一个健步扑入了那名百夫长的怀中,手中的横刀砍、刺,戳,挖、削,乱飞乱舞,硬生生将那名百夫长整成了个血人,末了还狠狠地一口咬下了回纥百夫长的耳朵,可着劲地嚼着,血红的双眼扫视着身边那几名已经被吓傻的回纥兵,哇呀呀地一声乱叫,手中的刀再次扬了起来,选了其中一名回纥兵便扑将过去。

一起子回纥兵固然是胆气过人之辈,可哪见识过这等狂乱之人,一时间胆气被夺,压根儿就不敢交手,一蜂窝地退到了云梯旁,争抢着要顺着云梯而下,混乱中与正要从云梯上来的其他回纥兵撞在一块,全都滚下了云梯,可怜那云梯不过是木制的,那经得起如许大力的摧残,立时咔哒一声断成了两截,刘七眼瞅着面前的敌人已逃个干净,愣愣地在原地站了好一阵子,突然间像是猛醒过来一般,大呼小叫地冲向了其它战团……